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 不要太过分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ishubao.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兰州城很快就结束了痛苦,五万多的吐谷浑守军全部被黑军一个不留全部枪杀或者死在炮火下,而死在黑军手上的百姓不完全统计达到七万多人,一个二十多万的兰州城几乎被李庸屠成了鬼城,而李靖的大军还没到同谷关就发生了,唐军还一无所知,李庸他们直接在兰州城住下,然后通知舰队运送和补充弹药。

“伏允很快就知道我们偷袭了兰州城了,我们明天就赶往河州,到时候好好招待我们这位吐谷浑国主的大军。”

的确,兰州城的求救信已经在前往伏允的王庭的路上,可是他才离开一天,他们的兰州已经完蛋了,舰队将船里的物资和弹药卸载,然后由后勤保障部队领走,已经空船的战舰离开吐谷浑返回渭水码头,因为他们要补充物资和弹药,就单单今天,黑军把这次带来的炮弹得掉三分之一,步兵的情况还好,主要是火炮的消耗太大,真的是大炮一响黄金万两,这不是开玩笑的,也算李庸有这样的经济基础也只能勉强支撑这么多火炮,再多他就吃不消了,起码在海贸完全走入正轨才有可能增加,但是以现在黑军的兵力,李庸也没有继续扩张的意思,因为他又不是做皇帝造反的人,他只是单纯手上有一直军队可以给大唐做脏活,毕竟他们黑军可没有那么多道德绑架,他们都是汉人至上的军队,至于那异族百姓,战后也不会侵犯他们,只会在战争开始的时候,被认为对军队有威胁才会出手,说白了,就是黑军进城的时候,双手抱头,你就会没事,可是兰州城的吐谷浑百姓不知道,所以被黑军屠了一遍。翌日,黑军补充完弹药和物资之后就直接离开兰州城,去向不明,只留下残破的兰州城,因为有火炮的原因,黑军的行军速度不是很快,还好的就是在兰州城交货了大量的马匹,这样才有牲畜拉着这些笨重的火炮,和大量的弹药物资,要不然的行军速度更慢,当他们到达第二个城市河州城的时候,已经是四天以后了,要是换做骑兵一天就到了,兰州城失守和被屠城的消息已经传遍河州城,大量的吐谷浑百姓开始逃亡,谁都敢面对这支可怕的军队,河州城的守军也不断有士兵逃跑,守城主将想抓也抓不过来,因为想兰州城这样坚固的大城也坚持了一天,河州城估计也半天时间就完蛋了,于是河州城的主将派出使者找到李庸,希望李庸不要进攻河州,放过河州的百姓,换来的是那使者的头颅和李庸亲笔信,上面的内容是用吐谷浑文字写的,意思就是不允许他们投降,河州的主将发了疯一样把李庸的亲信撕掉。

“恶魔,你们不要太过分,大不了我们鱼死网破。”

可是他们都知道,鱼死不一定网破,他们就是那些鱼,而黑军就是那张巨网,还没等他们逃跑的时候,李庸的黑军已经到达河州城城外,这次李庸把河州城市包围水泄不通,完全不给他们逃跑的机会,二十门二十磅火炮被分别放置四个方向,十门三十磅重型火炮被集中放在北门,也就是黑军的主攻方向,一万步兵被拆分成为四个部分,每个门布置了两千名,出了北门布置了四千,河州城的主将看到李庸这样的布置,他想带兵主动攻过去,但是他的河州城可不是兰州城,他这里只有可怜的一万多士兵,如果中了埋伏直接就完蛋了,虽然兰州城逃过来的人给他讲述了黑军进攻的经过,可是不够详细,而且那主将也不相信,他的一万多士兵想要守住四个城门很难,但是他看到李庸的军队没有攻城的器械也就放心一点,他的兵力主要布置在北门,因为他也看出李庸的主攻方向是在这边,可是当所有火炮向他的河州城开炮的时候,他就知道兰州这么坚固的大城为什么受不了,他的河州城城墙可没有兰州城那么坚固和高大,一枚枚实心炮弹砸到城墙上,都裂出一道道裂缝,那些打雷般的巨响就想死神在响他们敲响丧钟的声音,河州城的城墙被炮轰了三个多刻钟将近半个时辰的时候,四面的城墙轰然倒塌,逃离不及的士兵直接活埋在碎石之中,城墙都被轰开就以为黑军会冲进来了?他和兰州城的主将一样的想法,接下才是真正的炮击开始,东南西北四个方向的炮弹越过城墙,向城池里砸来,然后在空中或者在地面爆炸,尤其那三十磅的重型炮弹直接砸穿房子在屋内爆炸,躲在屋内的人直接和屋子一起被炸成碎片,那河州主将无力的跪在地上,看着城里不断发生爆炸,那些百姓和士兵四处乱跑也无济于事,那些爆炸的炮弹在他们之间和身边爆炸开来,残肢和尸体满城都是,什么叫血流成河就是这个样子,铁骨铮铮的汉子此时流下眼泪,对着天嘶喊着。

“伏允,慕容伏允,你把我们吐谷浑人带进了深渊,你就是吐谷浑人的罪人。”

说完直接抹脖子自杀,主将已死,河州城群龙无首,他们想投降,白旗都升起来了,可是那些恶魔般的黑军根本没有理会,还是在继续炮击轰炸,等火炮炮击半个时辰后,李庸下达停火的命令。

“让炮兵休息吧,步兵进城,和兰州城的命令一样,吐谷浑士兵全部杀死,认为有威胁的吐谷浑可以射杀,宪兵跟随,禁止屠杀没有威胁的百姓。”

接到李庸的命令后,四面的火炮逐渐停火,随着最后一发炮弹在城内爆炸之后,四个方向的步兵开始有动静,可是此时的河州城那里还有人反抗,黑军没有受到任何抵抗进入河州城,他们四处搜索吐谷浑士兵,一旦发现直接开枪击毙,根本不管他们是否投降,会吐谷浑话的宪兵开始喊话。

“交出士兵双手抱头蹲下。”

那些幸存的吐谷浑百姓那里敢不听话,纷纷双手抱头蹲在原地,颤颤巍巍的看着那些身穿密不透风的黑色盔甲恶魔从身边走过,一声声枪响都吓得他们全身发抖甚至失禁,一个又一个躲起来的吐谷浑士兵被揪出来然后被枪毙,就算被脱掉盔甲躲在百姓中的士兵也被直接的同胞举报出来,因为黑军让他们举报,如果发现他们中吐谷浑士兵,那他们就要收到连坐,一起被枪毙,所以那些虽然脱了盔甲的士兵还是没能逃过黑军的抓捕,然后被黑军押到行刑场,十人一排枪毙,一万多河州城守军无一幸免,河州的吐谷浑百姓一半也死于炮火之中。

“我们这里离渭州距离不远,朝廷那边很快就会收到消息,所以我不能再河州待太久,改变计划,向伏允的王庭鄯城进发,情报显示,伏允的十万大军已经到达湟水城,我们把这十万大军吃掉,然后攻击他们的王庭,尽早结束战场战争,因为吐蕃的禄东赞不老实,肯定会对扶州和松州下手,所以我宰了伏允之后,剩下的交给朝廷的军队,他们总不能来一趟什么都不用干,收拾了吐谷浑之后我们转战吐蕃,把禄东赞的十五万大军给灭了,威慑那些蠢蠢欲动的其他国家,只要他们敢动,我们就敢灭。”

李庸看完情报局的情报后,做了作战调整,在这些年的时间里,和平使者已经把吐谷浑渗透的千疮百孔,根本没有任何秘密,李庸想知道什么都可以第一时间知道,打战打的就是信息战,谁掌握的情报越多,对谁就越有利,李庸的黑军在河州进行修整,因为他们现在离补给有点远,所以他们需要时间补充更多的弹药和物资,才能更好进行下一场战斗。兰州城和河州城被破的消息很快就传到湟水和鄯城,这下伏允害怕了,他也为他的贪心付出了代价,驻扎在湟水的十万大军也停止了进军脚步,因为他们这个时候去兰州城已经于事无补,更别说去收复渭州那几个被大唐占领的城市,就算他们绕道过去,失去兰州和河州,他们随时被切断后路被黑军和唐军包围吃掉,而渭州这边也收到斥候的消息,河州城被一股神秘的军队攻破,城中一万多吐谷浑守军尽数被歼灭,城池化为废墟,城中百姓伤亡过半,但是具体的作战细节和对方兵力什么的都不知道,渭州都督赶紧向岷州都督李道彦通报,然后消息转回同谷关,此时李靖的大军也到达了同谷关,李靖看到岷州都督李道彦的军报之后,脑壳开始疼了,别人不知道这个神秘的军队是谁,他可是一清二楚,除了李庸还有谁,当年在突厥的时候他见识过了,什么叫寸草不生就是这样,黑色瘟疫不是开玩笑的,尤其看到兰州城三万多吐谷浑士兵被屠戮,兰州的百姓只剩下十万人,一个二十多万人的大城就被他毁了,还有就是之前结束的河州城,一万多士兵和一半的百姓。

“混账小子,你不要太过分了,你这样搞,我们的脸面怎么办?”

李靖叹了口气,然后让人把这份军报送往长安,而在河州城的李庸突然打了个喷嚏,心里想谁在骂我,进过弹药和物资的补给和修整之后,黑军再来离开河州城,向湟水进发,他们要在那里把伏允的十万大军消灭,只有消灭伏允的有生力量,才算正在打败这些游牧民族,吐谷浑由契苾、党项等大大小小十几个部落组成的,按照正常的历史是在当时李二要让伏允来长安的,还答应嫁个公主给他的,可是这货死活不愿意,还称病来不了,然后还抓了李二派来的使者,最后李二忍无可忍,在契苾、党项两个最大的部落的协助下,以左骁卫大将军段志玄为西海道行军总管、左骁卫将军樊兴为赤水道行军总管,率领唐军讨伐伏允,就当段志玄取得小的成功的时候,伏允的军队开始躲避唐军,拒绝与唐军作战,段志玄还被伏允来个焚烧草地逃走,段志玄无奈只有带着唐军撤退,可是唐军撤退之后,伏允这货就攻打凉州,妥妥的找死,于是李二不得不派出大唐军神李靖去收拾他,现在历史都被李庸搞的一塌糊涂,段志玄现在还在长安城数钱呢,李靖也只是刚刚到同谷关,这算什么事嘛,那些好不容易能出来打场仗的武将都无不恨死李庸了,虽然他们不知道这支黑军是李庸的,但是黑军的所作所为就是砸他们的饭碗,他们还没表演呢,战争就快结束了,那还玩个毛线,于是李靖不得不召开第一次全体将领会议,商量接下怎么打,因为黑军已经把吐谷浑搅的翻天覆地了,李靖的大多数下属认为,在没有足够的牧草和物资情况,进行远征是一种冒险,因为那支黑军是敌是友谁都不知道,万一到时候和吐谷浑人一起攻打他们,那就危险了,现在这个状况,他们只要占领河州和兰州也算不错的战绩,没必要冒险,都表示撤军,但是侯君集表示反对。

“我同意,这次出兵吐谷浑,圣人的意思就是灭掉吐谷浑,只是拿下已经残破的兰州城和河州城,不但让天下笑话,说我们只知道捡现成,这个脸我丢不起,大唐的武将的脸也丢不起,而且这个也是个机会,有黑军这支异军拖住伏允的大部队,我们可以趁机把吐谷浑灭掉。”

侯君集指出这是摧毁吐谷浑的机会,对于侯君集的意见,李靖也是同意的,因为这次的确是个机会,这个机会难得,于是他采用侯君集策略,把大军分为两支,他自己和薛万均、李大亮进击西北,侯君集和李道宗进击西南包抄伏允,对于李靖的分兵,李庸不知道,就算知道了也无所谓,因为他的目的就是消灭伏允的大部分兵力,然后抓到伏允,用他头给死去的手下报仇,让天上所有人知道,胆敢动黑军,那就要承受他们不能承受的后果,第一个反面教材就是他伏允。

“臭小子,恭喜啊,都当上代理排长了,没受伤吧?”

“团长,你就别取笑我了,你来找我是不是有什么任务交给我?”

程处亮死死盯着席君买,那眼睛就像狼一样发着绿光,席君买直接一个爆栗给他。

“整天就知道任务任务,哪来那么多任务,打了两场仗,做哥哥的不能看看你这个弟弟啊?”

“嘿嘿~”

程处亮摸着被席君买敲过的头傻笑着,他来到西山和加入西山营之后,他才发现,这里不但是他大哥李铁柱说的那样美好,也是他喜欢的地方,这里的人少了勾心斗角,多了好像对待每个人都如同亲人一般。

“你对这两次战役有什么看法不?”

席君买递给他一个牛肉罐头说道。

“比我想象中还要残忍。”

程处亮没打开牛肉罐头,但是很认真的回答这席君买的问题。

“我是黑军经历完突厥战役才加入的,那些老兵和我提起那年的战役的时候,我不懂,也不明白,为什么要对那些异族这么残忍,他们和我们也是人,后来我在烈士陵园看到那密密麻麻的烈士墓碑的时候,我明白了一点,再后来我带队到各个国家作战的时候,又明白了一点,直到铁柱哥牺牲的时候,我彻底明白了,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司令的一句名言你知道是什么吗?”

程处亮摇摇头表示不知道,席君买咬了口压缩饼干说道。

“只有死掉的异族才是好异族。”

说完就一边吃这压缩饼干一边离开,程处亮也咬了口压缩饼干,回味这那句只有死掉的异族才是好异族,虽然听起来很残忍,但是在战场上,心慈手软只会给自己和自己的战友带来死亡,他拿着席君买给他的牛肉罐头离开,看见自己的排,随手扔给他们打牙祭,他并不是对那些死去的吐谷浑人感到愧疚,反而更觉得李庸说的话很有道理,黑军代表着什么,表达着战无不胜,表达着死亡,所以一切阻碍他们的敌人都被他们撕成碎片。黑军不断向湟水进发,幽灵特战队的特战队队员开始渗透到敌后,搜集湟水的情报,在情报局已有的情报中,李庸看着地图沉思着。

“司令,这块骨头不太好啃啊。”

“嗯,湟水城仅次与鄯城和兰州城,城高坚固,而且守军本来就有五万,加上这十万,就达到十五万,如果再算上城中十多万百姓,估计能战兵力有二十万,而且他们已经有所准备,有点棘手啊。”

李庸摸这自己光溜溜的下巴说道。

“我们要想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才行,因为我们现在离补给越来越远,就算打完湟水城,那我们打伏允那王庭,更加不容易,而且随着时间不断推移,伏允召集的军队就会更多,对我们就越不利,甚至我们还要防止伏允逃跑。”

薛仁贵的分析也是李庸担心的,万一给伏允跑了,那他们这次来的目的就功亏一篑了,所以要防止这点,李庸不断的想着各种可能,然后组合在一起,新的打法也在脑海里慢慢形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