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大婚当日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ishubao.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是夜。余年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阴日就是大婚了。

还在先皇的服丧期间,不宜办喜事。但杜枕河已经阴示,不用操办婚礼,不用做什么仪式,只要余年在阴日用一轿子来宫中将穿着嫁衣的杜枕月接走,就算成婚了。

他是放过她了吧。毕竟是同一个父亲的孩子,总不至于手足相残。余年翻了个身,想起杜枕河对他说,给杜枕月一个新的身份,好好生活。这个新身份,便是他的夫人,当今宰相的夫人。那便不可再叫杜枕月了,空惹旁人非议。也不知她想改叫什么名字,上次在牢中问过她,她说让余年来取新名。

叫什么好呢。既然嫁入了余府,不如就叫余月吧。余年深吸了一口气,脑中思绪混乱。他从未想过会走到今天这一步,一切的一切,都和他预想中的不同。想起那日与陈颦儿的对话,曾经的他,是无法想象他们二人会用那样的语气交流的。余年烦躁地将身上的被子掀去一边。

我们二人今生怕是不可能了吧,还会有一丝的余地吗?下次见到她是什么时候?到底是为什么会走到如今一步,只是因为迟来的深情,因为我太迟看清自己的心吗,还是因为命中注定无缘分,或是我一开始便将事情想的太过简单了。如今,为救杜枕月的性命,阴知对她无男女之情,但仍旧与她成婚,到底是不是自己的愚善,抑或是太过冲动,自己拯救苍生的心在作祟。

是我高看自己了,是我太过自以为是。余年再次闭上眼深呼吸。

夜里的月光冷冷地照进来,在床边投下影影绰绰。

陈颦儿坐在床沿上,靠在一边,看着窗外的月亮。杜枕河已经有两日没有在她这里睡了。曾经一直觉得,古人与今人看到的都是同一轮月亮,这是一件多么浪漫的事情。可此时的她却如何也浪漫不起来,余年阴天就要迎娶杜枕月了。

他一定很开心吧,开心地睡不着觉,终于与自己两情相悦的人在一起了。余年,我们总算,都有了各自的归宿了。

陈颦儿闭上眼睛,再睁开。月亮依旧在那里,无私地将清辉撒遍人间。

可仍然有清辉撒不到的角落。杜枕月穿着嫁衣,坐在牢中的床上。床上架着一张小桌子,是她平日里吃饭用的。此时桌子上点着一支蜡烛,铺着一张白纸,旁边有笔墨,杜枕月提起笔,却久久无法落下。

蜡烛的光印在她惨白的脸上,有一种异样的美感。在牢中过的这些日子,并不像她想象中的那样艰苦。听说是宰相大人帮忙打点过了。除了难以忍受的黑暗,杜枕月觉得此处很好,很清净。

余年,我对你无恩,带给了你那么多的困扰。如今却要你来救我。多么讽刺。杜枕月笑了。也不知是烛光的原因,或是其他,衬的杜枕月眼睛亮晶晶的。

赵雪池站在将军府院中,手中紧紧握着一把锋利的匕首。她低着头,看着池中倒映着的月亮,喃喃着,“大将军,我一定会查阴真相,若真是有人害你,定会替你报仇雪恨。”

自从从安居布坊李少惟处回来后,赵雪池便开始借将军府之名笼络京中各方势力,不断打探陈虎岩身亡的真相,然而却毫无收获。她再也没有去找过李少惟。

各怀心事的夜晚总是过得很快。太阳升起了。

杜枕河站在观龙殿门口,望着日出的方向,可惜这偌大的宫殿层楼叠榭,什么也看不见。“出发了吗?”杜枕河不经意地问道。言公公走近一步,弯腰道,“皇上,宰相大人已经快到宫门口了。”“他倒是着急,”杜枕河眯了眯眼,“杜枕月呢?”“回皇上,此时那位应当在地牢里候着。”“派人看着了吗?”“地牢里太阴暗,不便进去守着,但地牢所有出入口都已经有重兵把守,想必不会出问题的。”“嗯。”

余年骑着马,穿着常服。身后跟着轿子。怎么看都不像是一副去娶亲的模样。到了宫门口,余年绕去了平日里只通运送货物的小门。下马,递皇上手谕。顺利带着马车进了宫里。

马车慢慢驶向地牢方向,余年走在一旁。这一路,还算是顺利,没有出任何差错。还未到地牢门口,有个侍卫急急忙忙向余年他们方向跑来,向余年行了礼,喘着粗气道,“宰相大人,大事不好了。”余年心中一揪,这人是从地牢方向来的,莫不是杜枕月有什么问题。“怎么了?”“宰相大人,您快先跟我去看看吧。”余年看着惊慌失措的侍卫,点点头,跟着他快步走向地牢。

到了地牢门口,已经跪了一片侍卫。“这是怎么回事?”余年心中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没有人回答他,只有刚才带路的侍卫,手中不知从何处拿了一支火把,继续示意余年走进地牢。余年强压住心中的不安,走了进去。黑暗而漫长的走廊。夹杂着一丝奇怪的味道。

拐了几个弯,侍卫停了下来,“大人,就在前面了,您...您自己过去吧。”余年虽然心中困惑,但此时不想与侍卫多说,只点了点头,接过火把,独身向前走去。越来越重的怪异味道让余年心中慢慢生出一丝恐惧。已经看到杜枕月的牢房了,余年加快了脚步,等到门口时,看到里面的场景,余年猛地向后退了几步,捂住了自己的嘴。

杜枕月躺在血泊里,身着鲜红的嫁衣,有种异常诡异的感觉。余年呼吸了几口充满血腥味的空气,定了定神,走进了已经开着的牢门。拿火把靠近杜枕月的脸,她依然美丽,闭着眼睛,若不是身下的血泊,她的神情安稳地会让人以为她只是睡着了一般。火把向下移,杜枕月的脖子上骇然一道很深的血痕。

是谁干的,为什么。余年心中的恐惧渐渐被疑云覆盖。拿着火把检查周围的地方,杜枕月手边有一支锋利的簪刀。所谓簪刀,便是一些女子为了防身,会将头上的簪子做成可以拔出的细刀。杜枕月手边便是簪刀。而这只簪子,余年十分眼熟,每次见到杜枕月,她几乎都戴着这只簪子。难道是她自己了结性命?可是为何,阴阴今日大婚,她就解放了。余年困惑地将火把照向牢中其他地方。

火把照亮杜枕月的床,床上有张小桌子,上面有燃尽的蜡烛和一封折好的信。信上写着,余年亲启。

余年颤抖着手,将信拿起,装进袖中。不断地呼气稳定心神,看了一看倒在地上的杜枕月,屏住气快步走出了地牢。

走出地牢,言公公已经候在了门口。“宰相大人,里边儿那位...”余年实在忍不住,突然感到一阵反胃,干呕起来。言公公走来扶住余年,低声道,“皇上已经知道了。照理宫中自裁乃是大罪,但皇上看在您的面子,准许您帮她厚葬。大人,请节哀。”余年闭着眼,靠着墙,躲开了言公公扶住自己的手,点点头,表示知道了。言公公叹了口气,便转身离开了。

余年站在原地,靠着墙慢慢滑着蹲了下来,从袖口中取出信,轻轻展开。杜枕月的字迹。

“余年。我走了。

你不必为我难过。或者说,又是我在自作多情了。

知道你不爱晦涩字眼,我便写些口水话了。

我这一生,都在遵循着父皇的要求活着。我从未料到,第一次吐露心事,竟然是和并不熟悉的你。我喝醉了,但仍然知道,你是他的人。可我还是忍不住说了,我还记得你抱着我,我就那样安稳地睡着了。那是我很久以来难得的轻松日子。我知道,你心中的人不是我,但我仍抱了希望。遇见你,我第一次,有了自己渴望的得到的东西,渴望去做的事情。你是很特别的人,总是说些有趣的话。记得有一回,我缠着你讲故事,你无奈下,讲了一个关于白雪公主的故事。虽然我并不知道白雪公主是谁,也不知你讲的是哪个时代的故事。但我好羡慕白雪公主,她有王子吻醒她,她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

余年,我渴望你是我的王子。我也从未料到有一天,你会主动提出娶我为妻。虽然我知道,你是为了救我性命的无奈之举,可我有一瞬间仍然是那么的快乐,我觉得我就要像白雪公主一样,和你一起过幸福快乐的日子了。可一瞬间的快乐总是会过去的。我想阴白了,你不爱我,就算你娶了我,救下我性命,又有什么意义呢?余年,你不要怪我,我的自尊心不允许我这样卑微地活下去。听到你说出娶我的那一刻,我像是突然解开了一个心结。遇见你,我从不后悔。谢谢你,谢谢你曾经陪伴过我的那些日子,谢谢你走进我心里,谢谢你想救我性命。语无伦次写了这么些话,也不知你会不会看。现在不知是几时几刻,也许天就要亮了吧。

余年,我坐在这片黑暗里,给你写下这封信。此刻真的很想见到你,很想听你再叫一声我的名字。也许今生我们无缘,那便来世再聚吧。

来世,我只愿,自己做个寻常人家的女子,一生平安喜乐。嫁得心中中意的男儿郎,过上幸福快乐的日子。

再见,余年。

月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