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重归贸易区 [来起点订阅]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ishubao.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

“爱我不?”

“不爱我,请吃掉我!爱我就请让我吃!”

贾岩无语的看着自家女儿欣赏的爱情电影,久久无语。

“现在你们年轻人就看这些东西吗?”

“又不是银河系里的故事情节,肯定接受啊,爸您是不是老古董。”

回到玄城内的贾岩,本想要多跟女儿接触一番,以化解双方许久不见的略微生疏感。

但他很无语的发现,这么多年过去,身在里世界成长的年轻人们,竟有了相当独特且重口味的影视观。

比如看里世界明星拍的爱情电影,那叫一个刺激。

偏偏大人们还不好教育,你说他们扭曲吧,他们反手一个种族歧视的帽子扣上来,可以把你扣的哑口无言。

你们要是敢说这些经权宜之计吧,也不行,那会传出去的,特别费贾眼这种级别的存在要是敢说,将会造成很严重的问题。

“看来把女儿速速送回银源系休息一段时间是刻不容缓了。”

贾岩打定了主意。

否则进个里世界,把女儿养废了,萨摩龛得找自己拼命。

至于这个皇朝内的战事,贾岩看的很清楚,暂时性的是打不起第二次的决胜级别大战了。

卷入其中的各方都有些疲倦,并且对于银河商会的加入战争,几方也有些吃不准,必须经历一段时日的调查与专门的策略调整,否则谁敢打无把握的战争?又不是小孩子玩过家家。

“所以我决定先返回一段时日的银河系,内外的通讯科技也在搭建之中了,想必不用太久就能正式有了跨世界级别的通讯手段,那样沟通起来也有了效率与速度,不必担心情报出现问题。”

黑神贾岩无语凝噎:“所以说,你是准备又当甩手掌柜了吗?”

贾岩叹道:“我们的事情可止是里世界的,银河系那边同样有不少工作需要我亲自处理,其次你也看到了,那海天与疏我之争,你认为不会波及到贸易区吗?”

黑神分身一时失语,半晌道:“罢了,你去吧,我不过是继续先前的工作罢了。”

“有劳。”

真身难得的对分身有了客气。

第二日,本认为回到银河商会总部,将会坐镇总部一段时日的贾岩,竟又要出发,把下趟久候的列车旅客货物亲自运输出去,顺便去处理银河系方面的问题。

不过对此事,驻地方面人士倒并未有过多的苛责与质疑。

主要原因不在于贾岩待位崇高,更在于驻地与外界的正常往来因为皇朝大战,而停滞了不短时日。毕竟分身精力与身体素质完全不同,不可能在处理战事务的同时,还兼顾司机的工作。

“二位,还请不要让我难做,起码在我的地盘别爆发过于严重的冲突行吗?”

“既然是会长阁下的要求,这份薄面在下自然会给。”

“那便好。”

贾岩领着两位高手进入到客车内部的特等席,这次为了他们,他还特地加了两截车厢,怕的就是二位在次空间里打起来。

他们打生打死没关系,问题是贾岩和一车的旅客不想变成陪葬品。

这次因为货运量奇大,加上又有贾岩的亲自运送,以及列车上两位身份独特的旅客,前来送行的队伍有不少人。

“辛苦了,贾岩会长,其次,那二位的事情,若是能不波及我等贸易区是最好的。”

花香有些凝重的眸子死死锁定在前头两个特意隔开的车厢上。

“放心,此事若能摘开,我自然会那样的,怕的是,此事我们想摘开也摘不开……”

“会长,您的意思是,可能有人利用这次的机会,对我们下套?”

“不然你以为,我在这种关键时刻为什么要特意离开里世界?”

“这……还请会长大人多加小心……”

与忧心忡忡的花香等留守高层作别,又与分身重重的点了点头,贾岩迈动着自己的巨蚊之身,进入了列车内部的动力室。

片刻后,动力室内力量输出,列车开始缓缓移动。

“果然不愧是这一辈的天纵奇才角色,这等奇思妙想,也就他在能想到的同时,舍得放下脸面去做了。”

老强者在独自的列车车厢之中,目光充斥着些许的唏嘘与感叹。

哪怕看过了一次类似的光景,他也掩饰不住对贾岩的认可与惊叹。

与此同时,目光中还有着浓郁的艳羡。

说是万余年前顶尖的天才与创造了星盗历史的人物,可他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与这等天纵奇才,他还差了一层膜,看似只差了一线,但这一线便是天与地的差别了。

此事不可强求,他也没什么从艳羡发展至冤恨的地步。

“无法预料的是,竟出现了那等变故……那小子,是当年那个种族的人么,莫非是……”

老强者苍老无比的面容上,浮现出缕缕死气,比起外人看到的更为严重,显然他的状况比想像中的还要更差。

若是贾岩等人在此,将会发现,这位老者的真实状态,恐怕是比流露在表面的那种‘死期将至’,更为夸张的等级。

随时随地都有可能逝去的样子。

“老夫真想活啊……事情已经进行到了这种程度,眼看大好机会就在眼,我不想白白浪费,功败垂成,那真是死不瞑目……”

这位老者苟延残喘的活着。

也理解了不少当初被自己追杀至死的诸多人物的想法,对他来说,杀死的人越多,晚年来感悟就越多。

谈不上梦魔不梦魔的,更没有哪怕一丝的后悔情绪。

只是种种人物的情感交织在心头,让他总会恍恍忽忽,能看到到许多的人脸在眼前绽放,又流逝,不论哭的,喊的,叫的嚷的,林林总总……

一张清晰的画面,在他昏昏沉沉之际又浮现出来。

那是一名少年人的脸庞。

少年人经历很惨,年幼的他,因为家族人的迫害,而有了重伤,拖着残疾的身体,在末世般的星球上求生着。

甚至带着两个年幼的弟弟妹妹。

他们如同最最底层的蛆虫,永不言败,永远挣扎。

兄妹三人在末世般的生活中相亲相爱,关系也在飞速的提升着,他们也渐渐成长,立刻将长大成人,有正常人的生活。

但就在这样美好日子将要来临之际,变数来了。

大名鼎鼎的星盗团体‘海天星盗’在其首领‘海天’的带领下,进攻了这颗星球。

最终,兄妹们死在了星球各大势力慌不择路的混乱之中,而少年人更为残疾了,他的挣扎模样,在一位高大的生物目睹下,一次又一次的起身,又摔倒,再次起身,再次摔倒,而他前往的方向不是逃生之地,而是两位弟妹倒地的那片血泊……

“孩子,你是想死,还是想活?”

“死!我想死,让我死吧,若是我不死,我定要将你们星盗斩尽杀绝!”

面对那庞然大物,如同山岳般排山倒海的压力,这位少年人竟毫无畏惧,咆孝着疯狂嘶吼。

“……”

那庞然大物眼神凌厉起来,一股杀气在空气中回荡。

现场气氛变得充满了杀气。

而那少年也不知头顶这只庞然大物的实力到达了何等程度,只知疯狂。

失去至爱挚亲的那股歇斯底里,让他无所畏惧。

少年不知头顶的那只怪物去了何处,他不认为是这只怪物放过了自己,只在记忆深处留下仇恨的记忆。

从此之后,他冒死加入了与星盗对立的势力,经过无数的血与火磨难,实力飞速提升。

但就在他即将真正大成之时,星盗的大时代却已经走向了末途,他辗转反侧许久,才最终打听到,当初那位与他对峙的强者,正是海天势力最强者,也是领袖人物——海天。

“当时为何不将他杀死呢……”

海天自己也很纳闷,当初的自己为何不那少年一口气击杀。

为什么呢……

最终养成了如此大敌。

“这岂不是作茧自缚……为什么呢?”

他左思右想,实在不懂自己了。

很快死到临头的那种幻觉上头,他又陷入了无尽思绪混乱的死寂当中。

列车前头,那疏我宁静中看着窗外一成不变的次空间死寂,同样浮现种种思绪。过去了数千年时光,即便顶尖强者的记忆力,也早已在岁月的折磨下失去了原本的印象。

他记不得最初的种种,只记得自己对于海天星盗的无尽仇恨。

说白了,这已经是其人生意义的一环了。

如今整个人生的最大意义即将达成,他每时每刻都在等在那一刻,甚至迫不及待。

先前看到海天的时候,他就激动的难以自拔,看似毫无动静,实则已是浑身战栗。

已经不知多久的时间了,他每每回忆到当年,就忍不住血脉贲张,恨不得回到当初的日子,拥有现在实力的他,想必可击杀那位高手,将弟妹庇护下来。

“很快,很快,弟弟妹妹,就能替你们报仇雪恨了,你们等着。”

“……”

这两人间的血战是避免不了了。

贾岩身为强者,对高手那毫不掩饰的杀意,自然一目了然。

对他们,没啥特殊的感觉,顶多替银河系必然要少一位顶尖高手感到些许的悲伤,但这又何尝不是强者的某种浪漫呢。

“也许某一天,我曾经击败的高手后代,或是没斩尽杀绝的敌人,也会跟我上演类似的一幕吧。”

他想到这些,总觉得这样的情况不是不可能发生。

“不论如何,我都不会败。”

他坚定不移起来。

银河系的道路,这回更为漫长。

“欢迎贾岩大人回归,还有两位大人!”

回到贸易区,早有固定在五六层次空间的通讯站传递消息,通知了贸易区的高层前来迎接。

“嗯,近来贸易区工作如何?”

“托大人的福,近来的贸易区蒸蒸日上,并没有过多的问题。”

“那就好,安排这二位离开我们贸易区吧,从北面无人区走。”

“嗯?无人区?”

几位前来迎接的高层,各个脸色疑窦。

通讯他们的是列车上的常驻工作人员,也说不清两位高手的来历与目的,这些高层们还认为两位是来作客的,没想到贾岩刚送人来就要送走。

这也未免太不尊重人了吧,要知道,通讯里说过的,这两位的身份也是域主后阶大高手!

“不错,就照着我说的办吧。”

“呃,好的,我们这就去安排人手。”

“嗯,另外再安排一艘战舰,我送送两位朋友。”

“遵命。”

贾岩在贸易区实质性的统治地位已经数十年了,这数十年来他的地位非但没有下跌,反而因为源源不断有顶尖高手前来冒犯,皆被贾岩以一臂之力驱逐乃至击杀,让他的统治地位与声望到达其余高手无法望其项背的程度。

要不是有那些高手前来衬托,贸易区附近的人士也不会想到,域主后阶实力者之间,原来也是有实力高下之分的。

所以现如今,本来在贾眼面前摆谱的普通域主级存在们,也一个个以下属或是晚辈自居。

贾岩发出的命令,几乎不可能有人抗拒。

又过得不久,在列车上所有的乘客皆离去后, 一直傲立于巨蚊身侧不远的两大高手们,皆是勐的睁开双目。

他们乘坐的战舰到了。

“二位,请上各自的战舰吧,不过……我还是想说一句,冤家宜解不宜结,二位若是愿意改变心志,我贾岩可当这中间人,保你二位的和平。”

不等贾岩话音落下,那两位中的疏我目光凌厉起来:“贾岩,莫非想要激起本尊敌意不成?”

“贾岩会长,好心救不下甘心赴死的人,老夫承了您的这份情了,待击杀这个小家伙就亲自前来致谢。”

老强者的一席话,说的贾岩欲言又止。

这老强者,怕是已经病入膏肓,从贾岩的角度看,其就算有无数年的底蕴也难赢,即便赢了,那也肯定是寿元耗尽,当场一其丧命的下场。

“好吧,二位保重。”

“借你吉言。”

贾眼目送二位进入了自己亲自替他们选择的战舰,随即他也纵身跃入一艘战舰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