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说来话长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ishubao.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余年叹了口气,“说来话长。”李少惟立刻又犯了一个白眼,“那就长话短说,你对我妹妹做什么了?我可要一五一十告诉陈颦儿,看她怎么收拾你。”余年打了李少惟一下,“别胡说八道,还有,你千万千万不能告诉陈颦儿,我在这里。”

“为什么?你们吵架了?你离家出走了?我这一路上来的时候,听人说塞北大军打赢了,班师回朝了。”李少惟皱起了眉头。“打赢了?那就好,那就好。”余年长舒了一口气。“怎么,你不知道?”李少惟有些惊讶。“嗯,他们都以为我失踪了。”余年垂下眼睑。

“怎么?你上战场了?当间谍了?”李少惟越来越感觉到满头雾水。“不是,颦儿受伤了,我代她挂帅,然后没料到梁军盯准了我,我便一路逃,掉下了悬崖,被你妹妹救了,才捡回一条命。”李少惟点点头,“原来是这样,看来巧巧还是你的救命恩人。”

李巧巧笑了笑,“这都是我的分内之事嘛,我是一个医生,应该的,应该的,而且小念哥...哦不余年哥这么帅。”李少惟立刻拉过李巧巧,“巧巧,这可不是什么好人,千万别被他给骗了,不能喜欢他啊,巧巧,不能哦。”

余年叹口气,“别拿巧巧打趣了。”李少惟僵住了,片刻后恢复了正经的神情,“余年,你刚才说,不能告诉陈颦儿你在这里,为什么?我看你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余年看了李少惟一眼,苦笑着说道,“少惟,我的武功...全没了。“李少惟瞪大了眼睛,”怎么可能,你的武功...”说着抓起余年的手腕,号了号脉,“果真,你一点武功都没了?”余年点点头,收回自己的手,“我的经脉被伤了,能保住命就已经要感谢巧巧了,武功什么的...没了也就没了。”

“可是你为什么不回去找颦儿呢,她又不会因为你没有武功就嫌弃你啊。”李少惟有些不解。“少惟,若是你什么都没有了,你还会回去找赵雪池吗?”余年认真地问道。“我...”李少惟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你也不会的,少惟。我如今这个样子,已经没有办法保护陈颦儿了,相反,说不定还需要她来保护我,还有,她如今回京去了,必定是要见皇上的,我不在京城,皇上也许就不会为难她,毕竟大军里的人都知道,我来塞北了。”“可是这样的话,你不怕陈颦儿再被皇上收进后宫吗?”李少惟也叹气。

“起码,皇上能保护她,在这个杀人就跟踩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的年代,我没有武功,也没有权力,还被皇上所不喜,我在陈颦儿的身边,什么也帮不到她,相反,还有可能会害了她。”余年摸着自己已经没有武功的双臂,低声道。

“余年,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你这样失踪了,也许对陈颦儿的打击会更大,她也许只想和你在一起,不怕经历那些呢?”李少惟思索着。“少惟,即使她愿意,我也不愿意,我如今就是个废人,就这样失踪了,或许她还会以为我死了,或者...或者以为我回到了原来的世界。”“什么原来的世界?”“这个以后再和你解释。”“余年,难道你下半生便要一直都躲在这月鸣谷里了?”“我最近在想,要不要去个远些的地方。”“余年,你觉得我会放你走吗?”李少惟直视着余年。

“少惟,哎。”余年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余年,你既然不想要陈颦儿保护你,那我可以保护你。”李少惟言简意骇道。“你有什么?怎么保护我?”余年苦笑着。“我...我有钱。”李少惟自信地拍拍胸脯。

余年和李巧巧都笑了。“李少惟,谁不知道,你是个铁公鸡,怎么,现在还舍得为我花钱了?”余年拍了拍李少惟的肩。“余年,我们兄弟一场,我李少惟最讲义气,你跟我回京城,我的钱,就是你的钱。”余年摇摇头,“不行,京城太危险。”

“可是我这次来,就是要带巧巧去京城的,我们若是走了,难道你还要一个人呆在这里不成?”“有何不可。”“当...当然不可!!”李少惟义正言辞道,“这个屋子,可是我们李家的屋子,你住在这,是要经过我们李家人的同意的。”余年哑然,“怎么,你还要赶我走不成?”李少惟从腰间抽出扇子,“对,这个地方,你不能住。”“你刚才不是还说,你的钱,就是我的钱吗?”余年笑着说道。

“我...这个是屋子,不是钱!不算!“李少惟狡辩道。“好吧,你就这么想我回去京城吗?”“不知是我,可能所有人都在等你,你就这样消失了,你想过陈颦儿吗,想过阿渺吗,想过我吗?是不是若是我没有来这个地方,你就打算一辈子忘了我,开始重新生活了?”李少惟声音越来越大,情绪越来越激动。

“不是的,少惟,你别这样,我只是,只是还没有想好。”余年低下头。“还要想什么?我人都在这里了,你还不跟我回去?”李少惟拍桌子站了起来,“余年,你既然这样,我就带着巧巧走了,你自生自灭吧。”李少惟看着余年麻木的神情,实在忍不住怒火中烧。

“哥,我不走。”一直沉默的李巧巧突然说话了。“你说什么?”李少惟以为自己的耳朵出现了毛病。“我说,我不走,余年哥的伤还没有完全好透,我需要留在这里照顾他。”李巧巧声音不大,但很坚决。

“巧巧,怎么连你也...”李少惟气得有些说不出话来。“没事的,巧巧,你跟你哥回去吧,我自己能行。”余年开口劝道。“不行,医者父母心,既然你是我医治的,那我便是一定要将你治好才可以。”李少惟气得笑了,“你们,你们二人,那谁能告诉我,我来这里是为了什么?为了气死自己吗?”

余年也站起来,一只手搭在李少惟的肩上,“少惟,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是如今我还没想好自己要怎么办,我还需要一点时间。”李少惟沉默了半天,坐了下来,叹口气,又将扇子插回腰间,“我真的,那你们两个没办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