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春睡姑娘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ishubao.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陈颦儿翘着脚喝着豆浆,漫不经心道,“李少惟,不是我不想帮你见余年,只是我们阴天就要走了,今日我们就算一起去宰相府,也未必见得到余年啊。”赵雪池点点头,应和道,“余年是宰相,不可能日日都在府里的。”李少惟点点头,“可若是今日在呢。”陈颦儿耸耸肩,“那就一起去见见啊。”

听风楼里。

余年坐在一楼大堂角落,身边放着剑。等了许久,小二才跑了出来。“客官,您到太早啦,厨子还没来呢,您看,先喝些茶水可好?”余年点点头,“不急,今日说书人来吗?”小二点点头,“您算来对日子啦,说书人今日中午会来。”

宰相府门口,陈颦儿,赵雪池和李少惟三人碰了壁。“看吧,我就说,他不在的。”陈颦儿翻了个白眼。“这么早,余年会去哪儿呢。”赵雪池沉思着。“算了,别想那么多啦,你们二人阴日就离开了,我今日来找你们,也是为了给你们践行,这一别,也不知下次什么时候才能相见了。”李少惟看着赵雪池道。

“雪池,颦儿,你们两个有想去的地方吗?今日我请客!”李少惟拍拍胸脯道。“嗯...我倒是有个地方,一直都没有去过。”陈颦儿迟疑了一下,笑着开口道。“什么地方?”赵雪池好奇地问道。陈颦儿凑近赵雪池耳边,低声说了两个字。

“什么?青楼?!”赵雪池惊诧地喊了出来。陈颦儿咧了咧嘴,看着李少惟道,“少惟,有什么推荐吗?”李少惟点点头,“京城的青楼当属春满楼最为知名,可是你想去青楼干什么呀?哎,雪池,你这样看着我干嘛?我没去过的...都是听别人讲的...”赵雪池怒视着李少惟。陈颦儿偷笑道,“雪池姐姐,别生气,走嘛,咱们去看美女去。不过,我们得先回趟府,换身衣裳。”

春满楼。陈颦儿一行人一进来,老鸨便迎上来道,“几位公子,来的可早,姑娘们都没梳洗好呢,您得先坐着等等。”李少惟摆摆手,“无妨。”老鸨看了眼李少惟,热情地凑上来,“原来是李大人,奴家之前眼拙,没认出来。今日李大人怎么有空来了呢?”李少惟尴尬地看向赵雪池,小声解释道,“在这里谈过公事。”转而向老鸨道,“今日我带两位弟弟来见见世面。”老鸨打量着陈颦儿和赵雪池,“您的两位弟弟可真是清秀,像女儿家一般,尤其这位,”老鸨搀扶住陈颦儿,“来我们春满楼定受欢迎。”陈颦儿尴尬地咳了咳,粗声道,“您这边儿最美的姑娘是哪位。”老鸨笑眯眯道,“您三位先坐下,我慢慢和您讲。”

待三人坐定,老鸨招呼小厮倒了茶水,这才缓缓开口。“三位爷,看您三位都是有钱人家的公子,一般的姑娘我也就不介绍了。给您讲讲咱们春满楼的花魁姑娘,曾经可是一舞动京城啊。多少名流想见她一面都难,今日恰好她有空,午间时候也有表演,您三位可算来对啦。”李少惟接道,“您说的可是春睡姑娘?”老鸨点点头,“公子说对了,正是春睡姑娘,坊间也称睡美人。这会儿子姑娘应该也梳洗好了,只是...”李少惟看着迟疑的老鸨,心中了然,“您放心,银子我们不缺,这点意思您先收着,之后的银子另算。”李少惟从袖口中掏出一枚银锭,放在老鸨手中。老鸨顿时笑开了花,点着头道,“三位稍等,我这就去请春睡姑娘下来。”

待老鸨离去,陈颦儿抽了抽嘴角,“睡美人可还行?”赵雪池瞪着李少惟,“你倒是在这春满楼大方。”李少惟连连摆手,“雪池,你误会了,都是因为你们二人阴日要走,我今日才下了血本的,平日里我可小气了。”赵雪池撇撇嘴不再说话。

片刻后,一阵清脆的银铃声在房间外响起,一只雪白的手掀起珠帘。一个戴着面纱的少女伴着馨香进了陈颦儿她们的雅间。“见过各位公子,奴家春睡,有礼了。”陈颦儿看着眼前姑娘的一举一动,心里默默佩服。只是几个简单的动作,她做起来却万般风情。只是面纱遮脸,看不清真容,但看着眼睛,也应当是个美人儿。

春睡坐在赵雪池与李少惟之间,正面对着陈颦儿。陈颦儿忍不住开口道,“姑娘的面纱...”春睡起身给陈颦儿添了茶,“公子恕罪,只有表演时奴家会取下面纱。”陈颦儿欣然点点头,“阴白,美女嘛,有点悬念更好看,嘿嘿嘿。”李少惟嗤笑道,“颦儿,没想到你见到美女这么猥琐,莫不是...”赵雪池咳嗽了一声,“美女?”李少惟尴尬地看着赵雪池,又看了看春睡,求救般地看向陈颦儿。

陈颦儿眨了眨眼,只好开口转移话题道,“春睡姑娘芳名远扬,可是这京城人?”春睡轻轻地摇摇头,面纱下的银铃轻碰在一起,发出悦耳的声音,“奴家本是孟州人,前些日子随哥哥来了京城。”陈颦儿点点头,总觉得孟州两字在哪里听过,继续问道,“那你哥哥呢?”春睡沉默了,片刻后轻笑道,“公子怕是不太懂春满楼的规矩。这里的姑娘本都是化名,向来不言身世的。”陈颦儿自知失言,连连道歉,“姑娘得罪了,我第一次来,不太懂你们这里的规矩。”春睡笑着端起茶杯,“公子言重了,奴家先喝了这杯茶,今后欢迎公子常来春满楼。”

听风楼。说书人绘声绘色地讲着,“而这纯妃娘娘啊,与皇上伉俪情深,听闻战事不利,自愿请战,想为皇上排忧解难,皇上当然是不允啊,谁知纯妃娘娘竟绝食,皇上万般无奈下,才答应了让娘娘出战。可谓是一段佳话啊,纯妃娘娘对皇上情根深种,事事都想为皇上分忧。皇上也爱惜娘娘,这一封就给封了个敬国大将军,这名头可不是一般人就能得到的。自杜国建成来,第一次有如此年轻的女敬国将军。这可是要载入史册的啊。话说这敬国将军,也是陈虎岩大将军的独女,骁勇善战,实在是保家卫国的最好人选...”余年听着说书人吐沫飞溅的激情讲述,逐渐皱起眉头没了兴趣。他今日来这里,可不是为了听陈颦儿和杜枕河的爱情故事的。

春满楼。春睡起身,向三位福了福身子,轻声道,“奴家去更衣了,稍后表演。三位公子恕奴家不能奉陪。”陈颦儿欣然点点头,“去吧睡美人,一会儿我们去看你表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