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开学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ishubao.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高二一班(又名实验班)

“韩杨呢?老穆找他”班长跑进教室巡视了一圈没找到想找的人。

“他不知道他要代表二年级致辞吗?”

大部分同学都安静了下来,若有其事的左右环顾了一圈。然后又统一步伐的摇摇头表示道“不知道啊,我们没看见他”

“成吧,我再出去找找”说完班长又跑出了教室,一群人又叽叽喳喳的开始分享着暑假的所见所闻。

开学第一天总有聊不完的话题。这一群祖国的花朵聚在一起那可真是百花齐放,争奇斗艳,鞭炮齐鸣,锣鼓喧天。吵得脑瓜子那是嗡嗡作响。

最起码最后一排带着耳机,还能听见噪音的少年是这么觉得的。阴沉冷冽的脸色,彰显着他现在极其不舒服。但是又怎么能指望一群已经玩疯了的人,会体谅他这个病号呢。

他疲惫的闭上了深墨色的眼眸,一对扇弧型的长睫毛微微闪动着。似睡非睡的趴在课桌上,又或者他仅仅只是在闭目养神。

姜喻,一个阴郁少年。长着一副极俊俏的五官,可因为他什么时候都是一副面无表情的神情以及冷冰冰的气场,导致大家对他一直保持只可远观不可近瞻的态度。

他喜欢独来独往,不喜欢参加任何无关学习的活动。最喜欢睡觉,没事了便趴在桌面上睡觉,有事不想理也睡觉。听课不想听那就更得睡觉了。

用他自己的话来说,睡一觉起来什么事都过去了。

但这些仅是大家对他前世的了解,没人知道现在和他们同在一间教室的姜喻,竟是来自十年后。

连姜喻自己对此都深表怀疑,他宁愿相信自己不在了,也不想重新回来。

让他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孤苦无依,毫无眷念,毫无志气的活着比要他命更残忍。

偏偏这样的人生竟还要重来。他最爱的亲人都早已变成了小星星,而他被托付给他的亲小叔,在他十八岁时小叔的一句,以后别再联系了。也注定了他以后孑然一身的孤独。

前世的他阴郁,孤独。他经常会想自己究竟为什么要活着。轻生的念头总时不时会冒出,可他更害怕对不起的小星星们,所以从来不敢没付出过行动。

但他也找不到有意义的目标。每天过着得过且过摆烂到极致的日子。

而这次事故它是个纯纯粹粹的意外,他真的只是下海救个人而已,偏偏就这样出事了。失去意识前他还在想“果然人都是有命数的,不用作。该来的时候它就来了”

可谁能料想到还有意外之外的意外呢,还特离谱的一朝回到十年前。就好比你辛辛苦苦打怪打了十几年,系统更新出现了故障导致你变成了初级用户,这么一想谁受得了啊。

至于是什么原因导致的重生,姜喻就更想不通了。根据他这两天搜出来资料以及看过的那些小说。

为什么是小说呢,因为他喵的他也没见过真人重生啊

他把小说重生原因概括了起来,原因有如下几点

“男女主因为各种误会临死前才后悔,然后就开始发誓我下辈子如此如此这般这般,或者他们前世被虐太惨,执念太深导致重活一世,手撕渣男贱女有仇报仇,有怨报怨,有恩报恩”但就是没有他这种平平无奇,莫名其妙的重生。

况且那些小说里面,重生都是在发生出大事之前,各种拯救自己家人或朋友。而他啥啥没有,单纯的就回来了个他自己。

虽说他前几年过的坎坷一些,但也算不上多惨。后来大学毕业以后过的也还行,而且就算他临死前也没能再遇上自己喜欢的人,活成了母胎silo

但他有执念吗?他没有

呃……对,唯一符合重生条件的就是意外死亡,就这一个条件是不是对他太宽容了。这些先不说。那些写出来的也仅仅是小说啊。怎么可能重生呢,人如果有重生的机会还不如说是诈尸,怎么想都比重生这事有可信度。

可经过两天三夜的挣扎后,姜喻就算再不信。他也只能来学校报道了。

“突然搬到三楼还真有些不适应,话说咱们报仇的机会是不是来了,想当初高二年级那帮牲口天天在我们头顶蹦哒,我他妈整天提心吊胆的,害怕啥时候天花板上就掉下了来俩人头”一个略带青涩的声音响起,紧随其后地面狠狠的振动了一下,陆繁星猛地从前桌的桌面上跳了下来,还不解气似的像僵尸一样,直上直下瞎蹦哒。

频繁振动的桌子导致姜喻无法安心当咸鱼。他摘下耳机,抄起课桌里的一本书就往他头上拍去。

“离我桌子远点,再跳我给你扔下去”

陆繁星抱着头哀嚎:“鱼儿,你怎可如此残暴的对待我,这些年我的一片真心终究是错付了吗?”

“闭嘴”姜喻慵懒冷冽的声线一字一句的说道,换一般人在姜喻这阴沉的气压中,估计就乖乖跑开了。

可陆繁星不会。他天天嘴上挂着姜喻是最令他胆怯之人,但偏偏最爱在姜喻身边蹦哒,且蹦的最欢的都是他。

陆繁星,姜喻前世仅有的冤种朋友之一。性格开朗活泼,但在他眼里就是太闹腾欠收拾,话多人缘很好,但也经常因为话多被大家追着打。还是一个特能屈能伸的少年。

姜喻趴回桌上心里略带质疑,却神色淡然的问道“你有没有去测过智力”

陆繁星被他一本正经的模样给问懵了“没有啊,怎么你去测了?”

姜喻了然的点了点头“哦,有时间记得去医院看看脑子”

“啥玩意就上医院?鱼儿我警告你啊,虽然我打不过你但我依旧要誓死捍卫我的尊严,限你一分钟收起你对我的人身攻击”陆繁星立即做出要战斗的准备。姜喻丝毫没把他放在眼里,而是直白的质疑道

“不蠢?那你是怎么想到报仇这种话,去年在你头顶蹦的牲口,今年依旧在你头顶。跟我说说你咋想的”

陆繁星:“…………”操,咋把新晋的一年级想成那些牲口了,这他喵整了个大无语。他瞬间泄了气软趴趴的趴在课桌上。

他不服气的啧了一声,“还真是。可不能报仇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老天爷给我个惩恶仰善的机会吧”

闻言姜喻并没有多余的表情,只是静静地看着他演,但其实心里的大白眼都快翻上天了,他白眼还没捡回来。便又看见繁星亢奋的翻身坐了起来,并且还用着阴恻恻的语气说道“既然如此,那就只能辛苦我们学弟学妹了,一年级总是负重前行的嘛,是不是哈哈哈哈”

姜喻:“…………”

他现在已经陷入深深的自我怀疑,当初怎么就愿意让这个傻雕做了自己朋友,张口闭口就说楼上的是牲口,这会自己上了楼他却想当牲口。

姜喻想了一会,终于想起前世是什么原因让自己有这么一个傻雕朋友,不是他自愿的。而是这个家伙厚颜无耻的缠着他,他实在被烦得不行。才答应了每天跟他们一起上下学,慢慢的也就习惯了他们的存在。习惯也是个可怕的毛病。

“赶紧滚回你的牲口大队去,别再来打扰我”

陆繁星语塞了两分钟,反应后才爆了一句粗口:“操……”。

合着我他妈又把自己整入了高二牲口大队,呸,不对,现在是高三牲口大队。

在他陷入要不要当牲口的两难选择中时,他突然转头神情古怪的看向姜喻,拉过一张椅子坐在姜喻面前,神情极不自然且不可置信的询问。

“鱼儿?刚刚跟我说话的是你吗?”

姜喻有些莫名其妙抬头和他对视着,一个满眼怀疑,一个满眼你有病啊。

“你确定你智商没问题?怎么会问这种傻批问题”姜喻率先开了口,自己疯了吧,没事跟他在这大眼瞪小眼。

陆繁星被骂不仅没有反驳,行为反而还很癫狂,看他手舞足蹈欣喜若狂的模样。

姜喻微微皱了皱眉头,面无表情的脸庞终于有了一丝丝变化,目光略带担忧的看向繁星。

“繁星这家伙不会有什么隐藏的病因吧,前世他身体挺好的呀,还是他没告诉我们”

但在陆繁星亢奋的声音响起的时候,姜喻确定了陆繁星有病,且病的不轻。

“飞儿,飞。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闻言窗户边正在擦玻璃的男生微微转头看向他,陆繁星紧接着兴奋的指着姜喻比划道“鱼儿,他今天说话了”

当事人与被分享人,俩人都不约而同的用同一种眼神打量着他,统称看傻子的眼神。

班级里也隐隐的发出憋笑声。陆繁星着急的辩解道“不是,你们怎么gait不到我的点呢,鱼儿他说话了……”

“哈哈哈……”

班级里的憋笑声立即变成一声声爆笑,陆繁星跳起来拍拍桌子示意他们安静,好歹听自己说完呐。

姜喻也没拦着他,他也想知道自己怎么就不能说话了。说个话而已,怎么就值得繁星变得如此癫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