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下旨增援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ishubao.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京城,朝政殿。

杜枕河正在内殿批奏折,听见一阵琐碎急促的脚步,抬眼看见言公公小跑了进来。“什么事,值得你也这样慌慌张张。”言公公径直跪下,朗声道,“皇上,敬国将军来信了。”杜枕河猛地抬起头,“陈颦儿?信在何处?”言公公起身快步移到了皇上案前,双手奉上了一张薄薄的纸。

杜枕河放下手中的朱笔,接过信纸,展开,陈颦儿龙飞凤舞的字迹跃然纸上。

皇上:见信如晤。好久不见,不知道您过得怎么样,还好不好呀?我不会说什么官话,您就凑合着看。近日战事不利,我军粮草、兵械都很匮乏,从京城调派程序繁杂,路途遥远。目前只有请附近城主帮忙,但我只是个年轻的小将军,无威望,请不动附近各位城主增援,不知道皇上能不能帮帮我们,劝说各位城主。非常感谢!陈颦儿

杜枕河看着署名后画的一个歪歪扭扭的笑脸,有些哭笑不得。“她倒是直白,只说事情,连句客套话都懒得写。”杜枕河轻笑道,小心地将手中的信纸放进了一旁的抽屉中。“皇上,敬国将军,不是写信来思念皇上的吗?”言公公低声恭敬道。“她的性子,怎么可能写信思念寡人,无非是有事相求于寡人。”言公公表情有些微动,不再言语,只等皇上开口。

“去给塞北附近的几个城城主传寡人手谕,收到手谕,即刻派军械粮草增援塞北大军,不可迟疑。若有不妥,按律问罪。”“遵旨。皇上,奴才这就去传旨。可皇上,奴才斗胆请皇上休息些,您的胳膊还未完全康复,不可过劳啊。”杜枕河摸了摸还绑着绷带的胳膊,摇了摇头,“行了,你退下吧。”言公公迟疑了一下,看杜枕河并无休息之意,又想开口继续劝劝,正要开口,杜枕河已经冲他摆了摆手,示意无须多言。

余府。余年陪着阿渺在院中散步,这些日子,阿渺虽按时服药,但精神仍然不是很振奋,也不大爱说话。“余年,我累了,想回去休息了。”阿渺轻声开口。余年瞄了瞄院门,扶着阿渺宽慰道,“今日空气好,再多待待吧,呼吸些新鲜空气,对你康复有好处。”阿渺抬头望了望天,苦笑了一下,没有出声,向院中的石凳迈步去。

二人刚坐下,院外就传来了些声响。余年心中了然,看了看一旁垂着头的阿渺。“哥哥!”一声清脆的声音传进了院内。阿渺猛地抬头,看见了阿香穿着一身素衣跑进了院中。“阿香?阿香,你怎么来了?”阿渺扶着桌子站了起来,就要去迎阿香。余年一把拉住了阿渺,“等阿香自己过来吧。”阿渺顿了顿,叹了口气,自己坐了下来。

“阿香,你怎么会到这里来?”阿渺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动容,阿香握着哥哥的手,眼角含泪,“哥哥,多谢两位大恩人,将我从春满楼赎出,听闻哥哥受伤了,阿香心中焦急,不知哥哥现在可好些了?”阿渺看着眼前面容干净,衣着简洁的少女,又看看一旁的余年,有些激动道,“余年,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谢你...我...待我康复后,必当做牛做马,为你鞍前马后,在所不辞。”余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阿渺,你最该谢的,不是我,是李少惟。”

阿香也点点头,“是李公子重金将阿香赎了出来。”余年看了看院门,疑惑地问阿香,“李少惟他人呢?没和你一起过来吗?”阿香摇了摇头,“李公子说有位世伯找他有话要说,便让马车先将我送来了。”“他阴日便要去寻药了吧。”余年在心中算了算日子。“李公子说,本前两日就要出发的,因为春满楼收了银子,一直迟迟不肯放我出来,这才耽搁了些时日,说阴日便要启程呢。”

阿渺突然站起了身,冲着余年缓缓跪了下来,余年大惊,赶忙去扶他,阿渺却叩头道,“余年,你和李少惟对我,对阿香,都有大恩,救了我的命,又为我花了那么些银子,现如今,又要替我去寻药,阿渺...”阿香也突然站起身跪了下来,“阿香愿与哥哥一起,以二位公子马首是瞻。”余年又赶忙去扶了阿香起来,“阿香,我无意做什么事情,你们不必以我马首是瞻,我和李少惟救你们二人,只是出于本心,不为任何其他,你们不必这样。你们只需要以后好好的生活,便是对我们二人最好的报答了。”

几日后,塞北下了雪。

陈颦儿收到了一封匿名的书信,从京城皇宫传来。信中也只是寥寥数语,没有落款。“颦儿,你在看什么?”赵雪池进了营帐,拍了拍身上的雪。陈颦儿抬起头,将手中的信递给赵雪池,“雪池姐姐,有人给我送来了一封书信,我不知真假,你看看。”赵雪池好奇地借过书信,展开看。

敬国将军亲启:皇上前些日子遇刺,受了伤,这些日子却仍旧不眠不休处理朝政。前些日子收到将军书信,皇上大悦。而如今皇上辛劳,宫中人皆劝而不得,我深知将军在皇上心中的分量,还请将军书信劝劝皇上,爱惜龙体。

“这书信真假难辨,可这语气,若是真事,可能就是皇上身边的亲信。前些日子我好像听到了些风声说皇上遇刺,但没有当真。如今又出现了这封书信,怕真是事实了。”赵雪池思考后道。“我也觉得,若这是假的,这信写与不写,又有什么关系呢,况且知道我与皇上写了信,那八成儿就是真的了,哎。”“所以颦儿,你要再写信给皇上吗?”

陈颦儿想了想,“各位城主陆续都来了信,会给我们增援,我总要写信感谢一下皇上的,顺便说了也好。也不知皇上遇刺,会不会很严重,哎。”

“颦儿,你莫不是,在担心皇上?”赵雪池表情有些挪揄。陈颦儿耳朵有些泛红,“雪池姐姐,你不要胡说。”“怎么啦,不承认啦,淑妃娘娘?”“哎呀,雪池姐姐!”“好啦好啦,跟你玩笑呢,你快写信吧,我要去点兵了。”

是夜。陈颦儿翻来覆去睡不着,从腰间拿出了杜枕河给她的玉佩,放在手中摸索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