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闭嘴,不准笑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ishubao.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是谁给老穆的自信,竟会觉得他能答应上台讲这些东西。看来老穆也不是很了解他啊,现在不想去,十年前这个时候的自己更不可能去,所以为了保住人设,他只能让老穆心脏痛上那么一痛了。

思此,姜喻面无表情的把演讲稿还给方可,声音平静且冷淡说道:“我不去”

方可还是有些害怕姜喻这冷冰冰的模样的,她紧张的轻声解释道:“你别多想,不是备胎的意思,老穆准备的两份演讲稿完全不同,都是根据你们各自风格打印的”

姜喻若有其事的点了点头,“嗯,我知道了。但还是备胎啊”

“不是啦,老穆说了他这个学期没有条件可以跟韩杨谈了,所以韩杨只是走个过场,您才是主角”

“这样啊……那就更不可能去了。老穆连贿赂我都不屑贿赂,备胎就算了。舔狗咱是万万不能当的,咱多少也是个有骨气的人。班长大人回去复命吧”姜喻轻飘飘的陈述着事实。

方可:“……”

刚刚好听悦耳的笑声又响起了,不过传到姜喻耳里,他就觉得格外刺耳。

“噗,哈哈哈”韩杨拉了一张椅子,本正欲意重新找一个舒展放脚的地方,闻言差点笑着从椅子上摔了下去。

“我才发现我们姜大学霸拥有一个有趣的灵魂”

“舔狗咱是万万不能当的,哈哈哈”

姜喻冷清的扫了一眼韩杨,想刀一个人的眼神往往是藏不住的,韩杨已经被姜喻用锋利的眼刀,凌迟的千百遍了。姜喻没忍住在心里吐槽道:“一个重罪犯的加持之身,还有脸笑?”

还有这些个同学是不是笑点太低了点,这有什么好笑的?哪好笑了?

方可也没忍住笑了出来。但该吐槽还是得吐槽的。“我怎么不知道,您老什么时候学会这么皮了”

姜喻:“……”这是皮吗?这是事实。

你俩清高,你俩了不起。方可又气愤又想笑最后无奈的收起姜喻那套演讲稿。但心里还在忿忿不平的想“没关系,姜喻也不过只是个过客,主角都不是他们。今天你俩只配当配角,老穆英明”

方可又掏出另一份稿子在他俩面前晃了晃,炫耀般扯出一个皮笑肉不笑的笑容。

“你们都是过客,我现在就去找我们高二年级,自带光辉荣誉的主角,我明天就把我们班口号改成,每天高喊十遍老穆英明。”

韩杨:“…………”

姜喻:“…………”

有没有这么玩人的。看来老穆那颗圆润的玲珑心,是没那么容易受伤的。他们低估了老穆的手段。

方可刚走出后门,又突然折了回来。弯腰在姜喻身旁说道,“加上刚刚你说的三句话,你今天是不是说了十二句,你竟然说话了哎”

刚刚她在上楼时,正巧撞见了陆繁星,陆繁星兴奋的拉着她,分享了这个好消息。

她刚刚还极其不以为然的敷衍着繁星,可她走出门的瞬间,突然想起繁星那句“班长班长,我们班姜大学霸今天说话了,八句哦”

方可说完后非常解气,带着得意洋洋的步伐,大步走出了教室。

留下独自在风中凌乱的姜喻,以及一群笑疯了的傻子。

本正在活动身体的姜喻,闻言一双举在空中的手就那么僵住了,凌冽的面容那一刻也是一片空白,过了好几秒后他努力忍住想爆粗口的嘴,缓缓的放下手臂。

内心咆哮:“魔鬼吧,这些都是打哪儿冒出的妖魔鬼怪,我他妈出门没看黄历是吗?”

“我以后坚决把装聋作哑贯彻落实,不然都对不起这群小妖怪”

教室里的还充斥着各种妖魔鬼怪的笑声,一声一声击打着姜喻的耳膜,他多希望现在自己耳聋。

韩杨趴在课桌上。死死咬着手背,才能没让自己笑的那么疯狂,但他一颤一颤宽阔的肩膀狠狠地出卖了他。

姜喻冷着脸忍无可忍的伸出大长腿,踢了韩杨一脚。

“闭嘴,不许笑”

最后,在方可坚持不懈的努力下,成功劝说成绩排行榜第二名的学霸同学。作为这次上台演讲的代表,完美演讲了这次激励人心的升旗仪式。

姜喻虽然度过了一个顺利的欢迎仪式和升旗仪式,但当正式上课时,他才发现他真正的劫难刚刚开始。

老穆庄严肃穆的走进教室,围在一起嬉闹的同学一回头看见他,便飞快的散开。各自回到座位上。

老穆站在讲台上,一改昔日的温和模样。义正词严的说道“高二了,懒散的给我收起你们的懒散。不自律的从今天开始严格要求自己。你们成绩什么水平你们自己心里有数,不要想着到高三再去抱佛脚,黑马只会有一个。要记住你们进这个班宣的誓”

班级里只有老穆郑地有声的话音回荡着,他们从来没有看见过老穆如此严厉的样子,更是被老穆这不恶而言的语气,吓得一个比一个老实。

“接下来两年里,你们不仅仅成绩得提高,你们各自的才艺也必须加以进修。进实验班时我就告诉过你们,你们要走的路比别人难,也会比别人背的争议多。不过你们第一年才艺方面表现还是很不错的,得到很多嘉奖”

闻言大家脸上有了一点喜色,刚想偷偷喘口气。老穆又大喘气的说道

“但是高一总结期末考,我们班有年级第一和第三拉着你们平均分,你们也只给我考到第四名。你们对得起后面那两位吗?”

“不说你俩我还忘了,你俩刚刚干嘛去了。为什么都不上台演讲”

闻言正低头翻着新书的姜喻,抬起头看向老穆,看了一会他了然,老穆这是想祸水往东引啊。他凛若冰霜的吓唬这些小妖怪这么久,该绷不住了。

姜喻揉了揉有些发烫的额头,头疼。过了几秒他面无表情的用手指向韩杨,语气却疑惑不解的问:“他没去吗?”

韩杨惊讶的转头看向姜喻:“………”

老穆是想转移祸水,但他没说只淹死我一个吧。

老穆自然是知道所有缘由的,他惊讶了一瞬。随即假装咳嗽掩饰掉嘴角笑意,他从没想到姜喻竟会有推卸责任的一天。

班级里,知情的同学都忍不住笑了。他们深深地被姜喻这睁眼说瞎话的本事折服了。

下午正式上课,姜喻微微动了动酸疼的身体。抬起白皙的手掌打个哈欠,一对乌黑长长的睫毛,也没能遮住他眼里的疲惫。

听课什么的他实在是坚持不下去了,这才刚听了半节课,他眼皮就重的抬不起来。本就有些感冒发热的身体浑身难受。头更是疼的突突突直跳。

他想了想,索性直接趴在课桌上睡觉。结果这一觉直接睡到了放学,他不知道为什么老师们都没叫醒他。姜喻只知道如果这一切还不能回到原点的话,他会疯的。

他不知道的是在他睡的不省人事的一下午。老穆和各科老师一来,便都直径的走向他无微不至的关怀了一遍。只是都被繁星提前以他生病的借口拦了回去而已。

让一个已经懒散三四年的人,重新坐在这枯乏无味的教室里的学习,这不是要他的命嘛。

姜喻连续一个星期,都没能完全适应现在的生活,他现在只能上午上课下午睡觉。不是他不愿意好好听课,也不是对老师有意见。而是他控制不住自己这疲惫的身体。

高中本就是学习贼紧张的时期,他每天努力上赶着听课学习,但奈何他现在消化能力有限。能把上午的课程消化完理解透,他就觉得自己非常牛逼了。可老穆那担忧的目光,明晃晃的告诉姜喻。他不是那么想的。

姜喻也没招,有些事不是他想控制就能控制住的啊,他也想好好听课但是听不进去,他也不想在课堂上睡觉可他忍不住啊,他更不想做试卷,但这偏偏这几天都在做试卷。

哪有刚开学就做试卷的,现在姜喻告诉你,有,因为他们一年级的时候就开始涉猎二年级的内容。所以为了加固他们学过的知识点,老穆说了先不学新课,先把之前的复习一遍。当他接到前面传来的试卷,他已经崩溃了,生无可恋知道吗?说的就是他现在的处境。

只好在这些试卷并不批改,不然他的分数应该会引起轩然大波,

可老穆检查啊,每每检查完,老穆忧心忡忡的目光就来回的打量他,看的他是心惊胆战的。这两天他已经被老穆的细心关怀搞害怕了。老穆以为他身体还没好,每天关怀备至。就差没一整天追着他亲自喂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