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梨花入梦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ishubao.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黎宫议事殿内,燕景斜靠坐在主位上,此时已不是军装的装束,换上了黎国皇族的服饰。

一袭玄色华服,精细绣着金丝鸟兽纹,头饰冠玉,琉璃般的红玉被嵌在腰身,在晚霞的光照下熠熠生辉。

“那两个外族怎么样了?”燕景轻摇手中的琉璃盏,却并无酒液。

“那两人被禁锢在偏殿的柴房中,属下派人连夜巡视她们是逃不出去的。”

许宸升言罢将手中的密信呈上,“风落城前几日被屠城,他方势力强劲。”

风落城地处黎国与临沅国交界处,位置敏感,具有此等势力灭城的除了临沅国自己还能有谁?

燕景打开密信,一个区域地图展现在眼中,标红的位置就在黎国。

屏术阁--那个杀手组织竟然就在黎国。

如果是屏术阁,这种中立的强大势力对本国的威胁还真不是一星半点。

“我们制作的军械还是不够用啊。”

“少将,黎国位置偏僻资源贫瘠,没有那么多金石。”

“没有金石那就从别处拿。”燕景挑了挑眉,嫣红的下唇被轻抿。

“那风落城不是盛产金石矿吗?”

风落城盛产金石,尤以铁器闻名,自被灭城以后便被黎军趁乱夺取。

只不过,城内血腥满天,空无一人腐尸遍地,一时间清理也是个耗资巨大的工程。

“属下领命。”宸升银色战袍随风而起,身影瞬间消失。

空城,只有被掠夺的命运,抢之即弃是最安全的做法。

重归寂静的大殿灯火渐生,燕景单手抚摸着随自己从记事时到异世的黑玉。

亲人战死,挚友被俘,故土被毁,如今竟是独留自身一人苟活于世。

如此境遇,真是与她相像。

他意念一动,黑玉便变化了形态,凝结成了一个墨色晶核,霎那间一个庞大的虚拟空间将燕景吸纳进去。

这是他唯一立世的底气,从自己世界带来的“灵域”。

先进兵器,科研仪器,工程机械,皆被存储在这个虚拟空间中。

这,是他世界上将独有的武器,也是国人引以为傲的战争宝库。

“滴滴”

“金石不足,无法运转能量库。”

机械女音断断续续卡着语句。

可惜了,要想彻底运转它需要充足的金石。

“林清绾,这场大戏还真是非你不可啊。”

他摩挲着下颌骨,仿若夺取天下的野心在肆虐膨胀。

燕景现在觉得战争或许残忍,但是无限的纷争似乎更让人痛恨。

自己国家的百姓不能抛弃,这里的平民也需要守护。

身为军人,作为黎国的国君,不论从何而来,一定要向光而去。

所以,在目的达到前,任何牺牲都是理所应当。

他有预感,林清绾说不定是掌握金石的重要线索,很可能与屏术阁有意想不到的渊源。

意识回归,燕景挥手间拂灭大殿的烛火,走向自己的寝殿。

他无意间看到了从东南方飘来的梨花。

还记得,剿灭黎宫后,去往风落城收缴的沿途景象。

梨花若星落,长风染红尘。

那一株随手放空间里挪来的梨树现如今竟如此繁茂?

清绾也在仰望同一株梨树,这一株,是城主府前的那棵。

是母后亲手种下,陪伴自己度过孩童时光的梨花树。

它所生梨花的味道如同母后的体香,更寄托着对父尊的思念。

父尊早早为守护风落城被北疆的戎狄刺死,母后一直一人苦苦支持着风落城。

身为独女,更是承担着卫城护国的重任,边疆不可不守,武艺不可不习。

从小缺失亲人陪伴的清绾只能将所有心绪倾诉给这棵梨花树,如今再见,竟恍若隔世。

她从出兵到归城竟有五载了。

再次归来竟然是家破人亡,性命被缚的凋零景象。

“城主,夜深了,当心着凉。”碧弦将唯一被血迹沾染的薄外套轻盖在她身上。

“好,我们进屋吧。”

屋舍简陋,在初春夜里分外寒凉,只有一张床,放眼望去没有个像样的桌椅家具。

“碧弦,看来我们只能挤挤了”清绾有些窘迫。

碧弦闻声上前,将床铺收拾整齐,“城主一人在这里安寝,属下去别处就好。”

“我们刚刚说好了以姐妹相称,虽称呼身份随意,但情谊仍在。”

“不要让我寒心。”

清绾背过手,将璃渊藏在身后,一个横扫剑身就向碧弦划去。

碧弦轻易横跳过去,却没留意清绾伸向后方的手,细长的腰带被卷了出去,身体被旋转的力道拥到了床上。

“一起睡也没什么大不了,先前出兵北疆什么场面没见过。”

“只是一起睡个觉,竟然还这么扭捏。”

碧弦年长清绾几岁,被这么一调侃耳朵微微发红,与沉稳性子不相符的清秀面容此时愈发娇艳起来。

“城主,这不合适。”

她们仿佛回到了过去,一个跑闹,一个躲藏,在梨树下分饮一壶偷来的杜郎酒,好不惬意。

墨衣散发少女笑靥如花,“青莲偷杜郎酒的时候可比我胡闹多了。”

束发少女低垂着头,闻言竟也是不遑多让,“不知道是谁家的小姐偷了点心铺,被人连带狗追七条巷子。”

“还不是我,将那群人甩掉,要不然城主你现在还要留个狗牙印。”

虽是声音轻微,却是被清绾听得一字不差。

两人相视而笑,虽是秋风萧瑟,但梨花依旧入窗落梦。

灭灯,关窗,虽阻隔不了寒冷,但却暖了人心。

“碧弦习字可是远远不如我啊。”

“城主的骑射也真是糟糕。”

“我震慑三军的威风想必碧弦也是见过?”

“城主虽是威风至极,却是一点都不谦虚,想必是忘了那日趴在头上的兔子了?”

“不愧是我的姐妹,这诛心的本事真是见长。”

“还是城主教的好。”

清绾靠床外沿,散乱的发丝借着月光发着荧光,明媚的眉眼若冬日红梅一般,腰身被蜿蜒的发丝勾勒出优美的弧线,凝视着靠里的碧弦。

碧弦终是笑了,若光临冰川。

幸好,能彼此相伴。

梨花入梦,梦见了梨花舟上杜郎酒,相思人旁春园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