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谁有刀,给我一个痛快吧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ishubao.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天课间时间。

姜喻刚打算去一趟洗手间。身后便传来老穆声音。

“姜喻,你等一下”

老穆站在二班门口正和二班的老师聊着天,看见姜喻从教室走了出来,便出声叫住他。

姜喻现在见到老穆,就像老鼠见了猫都想躲的远远着走。可眼下看着面对面叫他等一下,并走过来的老穆,一张英俊的脸就像吃了苦瓜一样,瞬间皱成了一张褶子脸。

老穆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没有秃顶也没啤酒肚也不压榨学生,除去第一天那次严厉的谈话,他又恢复成以往善解人意的师长。可就是因为他的关心太甚,学生只要谁状态不好,成绩下降一点他就能给你脑补一堆情感大剧

然后慢慢开导你。用他自己的话他就是大家需要的心灵导师,同学们都摇头表示并不需要,但老穆选择性无视他们的意见。

姜喻曾经作为一个年级前三的学生,当然现在前三是不可能了,这几天生病状态不好试卷成绩下降,那简直就是老穆重点照顾对象啊。

老穆走过来亲切的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自以为温和的问道:“小喻啊,身体好点了吗”

姜喻瞬间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他好想逃,但他还是忍住了。

只是声音略带无奈的回道:“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老穆直接直奔主题的开始询问:“你最近除了生病是不是还遇到什么难题了,看你学习态度不是很高涨,虽然平常你也不是很积极”

姜喻:“……没,没有。就是这几天还有点提不起精神而已”

“你看平常我让你多参加,同学之间的活动和学校运动,那些都是好事知道吗,十六七岁正是身体倍棒的时候,你一生病就跟焉坏的茄子一样。你看看陆繁星和周航手折了腿折了都活泼乱跳的”老穆苦口婆心的劝说道。

“嗯,知道了”姜喻乖巧的回道。

不在场的陆繁星和周航表示,这个锅砸的有点大他们背不住。

老穆碎碎叨叨的念着。姜喻便只能老老实实的点头,没办法谁让老穆的关心是发自肺腑的呢。

最后在姜喻再三保证没有遇到那些情感大剧,也没有不舒服,只是前两天状态不好所以没考好,老穆才堪堪放他走。

他神情厌厌转身返回教室,连去洗手间的事都忘了,内心不停地疯狂吐槽着自己:“骗老穆,呵,骗过老穆还能骗过自己。还前三现在这个情况估计连前三十的够呛。天要亡我啊,哦、不、它不亡我它要让我生不如死”

姜喻内心崩溃的仰天长啸“折磨我吧,您就可劲折磨我吧。把我还回去行不行,我他妈坚持不下去了”

这高中是人待的地方吗?重生在什么时候不行,您偏偏让我回到现在,看我在泥坑里死死挣扎,爽吗?

陆繁星看着缓慢踱步进来的姜喻,一副惨遭打击的模样,以为是老穆竟开始对他这个好学生不留情面了。

毕竟姜喻这几天确实考得不是很好,他把手里刚买来的水递给姜喻,然后轻声宽慰道:“老穆也就碎碎念一点你别往心里去。这试卷只是平常的试题卷,又不计入成绩总考砸了也无所谓。你实力在哪呢,不用担心”

姜喻缓慢的接过水,刚喝了一口听到他这安慰更是一阵无力。

姜喻:“…………”

我现在要是告诉他们我没实力,他们信吗?或者告诉他们我以前是作弊现在才是真正的实力。想着姜喻自己都打了个寒噤太恐怖了,他们可能会掐死自己。

姜喻思绪一转,略有深意的看了繁星一眼,然后不知好歹的轻声道:

“其实你不用安慰我,我考得不好那也是比你高的”这么杀人诛心的话,如落叶般轻飘飘的落进陆繁星耳里。

陆繁星一脸惊愕:“……”我为什么要自取其辱,为什么要和这个毒舌狗逼做兄弟,为什么我之前要千方百计引他说话,他还是更适合当那个懒懒的哑巴兄弟。

这嘴怕不是开过光的毒吧。我之前是多么年少无知才会害怕别人欺负他,他连回怼都不会。我有悔,我好瞎。而且他喵的他说的还是事实连反驳都找不到话语,繁星越想越气愤只能化作一句:

“你谁啊站这干嘛。老子认识你吗?滚”

姜喻看着气急败坏的繁星双眼含笑意道:“星啊千万别恼羞成怒,咱得学会接受现实”

陆繁星气愤的说道:“狗屁,你给老子爬。老子好心安慰你,你还捅我心窝子。你这兄弟不能处了,绝交吧你”

姜喻不在意的点点头,“哦,这样啊,那以后数学试卷什么就别抄。好好加油天天向上,我看好你”

开什么玩笑,凭什么只有我一个人在水深火热里挣扎,从今天起我拉下一个是一个,我不平静他们也别想闲着。

陆繁星气得结巴了“你……你你……行,呜呜呜逸妃快救救朕,这个逆臣贼子要造反”

这一打岔姜喻心情就好了起来,繁星好不好就得看造化了。

陆繁星飞奔过去要扑张逸飞怀里哭诉,还没等接近到人便被一把推开。

张逸飞一把推开他说道“我永远不会去挑战我学习上助力的霸霸,你也别想成为我的阻碍”

陆繁星心痛的捂住心脏:“你个渣男,为了前途抛夫弃子。”

“哈哈哈~哎呦繁星好惨”

“繁星,我心疼你一秒。笑死,你怎么想的竟去安慰一个年级第三”

繁星:“我有悔,想当初我鱼还是条天真高冷的鱼时,我没有好好珍惜,如今失去他。我才追悔莫及”

闻言姜喻没忍住噗笑一声:“操,陆繁星你能不能少恶心人”

繁星听到姜喻的笑声,惊奇的转身看向他。

“刚刚我鱼笑了是吗?”

鹿小萌“笑了,我作证我看见了”

姜喻不理会他们的调侃,他不想破坏心情,他保持愉悦的心情,回到自己位置上继续趴着当咸鱼干。

但这好心情没坚持两分钟,便被逸飞的一张试卷搅和的面目全非。

张逸飞也不再理会繁星,拿着一张试卷飞奔来到姜喻的课桌前。

姜喻现在看到试卷避之不及,先发制人的说道:“我不懂我不会,请另择高明”

张逸飞:“……我就找你借一下试卷。”

姜喻纳闷的问:“什么试卷,昨天的错题不都讲完了。你还要什么试卷”

张逸飞把他的试卷轻轻往桌子上一放,姜喻微微侧目看去,一张写满字母的英语试卷印入眼底。

姜喻满脑子问号,他怎么没见过这张试卷。然后轻声问道“这张试卷什么时候发的”

张逸飞突然被他弄的不确定了,迟疑的说:“应该是昨天吧,今天英语课交。你的呢”

姜喻心情就像过山车一样翻了一圈,脸上一时间布满了乌云,如暴风雨的前夕。“我说我没有,你信吗?”

逸飞在令人胆战心惊的气压中,还是诚实缓慢地摇了摇头。

最后在他的注视下,姜喻浑身散发着冷冽的气息,动作粗暴的把课桌里的书扔在桌面上,一本一本的翻找着。最后在物理书里翻出一张崭新空白的英语试卷。

姜喻:“……”谁有刀,给我一个痛快吧。

张逸飞看了看自己已经做了一页半的英语试卷,默默伸手收回自己卷子,又忍不住看看那张空白的试卷。

“此处应该需要烧香拜佛”

但他无能为力,只能在心里为姜喻默默祈祷,希望下节课食人花女士能手下留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