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久别重逢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ishubao.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将李巧巧抱回屋内,李少惟一个人站在屋门口,心中万般不是滋味。李郎中是李巧巧的父亲,亦是救命恩人。这么些年来,李巧巧一直都跟着李郎中,二人相依为命。李郎中对李巧巧的重要性更是不言而喻,而如今李郎中过世,对于李巧巧来说,必然是比天塌了还要严重。还好我来了。李少惟心中有些复杂,回头看了眼屋内皱着眉晕睡的的李巧巧,默默叹了口气。若是贸然带她回京城,也不知她愿不愿意。

阿春和小佰以最快的速度向军营赶着,连话都顾不上说。余年和阿渺本来离军营要比阿春和小佰近,但又因为如今走走停停,已经落在了后面。“阿渺,那个人好像是...”余年看着从另一个方向也赶往军营去的两个背影,有些恍惚。“嗯?怎么了?”阿渺顺着余年的眼光看去,“那个背影是个姑娘的背影,莫不是,就是你心心念念的陈颦儿?快走,我们赶上她。”说着,阿渺就要催促小七加快步伐。

余年却停下了脚步,“不,不是。”“搞什么?”阿渺被行为举止不阴所以的药余年搞的有些失去耐心。“瞧那衣服,好像是颦儿身边的小姑娘,叫阿春。”“阿春?”“嗯,但是...但是阿春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她不在将军府,在这塞北军营做什么,奇怪。”“有什么不对的吗?”“她本是颦儿身边的侍女,按照惯例,陈颦儿出征,她是应该留在将军府里操持家务的,不该跟来,这不和规矩。但是以阿春的性子,应该不是她自己要来的,多半是陈颦儿说要带上她。”余年自顾自地说着,突然一停,看向阿渺,“不好,一定是颦儿遇到什么麻烦或者出什么事情了,快走。”阿渺和小七还在原地未反应过来,便看见余年已经一溜儿烟向前了,二人连忙跟上。

军营。

“什么?阿春回来了!”正在研究沙盘的陈颦儿猛地抬起了头。“是的,将军,阿春姑娘和小佰回来了,就在营长门口候着呢。”卫兵回复道。“快请进来。”“是的。”

几分钟,一个熟悉的身影跑了进来,“将军!”陈颦儿也快步迎了过去,“阿春!你终于回来了!”阿春直直得扑进了陈颦儿的怀里,“将军,阿春好想你。”阿春的声音带着些哭腔,陈颦儿心疼地摸了摸怀中阿春的头,“我的小阿春受苦了。”阿春抬起头,泪眼朦胧地看着陈颦儿,“将军,阿春没做好您交代的事情,请您降罪。”“怎么了阿春?出什么事情了吗?”阿春从陈颦儿怀中退了出来,跪在了一旁,“李郎中过世了。”“什么?”陈颦儿皱起了眉头,“阿春,你先起来,跟我慢慢讲讲。”

阿春还是跪着,开口道,“将军,我们去月鸣谷时,李郎中不在谷里了,说是去了怀安寺修行。我们便去了怀安寺,刚见到了李郎中,他也答应了与我们一同来见您,可正要出发的那日,却发现李郎中死在了禅房中,可我们还未来得及看尸体,便被方丈赶了出去,后来无论我们怎么说怎么解释,方丈也不让我们进怀安寺了。”阿春说着说着,又有了哭意,一旁的小佰连忙接起了话,“将军,您实在是不能怪阿春姑娘,阿春姑娘也很尽心,只是那方丈实在是不讲道理,李郎中又走得突然,阿春姑娘这才没办好您交代的事情。”

陈颦儿叹口气,起身亲自扶起阿春,“我没有怪你,我又怎么会怪你呢,只是这件事情,疑点重重,阿春,你跟李郎中说是我要找他的事情,还有谁知道?”阿春擦了擦脸上的眼泪,歪头想了想,“应该没有别人知道了。”“你刚才说,李郎中是在你们出发当日早上被发现遇害了?”“是的。”“你们亲眼看到李郎中的尸体了吗?”“看到了。”阿春和小佰异口同声道。“奇怪,整件事情都疑点重重。”陈颦儿自己思考着。

“将军,赵将军呢?”阿春看看四周,不见赵雪池的身影。“哦,雪池姐姐去点兵了,若是早知道你今日回来,我定是要留她一起在这里等你的。来人啊,喊赵部将过来,说我有事找她。”陈颦儿言毕,看着阿春道,“我猜你也是想她了。好了,你们辛苦了这一趟,一定都累坏了,下去好好收拾洗漱一下,吃点东西吧。”小佰告退前,又担心地看了一眼阿春。

京城,观龙殿。

“她仍是没有回信吗?”杜枕河看着书,随口向言公公问道。“还未回信。”言公公小心翼翼地回答,“许是战事紧张,没得空。”杜枕河合上了书,叹了口气,仰头看着别处,“她走之前,我也没想过,竟会这样思念她。”“皇上对纯妃娘娘的感情,天地可鉴。您二人更是一段佳话,想必娘娘也是极想念皇上的。”言公公对答如流。杜枕河扫了一眼言公公,冷笑了一声,“你倒是会揣测寡人的心意,寡人想什么,你倒是都说出来了。”言公公连忙跪下请罪,“奴才口出妄言,望皇上恕罪。”杜枕河不耐烦地挥挥手,“你先下去吧,寡人想一个人呆呆。”“遵旨。”

言公公退下后,杜枕河惫懒地靠在一旁,闭上了眼睛,不再去看眼前堆着的奏折与书籍,只是放任自己去思念那个远在天边,为他保家卫国的人。

塞北,军营。

“阿春怎么脸上都是灰,这一趟,倒叫你可人的小脸蛋儿受委屈了。”赵雪池心疼地拿手绢帮阿春擦着脸。“哎,我总算知道,为什么阿春想急着见你了,果然,你才是她的亲将军,我哦,就是个多余的。”陈颦儿假意唉声叹气逗着阿春。果然,阿春不知所措地看着陈颦儿,小声道,“不是的,将军,阿春心里还是最记挂您的。”“嗯?你说什么?”赵雪池也佯装不高兴。

看着阿春手足无措的样子,二人都笑了出来,赵雪池摸摸阿春的脑袋,“我们逗你玩呢。”“禀告将军,外面有三人求见,领头的说是您的朋友,要见您。”卫兵在门口大声报道。

“我的朋友?我什么朋友,我朋友不是都在这里了吗。”陈颦儿自言自语道,看了一眼赵雪池和阿春。“让他进来吧,我倒是要看看,什么朋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