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余年遇袭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ishubao.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就在二人屏息等待的时候,果然,营帐内的烛光突然灭了,两个黑影消无声息地潜入了营帐,直逼余年的睡塌。好在阿渺和余年二人早有准备,在刀架上脖子前主动出了击。

黑夜里四个身影缠斗在一起,“你们是什么人派来的?”余年喝道,暗卫们并不做声,只是刀刀逼近余年性命之处。“余年,不行,这二人武功高强,我们这样下去怕是不敌。”余年闪身躲过一击,“我有办法了。”阿渺顾不上看余年,只是略微吃力地抵挡自己面前这个黑影,同时又要顾着余年那边,“什么办法?”

余年清了清嗓子,突然大喊道,“救命啊!救命啊!有刺客!”许是暗卫们也没有料到余年会突然大声呼救,可他们手中的兵刃仍是毫不迟疑地刺向余年。暗卫们都是皇宫里养的死士,经过秘密训练,不达目的不罢休,只认一个主子,那便是当朝皇帝,杜枕河。

余年的呼救果然有用,周围的几个营帐都亮了起来,巡逻队也赶了过来。可是谁也进不了营帐,因为营帐外还有两个暗卫。奇怪的是,门外的暗卫并不主动出击,只是一味的防守,但却没有一个人能越过他们二人。

陈颦儿在营帐中正睡得熟,被赵雪池慌慌张张地摇醒。“雪池姐姐,怎么了,我好困,再睡一会儿再起床。”陈颦儿翻了个身。“颦儿,快起来,不能再睡了,有刺客,余年遇刺了。”陈颦儿听闻最后几个字,一下子坐了起来,“什么?”“别问了,颦儿,快走。”赵雪池将陈颦儿的外袍递给她,二人也赶往了男兵营。

营帐内,两个暗卫仍然步步紧逼,余年和阿渺步步后退,有些招架不住的样子了。

赵雪池和陈颦儿到了营帐门口,陈颦儿喝道,“大胆,什么人,敢在杜国军营里撒野?”两个暗卫对视了一眼,没有出声,仍是守在营帐门口一动不动。余年在里面听到了陈颦儿的声音,连忙喊道,“无奇,是你吗?”陈颦儿听到里面的打斗声和余年紧张的声音,立刻回道,“你没事吧,受伤了吗?”余年正要回答,暗卫从侧面一个闪身,正中余年心脏,好在余年穿着走之前李少惟给他的护心甲,没有伤到皮肉。

陈颦儿感觉不对劲,准备独自一人闯进去。周围的将士们已经围成了一个圈,但大家看着刚刚被门口两个暗卫回击的倒在地上的将士们,没有一个人再主动上前。陈颦儿拨开人群,走向两个暗卫,赵雪池连忙跟在后面,握紧了手中的剑,“让开,我是敬国将军,本军主帅,你们有什么冲我来。”陈颦儿郎声道,那二个暗卫仍然对视了一眼,没有出声,“你们是何人派来的?”

陈颦儿自知等不到二人开口,便开始直直往里冲,两个暗卫不敢伤到她,但仍是在不断堵着她的路,陈颦儿抬手将剑横在了其中一个暗卫脖子上,“走开。”可暗卫们从小就被训练着,又怎么可能会因威胁而恐惧。“还请将军不要为难我们,我们也是替人办事。”其中一个暗卫开了口,声音低沉。“替何人办事,至于来我这塞北军营杀人?”

可二人仍然是牢牢地守着营帐门口,陈颦儿看硬闯没什么戏,便想换个法子。“你们的主子是谁?可否是这杜国的人?”暗卫又互相对视了一眼,没有开口。陈颦儿一把扯下腰间的玉佩,“这是当今圣上随身的玉佩,钦赐给我,见玉佩如见皇上,你们要是敢拦我,便是与当今天子做对!”陈颦儿说的字正腔圆,其中一个暗卫接过了陈颦儿举着的玉佩,检查了一番后,递给身边人,“没错,是真的。”

身边的另一个暗卫也翻了翻,将玉佩双手还给了陈颦儿,两个人对视了一眼,挪开了一个空隙。陈颦儿连忙走进去,赵雪池跟在身后,却被两个暗卫再次拦了下来,“对不起,只能将军一个人进去。”赵雪池懊恼地瞪了眼两个看不清容貌的人,正要退回人群中,突然看见了只着中衣的阿春向自己奔来,“赵将军,赵将军,出什么事了?是将军有什么事吗?”

赵雪池看着衣着单薄的阿春,将自己的披风解了下来披在她身上,“不是颦儿,是有人要刺杀余公子和阿渺。”“什么?刺杀余公子和阿渺?”阿春惊呼了一声,又看了看四周,“将军没过来吗?”赵雪池叹口气,“你家傻将军已经进去了,你就跟我在这里等着吧,将军有玉佩,不会受伤的。”阿春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陈颦儿进入帐中,举着玉佩,朗声道,“皇上玉佩在此,谁敢造次?”缠斗的四人停了下来。许是刚才陈颦儿在外面的高声对话帐内也听见了,两个暗卫停手后突然统一向陈颦儿跪了下来。陈颦儿见这个办法有用,便继续压着慌张道,“你们是何人,还不快快退下?”两个暗卫起身退出了营帐,陈颦儿盯着他们踏出营帐的一瞬间,高声道,“抓住他们!”

以赵雪池为首的几个部将一拥而上。陈颦儿在帐中瘫坐在地上,嘴里喃喃道,“吓死我了,没想到这个玉佩这么管用。”余年和阿渺走到陈颦儿旁边,扶起她,余年轻声道,“颦儿,没受伤吧。”陈颦儿摇摇头,站了起来,“你这个是什么东西,为什么皇上的玉佩会到你手里,颦儿,你可知这假传圣旨罪过有多大?”余年紧皱着眉头接过陈颦儿手中的玉佩,“阿渺,点灯。”

等营帐内有了亮光,余年看着手中的玉佩,心中大惊“这不是皇上贴身带的玉佩吗,怎么会到你手中?”陈颦儿拿回玉佩,“这是他给我的。”“他怎么会把如此重要的东西给你,你可知,这,这...”陈颦儿不耐烦地冲着余年翻了个白眼,“这东西救了你的命,你还管这么多干嘛?”

“说来也奇怪,这刺客为什么会看见玉佩就离开了呢。”陈颦儿摸着手中的玉佩,心中有些疑惑。余年紧皱着眉头与阿渺对视了一眼,摇了摇头,对陈颦儿道,“我们出去看看吧,若他们抓住了刺客,也就水落石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