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怎么是你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ishubao.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赵雪池心中也是好奇,到底陈颦儿还有什么朋友,竟然自己都不知道。片刻后,一个高大修长的身影率先出现在了她们面前。陈颦儿看着眼前的人,一时间竟然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掐了旁边的阿春一下,阿春哀嚎,陈颦儿才自言自语道,“我没出现幻觉吧。”然后又转向赵雪池,“雪池姐姐,你也看见这个人了吗?”赵雪池无奈地点点头。

余年站在营帐中央,抿着嘴笑着看着陈颦儿的不知所措,徐徐拜了下来,“草民余年,见过两位将军。”身后的阿渺和小七也一同跪下行了礼。陈颦儿坐在原地像是被定住了一般,有些莫名其妙,“你一个宰相,给我行什么礼?”余年含笑不语,只是直白地盯着陈颦儿。一旁的阿渺出言回答了陈颦儿的问题,“回将军,余公子已经辞官了。”陈颦儿和赵雪池对视了一眼。

“那个...”赵雪池往余年身后看了看,有些支支吾吾。余年瞬间心领神会,“少惟有些事情,没有来。但我已经给他留了书信了,他回京城便会看到。“他不在京城?”赵雪池敏捷地反问道。“不在,却估计也在这塞北附近。”余年笑着看赵雪池的脸色有些泛红。

“你怎么在这里?”陈颦儿已经回过了神,冷着声问道。余年心里想着陈颦儿必定还在生他的气,故而也不恼,只是微微笑着,“想你了,就来了。”这话一出,营帐里的人都瞪大了眼睛面面相觑。饶是杜国民风再开放,众人也没有听到过如此堂而皇之地暧昧之言。陈颦儿也红了耳朵,咳嗽了几声掩饰自己的尴尬。“你可知道,这是军营,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来去的。”陈颦儿继续斜着眼睛瞪着余年。余年点点头,一副温润君子的模样,脱了官袍的他虽然少了一分威严,却也多了一分让人如沐春风的温和感。然而,深谙余年腹黑的陈颦儿却不这样想,以她对余年的了解,余年这个样子,不是在打小算盘,就是已经打好了小算盘。

“陈将军,在下不远来到此处,怎么会随随便便就走了呢,您怕是有些说笑了。”余年一咧嘴,露出了一个八颗牙齿的标准笑容。陈颦儿低声对赵雪池说,“你说这人是不是李少惟假扮的,怎么奇奇怪怪的,我觉得余年才不可能来找我呢。”被陈颦儿这样一说,赵雪池也开始细细打量眼前这个人,片刻后,小声对陈颦儿说,“这肯定不是少惟,身形不符。”“也肯定不是余年,这也太离谱了,怎么可能会辞官来找我。”陈颦儿也小声回道。

“怎么,将军对草民的身份有些怀疑?”余年依旧保持着一个风姿,慢慢自己起身,走近陈颦儿,“要不,将军自己来检查检查?”陈颦儿吓得向后一躲,谁料凳子却翻了过去,陈颦儿整个人摔了个四仰八叉。阿春和赵雪池连忙去将她扶起。

陈颦儿懊恼地揉了揉自己的屁股,瞪了余年一眼。余年面不改色,“将军真是好性情啊,这许久未见,也丝毫未改。”陈颦儿这下认定是余年了,嘴巴这么损,除了余年还有谁!“你搞什么鬼啊,你来干嘛啊?”陈颦儿先绷不住了,用暴躁的语气说道。可是余年还是刚才那副笑眯眯的样子,“想你了就来了。”众人再次掩面。

赵雪池看不下去这诡异的场景,开口转移话题道,“余年,你怎么辞官了?”余年看向赵雪池,答非所问道,“李少惟也辞官了。”“嗯?”赵雪池也被搞了个莫名其妙,“为什么啊?你们和好了?”余年理了理身上的袍子,温和地笑着,“我们本来就是好兄弟,谈什么和好?”

“老狐狸,你到底想搞什么鬼?”陈颦儿站起身,怒视着余年。余年径直朝着陈颦儿走过去,阿春本想挡在前面,却被赵雪池一把拉住。“你你你,你要干什么?”陈颦儿看着渐渐逼近的余年,“你怎么不叫我二饼了?”陈颦儿双手护在胸前,往后退道,“你也没有叫我无奇啊。”

看二人僵持着,赵雪池非常识眼色地说道,“阿春,还有那两位公子,你们一路奔波也辛苦了,走,我带你们去安置一下吧。”三人心领神会地道了谢,跟着赵雪池出了营帐。

转眼间,营帐中就只剩了陈颦儿和余年两个人。看着仍旧不断逼近的余年,陈颦儿涨红了脸。余年却也不停下,二人的眼睛只剩下一拳的距离。陈颦儿立刻捂住嘴闭上眼睛,却听见了耳旁余年的笑声,“好了,不逗你了。”陈颦儿睁开眼睛,使劲儿推了一把身前的余年,“你烦死了!”余年倚坐在陈颦儿的案前,看了看上面的沙盘,“你现在倒是用功。”陈颦儿别过头不说话,“还生我的气呢?其实那日我不知道他会封你为妃,他也事先没有和我讲,我并没有拿你做交易,如果早知道的话,我...”“行了,别再说了,都过去了。”陈颦儿打断余年的解释。

“我想知道,你大老远跑来这塞北军营做什么?”陈颦儿正了正色,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我真的想你了,无奇。”余年也坐在她旁边,直视着她的眼睛。陈颦儿讽刺地笑着,“余年,你不要这个时候告诉我你喜欢我。”余年一顿,一时间说不出什么话。“你将我送给了别人,现在又跑来找我,你不觉得自己很可笑吗?”

余年轻轻叹了一口气,“我真的没有把你送给别人。”“那你敢说你一早不知道他要封我为妃?”陈颦儿句句紧逼。“我不知道。”余年毫不犹豫,“我只知道他当时允诺我会给你封赏,我哪里知道竟会是...”余年没有继续说下去,陈颦儿也低下了头,“我如今已经嫁给别人了,你还来找我做什么?”余年突然伸手牵住陈颦儿的手,“你既然已离了宫,就已经不再是他的人,我不在乎你曾经与他发生过什么,无奇,我想清楚了,我想和你在一起。”

陈颦儿被余年这突如其来的表白惊的不知所措,只是低着头,心中一时间分不清到底是喜悦还是难过。看着余年温暖干燥的掌心握着自己的手,陈颦儿心中一阵酸涩。自己曾经喜欢他时,是多么多么希望听到今天这段话。

可是如今,已经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