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回京述职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ishubao.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掉下悬崖?你在说什么?”阿渺上前一步抓住了小佰的胳膊,“去悬崖下找过了吗?你们就把他一个人扔在那里了吗?将军呢?陈将军呢?“小佰轻轻推开阿渺的手,“陈将军醒过来,得知余公子失踪,便日夜着急不安,病情就越拖越久,到现在依旧没有好。”

“这,我们才走多久,为什么会发生这么大的事情。”阿渺感觉脑袋里嗡嗡直响,“我这就收拾东西去找他,我去找他,余年不可能出事的,我去找他,把他接回来。我的刀呢,我的刀呢?”阿渺说着就要回屋去拿自己的刀。

“哥,哥你等等。”阿香一把抓住阿渺的胳膊。阿渺眼睛里面已经充斥着泪水了,“阿香,你做什么?你要拦我吗?”阿香摇摇头,“不是的,哥哥,你现在这样没头没脑的去,总归是毫无头绪,不如我们去找陈将军商量过后,再妥善做决定,哥哥,冷静一点。”

将军府。

陈颦儿一进府门,便被扑上来的阿春抱了个满怀。“将军,将军你终于回来了!”阿春把鼻涕眼泪一股脑儿全都抹在了陈颦儿身上,一抬头,却看到了陈颦儿一脸虚弱地冲着自己笑。“将军,将军你怎么了?”

“没事,阿春,扶我进去休息吧。”陈颦儿把手伸给阿春。阿春连忙扶住,“将军,将军,我扶你进去休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伤得这么严重,有人欺负你了嘛,将军。”阿春紧张焦虑地啰啰嗦嗦,倒是往常是话痨的陈颦儿,一个字都没有说,只是苍白着脸摇摇头。

屋内。

阿春扶着陈颦儿靠坐在床边,“将军,你吃过东西了吗?饿不饿,渴不渴,对了,要不要我去请个医生过来,你们回来带药了吗,将军,我...”“好了,阿春,我有点累了,你帮我去做些吃的吧,我想一个人休息一会儿。”陈颦儿打断道。

“好,好的,我现在就去,将军你先好好休息,我做好饭再来叫你。”阿春意识到了自己的啰嗦,忙应下来,然后退了出去,帮陈颦儿关上了门。

听到关门声,陈颦儿才放松了自己努力撑着的笑脸,看了着周围熟悉的环境,默默地闭上了眼睛。又回到了这里,回到了将军府,那个她第一次到这个世界的时候,醒来的地方,而此时此刻,她却无比地想要再睡过去,永远都不要醒来。起码在原来的世界里,余年还是会好好的,安安全全地在她身边玩闹,偶尔恶作剧,带她去各种地方玩。

陈颦儿看向窗外,花园里也是一样的场景,甚至她还能看到那堵墙,那堵余年曾经翻了无数次,来找她的墙。陈颦儿站起来,慢慢地走到窗户边,看着这个熟悉的院子。

这里,曾经有过陈虎岩手把手地教陈颦儿学武功,还记得陈颦儿初始连剑都挥不动,而在后来,经过陈虎岩的精心教导下,陈颦儿已经能将一套剑法舞地虎虎生风,陈虎岩此刻便会站在一旁,严肃着脸,但却用温和的语气,说着,“做得不错。”

而那一头,又有余年熟练地翻墙进来的影子,手中还提着闹市街上新出的糕点,大摇大摆走向陈颦儿,抱怨着,“无奇,我跟你说,你真的不知道为了这个糕点,我有多难,那么多小女孩抢着买,我真的快要被挤死了,隐隐约约还感觉有大妈在吃我豆腐,呜呜呜,陈颦儿,我这可都是为了你,怎么样,感不感动,是不是以后要对我好一点了?“

而此时此刻,却只有空荡荡的院子,和安静的陈颦儿。

皇宫,朝政殿。

“末将赵雪池,代敬国大将军陈颦儿前来述职。”赵雪池半跪在殿下,周围两边都站满了大臣。“起来吧,敬国将军怎么没有来?”杜枕河的声音听起来很开心。

“回皇上的话,敬国将军身受重伤,实在无法来面圣。”“哦?她的伤势怎么拖了这么些日子,还没有好转吗?你们没有请医生吗?”杜枕河的语气带了些担忧。“回皇上,如今敬国将军乃是心疾,是她自己不愿好,所以才需要好生休养。”

“寡人知道了,那就派两个太医再去看看,好好诊治一下,这段时间暂时不用来上朝了,好好休息吧,你们也是,塞北大军,人人都有赏。”杜枕河朗声道。

“末将代各位兄弟谢过皇上。”“赵部将,你为什么跟寡人回话不抬头看着寡人,不必一直低着头的。”杜枕河宽慰道,心中只觉得或许是赵雪池没有见过宫中这么大排场,心中有些胆怯。

赵雪池咬着牙,依旧没有抬头,她怕她抬头,看向杜枕河,眼睛里的恨会冒出火来,毕竟那个龙椅上坐着的人,可是杀害陈虎岩将军的罪魁祸首。

“赵部将,宫里有宫里的规矩,跟皇上回话的时候,是要抬头看着皇上的。”言公公看着局势一时间的僵持,忍不住出言提醒道。

“这赵部将,莫不是一时间得了军功,有些骄傲过头了吧。”“对啊,怎么回事,怎么会这么没规矩。”“哎呀,我们也该理解他们,毕竟都是在战场上常驻的人,哪儿来这么多规矩可言。”“可是这样也不行啊,这简直就是没有把皇上放在眼里,这可是大不敬。”“你看她,还是不抬头,这都是什么毛病,打个仗把人都给打傻了。”

一旁的大臣们纷纷对着赵雪池指指点点,交头接耳道。

“安静!”言公公高声道,示意大家杜枕河有话要说。众人纷纷立刻安静下来,杜枕河向前探了探身子,将胳膊肘撑在膝盖上,沉声道,“赵部将,你为何不愿抬头,可有什么难言之隐?”赵雪池低声回道,“皇上,末将有眼疾未愈,恐吓到皇上。”

“也罢,你们一回京就到这里来了,想必也没有好好休息,都回去吧,等敬国大将军好些了,寡人再来给你们办庆功宴。”杜枕河挥了挥手。

等到众人散去时,很多人偷偷看着赵雪池的眼睛。

“这也没有什么眼疾啊,好好的啊,这赵部将,怎么睁眼说瞎话。”“这简直就是欺君之罪啊。”“得了吧你们,你们真以为皇上看不出来这是假话啊。”“还是皇上宽宏大量。”“是啊。”

赵雪池听着这些闲言碎语,心中只是冷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