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玉佩还你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ishubao.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不知道该怎么见他,而且,我还没有准备好,见她。”余年越说声音越低。“我阴日就要动身回去了,你当真不跟我走吗?”李少惟又问了一次,余年笑了笑,“嗯,我先不走了,等我想清楚了,我自己会回来找你的,少惟,放心吧。”

“余年,你不回去就算了,你现在搞得我妹妹也跟着你不愿意和我回去,原本都说的好好的,现在好了,我白来一趟,哎。”李少惟无奈地玩着地上的石子。“怎么算是白来一趟嘛,起码你捡到个我不是?”余年搭着李少惟的肩膀,笑嘻嘻道。

“得了吧,你给我走开,你除了给我找事情,就不能给我省点心。”李少惟翻了个白眼,拿起一颗小小的石子朝余年扔去。余年随手接住了石子,拿在手上掂了掂,“少惟哥哥,这个小石子也实在是太小了吧,您要是不舍得打我,就不要打嘛。”

李少惟听着余年掐着嗓子的声音,做出一副要呕吐的样子,“余年不过走之前我还是要提醒你,不可以对我妹妹有非分之想,陈颦儿可在远处盯着你呢。”“哎呀,我当然知道啦。”余年立刻点头如捣蒜。“我过段时间再过来接巧巧,你可不要给她洗脑了,伤好了就赶紧帮我劝劝她让她回京城,我可就这一个家里人了。”李少惟郑重声阴。

“我会的,放心吧。”余年也恢复了正经。

“哥哥,余年哥,进来吃饭了,我今天做了好多好吃的!”李巧巧的声音从屋内传来。“好嘞,我们这就来。”余年起身,拉起李少惟,二人并肩进了屋子。

京城,余府。

阿渺看着眼前害羞的阿春,忍不住摸了摸她的头,“阿春,你真的愿意嫁给我吗?”阿春的笑容僵在了脸上,“怎么?你反悔啦?不愿意娶我啦?”“怎么可能?”阿渺笑了,“我只是怕你嫁给我会后悔。”

“我为什么会后悔?”阿春歪着脑袋,好奇地问道。“因为,我现在什么都没有,而且,我还要去找余年,我怕拖累你,你跟我在一起后,整个人都会不快乐。”阿渺直视着阿春,认真地回答道。“阿渺,好奇怪,为什么我会不快乐呀?只要能跟你在一起,我在哪儿都是快乐的,不跟你在一起,我才不会快乐呢,哼,我才会觉得,自己永远都不会快乐了。”

“你真的不嫌弃我吗?”阿渺看着坚定的阿春,心中涌起暖意。“嗯!阿渺你这么好,我干什么要嫌弃你。”阿春傻笑着说道。“那你倒是说说,我哪里好了?”阿渺凑近问道。

“emmm,我想想,你武功高强,长得又帅,个子又高,你的妹妹又像个仙女一样漂亮,而且你又对我好。”阿春认真地思考后回答道。“嗯,这还差不多。”阿渺点点头,心里的犹豫一下子全都被打消了。

“阿春,三天后,你就是我的妻子了。”阿渺看着窗外,笑着回答。“嗯!太好啦!”阿春回应道。

“如果...他也在,能看到这一切,就好了...”阿渺低语着。

将军府。

陈颦儿换好衣服,摸了摸怀中的玉樱花,又握紧了手中的玉佩,走出了屋子。“哎,颦儿,你要出门吗?”赵雪池在陈颦儿的院中练剑。“对呀雪池姐姐,”陈颦儿笑着说道,“我今天进宫。”

赵雪池立刻停下手中的剑,严肃了表情道,“你去见他?”陈颦儿点点头。“去辞官吗?”赵雪池叹了口气。“嗯,雪池姐姐,除了辞官以外,还有一件一直想做的事情。”陈颦儿回答道。

“颦儿,”赵雪池突然神色一边,把剑背到身后,凑近陈颦儿,小声道,“颦儿,现在不是报仇的最好时机,你不要一个人行动。”陈颦儿愣了一下,又笑了,“雪池姐姐,不是的,我不是去报仇的。”

这回轮到了赵雪池愣住,“那你还要做什么?”陈颦儿拿起手中的玉佩,在赵雪池眼前晃了晃,“我去还东西。”赵雪池看到玉佩,点了点头,“这个东西,确实不该留在你的身上了,颦儿,需要我陪你一起去吗?”

“不用了,我自己去就可以。”陈颦儿轻松地笑了笑。“好吧,那你务必注意安全,要忍住。”赵雪池不放心地叮嘱道。“嗯,我知道了,雪池姐姐,等我回来,我们去香怡坊吃烧鸡。”“好。”

皇宫,观龙殿。

陈颦儿到了观龙殿门口,半天没有人理自己,她知道宫里的规矩,因而也不敢贸然进去。等了一会儿,才看到言公公气喘吁吁地跑过来,“将军,让您久等了,皇上在栖凤殿等您,叫奴才带您过去呢。”

陈颦儿自然地反问道,“怎么去栖凤殿?”言公公看了一眼陈颦儿,没有说话,只是摇了摇头。

二人到了栖凤殿门口,言公公停下了脚步,“将军,皇上只准您一个人进去,老奴就在外边候着了。”陈颦儿点点头,“多谢公公带路。”言公公叹了口气,摆了摆手。

陈颦儿走进这个熟悉的宫殿,这里的样子还是和从前一模一样。走到大殿中,不见杜枕河,陈颦儿又在几个偏殿找了找,也没有看见人。突然,她想想起了什么似的,走到了后花园的廊下,果然,杜枕河在那里静静地坐着。

陈颦儿看着那个穿着龙袍的身影,心里涌起了一阵酸涩。“皇上,微臣到了。”陈颦儿开口道。杜枕河没有回头,只是轻声说,“过来。”

陈颦儿犹豫了一下,深吸一口气,快步走了过去。“微臣陈颦儿,参见皇上。”杜枕河点点头,“起来吧,坐。”陈颦儿起身,坐在了杜枕河远些的位置。

杜枕河皱起眉,“你坐那么远干什么?”陈颦儿没有说话,只是盯着自己的衣摆。

“陈颦儿,你说想见我,如今见到了,你又不说话。”杜枕河觉得有些好笑,“你是在耍寡人吗?”

陈颦儿站起身,行了个礼,“微臣不敢,皇上言重了。微臣这次贸然请求见皇上,是有两件事。”

“什么事?”

“微臣想辞官。”陈颦儿快速说道。“准了。”杜枕河也答应的很痛快。

陈颦儿惊诧地看了眼杜枕河,张了张嘴,一肚子理由没说出口。

“还有一件是是什么?”杜枕河继续问道。

“这个,玉佩还你。”陈颦儿拿出玉佩,递给杜枕河。“皇上曾经也是在这廊下将玉佩赠予微臣,如今,塞北大捷,玉佩也当完璧归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