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对策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ishubao.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大战初定,将士们忙着收拾战场。有尘坐于道痴旁,为道痴和成千上万死去的将士诵经超度。

林雅卿和徐寅刚刚入战场,便大杀四方,施展毕生所学痛击来犯之敌。战后两人满身鲜血地归来,在一旁静静地等待着有尘为众战士诵经超度,两人也借此平复下杀戮之心,武修若杀戮之心太盛,就容易影响心境。杀戮之心无关杀戮的数量,战场杀敌,杀戮之时需坚定自身为保家卫国而杀敌的信念,不以屠戮生命为乐。

此时,伏陵关军营大帐内,伏陵关主帅振军大将军秦怀远召集众部将商议军政要事。

一部将上前禀报

「报,将军,常年助军作战的道痴前辈战死」

那部将说罢,军帐内一片哗然,大将军秦怀远与众部将皆黯然神伤,众人只知晓道痴自浮云观而来,战时下山,无事归隐。凭他一人可敌千军,曾为伏陵关立下赫赫战功,如此强大之人竟也战死,众人皆扼腕叹息。

默哀过后,大将军命人厚葬道痴,并奏表上书朝廷,望皇帝能诏令天下,表彰道痴功绩,借此招揽更多能人异士为军队所用。

秦怀远顿了顿,转向众部将问道

「那漫天佛光可查清来源了?」

战场纷乱,战线又被拉得很长,秦怀远也只是隐约看见了漫天佛光,根本见不到有尘一行三人。

南门守将陈信此时也被召集入军帐,他知道此次自己将有尘等三人放行入关也算是立下军功,不卑不亢地说道

「释放漫天佛光的小师傅是与常胜将军徐世之孙和衍国军神林帅之女一起入关的,我守卫南门,他们欲从南门入关,我擅作主张放他们入关,还望将军恕罪,据他们说是为驰援战场而来」

陈信特地强调是自己自作主张放他们入关,实则有邀功之意,我若不放他们入关他就不可能退敌。

秦怀远也听出他言外之意道

「自然恕你无罪,另可记一功。你既与他们相识,便由你前往请他们入军帐吧」

陈信道「领命」

之后便上城墙邀请三人入营帐

三人听闻振军大将军秦怀远邀请他们入营帐后,欣然接受邀请,林雅卿和徐寅二人先行跟随陈信往营帐而去,有尘双手合掌,面向道痴行礼后也随三人往军帐而去。

三人入营帐后,纷纷向众将行礼,众将也纷纷以礼回应。

秦怀远端坐于主位,此时也站起来,抱拳向三人行礼,他是振军大将军本来可以不用向三人行礼,但这个礼是为万千战士所行,是势在必行的。

秦怀远,坐回主位,命人为三人安排座位,之后秦怀远道

「三位少年英雄,为我军退敌尽心竭力,我代表全体伏陵关将士深表感谢,我将上表朝廷表彰三位功绩」

有尘起身合掌行礼道

「小僧有尘乃出家人,不需功绩,他们两人皆是将门之后,烦请将军将我的军功归于他们二人」

在有尘百般推辞后,秦怀远也终是将军功归于林雅卿和徐寅。

此时林雅卿起身道

「启禀将军,我观北陵人,撤退井然有序,并非溃败,定会卷土重来,仍需防范,我等何不主动出击,取火积之法,焚敌粮草,以绝敌军再次进犯之心」

秦怀远起身,纵声大笑道

「不愧是名将之后,战场局势分析透彻明朗,所荐之法也是可取之法,只是敌军粮草必有重兵与强者守卫,要烧敌粮草怕是困难重重」

有尘听林雅卿讲得头头是道,也对其刮目相看,赞叹其不愧是将门之后,对其更加欣赏。

有尘也觉得烧敌粮草是一个极佳的方法,能将伤亡降到最低,于是便站起来毛遂自荐道

「将军,我耳识已开,可趁夜色潜入敌军,焚其粮草,若事不可为,我也能全身而退」

秦怀远将军震惊道

「你竟是开耳识者,这可是万中无一的存在啊,依你所言那便可一试,不过需小心谨慎,以安全为上」

有尘道

「还需将军配合我行动,请将军协全军主力佯装主动出击,引出敌军主力强者,为我潜入敌营做掩护,之后就可以佯装不敌入城内防守」

秦怀远开怀大笑道

「甚秒,趁敌军尚未戒备,今晚便可实施,只是我军中蜕凡以上强者不及敌军,无暇派出强者助你」

有尘道

「无妨,人多反而容易暴露」

一切事宜商量过后,秦怀远将军便让陈信领三人去歇息。

有尘本打算独自前往,林雅卿和徐寅硬是要与他同往,两人理由也是出奇一致,欠有尘的救命之恩未还,若是他一人前去遭遇不测,这救命之恩便一世难还了。

有尘拗不过两人,只好同意让他们同行,他深知若是不让他们同往,他们也必会尾随其后前往。

与此同时邺城城主府内频频传回军情急报

「报,云麾将军王峥,奋勇杀敌,不幸战死。」

「报,敌军强者出没,我军损伤五千人」

「报,战场突生异像,佛光普照,敌军暂且退兵」

「报,目前我军伤亡已超9万」

看着频频传回的噩耗,西门文忧心忡忡。他走出了城主府,走到了最繁华的街道,走到他父亲西门虎的雕像之下。此时周围群众已经聚集,他们也知道城主有话要说

西门文站定,高声对百姓喊道

「就在今日,战场传来噩耗云麾将军王峥不幸战死,前线已有九万余名战士身死沙场,让我们为他们默哀,愿他们早日魂归星辰大海」

人群中一片哗然,而后人人心情低落,神情肃穆,闭眼祈祷,愿诸多死去的将士早日魂归星辰大海。

西门文接着慷慨激昂地说道「斯人已去,活着的人,我希望我们能万众一心。倘若有朝一日,伏陵关破,我们都能拿起武器捍卫家园,守护我们至亲之人。」

此时满街的百姓群情激奋高声齐喊

「战」「战」「战」

前线战场,有尘三人正打坐修炼养精蓄锐。有尘已经熟悉了道痴的传承,道痴传承中竟然还有火法,道痴不愧是道痴,精通各类术法。这对焚烧敌军粮草而已,无疑是一大助力。

敌军粮草必不在少数,若是以普通火来烧不知道要烧到什么时候。有尘对道法也确实有极高天赋,临出发前已能施展出道法技焚天之火五成的威力。

不知不觉,渐渐入夜,遍地尸体的战场,夜色尤为浓重,如腐烂的尸体上流出来黯黑冰凉的血,蜿蜒覆盖了天地。月亮孤零零地盘旋在战场上空,光线暗淡,仿佛女人眼角的怨泪。

三人趁夜色悄悄地朝着敌军存放粮草的方向进发,白天牺牲了几十人方才摸清了敌军粮草所在地,并且未明显表现出要侦查敌军粮草的意图,所以敌军并未加强对粮草的保护。

另一方面,伏陵关,精锐尽出偷袭北陵军。北陵军仓惶应战,前沿部分竟被打得溃不成军。北陵军训练有素,迅速整顿队伍,同样精锐尽出,竟反攻而来。伏陵军本就是佯攻,有序地往后撤。诱敌深入为有尘争取时间。

三人此时已经离敌方粮草两百米之内,有尘通过耳识并未发现敌人有任何行动。

当三人往前至百米时,有尘惊呼

「不好,我们被发现了,敌军或许也有开启耳识者」

三人眼神交流过后决定放手一搏,前线战斗打响,精锐尽出,后方必空虚。

三人继续前行,对方已呈包夹之势而来,为首的竟然踏空而立,后面跟着六名修者,普通士兵并未出击,守卫粮草四周。为首的名第五清逸,乃是北陵名门望族,此次随军出征,肩负守卫粮草的重担,看来北陵人也深知粮草重要性。

「扶摇境」三人异口同声道

扶摇境取自鲲鹏一日凭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扶摇境之上才可踏空飞行。

有尘见状,当机立断。幻化出莲台御空而上直面第五清逸,晋升菩萨境便可幻化莲台御空。有尘深知如果他不正面应对第五清逸,那么他就有可能向林雅卿和徐寅出手。

第五清逸三十岁便晋升扶摇算得上天赋极高了,他在扶摇境也已多年,一手剑术出神入化。他试探性地一式庚金法剑朝有尘而来,有尘佛门金刚掌施展开来与法剑相撞略占下风。

第五清逸莞尔一笑喃喃自语道

「佛门中人上战场,有趣有趣,不过既是敌人我就不会留情的」

有尘见来人实力极强,不敢怠慢,直接抬手,翻掌,气海翻涌,佛门大手印施展,这是凝练的一掌,范围小,但对单人的威胁更大。

第五清逸,持剑,剑影闪动,金龙法剑施展开来,一条金龙直冲云天与下落的佛门大手印相撞,冲散了大手印。

有尘凝聚菩萨金身朝第五清逸而去,两人缠斗数十回合暂且呈势均力敌的架势。

林雅卿嗜血枪法行云流水,越打越强,独对四人仍然游刃有余。平日有尘表现太过耀眼,完全掩盖了林雅卿的锋芒。

今日林雅卿才有机会完全展现自己惊人实力。已有两名蜕凡境死于她的枪下,另外两人不过是时间问题。

徐寅竟催动秘法与两名蜕凡对质丝毫不落下风。

天空之上,有尘已经显现劣势。初入菩萨境,底蕴不足。第五清逸在扶摇境多年根基深厚,就凭此优势压制有尘一头。

有尘的菩萨金身已经能量耗尽,第五清逸虽也消耗巨大,但仍有余力。第五清逸一式天外之剑将有尘击落在地,有尘嘴角渗血。

林雅卿在远处一声惊呼

「有尘,没事吧」

有尘勉强起身,故作镇定,他不想林雅卿分心,嘴角仍一直流着血。

第五清逸又是-式斩龙剑朝有尘而去。

见有尘没有任何反应,林雅卿和徐寅惊呼

「有尘快躲啊」

有尘此时已经没有多少余力了,勉强躲过要害仍鲜血直喷。

林雅卿此时心急如焚,她看见天空之上第五清逸正在蓄力施展一击恐怖威能的剑技。

她顾不了许多了。只见她身上冒起阵阵红光,举起长枪,她竟挥枪刺入自己体内,她的气势攀升至扶摇境,这就是林家祖传秘法狂战之怒。欲伤敌先伤己,此时她强行破入扶摇境挥枪击杀那两名蜕凡境,飞身直向第五清逸,泣血枪法最后一式神鬼泣施展,气势滔天。

有尘望向天空,他感觉到林雅卿气势攀升,但仍不是第五清逸的对手,大声呼喊

「雅卿不可,快退」

天空之上第五清逸蓄力已经完成的剑招与林雅卿的神鬼泣相撞。两人皆倒飞而出深受重伤。

有尘惊呼

「雅卿」

极力勉强起身跌跌撞撞地朝林雅卿而去。他背起林雅卿,呼喊示意徐寅撤退。朝敌军粮草处又行进了20多米,这是焚天之火施展的极限距离了,有尘焚天之火施展开,只见火光滔天敌军粮草被焚尽。徐寅掩护着受伤的两人到了伏陵军接应的地方。

此时敌军看见后方火光滔天已经鸣金收兵了。负责接应有尘三人的伏陵关将士将有尘三人接入关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