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孙府老祖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ishubao.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跟众人不同,那莫公子上来便是闲庭信步。

“诸位,在下莫阳羽,来自昆山,见过诸位了。”

那昂首之势,就像在自己府邸花园那样,感情还是他操办了这场‘诗友会’。

当蓝晨心中对其嗤之以鼻时,周边人尽是满脸惊叹。

观得蓝晨来了兴致,悄声问道“赵兄,怎了?莫阳羽是何人,怎令得尔等惊叹连连?”

“蓝兄莫非不知‘昆山莫氏’”

“不知。”

“哈......”赵思恩尴尬地笑了笑“也不知是否该说你井底之蛙了,不过如若是久居深闺,不识也说得过去。据说昆山之地,镇压了诸多妖魔鬼怪,魑魅魍魉,算是大乾王朝内一大禁地了。”

“说是禁地,实则出入自由,但生死难料就是了。”

“而那莫家,则世世代代镇守着昆山,子孙后代皆是奇能者,奇能天赋更是一顶一的强大,说是大乾‘奇能第一大家’也不为过。”

“虽然后起之秀有的是,莫家也早没了往日风光,但常年底蕴在,岂是零星小辈能比拟的,瘦死的骆驼啊,比马大。”

蓝晨笑了笑,好似从赵思恩语气中听到了那淡淡不服气,分明后面这句话不说也成的。

“不过蓝兄,我倒是有一问。”

“请说。”

“你觉得......我刚才的那诗,如何?”

“这?好诗,好诗!以我之拙见,赵兄之诗,还是能登头筹的。”

这马屁拍得,脸儿都渲上丝愧红。

赵思恩并未持骄,连连摆手以示谦虚“蓝兄还是见笑了,我那点水平还是心知肚明的,只是没曾想竟会有吟诗这样的比试,唉,准备不周啊。”

“是啊。”蓝晨沉默不语地看着不远处那莫阳羽。

这完全准备之人,倒也字字词词,亢亢有力,韵脚有之。

只是......没有半分情感,没有半点诗魂。

放在前世,也别说三百首了,三千首,三万首都轮不上莫阳羽的诗!

但,这如雷鸣般的鼓掌声,却也是结结实实地扎着蓝晨的心扉。

不止台下,连台上的孙府几人,都禁不住站起身鼓着掌。

虽早已知晓题目,但能作出这等大作来,还是令他们深感钦佩的。

“不愧是莫家人,传承得了武艺,连诗词歌赋也不差,还真是文武双全啊。我赵某人,甘拜下风。”隔空拱手后,赵思恩戳了戳蓝晨道“蓝兄,就剩你了,唉,早知道你早些出场就好,不如咱先退其锋芒,这一关不要也罢。”

“没事没事。”蓝晨哭笑不得着。

摆了摆手后,他也推开人群,来到中间处。

莫阳羽仍处于那,朝着四周微微屈身,享受着众人的恭维,瞥见蓝晨上来,不免一愣,随即皱着眉儿打量着蓝晨,打量着那邓老特地交代需留意的人。

“哦?这位仁兄是?”

“比试招亲。”

“哈哈!”宛若听到天大笑话般,莫阳羽止不住地狂妄道“仁兄,你未免太倒霉了吧。”

“我刚无意羞辱诸位,便也想着让尔等先行,等着差不多了我才登场,没曾想还有你这么个漏网之鱼。”

这番话落在众公子耳边,虽愤慨不已,但却也是不可争辩的事实。

羞愧,死死摁住了他们的脑袋,连抬起个头都不敢。

“唉,节哀吧,倒霉蛋,不过我也是蛮佩服你的,竟还敢在我身后出场。”莫阳羽更是抬手拍了拍蓝晨的肩膀,毫不忌讳地展现着胜者的骄傲。

蓝晨轻轻落肩,先行摆脱了莫阳羽的狂妄,然后前身一步道“还请莫公子下去听听为何诗吧。”

再向前几步,置于中间位置,蓝晨起手撑扇,假意扬势,那扇子在其手中慢慢摇曳,好似多了几分音韵。

眼尖者也发现了端倪,定睛一瞧,那扇纸,赫然是紫色的!

台上那位老太太更是激动地站起身,盯着折扇瞧,好不羡慕。

“奶奶,怎么了?”孙淼淼好奇道。

“那把扇,那把扇好是美丽啊,配我那紫裳再适合不过了。看成色,不似以前的藏物,更像是最近产出的,就不知那公子是谁了。”

孙淼淼笑了笑,那把折扇来历,她也知道。

方辉掌柜昨日以此‘金箔紫纸扇为礼,送给了蓝晨。

而如今香薰布商的布匹还尚未制作完成,也就是说除了孙府老祖那身紫裳外,唯有蓝晨手中的‘扇子’了。

正好,孙淼淼也期望着奶奶能够留下些好印象,当即接上其话道“奶奶,他是蓝晨,是我在许州结识到的友人。”

“哦?许州?蓝氏......莫非是?”

“是,许州蓝氏,世袭男爵。”

“原来是他啊。”

老祖语气刹间没了兴致,满是淡淡索味。

不过孙淼淼接下来一句,倒也吊足了她胃口。

“而这个蓝晨,便也是许州颜坊的幕后掌柜。”

“那有何?”

“而香薰布商的紫色染料,便是从颜坊进来的!复兴紫色染料的方法,正是蓝晨一人想出,并将其再现了出来,现在更是可以断言,整个大乾王朝,唯有颜坊一家能产呢。”

老祖愣了愣,眸间洋溢出了孩童般的雀跃。

“当真!?”

“奶奶!我可曾骗过你?昨日我跟蓝晨再会,还是在香薰布商大掌柜‘方辉’面前的呢。我还打听到哦。”孙淼淼露出了狡黠笑容,虽然感觉有些儿对不起方辉,但为了让老祖更加注意上蓝晨,也只得出此下策了“新一批的紫色染料早已运来,整个香薰布商正在全力产出紫色布匹来。”

“他手上那折扇,也是方辉掌柜本着情谊送的呢。”

“吼,当真是青年才俊啊。不过没想到小爵爷,还对你个毛头小丫头有兴趣呢。”老祖抬起手,拍了下孙淼淼的前额。

“奶奶!”孙淼淼那脸,刹那殷红。

“不过你也别想了。”老祖随即惋惜道“唉,招亲比试,重在结果。你那父亲早就泄露了考题给莫阳羽,那蓝晨公子,可知晓个诗词歌赋?”

“不知道。”孙淼淼摇了摇头“他写出几本话本,在许州周边极其热销,我想待闲下来就在花都售卖,想来必定火热。”

“话本尔尔,无须韵境魂,唯有诗才是集大成者也,唉。淼儿,你就认命吧。”

台上种种,台下熙熙,蓝晨皆不知,他只知吟出那首......千古一绝的诗。

他甚至都不需要使用上‘记忆提取’这个奇能,仅凭记忆中的豪迈激情便也能道!

“君不见,

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

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