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再次遇刺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ishubao.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半个时辰后。老鸨和小厮们的召唤声将陈颦儿三人吸引了出来。

只见大堂里,已然摆上了架势,大堂的桌椅已撤走,中央搭起了一个戏台,乐师们纷纷拿着自己的乐器坐在戏台旁边。陈颦儿感叹,“厉害啊,还有个自己的乐队,春睡姑娘不简单呢。”赵雪池还在生李少惟的气,扭着头不说话,也不看大堂,李少惟好言哄着。

“王兄,你说这春睡姑娘为何要在午间时候表演啊,害得我跟夫人解释了好久,哎。”“贤弟有所不知,这春睡姑娘的舞蹈,惊艳就惊艳在可以从午间时候开始表演,断断续续会持续到太阳落山,每支舞都是神仙之姿,一来晚啊,连春睡姑娘的小指头都看不见了。春睡姑娘乃绝世佳人,又曾一舞动天下,多少人舟车劳顿,只为看她一舞。”

陈颦儿看着身旁两个读书人模样的男子对话,默默心里摇了摇头。但放眼大堂过去,果然,多了不少人。老鸨招呼地笑开了花。可看这情形,大概还要半个时辰才能开始表演,陈颦儿翻了个白眼,果然,到哪里都是一样,看演出免不了要等。

皇宫,观龙殿。

杜枕河眯着眼,看着言公公道,“春满楼?是京城的青楼?”言公公点点头。杜枕河继续道,“看清楚了吗,三人都进去了?”“回皇上,三人都进去了。”“余年没有和他们在一起?”“不在。”“可知为何去春满楼?”“回皇上,听说今日春满楼花魁有表演。”“陈颦儿还喜欢看花魁?”“奴才不知。”“派人好生保护着,莫要出事。”“是,皇上,已经派暗卫混进去护着纯妃...敬国将军了。”

果然,与陈颦儿想的一样,半个时辰后,大堂渐渐安静了下来。老鸨出来招呼道,“各位爷,春睡姑娘马上出来,久等了。”话音刚落,底下一阵一阵地“睡美人!睡美人!”的欢呼声响起。陈颦儿不禁想起了曾经在手机上看到某日本女星唱歌时的演唱会,底下宅男集体应援打call的场景,忍不住笑出了声。

“颦儿,你笑什么,怎么,你也笑话我小心眼。”赵雪池不满道。陈颦儿连忙摇摇头,“雪池姐姐,我没笑你。”“那你在笑什么?”“我想起一些以前的事情。对了,咱们就站在这里看吗?”李少惟点点头,“这个位置我觉得不错啊,就在这里看吧,视野很好。”赵雪池翻了个白眼,“你这么想看吗,李少惟?”李少惟无奈地叹了口气,求救地看着陈颦儿,陈颦儿迅速转移眼神,看向别处。心里默念,我绝对不要掺和情侣之间的事情了。想起在大学的时候,陈颦儿的舍友和男朋友闹矛盾,陈颦儿好心去劝解,好不容易和好了,过了几天两人竟然直接分了手,舍友哭着和陈颦儿讲那个男生有多过分,陈颦儿也应和着骂他渣男。谁料没过几日,两人竟然和好如初,导致陈颦儿再也无法正常和那个男生相处,那个男生也不知为何,总是对陈颦儿有些仇视。

乐声渐渐响起,大堂内安静了。几匹红缎自房梁挥洒而下,像幕布般垂着。悠扬的音乐回荡在大堂里。这乐师,也果然是一等一的乐师。陈颦儿越来越对春睡的舞蹈有期待了。

突然,琴声一转,整个乐曲开始转向急促,与此同时,一个一袭白纱衣的曼妙女子跃上了戏台。陈颦儿仔细一看,果然是是个美人儿。凤眼柳眉,鼻梁高挺,嘴唇嫣红,眼角下有颗引人注目的泪痣。虽然长相貌美,可女子神态中却全然是缱绻惫懒的样子,似乎像是被迫营业一般。

白纱衣行了个礼,抬起雪白的手臂,舞了起来。白纱衣摆动,衬在背景红缎下,显得春睡更加楚楚动人,宛如天上下凡的仙子,一不小心沾染上了人间烟火。春睡每舞完一段,底下的喝彩声便响起。陈颦儿一行人也被春睡紧紧抓住了眼球,连赵雪池与李少惟也不再闹别扭,欣赏着春睡轻盈的舞蹈。

看着腰肢柔软的春睡,陈颦儿算是懂了为什么她会被捧为花魁。面容娇艳,却又神色懒倦,平日里不以真面目示人,却又在舞蹈时不戴面纱,一支支舞蹈,虽然都是同一个人在跳,可每支舞蹈给人的感觉却大不相同。第一支舞急促潇洒,如穿梭在林间的飞花,第二支舞轻盈柔美,如柳枝在春风中摆动,第三支舞极具异域风情,大有神秘之感。

三支舞毕,春睡退下,全程没有讲一句话。只有穿着艳丽的老鸨一扭一扭地走上台,做作道,“第一场结束了,半个时辰后大家的睡美人会表演第二场。现在春满楼为各位爷备了各类吃食,如有需要,可以招呼小厮。”陈颦儿看着老鸨,心里想着,果然会做生意,老奸巨猾啊,又赚了门票钱,又赚了饭钱,怪不得从中午表演到日落,合着午饭晚饭都只能在这里吃了呗。

“颦儿,我饿了,我们也叫些吃的吧。”赵雪池摸着扁扁的肚子说道。陈颦儿点点头,招招手唤来了小厮。小厮熟练地报了菜名和价格,陈颦儿和赵雪池听了直咂舌,“这价格可是高了香怡坊三倍不止啊。”陈颦儿忍不住抱怨道。奸商。李少惟冲着小厮点点头,“就要三个招牌菜,一壶陈酒。”小厮走后,李少惟向二人解释道,“春满楼一向都是如此。”

太阳渐渐落山,时间在莺歌燕舞中很快就溜走了。老鸨报出还有最后一场表演时,陈颦儿等人才缓过神来,半天时光这么快就过去了。

听风楼里的余年可不这样想。他在这里坐了一整天,听了说书人讲了不知道几段故事,又向几个像模像样的小厮打探了许久,却不得知何人不满自己。眼看着太阳落山了,却毫无收获,余年起身,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身子,准备回府了。

今日余年身边没有带人,是自己孤身出来的。回府的路上,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可是每当余年回头看,却似乎毫无不妥。直到夜幕渐渐降临,余年坐在宰相府书房中,看着今日送来的文案,烛光突然熄灭了。余年立刻屏住呼吸,拿起来放在身边的剑,起身躲在了墙角。

一个黑色的身影闪进房中,直直逼向了墙角的余年。余年深吸了一口气,开口道,“你怎么又来了?”黑衣人冷笑一声,“上次被你余贼给骗了,你果然狡诈奸猾。我看了画像,才知被你给骗了。”余年冷静道,“你为什么想杀我?”

黑衣人沉默一下,缓缓开口道,“既然你今日必会命送我刀下,那我便让你死个阴白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