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无为而治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ishubao.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嬴伊人给了他们一个台阶,说道:“寡人相信诸位的能力,也相信诸位壮大秦国的决心。但秦国的国策,必须要变!历朝历代,当国家遇到危机时,都是变法者强,不变者亡!先祖的国策,适用的是古时的秦国,现在的秦国,已经到了危急存亡的时候,再不变,我秦国危矣!”

张北辰心里给嬴伊人竖大拇指,看来嬴伊人确实在模拟中成长了不少。他记得嬴伊人第一次模拟的时候,就是莽夫和赌徒,上任之后直接带兵就去打魏国了。

众人无话可说,孟远便主动退了一步,说道:“君上英明,秦国国策确实要变,但怎么变,如何变,还需要仔细斟酌。”

“所以寡人今日才请诸位商定国策,请诸位都拿出自己的治国之策吧!”嬴伊人说道。

提到这个,孟远看了一眼西乞明,西乞明出列,呈上早就准备好的竹简,说道:“臣这里有一份《秦国国策》,请君上过目!”

当他把《国策书》拿出来之后,玄鸟在大殿中盘旋了一周,然后立于空中。如果玄鸟没得反应,说明秦国国运不认可,那国策便无法执行。

这是代表对国策的认可,即可以执行该国策。

嬴伊人一看,便心中不悦。这西乞明写的《国策书》就是换汤不换药,把之前的国策稍微变了一下,还是穷兵黩武那一套。

“还有其他国策书吗?”嬴伊人询问众臣。

大臣们纷纷拿出自己的国策书,可玄鸟一动不动,还闭上了眼睛,似乎不屑一顾。

“这些家伙!”嬴伊人知道,他们是在藏拙,故意让嬴伊人没得选。

“诸位士子,可有国策?”嬴伊人询问招贤令招来的士子们。

士子们一直在等待这个机会,纷纷拿出自己的竹简。可大多数人走到玄鸟面前时,玄鸟都没有任何反应,一直闭着眼睛。

他们的国策书,也都被弃置一旁。也有几名士子引得玄鸟睁眼,嬴伊人拿过他们的国策书快速看了一遍,心中很不满意。

“该我上场了。”张北辰站出来,呈上自己的《国策书》,说道:“君上,臣有《变法国策》一份,请君上过目!”

张北辰的《变法国策》,便是根据之前《垦草令》做的修改版,比《垦草令》更加完善,也更适应整体秦国的状况,但并不是最终版。

当张北辰的《变法国策》拿出来时,玄鸟突然睁开眼睛,在大殿中盘旋,长鸣一声。

“玄鸟长鸣,一鸣惊人!”有士子惊呼道,“此国策得到了玄鸟的认可!”

众人甚至看到,玄鸟降下一丝丝气运连接张北辰的身体。如果张北辰的国策被定下,从此他和秦国国运相连,获得国运之加持,修炼速度暴涨!

张北辰《国策书》上的文字,也被映照出来,供众人观看。其中的核心,依旧是重视农业生产,完善法制,削弱贵族权力等。

嬴伊人面露喜色,说道:“爱卿的《变法国策》,确实是良策,寡人有意推行!”

听到这话,西乞明、白甲乙等老氏族们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不悦。

要是真的执行张北辰的国策,老氏族的势力一定会大为削减。

白甲乙眼神里露出一丝狠戾,西乞明心领神会,微微点头。他们早就做好了多手准备。张北辰不是要变法吗?这就让他知道,什么叫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西乞明回头看了一名士子一眼,那士子立刻站了出来,高声道:“君上莫急,在下也有国策要献!”

张北辰看向他,只见那人穿着道袍,步伐飘逸,等他呈上国策时,玄鸟同样长鸣,甚至在他头顶上空停留!

“他也得到了玄鸟的认可!”众人惊呼,“好像比张北辰的更厉害一些。”

那人自报家门,说道:“在下是冯仪,道家弟子,特意为君上献上《无为而治之国策》,诸位请看!”

说着,他打开竹简,竹简上的字一个个印照在空中,清晰可见。

他一边展示,还一边解说:“老子曰:无为而治。上古时期,天下洪水肆虐,尧派遣鲧去治理洪水,鲧采用‘堵’的方式,九年没有任何成效。”

“而鲧的儿子禹,采用疏通的方式,让水自由自在的可以流向大海,成功治水。”

“尧舜两位圣贤,惩罚罪犯的时候,以较轻的量刑处罚重罪,百姓都心悦诚服。”

“我认为,秦王应该效仿上古圣贤,安安静静的坐在王位上。让臣民们自由的去生活、发展,采用较轻的刑罚,体恤百姓,这样才能让秦国强大。”

“故老子曰:我无为而民自化;我好静而民自正;我无事而民自富;我无欲而民自朴!”

说到这里,玄鸟再次长鸣,有气运之力降下,进入冯仪体内,让他精神大振。

冯仪心头大喜,如果秦国能执行自己的国策,自己的修为必然一日千里。

而现在,他前面的阻拦者便是张北辰!

想到这里,他看向张北辰,大声道:“张北辰所写的《变法国策》,条例繁杂,刑罚严苛,让百姓不得自由,处处受到限制,百姓难免心生怨言。这就像鲧用堵的方式治水一样,最终只会造成更大的混乱!”

“彩!”士子们齐声欢呼,“彩”便是“喝彩”里的那个“彩”,这个时候的意思差不多就是“说得好”、“牛叉”、“漂亮”之类的赞美词。

“张北辰,你的国策会误国误民,你可知错?”冯仪咄咄逼人。

他今日,不仅要改秦国的国策,更要让张北辰破法!从此成为一个废人!

张北辰此时已经明白,这冯仪肯定就是老氏族们的后手。他的无为而治,换一种说话,不就是让嬴伊人老老实实地当一个傀儡君主吗?

之所以冯仪也能引发异象,是因为他的国策确实契合某种治国之道,而且他的修为比张北辰要高,他是道种境后期,灵力更充沛。国策执行者的实力越强,国策的影响力自然越强,所以玄鸟的反应也更强烈。

而且此人还故意引战到他身上,摆出要跟他辩法的架势。张北辰不接,就相当认输。要是接了并且败了,他和嬴伊人的变法也将被中止,同样要被破法反噬!

来者不善!

“错?我看错的是你!”张北辰大声反驳,“冯仪,你声称要君上效仿古之圣贤‘无为而治’,其实只是个笑话!你根本不懂什么叫做无为而治!”

“我是道家弟子,我不知,难道你知?”冯仪反唇相讥。

“当然,现在我就跟你辩清楚!”张北辰严声道。

“辩法!张北辰要跟他辩法!”士子们都激动起来,张北辰跟冯仪辩法,也是代表嬴伊人和老氏族争夺国策的执行权。

谁输了,必然要遭到破法的反噬,严重者甚至会因此断绝修行之路!士子们跟他们又不熟,自然是看热闹不嫌事大。

嬴伊人心里微微有些担心,张北辰修行法家,要跟冯仪辩论道家的理念,有点吃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