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刑场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ishubao.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三日后,白杨县,处刑台。

今天是新任县令要处刑死刑犯的日子,一大早,差役们就放出了告示,引来不少百姓的围观。

“新官上任三把火,这新任的县老爷刚来,就要杀人立威!”

“他可找错了对象。杀几个流民、乞丐,没人管他。他要杀的,可是白家和杨家的嫡系子弟,把这两家惹怒了,他在白杨县还怎么混的下去?”

“别忘了,上任县令是怎么死的!去调解纠纷的时候,直接被人活活打死!”

百姓们正议论着,却听到有人喊道:“杨老爷来了,全部让开!”

他们看到,一群高大威猛的汉子,手里拿着棍棒,簇拥着一台实木轿子走了过来。

“是杨家家主,杨老爷的轿子!”百姓们赶紧让开,生怕挡住了他的道。

仆人们把刑场周围的路冲洗干净,又垫上毛皮毯子,杨家家主杨山这才慢悠悠的走下来,坐在仆人们准备好的椅子上。一群家仆凶神恶煞的围在周围,没有人敢靠近。

不到盏茶功夫,有人喊:“白老爷到!”

白良璞的派头比杨山更甚,他不仅是坐着轿子来的,他的轿子比杨山的大一倍,里面居然还有茶桌和侍女。

“听说给白老爷抬轿,不能有丝毫摇晃,要是让他的茶水撒出来,就得挨一顿毒打!”百姓们看到这派头,又是畏惧又是羡慕。

侍女们撑开纸扇,为白良璞遮挡太阳,他这才坐下。

杨山见状,讥讽道:“白家不是号称军武世家吗?怎么,还怕晒太阳?”

白良璞轻蔑一笑:“是不是军武世家,你还不清楚吗?上次械斗,是哪家输了?你忘了吗?”

提到这个,杨山额头隐隐有青筋暴起,他骂道:“上次你白家伤我数十个子弟,这笔账老子还没跟你算!”

白良璞冷声道:“今天我没功夫跟你斗嘴。先把眼前这事给处理好了再说吧!”

两人看向处刑台,这时候,阿大等人已经押着四名囚犯上了处刑台。

四人中,两人是白家的人,两人是杨家的人。

这些囚犯本来无所畏惧,觉得自己被抓,过两天就要被放了。可听说新来的县太爷要处死他们,他们一下就慌了。

看到处刑台下的杨山和白良璞,四人连忙叫喊起来。

“族长,救我啊!”

“太爷爷,救我,他们要杀我啊!”

“族长,爹、娘,二叔,救我!”

白杨两家里还有不少他们的亲戚,见他们喊起来,这些人连忙向白良璞和杨山哀求:“家主,救救他们吧!”

“闭嘴,此事我自有分寸!”白良璞呵斥道。

“放心,今天有我杨山在,他们一个也不会死!”杨山冷哼道。

他们等了好一会,张北辰这才到来。

处刑台周围,白杨两家的人已经把这里围满了,一个个面色凶光,死死的瞪着张北辰和一众差异。

主簿刘文吓的腿发软,他看到白杨两家的族长都来了,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他们是真敢动手,刘文可是亲眼见过他们打死了上任县令!

张北辰不急不忙走向处刑台,杨山和白良璞看向他,都坐在椅子上,也不起身。

他们看到张北辰年轻模样,丝毫不掩饰自己的轻蔑之色。

杨山更是出言道:“张北辰,你不过是一名公士,爵位在我二人之下,见了我们,为何不拜?”

张北辰怼道:“我除了是公士,也是本县县令,此时处理公事,不论爵位!”

张北辰站在处刑台上,对着众人和远远围观的百姓说道:“诸位白杨县的百姓,本官便是白杨县新任的县令,张北辰!”

“今日本官要做的事情,想必大家已经清楚了。”他指着跪在地上的四人说道,“此四人,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将上任县令殴打致死,目无王法,罪大恶极!”

“所以今日,本官便要将他们在此处问斩,以正律法!”

“爹,救我啊!”台上几人喊着。

这时,杨山站起来,他对着张北辰呵斥道:“张北辰,我那两个杨家子弟,不过是失手碰了那县令一两下,什么时候把他打死了?你有什么证据?”

白良璞也看向周围,问道:“有谁看到县令是被他们打死的吗?”

两家的人纷纷喊道:“没有,他们是被冤枉的!”

百姓们自然不敢说话,这下子两家的人更加嚣张了,纷纷喊道:“他们是被冤枉的,放人!”

“放人!”

他们一起喊着,差役们不敢说话,就连张北辰带来的阿大等人,也不敢轻易动弹,这么多人,要是真闹着起来,他们还真不够看的。

张北辰面色冷峻,视线从杨山和白良璞身上扫过。

他大声喝道:“此四人打死人,有县衙的差役亲眼见证。不仅如此,当日带兵的车阳将军也已经证实,证据确凿,何来冤枉之说?”

车阳,是秦王手下的将军,当时就是他带人处理的这件事。

张北辰搬出来他来,白杨两家也不好直接反对。

白良璞说道:“张北辰,就算是他们见到了,也不能证明就是这几人打死了县令。他们只是误伤县令,说不定只是县令身体本来就孱弱,自己病亡。”

“荒唐!”张北辰呵斥道:“白良璞,你好歹也是秦国的不更(一种爵位,比公士高三级),怎么会说出如此荒谬不羁的话?”

“睁眼说瞎话,无视法律,真是给你祖宗蒙羞!”

白良璞一脸吃惊,他是没想到张北辰居然敢骂他,让先祖蒙羞这种话,在这个时期,是非常侮辱人的话。

以前的县令,见了他,都是畏畏缩缩,可张北辰的态度让白良璞大怒,他骂道:“张北辰,你一个个小小的公士,胆敢侮辱我?你找打!”

白良璞身上气势爆发,形成一种强大的威压,白家和杨家的人一起配合,他们都是习武之人,气势合流,如潮水般拍打而来。

前面几个差役抵挡不住,直接被这股气浪掀翻,眼看这威压就要压迫到张北辰,胡诚一声呵斥:“这里是刑场,执行公法之地,你们是要造反吗?”

随着他的一声呵斥,一股更强大的能量从胡诚身上爆发出来,白良璞等人的威压就像是浪花撞到了山岳,直接被弹了回来。

周围一群汉子都被震翻,甚至还有人受了内伤。

白良璞和杨山大惊失色,惊问道:“你是何人?”

胡诚冷声道:“黑甲军无名小卒,现在是张大人的护卫。”

“黑甲军!”两人听到后,心中更是吃惊。别人不知道,他们还能不知道?黑甲军那是历任秦王的亲兵!

以此人的实力,肯定不是无名小卒。

白良璞仔细看胡诚的脸,忽然脸色大变,他似乎认出来了,胡诚可是秦王的亲卫!

秦王居然把自己的亲卫派来保护张北辰,看来他们还真不能轻举妄动。

想到这里,白良璞默默坐下。杨山没见过胡诚,但见白良璞如此这般,也知道这时候不能闹事,也跟着坐下。

虽然胡诚稍微展露了一下实力,但他们也不会就此罢休。

他们都是老氏族的人,在秦国,老氏族的势力是大于秦王宗室的势力。

白良璞镇定心神,对张北辰说道:“张县令,固然他们有误伤人之过。但我认为,罪不至死。你执法严苛,怕是日后难以服众啊!”

他的话语中隐隐有威胁之意,就算今天不对张北辰动手,要是张北辰杀了他的族人,他肯定会报复!

杨山也发话道:“我杨家都是好儿郎,固然犯了错,也要给他们改正的机会。张县令,你看着办吧!”

两人就坐在椅子上,他们身后,是数百壮汉,家丁。还有众多百姓,远远观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