第八章 女儿的要求【来起点订阅】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ishubao.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贾岩不会与两位备战的同阶共处一舰,此事即便是最亲近的人也不会做的,毕竟同阶高手,再亲密也会对对否造成一定心志影响,若是因此让对方战败了,贾岩可就惹祸上身了。

「爸,我也一起去。」

「这……好吧,你上舰。」

面对身边贾摩巧的要求,贾岩只考虑了瞬间就答应了。

毕竟只是观战,以他之能,还是在银河系,无论如何也可庇护住女儿才对。

让其见见顶尖高手之战,也是开拓其眼界的机会。

等到这几艘战舰远走了,这才有贸易区深处的飞船到达。

「我爷爷他们又走了?唉,都等我们来。」

贾荣贾曦父子赶到,却差了一步。

这场顶尖高手生死之战的盛大经验,他们注定是看不到的了。

「爸,你说他们谁会赢?」

紧紧追随在两艘战舰身后,贾摩巧对银河系整体事物大小感到极度不适应,于是扯开话题与贾岩聊天,以期让自己适应过来。

「你说说看。」

贾岩没有正面回应,而是把问题抛回给女儿。

「要我说,赢的应该是海天前辈,他的应验那么多,不至于输的才对。」

贾摩巧对跟自己更熟的那小强者,明显投了熟人票。

贾眼笑着摇摇头。

贾摩巧一怔,问道:「爸,您认为赢的是疏我不成?」

贾岩又摇了摇头,但这回没有卖关子。

「这二位都是顶尖高手,并且全在实力最能完全发挥的银河系,一个年富力强,另一个底蕴深厚,要我来说,怕是他们论生死的话,将是两败俱伤的结果。」

「啊?」

贾摩巧整个人都不好了,有些混乱的说道:「难道两位前辈就不知这点吗?他们为什么还要打?」

贾岩感叹起来:「这就是今天我带你前来的另一个理由,那就是告诉你,别看顶尖高手们平素高高在上,但他们也是生命,平常你认为这些强者都是冷静睿智的,那是你没有资格让他们动真怒。今天的状况正是两位高手情绪都上头了,你看看他们论生死的理由,其实与普通人没什么不同的。」

贾摩巧明白过来,若有所思。

说白了,她会有高手们高高在上的感觉,是因为她太弱了,在弱者的角度,连看待自己的父亲,都会产生强者光环。

「可是海天前辈对我还不错的,要是他就这样撒手人寰了,还有点可惜。」

贾岩没有正面回应,只是澹澹道:「那种年岁的老人,死期早已到了,即便让他赢了此战,他回去尝试突破莫非还真能成么,此事的概率太低太低。」

……

太空之中,是没有严格意义上的光芒的。

但无处不在的各处恒星光彩,起码让强者们做到简单视物。

两艘贸易区的战舰停泊于星空深处,随后战舰上分别有两道身影飞出。

这两道身影或许在里世界算不上什么,但在银河系中,可以说是妥妥的庞然大物。

双方各自挑选了某个方位站定,就这么远远的互向观望起来。

并不是想像中的剑拔弩张,而是有种种复杂情绪在交织。

毕竟说是血海深仇,但事情已经过去了数千年光阴,连其中的某些细节都不一定记得清楚,别提这过程中,有着诸多变数与心情上的改观。

冲动过后,总会有个冷静期。

「怎么?小子,你不会不想与老夫打了吧?」海天狞笑着道。

很符合他的星盗悍匪设定。

疏我澹澹看

了看海天,神情变得古井不波。

「我只是在想,你为何当初会放过我。」

「谁知道呢,时间太久远了,也许放过一个蝼蚁,不过一念之间的事情罢了吧。」

疏我突然问道:「我调查事件的时候得知,你当时正好有个儿子出生吧,现在那子嗣如何了?」

老强者海天面色勐然变极度难看起来:「想打便打吧,何必多费唇舌。」

「嘿嘿,老东西,你在之后的一百年里,尽数击杀了自己的上千名后裔,落到现在孤独终老的地步,你就没有哪怕一丝悔意么?」

「哼!」

海天忽然浑身绽放出明媚的光彩,一只手臂如同气球般放大起来。

「被说到痛处就气急败坏了么,果然恶人不管活了多久,骨子里依旧是恶人啊。」

那疏我不逞多让的浑身气势一震,身躯谈不上有多大的变化,却有了无比惊人的气息在飞快的暴涨当中。

「几千年了,这份恩怨情仇也该是到了了结的时候了。」

二者不再对话,眼底流露出真正顶尖高手交战状态的下的危险气息,勐然的朝对方冲撞过去。

轰隆。

大气磅礴的交手声浪,在这片星空中涤荡。

「尝尝老夫在里世界这些年学到的技术吧。」

海天神肃穆,爪间骤然有某种意境闪烁而过。

「不过期道力基础罢了,这样的对手本尊不知解决了多少。」

疏我明显不受他的言语所恫吓,神色不屑的一震身躯,竟把海天释放出来的浅薄道力给震散开去。

「好厉害的技巧!」

海天只觉心脏一缩。

他使用的道力技巧是来自于里世界大陆地区,这种技巧是他数十年的研究大成之作,特意采取了大量里世界与银河系的技术,综合看来,来到了银河系亦是有效的。

但对方才进入银河系多久时间,竟掌握了对付这种技巧的能力。

倒不是真的疏远就比他强大,现在绝大多数年长者都会发现,青少年的精力与折腾能力是最强的,他不过是个精力早已耗尽的老头子而已,许多事情力不从心了。

年轻的时候,说不准比疏我还更爱折腾。

所以他此番就吃亏在研究的比对方浅薄。

噗。

力量撞破防御护罩的声音响起。

海天不断后退。

「你的实力应该远不止如此才对,莫非真的已经老到这种程度了么!」

疏我面色不愉。

击败这样的对手,对强者来说也是毫无意义的。

「不错,老夫就老到这种程度,怎么?想要怜悯老夫了不成?劝你收起这等假惺惺的善良吧,鹿死谁手还不可知呢。」

海天的言语回敬并非无的放失,而是有实际行动做出回应的。

他身躯表面又有大量的能量在迸发,排山倒海般的气势涌出,与疏我进行了一次正面硬碰硬,这回与上次不同的是,双方的攻击势均力敌,谁也没有占到便宜。

「这老头,果然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疏我收敛起了轻视之心。

双方的争斗可谓是世界级别的。

「真是可惜,英雄迟暮,最后的一刻,竟是只有我们欣赏。」

「爸,您不是说,他们间的实力差不多吗?为何不是平局,我真的理解不了。」

「所以说,你还是个孩子啊,好好看下去吧,至于为什么,留待以后慢慢想就行了,总有一天你也能得出属于自己的结论的。」

「哦……」

贾摩巧不明所以的点点头,一派懵懵懂懂之色。

这场鏖战,就如贾岩说的,是一场只属于顶尖高手的战斗,同时也是让贾摩巧认识到高阶强者战斗手段与战斗决心的一战,对她来说,此战的观摩等于直接大开眼界,仿佛新世界大门被打开。

而对贾岩这名同阶来说,此战也给了他无尽的收获。

不在于实际意义上的物质收获,而是在于见识与自我请定上的收获。

借以二人之战,让他明心见性,想通了自己多年来积累的问题,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说不准交战中的二人,整体收获还没有贾岩的收获更大。

谁说强者从战场上获得收获,就必须亲自与人交手?

实际上,观摩他人生死间的鏖战,也是一种效果不输亲自上场的感悟方式之一。

当然比起自己亲至与人交手,效果还是有巨大差距,可这要看在哪种情况下。比如贾岩现在的状况,因缺少交流的同阶,所以许多种感悟都卡在重要关头。

观看了战场上的两位同阶之战,对他的许多修炼理念与突破念想,等于是有了个强有力的辅助概念,结果就如一捅就破的窗户纸,直接进入了下一个次元。

「好强啊,爸,您真的能够与他们相提并论吗?」

「咳咳……」

贾岩庞大的蚊身一阵的剧烈咳嗽,好悬没呛到。

他不可思议的看了看自家女儿,无可奈何道:「女儿,你是不是有点太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了?你爹不是很强的,你信你爹一手好不好。」

「我信您啊,可他们太强了……爸,你真的也有这么强吗?」

「……」

贾岩一阵的无语,想着什么时候要在女容面前大大的长一次脸,否则女儿把自己当成了相对较弱的域主后阶可怎么办。

「不论你爹我与他们谁更强,此战是他们的绝唱,你给我看好了。」

「哦。」贾摩巧有些不懂。

自己看这些干嘛。

她的实力还远远不到这种程度,就算看了,也不过是看个光影效果,好像看电影特效似的,一会儿就有一波足以毁灭一颗生命星球上所有生命体的能量爆炸开来。

除此之外,她是啥也看不懂。

天空中的咆孝与震响一直持续到了一天一夜之后,双方的战斗从开始起就没有一秒是停止的,可以说全程毫无尿点,不存在丝毫的拖情节水故事内容的打斗过程。

贾岩也是津津乐道的看了足足一整天。

贾摩巧就不同了,看了最初的十个小时后,就开始头痛欲裂。

对她而言,这种层次的战斗还是太过于复杂了,哪怕文学少女也一时接受不了这么多内容。

所以她在贾岩的允许下,干脆利落的成为了旁边看书的文静少女,而不是一直盯着战场观看。

类似的情况还有不少,不到域主级的高手,就算能勉强看完整个交手过程,也不可能记住,更不可能消化为己用,甚至可能危及修炼之路。

这就是强者,强到某种层次,你就算去观摩,也难以做到。

但贾岩却是除此之外。

「那两个家伙,是真的想分出生死?」

贾岩默默看了看交战的战场,目光有些犹豫不决。

说实话,他不想真眼睁睁的看着这二人身死。

一名是贸易启签署过协议的合作者,说白了是某种联盟关系,曾经帮助银河商会与入侵者交战的情分都没还上。

另一名是那海天老前辈,说是曾经无恶不作的星盗领袖,但与贾岩并无丝毫关系,双方更有些说不清的忘年交交情,当然更多倒也不

至于。

「爸,两位前辈如何了,是不是要分出高下了?」

贾摩巧放下书本,有些好奇的问道。

贾岩摇摇头:「没有,不过差不多了,再不分出高下,你说人不错的老前辈就要死了。」

「啊!爸,老……老前辈真的会死么,他对我挺不错的。」

「总不能让我插手吧,这两位可不是泛泛之辈,若是我插手了,他们记恨我的这个举动,未来贸易区可就莫名其妙多了个大敌,你认为这样也无所谓吗?」

贾摩巧怔了怔,连忙摇摇头:「我不是这个意思,爸爸,你自己看吧,我与那我前辈也没有什么特别好的关系……」

「哦?那就是说关系还算不错了?」

「嗯……但,也不是那么好……」

贾岩的巨蚊足部忽然抚摸到女儿头顶上,轻轻婆娑了两下。

「既然是女儿的要求,做为父亲的我怎能拒绝呢,你等着。」

「啊?我……我没有……」

贾摩巧目瞪口呆,很想说自己也不是那么想帮助那海天前辈。

但贾岩自说自话,已经行动起来了。

唿。

次空间开裂。

远方的交战战圈旁,突然同步出现了一道次空间裂痕。

世界就如同按下了静止键。

画面停滞下来。

声音整个寂静无声。

连交战中的两位高手,也忍不住因这违和感而眼神转移。

次空间裂痕处,伸出一只修长而又优雅的足部。

噗。

噗。

噗。

足部向着外界,一步一步,似慢实快的缓缓步出。

交战中的二位,还保持着交战时的状况,只见那走出次空间的巨蚊,浑身绽放出惊天蓝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