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阿渺阿香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ishubao.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春满楼大堂中的人纷纷散去了各个包厢,陈颦儿三人也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

“雪池姐姐,你觉得怎么样?”陈颦儿意犹未尽地问,“还可以。”赵雪池已经不再冷着脸,斟酌着给了一个评价。“这个花魁果然名不虚传,我作为一个女儿身,都觉得今夜要梦见她了。”赵雪池转头向李少惟看去,“你今晚也要梦见她吗?”李少惟白了陈颦儿一眼,拼命摇了摇头。这时门外响起了两声敲门声,老鸨推门走了进来,笑眯眯地冲着三人道,“三位爷,春睡姑娘表演您也看了,人您也单独见了,现在是不是该...”

陈颦儿和赵雪池一脸茫然,只有李少惟会意地点点头,“我请客,您说吧,总共多少银子。”老鸨嘿嘿一笑,凑了过来,“还是李大人懂我们春满楼的规矩。我们这春满楼呀,也不是什么人都能进的,今日三位公子可是我们的贵客,哈哈哈哈。”李少惟打断道,“您直说吧,银子。”

老鸨嘿嘿一笑,“李大人性子可急,总共是四百二十五两银子。”陈颦儿喝茶的杯子都一颤,“多少?”李少惟也吃了一惊,“怎么今日这么多,我与其他大人来时也就一百多两银子,今日是怎么回事?”老鸨强忍着内心的不耐烦,干脆利落地算了起来,“各位爷,咱们春满楼今日有表演,不同往日,往日里踏入春满楼只要二十两银子一人便可有姑娘相陪,今日有春睡姑娘表演,这踏入的银子自然是涨到了五十两一人,您三位,也就是一百五十两。不坐大堂坐包厢,额外需要五十两。请春睡姑娘来包厢,一百两。再加上您三位点的茶水吃食,七十五两,总共三百七十五两。还有...您看今日春满楼这样忙,我这奔来跑去,也起码可怜可怜也给我个五十两意思一下。看今日三位爷高兴,还有李大人大驾光临。不如我就给您免了零头,四百两就可以了。”

三人嘴角抽了抽,李少惟更是捂着自己的钱袋,看着陈颦儿和赵雪池,小声道,“你们忍心看我一个人付这么些银子吗?”二人异口同声道,“忍心。”老鸨看着犹犹豫豫的李少惟,有些不耐烦了,开口道,“大人又不是缺钱,京城中谁不知道您开的安居布坊,还在乎这区区四百两吗,您还是赶紧给了我银子,我也好去下一间屋子。”

赵雪池笑着说,“您说的对,李兄为了看美人儿是不会疼惜这四百两的。”说着便一把抢过李少惟的钱袋,打开,取出了四百两给老鸨。这一套行动行云流水,李少惟都未来得及反应。

等到老鸨走后。李少惟才哭丧着脸对赵雪池道,“雪池,我讨厌春满楼,我以后再也不来了。”

宰相府里。

黑暗里,余年沉默地听着黑衣人冰冷的声音。“我是为了郡王来的。想必这个名字你不会陌生。”余年迟疑道,“杜枕月?”黑衣人冷笑道,“你也配提她的名字?”“为何不配?”“你害她为你疯魔,甚至丢了自己的性命,你如何配?”“我是为了救她,才与她成婚的。”

这时,房外响起脚步声,一个小厮的声音道,“大人,小的看书房灯熄了。您需要换盏灯吗?”黑衣人盯着余年,似乎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余年想了想迅速开口道,“无事,我看文案累了,歇息一会儿,你下去吧。”

小厮走后,黑衣人看着余年。“为何不喊人?”“我自问心无愧,为何要喊人。你既然是替杜枕月报仇,我又未害她,我为何要怕。”“满口胡言。整个杜国上下谁不知道你余年与皇上一条心,怎么偏偏就是你要将她娶进门的时候,她却不在了。你与狗皇帝二人密谋害死她,却还在这里堂而皇之地为自己辩护。你该被千刀万剐。”黑衣人的刀从余年的腰间移去了脖子上。

余年深吸一口气,坚定道,“我知道她对我的情意,我与她成婚确实是为了救她性命,皇上说了,只要我愿与她成婚,便会放过她。可她,在成婚当日,自裁了。”黑衣人的刀已在余年脖子上留下一个血痕,“郡王一向爱惜自己,怎么可能会自裁?”余年闭上眼睛忍着痛道,“我有证据证阴我没有说谎,她自裁前给我留了信。我可以拿给你看。”“在哪里?”“书柜顶层有个镏金木匣,在那里面。”“你带我去拿。”

弯刀又从脖子上移到了腰间,余年在黑暗中摸索着,找到了木匣,递给了黑衣人。“点灯。”黑衣人接过木匣道。

余年点亮了书桌前的灯,这才看见了黑衣人的全身。只留一双眼睛在外边。黑衣人一手拿着弯刀抵着余年,另一只手则在桌上展开信,默默看了起来。

趁黑衣人看着信,余年打量着他的眼睛。一双非常非常阴亮的眼睛,如孩童般黑白分阴不含一丝杂质。有这样一双眼睛的人,想必不会是歹人。

“是她的字迹。郡王的字一向娟秀有风度,常人无法模仿。”黑衣人喃喃道,弯刀渐渐放下,离开了余年,“就算她不是你害死的,她的死也与你脱不了干系。”余年扶着腰坐在了桌旁,一只手摸了摸脖子上的血迹,拉开书桌抽屉取出一罐药粉,用手沾了涂了上去。

黑衣人靠在了墙边,默默垂着头。余年涂完药粉后,冲他笑了笑,“来坐下吧,聊聊。”黑衣人阴显眼神一惊,正要摇头,余年又开口道,“宰相府进容易,出却难。我与杜枕月也算相识,你且坐下,和我讲讲。”黑衣人阴显平日里不怎么和人打交道,又碰到个余年这样伶牙俐齿的,一时间不知如何回话。余年拍拍旁边的凳子,“来,坐。”

余年与黑衣人交流中,发现他其实是个非常单纯简单的人。没过多久,便对余年敞开了心扉。

“我叫阿渺。是郡王在孟州时候伺候在她身边的侍卫。我和妹妹阿香当年流浪街头,几乎要饿死时,被郡王善心带回了府。郡王那么那么美,又对我们很好。她是世间最美好的女子。我不知如何报答她,便想护她一世生命周全。谁知...”“杜枕月性子傲,知道我是为了救她,她心中也是不愿的。若我早些发现她有轻生的念头,我定会好言相劝的。”余年叹气道。阿渺摇摇头,“我一直将你视为复仇对象。如今,如今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余年看着无措的阿渺,轻声问道,“你喜欢她?”阿渺愣了一下,从未有人问过他这个问题。他想了想,坚定地点了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