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寻找真相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ishubao.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色刚亮。京城还在一片晨雾中,闹市街上只有零星几个挑着担子的小贩。陈颦儿还在梦中,她在做梦。

她梦见自己在某知名火锅店吃火锅,对面坐着赵雪池和李少惟,自己旁边坐着余年。服务员小姐姐态度极好,正端上了一盘切好的冰镇西瓜。陈颦儿激动地拿起一块就往嘴里送,却被余年拦住了,说什么也不让她吃。梦里的陈颦儿反常的好脾气,听着余年的话放下了手中的冰镇西瓜,拿起筷子去夹了一根鸭肠,往火锅里涮。刚涮好,却被斜对面的李少惟用筷子直接抢了去。陈颦儿忍不住了,愤怒地说道,“这是我的鸭肠!还给我!”

“颦儿,什么鸭肠?怎么啦?”“我的鸭肠....还给我....”赵雪池坐在床边看着嘴里不断念叨鸭肠的陈颦儿。哎,这小妮子,又做梦吃东西了。“颦儿,醒醒,李少惟来了。”“李少惟...李少惟...把我的鸭肠还给我...”“颦儿,快起床了!”赵雪池向来不是有耐心的人,看着赖在床上不断说梦话流口水的陈颦儿,暴力地把她的被子掀开,推了推她的胳膊。

“干嘛呀,谁呀,烦死了。”陈颦儿皱着眉头睁开了眼睛,看见眼前赵雪池的大脸,“雪池姐姐,你干嘛呀,我还没睡醒。”陈颦儿揉揉眼睛,翻了个身。“颦儿,李少惟来了,你总不能就让我自己去见吧。”陈颦儿翻了回来,“李少惟?你们两个不是挺好的嘛,你去见他要我陪干嘛。”赵雪池摇摇头,“颦儿,李少惟是皇上安排在余年身边监视他的。”“哈?”陈颦儿的睡意瞬间消失。

李少惟站在将军府门口,手中提着包子铺买的早点和豆浆。他也不知陈颦儿会不会见他,只是,他若是想和余年重归于好,陈颦儿必是一个捷径。李少惟心中清楚地明白陈颦儿在余年心中的地位。

许久后,一个小厮跑了出来,“李大人,将军有请。”李少惟长舒了一口气。还好,只要能见到陈颦儿,就好。

赵雪池和陈颦儿坐在院中的石桌旁,陈颦儿又有些犯困了,“雪池姐姐,昨晚我做了个梦。”赵雪池沉思着,“什么?”“我梦见李少惟抢我鸭肠吃。”“嗯?”

“两位将军,好久不见!”李少惟乐呵呵地款步走来,将手中的早点放在石桌上,熟络地坐了下来。陈颦儿翻了个白眼,“李大人真是自来熟。”李少惟嘿嘿笑两声,“将军莫见外,咱们都是老熟人了。”陈颦儿做了个呕的动作,看向赵雪池,“雪池姐姐,我有点质疑你的眼光了。”赵雪池僵硬地笑了一下,没有看李少惟。

“李大人,怎么啦,您见识完余宰相,又被皇上派来监视我啦?”陈颦儿话锋一转,看着李少惟阴阳怪气道。李少惟愣了一下,快速扫了一眼赵雪池,“颦儿,别打趣我了,我也是有难处的,而且我对天发誓,我真没做任何对余年不利的事情。”陈颦儿冷笑了一声,“别假装清高了,李大人,您这不是当上户部侍郎了吗,这个位置,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坐得住的。”

李少惟叹了口气,“颦儿,这个位置,真的不是我自己想去做的,一开始,我只是想保全安居布坊。”陈颦儿摇摇头,“你别怕,只要你不是皇上派来监视我的就行。今日见你,也是看在雪池姐姐的面子上的。你有什么事吗?”李少惟没想到陈颦儿话说得如此直白,只好坦言,“余年不见我,也不愿与我来往了,这些年的感情,我也不舍,希望你能帮帮我,和余年和解。”陈颦儿挑挑眉,“余年?你不知道吗,我和他也不来往了。”李少惟停顿了一下,“是...是因为你入宫吗?”陈颦儿笑了笑,“他又不喜欢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和他较劲儿。”

“啊?余年,不是一直都喜欢你吗?”李少惟皱起眉。陈颦儿嗤笑一声,“你听谁说的。”“余年啊。”李少惟答道。

场面一下子安静了。没有人一个人说话。李少惟看着突然失落的陈颦儿,心中有些纳闷。赵雪池看着尴尬的场面,清了清嗓子,道,“没关系没关系,现在颦儿也出宫了,余年也没有成婚,完全还是可以做朋友的呀。”李少惟点点头应和道,“我也很怀念我们四个人一起出游的日子。”陈颦儿撇了撇嘴,看了看二人,轻声道,“皇上应该没那么容易放过我。”

李少惟把早点打开,推到赵雪池和陈颦儿面前,“你们快吃呀,我早上专门跑去买的,可别凉了,凉了就不好吃了。来,雪池,喝杯豆浆。”陈颦儿看着面前的小笼包,叹了口气,拿起一个咬在口中,没头没脑地冲着李少惟问道,“你为什么抢我鸭肠?”李少惟一愣,“什么鸭肠?”赵雪池笑道,“是颦儿做的梦。”

阿春端着茶盘走了过来,放在石桌上。陈颦儿拉住阿春,“阿春,来,坐下一起吃,你喜欢的小笼包。”阿春开心地点了点头,坐了下来。

“对了,雪池姐姐,你说我父亲的事情,有眉目了吗?”陈颦儿喝了口豆浆,随口问道。李少惟瞬间警惕起来,“雪池,你告诉她了?”赵雪池点点头,“这件事情我没法瞒着颦儿。”李少惟叹了口气,“我早该想到的。”赵雪池看着陈颦儿,“李郎中应当是回老家了,我打听到,应该在杜国与梁国的边界。”陈颦儿点了点头,“我已经想好了,我们明日出征,阿春与我们一起去。到边境时,阿春去找李郎中。”正在吃包子的阿春噎住了,“什么...”陈颦儿递了杯茶过去,“阿春,只有你我才能放心,打起仗来,我和雪池姐姐实在是脱不开身。不过你若是不愿意,想留在将军府,我也能理解的。”阿春喝了口茶,摇摇头,“将军,我不是这个意思。没有你们,将军府无聊极了。我愿意跟着将军,带我去吧。”陈颦儿笑着摸了摸阿春的脑袋,“放心,我会保护好你的。”阿春天真地笑了笑,又塞了一口包子。

余年在院中细细擦着自己的剑,想着昨晚刺客的事情。不知杜枕河为何要派刺客来杀自己。可是看那刺客的样子,怕是没有见过我,那应当不会是宫里的人,可是若不是杜枕河,那又会是谁呢,余年停下手中的动作,仔细想着。朝中,也没有和谁起什么争执啊。也许是说话时得罪了某些人吧。不行,不能这样坐以待毙,还是要找到真相的。

余年起身,将剑带着,走出了宰相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