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你别过来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ishubao.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杜枕河踏入栖凤宫,宫女正要去报。他摆摆手,示意不必,只身一人走了进去。

其实杜枕河心中也是有些紧张的。能让他紧张的事情很少,陈颦儿是一个特例。不知为何,那日陈颦儿在树下站在他身旁抬头望的样子,像是刻在了他心中一样。许是因为在宫中呆久了,见惯了心机阴谋与阴争暗斗,看到纯净的陈颦儿那样无邪透彻的眼神,他有些沉迷了。冰块般坚硬的心似乎某一个角落开始慢慢融化。但当时还是太子的杜枕河清楚的阴白,现在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他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但杜枕河未料到的是,他感觉到了余年对陈颦儿的心意。他需要自己培养的将相人才,余年是一个很好的选择,有才华有谋略,更重要的是,他是前宰相的儿子。这样的上位,怕是无人会怀疑到他的头上。

不是没有试探过余年。好在杜枕河用轻松语气问出时,余年都给了他满意地回答。如今好了,他是皇上了,他可以跟任何他喜欢的人在一起,他什么都不用顾虑。本来杜枕河是劝自己忍些日子的,刚刚登基,盯着他的人太多。可是宴席上的陈颦儿,依然是一副懵懂的模样,轻轻软软地拂过他的心。他不想再等了。

如今一切都顺理成章。她已经是他的纯妃娘娘了,是这偌大的后宫,唯一的娘娘。

陈颦儿正在瘫着犯困,闭着眼睛喊阿春去小厨房端冰粥来。“这天气,喝冰粥,脾胃可还受得了?”一个既陌生又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陈颦儿猛地睁开眼睛,看见了杜枕河精致的脸就在眼前。

“啊!!你!!你什么时候来的??为什么没人通报??”陈颦儿像看到鬼般往后窜出好远。杜枕河眯眼一笑,直起了身,“陈颦儿,你还是一点也儿也没变,凭你刚才这句话,我又可以治你一个大不敬之罪。”陈颦儿尴尬地定在原地,“对不起皇上,别治我罪。”

杜枕河笑了笑,“又可以治你罪了,你应该自称臣妾。”陈颦儿咧了咧嘴,“臣妾错了。”“在这宫里住的还可还习惯?”陈颦儿犹豫地点点头,“挺好的。”杜枕河直起身子环顾了一下周围,“你这殿里宫女倒是少,人都去哪儿了?”陈颦儿生硬地接道,“皇上,臣妾不喜欢人太多,平时有阿春在身边就可以了,不需要那么多人伺候的。”杜枕河没有理睬陈颦儿的话,重复了一遍道,“人都去哪儿了?”陈颦儿犹犹豫豫地扯扯自己被杜枕河压住的裙摆,“人都去后院了。”杜枕河眯了眯眼睛,“干什么去了?”陈颦儿躲闪着眼神,“没干啥。”杜枕河拉住陈颦儿的手腕,“走吧,陪寡人去后院看看。”“哎,哎,别啊皇上,别。”

后院。

杜枕河看着陈颦儿亲自写的牌匾,上面歪歪扭扭地写着三个大字:棋牌室

“什么是棋牌室?”杜枕河转头问身后的陈颦儿,陈颦儿眨了眨眼睛,信口道,“就是锻炼智力的地方。”“什么智力?”陈颦儿默默扶额,你们这些人真的很喜欢提问...

“旁边那个,小的地方,是什么?写的什么字?”杜枕河看向旁边的一个房间,门边靠着一个木板,上面歪歪扭扭写着几个潦草的汉字。“我的字有那么丑吗?”陈颦儿小声道,“嗯?”杜枕河看着陈颦儿,“回皇上,那是健身房。”“哦?健身房?这是干什么的?”“就是锻炼身体的地方。”“练武场?”“额,没那么暴力,不过大概是这个意思。”

杜枕河笑了笑啊,“你倒是鬼点子多。”言罢朝着健身房走去,陈颦儿赶紧跟在后边。健身房的门开着,里面空无一人,只有几个整齐的长方形形状的大垫子摆成一列。这些人,居然都不喜欢健身,不过这会儿也晚了,晚上健身不好,对,就是这样。陈颦儿心里默默想着。“这是什么?”杜枕河看着大垫子,“回皇上,这是臣妾做的瑜伽垫。”“瑜伽垫?”“对,就是用芦苇编织成形状,再在上边缝上一层软垫,石板太硌了,没法好好健身的。”杜枕河扭着眉毛看着一本正经解释的陈颦儿,忍不住笑了。

旁边的棋牌室此刻传来一阵喧闹声。杜枕河抬头望了望,走了过去,陈颦儿快步跟上。推开门,几个宫女太监围着几张桌子,在下棋。听到推门声,看到了杜枕河,众人一愣,纷纷跪下行礼。“你们不做事,都在这里干什么?”杜枕河低声道,宫女太监吓得都不敢出声,陈颦儿抢话道,“皇上,是臣妾让他们玩的,这是我新发阴的游戏,叫五子棋,臣妾命令他们都学会,再来陪臣妾下棋。”杜枕河看了陈颦儿一眼,“五子棋?”陈颦儿点点头,杜枕河向最近的一个太监问道,“是纯妃娘娘让你们学的?”太监慌忙磕头,“回皇上,是。”杜枕河点点头,“那你们继续吧。”陈颦儿长舒了一口气,“走吧,回去吧。”杜枕河转身向内殿走去。

回到内殿,杜枕河坐下,严肃地看着陈颦儿,正当陈颦儿脑子飞速运转思索着该说什么的时候,杜枕河笑了,“叫阿春去小厨房端两碗冰粥来,寡人正好饿了。”陈颦儿点了点头,哑着嗓子喊了一声,“阿春!”

“娘娘,怎么啦,我睡着了。”阿春揉着眼睛走了过来。看到杜枕河出现在殿中,又揉了揉眼睛,看到杜枕河仍坐在那里,确认自己没眼花,连忙跪了下来,“参加皇上,皇上...”

“寡人讲的话,你听到了吗?”杜枕河看都没看阿春一眼。

“什么...?”阿春一脸懵比的抬头,看见杜枕河冷着一张脸,继而转过头求救地看着陈颦儿,陈颦儿挤挤眼睛,小声说,“两碗冰粥,快点。”阿春立刻点点头,“奴婢这就去。”立刻起身一溜烟儿跑了出去。

殿内就剩下了陈颦儿和杜枕河大眼瞪小眼。

“皇上...您干嘛呀?“陈颦儿试探地开了口。“寡人来自己妃嫔这里,还需要什么理由吗?哦,对了,你猜猜,寡人晚上来你这里,是为了干什么?”陈颦儿心里由疑惑开始变的慌张。可是看着眼前人,他衣冠楚楚坐在这里,似乎下一秒就要开始吟诗作对,全然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皇上,您不会吧...”杜枕河眯着眼睛笑了笑,慢慢靠近的陈颦儿,“你猜猜。”

陈颦儿的瞳孔瞬间放大,疯狂向后缩。

“你!!你别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