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大军回京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ishubao.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什么?生死不明?”陈颦儿脸色比刚才更白了。“是,现在派人去找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找到。”陈颦儿听着就要起身,“哎,颦儿,你做什么?”“雪池姐姐,我要去找余年。”“别胡闹,我不敢和你说,就是怕你冲动要自己去找他。”“那怎么办,余年要是死了怎么办。”陈颦儿带着哭腔道。“你先好好休息,余年只是失踪了,没有人说他死了,听话,颦儿,你先养好自己的伤。”

“所以,他没有死,对吗?”陈颦儿紧紧抓着赵雪池的衣袖。“没有人说他死了,颦儿,你先好好休息,我去换了铠甲再来看你。”赵雪池看着陈颦儿这副模样,心中甚是不是滋味,安抚好她以后,便起身出去了。

京城,朝政殿内室。

“皇上,皇上,塞北大捷啊皇上。”言公公捧着捷报小步送在杜枕河面前,杜枕河的脸上也出现了罕见的笑容,“比我料想中的要快。对了,她怎么样?”言公公一时间有些迟疑,“您问的是......”杜枕河瞪了言公公一眼,没有说话,“哦,皇上,敬国大将军醒来了,性命无碍。”杜枕河点点头,“嗯,那就好,让他们快些班师回朝,寡人重重有赏。”“是。皇上,还有一事。”“什么事情,说。”杜枕河看上去一副心情很好的样子。“余年...失踪了...”“嗯?”“说是余年替敬国大将军挂帅,对方想要杀我方主帅,就一路追杀余年,现下不知所踪。”杜枕河听完,表情没有丝毫变化,“行了,寡人知道了,你下去吧。”言公公有些不解,试探开口道,“皇上,您不是一直想除去余年...此次...是个好时机呀。”

“随他去吧,不重要了,陈颦儿能回来就好。”杜枕河拿起一本奏折,看着还定在原地的言公公,问道,“你还有什么事情吗?”“没有了。”言公公立刻准备告退。“对了,那个,昨日寡人留宿祥瑞殿,你挑些吃的玩的,给送过去,就说寡人赏给元嫔的。”“是。”

“还有,给塞北那边传寡人的口谕,让大军接到口谕后立刻班师回朝,越快越好,再给各个关防打点好,一路快些放心。”“奴才遵旨。”

月鸣谷。

李巧巧看着床上昏迷不清满身血迹辨不清容貌的人,有些无奈。今日午时,她照常出去采药,却在悬崖边上的老柳树上看着挂着这样一个人,又探了探鼻息,还有气。医者仁心,便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他拖了回来。李巧巧揉了揉自己发麻的胳膊,将烧好的水倒在盆中,找了块干净布,坐在床边给他准备处理伤口。

背上中了一箭,肩上中了一箭,身上还穿着铠甲,想必是打仗时被追杀的战士,好在有铠甲阻挡,箭射得不深,也没有命中要害,只是,他从悬崖上摔下来,倒是受伤不少,只剩了一口气。李巧巧跟李郎中一样,随身习惯装有顺气丸,刚捡到余年时,便给他服下了,所以余年的命算是吊住了。

李巧巧趁着余年仍旧昏迷,将余年身体中的箭小心地清理出,又清洗了伤口,上了药,又检查了身体上的其他伤口,才发现此人掉下悬崖时,很严重地伤了筋骨。巧巧叹口气,这人是战士,筋骨受损,那就是武功也会受到很严重的影响,必然还是会很失落的。

将他已经破损的中衣褪下时,李巧巧一直在自言自语,我是医者,我是医者,医者父母心,医者父母心。但看到余年精壮的后背时,李巧巧还是红了脸。李郎中对李巧巧保护的一直很好,每当遇到男性病人,基本都不会让李巧巧触碰他们的身体,故而,这次还是李巧巧第一次看到裸着上身的男子。

换了几盆水,终于将余年身上的污渍擦洗干净,小麦色的肤色让李巧巧已经无法直视。而擦洗了余年脸后,李巧巧有些看痴了。眉目锋利,鼻梁高挺,嘴巴紧紧地抿着,一个标准的俊朗美男。

这下好了,采药捡回来个美男子。李巧巧给他上好药,找到了一套李郎中以前穿的衣服勉勉强强套在了美男子身上。忙罢,巧巧蹲在床边,细细地盯着余年的侧脸自言自语。

“你是谁呀?为什么会掉下悬崖,放心,有我照顾你,你一定会慢慢好起来。你家里人一定是很担心你的,你家在哪里呀,离这里远不远。“

后来的几天,李巧巧除了煎药采药以外,都是趴在床边对着余年说话。

“你说,你是不是上天觉得我实在太无聊了,派来陪我的。”

“你长这么好看,有没有心上人呀,是不是有很多人喜欢你。”

“我今天去采药的时候,看到一株好漂亮好漂亮的花,我没有把它采下来,怕它离了那片土就枯萎了。等你醒过来,我一定带你去看,保证你没有见过那样的花。”

“你说,药也给你喝了,草药也敷着,为什么你还不醒过来呢,算日子,你该醒来了呀。”

“我好无聊,今日下雨了,天气格外冷,我打了好几个喷嚏,估计是快要得风寒了,我得给自己煎几副药。”

“你叫什么名字呀,你的名字一定很好听,你知道我叫什么吗,我叫李巧巧,我的父亲可是神医,父亲说第一眼见到我时,正好是乞巧节,看到我摔伤了,自己在处理伤口,当时我只有四岁,小脸脏脏的,看到父亲驻足盯着我,便可怜巴巴地看着他。他便心软了,带着我去吃了顿好吃的。可是谁料我就缠上他了,他走到哪里,我跟到哪里,说来也好笑,父亲一辈子未娶过妻子,但又有我这样一个小丫头成天跟在他的后面,人人都说,我是他的私生女,来认他的,他也不辩解,只是容忍我喊他爹爹,拔他胡子他也不生气,只是说我两句。”

“后来啊,我长大了一些,爹爹就开始教我识字,又教我医术,人人都说,李郎中是天下第一神医,听名字便是,人人都以为叫他李郎中是尊称,可其实爹爹的本名就唤作李郎中,这件事情鲜少有人知道,是不是很有意思?”

“我一个人在这里好久了,等哥哥来接我,我就去京城了,你一定要早点醒过来啊,不然我去京城的路上还得带着你,多麻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