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接旨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ishubao.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今晚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睡不着觉的可不只是冯月两姐妹。

玉穹教的三位长老呆在自己的房间里,同样是如坐针毡。本来他们以为要想找到这些「出走」的徒弟并不是什么难事,但却没想到两天过去了,下面的人竟然一点儿信都未传回来。若是这些人真是外出历练了那倒还好,怕就怕他们潜伏在岛上当起玉穹真人的秘密眼线。

陈进睡在房中,辗转反侧,总有一丝不安。他已经得知流影返回了玉穹岛,但今日天色太晚,准备明天一早再向她宣旨。就是自己父皇的旨意极其特殊,怕会刺激到玉穹真人,说不定两边会翻脸,甚至大打出手。

就连庞元哲都是坐立难安,其实他并不相信黄毅会去掌门面前告火阳长老的状,关键是现在黄毅的去向成谜。平日里此人外出一两天已经算是很久的了,这一次却一连数日不归,实在是太不符合常理。

当然,与他们或战兢或迷惘的心情不同,周羽和李韵寒虽然也是难入梦乡,但原因非常特殊。二人早早的洗漱完躺在床上,但却谁都没有开口说话,也不知道在等待着什么。

再这样下去,怕是周羽就要睡着了,李韵寒率先打破沉寂:「喂,你怎么不说话?」

「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周羽回应道。

事实确实如周羽所说,奉师命行房,这种情况实在是太过夸张,但偏偏就发生在他们身上。所以平日里同床共枕的二人现在突然害羞起来,气氛中有了几分尴尬的意味。

「笨死你算了!」李韵寒坐起身,将流影给的药丸就着水一口服下。

现在,二人已经没有退路可言。

李韵寒将头发披散下来,脱去自己的外衣,唯留一件轻衫蔽体。

「怎么,你的衣服也要让我来动手?」一向豪迈的李女侠仍旧是出口惊人。

「不……不用了……」周羽识相地照李韵寒的话做。

李韵寒翻身骑到周羽上面,十分挑逗地勾引他说道:「小师弟,快来帮师姐解毒哦……」

尽管她的身材并不那么完美,但此刻的李韵寒像是一只有着千年修为的白灵狐,顷然间就把周羽的魂魄勾走。

周羽彻底沦陷在这情欲的氛围之中,一把将李韵寒扑倒在榻……

在周羽的印象里,这还是唯一的一次,纵剑江湖的李韵寒流出了眼泪,好在不是伤心之泪。

对于其他人来说,这个夜晚是难熬的;但对于他们夫妇二人,这一晚有着无与伦比的快乐。夜黑得没有尽头,旁人不知房中的销魂之事。

自今日起,李韵寒就真正成为了周羽的第三位夫人。

「韵寒,现在还冷吗?」周羽将李韵寒紧紧拥在怀中,二人肌肤紧贴,周羽在用自己的温度驱散李韵寒体内的寒气。

「不冷了,其实刚刚那一次之前就不冷了……」李韵寒像一只慵懒的小猫,恬静地蜷在周羽的臂弯里。现在的她一改平日里的潇洒,恢复到女孩的柔愠。

「那你怎么还说再来……」

「闭嘴,你讨厌!」

二人说了一会儿悄悄话,困意便席卷而来,这才相拥入眠。

翌日清晨,旭日的红光透进薄薄的窗纸之中,紧靠在周羽肩旁的李韵寒睫毛微抖,缓缓睁开眼睛。

她惬意地伸了个懒腰,再轻轻唤着周羽:「相公,起床啦!」

这是李韵寒第一次这样称呼周羽,不知怎么的,她总觉得如此叫他别有一番情趣。

「嗯……」周羽迷糊着把李韵寒抱住,二人就这样来回拉扯了小半个时辰,才先后起床。

洗漱完毕,用过早餐,周羽拉着李韵寒的手说道:「今天还要让陈进给师父宣旨,咱

们还是赶紧过去吧!」

「全凭相公做主!」李韵寒挽住周羽的手臂微笑着说道。

「咦~冷死我了!」周羽听了李韵寒的「娇羞之言」,浑身打了个寒噤。

「相公怎么了?是不是昨夜为妾身破毒时着凉了?妾身这就去给相公拿件厚些的衣服……」

「哎哟,我的小姑奶奶,咱能不能好好说话,我身上这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周羽连忙拉住要回房给他拿衣服的李韵寒,求饶似的说道。

「嘁……你这人真是不解风情!」李韵寒嫌弃地看了他一眼。

「倒不是我不解风情,只是你这样可以装成一个柔弱的小女子,不觉得有些别扭吗?」周羽问道。

李韵寒摸着下巴想了想说道:「嗯……其实也还好吧,主要我觉得逗你玩儿挺有意思的!」

「好姐姐,咱能不能把正事办完再玩儿?快点吧,一会儿赶不上二路汽车了都!」周羽抓着她的手就走。

「你先告诉我什么是二路汽车……」李韵寒的声音随风飘远。

……

「对了,前些日子乾魏两国派使团来议和,这事儿怎么样了?」周羽问陈进道。

「还能怎么样?被你这么一搅和,还不是就不了了之,草草结尾,也就口头上说互不侵犯,实际上谁能保准哪天就打起来了?」陈进回应道。

周羽知道这两个使团本来就没打算谈出个所以然,因此这种结果他也不觉得有什么奇怪,接着问道:「我让你盯的事情怎么样了?廉亲王和王相那边有什么动静?」

「他们虽然和使团的人走得很近,但除此以外也似乎没有什么过分的举动,王府的护卫并未发现特别有价值的线索。」陈进将自己收集到的情况告知周羽。

「奇怪了,他们在等什么呢?」周羽自言自语道。

「等?你为什么说他们在等?」陈进疑惑地问。

「你以为乾国和魏国的使团真是这两国的国君自发派来的?我敢打赌,这件事一定是那两个人的主意,议和不过是掩人耳目,他们真正的目的就是要跟两国使团中的大臣接洽。但是直到你离开京城为止,他们还是没有什么举动,这就说明他们定然是在等待着某种机会。至于他们究竟等的是什么,我暂时还无从得知。」周羽解释道。

二人言语间,已经走到了流影的房前。

周羽和李韵寒上前敲门道:「师父,您在房里吗?」

流影打开房门,看向李韵寒问道:「韵寒,那药丸你可曾服用?」

「师父放心吧,我的毒已经解了……」李韵寒满眼深情地看了一眼周羽,回答道。

「那就好……」流影眼神不善地瞥了一眼周羽,让他有些后背发凉。

「师父,豫王殿下到了,说是有圣上的密旨!」周羽赶紧将正事托出,顺便转移下话题。

「哦?快请!」流影闻言,脸色一变。

陈进跟着周羽进了流影的房中,当杨钏要进门之时,却被流影拦在了外面。

「这是何意?」杨钏问道。

「你是什么人?」流影的话中带有些不悦,似乎很不喜欢杨钏。

「我乃豫王殿下的护卫队长杨钏!」作为皇子的卫士,杨钏说话向来不卑不亢。

「如果我记得不错,你是护龙卫的人吧!」流影冷冷地说。

「这有什么关系吗?」杨钏反问道。

「倘若你是护龙卫的人,就请你速速离开此地,否则就别怪老朽剑下无情!」流影威胁道。

「我是皇家护卫,岂能擅离职守?」杨钏毫不退让。

「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流影的长剑陡

然出现在手中,空气之中的肃杀让众人紧张不已。

还是周羽眼疾手快,赶紧拉住流影,从中劝和道:「师父,这位杨队长曾经救过徒儿的性命,还望你手下留情!」

杨钏连李韵寒都打不过,若是流影出手,怕是一招之内就会要了杨钏的性命。

「看在我徒弟为你求情的份上,今日暂且放你一马,但这是我和豫王殿下的要事,你只需在屋外候着即可,就不必进来了!」流影的话毫不留情。

「我再强调一遍,我是殿下的护卫,绝不可能擅离职守!」杨钏也拿出了刀。

屋中一道身影冲出,杨钏身子随即飞了起来,而后又重重地落在地上。

「给你脸了是吧?」动完手的李韵寒不耐烦地说道。

「诶,你!」陈进正要喝止李韵寒,但李韵寒的一个眼神就让他把话憋了回去。

「拙荆性格暴烈,还请殿下赎罪。」周羽给陈进赔了个不是。

「什么?这又是你的夫人?」陈进一拍脑门,满脸无奈地说道:「您老可是真不闲着啊……」

随后他对刚从地上爬起,满脸不服的杨钏说道:「老杨啊,你就在门外候着吧,流影前辈不会伤害我的!」

既然陈进都下令了,杨钏也就只能遵命。倘若他不听,李韵寒绝对不会介意将刚才的画面重演一次。

「华山掌门流影接旨!」陈进宣旨道。

「流影接旨!」流影下跪道。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圣王治世者,臣贤而民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今玉穹教掌门不听号令,不尊王化,立教割据,欲行不轨。然天恩浩荡,不予直纠其罪,特令华山弟子擒拿逆贼玉穹真人,押解进京,交予刑部及大理寺共同审讯,以裁其咎!其教中弟子,由华山派代为辖制,如有抗旨者,即行处死!」陈进将圣旨中的内容宣读出来。

流影听罢,心中惕然一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