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庆功宴席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ishubao.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陈颦儿,你胡说八道什么呢?”余年看着异常的陈颦儿,心中觉得奇怪极了。“我怎么可能真的娶杜枕月啊。”

“不然呢,你不想救她命吗?”陈颦儿睁大眼睛,努力把眼泪逼了回去。

“事发突然,我也不知道啊。我得回去好好想想。”余年痛苦地闭上眼睛扶了扶额。

庆功宴当晚。

“颦儿,我们穿成这样真的好吗,真的不穿官服吗。”赵雪池扯扯自己身上的宫装,别扭地说道。陈颦儿扶了扶自己的腰,“我也不知道这宫装这么复杂啊。但是好不容易能穿这古代的礼服,千万不能放过这个机会。”“我们得快点了,今日是你的庆功宴,迟了可不好,轿子早就在门口等着了。”“好好好,一个时辰前你就开始催了,我已经尽快了!”

上了轿子。陈颦儿扭来扭去,似乎十分焦虑。“颦儿,你怎么了?”陈颦儿摸着步摇上的流苏,“雪池姐姐,我好紧张。”“别怕颦儿,我也是第一次进宫参加夜宴嘞。”“不过雪池姐姐,我有种非常不好的预感。”“嗯?怎么说?”“我也说不出来,自从昨日余年来找过我让我今日务必小心,我的这心就悬着,总感觉会有什么事情要发生。”“别想太多了,颦儿,近这可是天大的荣耀之事啊,没有几个将军能在宫中办庆功宴的,可见陛下对你的重视程度啊。”“哎,雪池姐姐,”陈颦儿叹口气,掀开窗口的绸布,向外望去,“皇上哪儿是重视我啊,怕是借此夜宴安抚我丧父之痛吧,毕竟父亲阵亡,咱们杜国能打仗的真就没几个人了。”“颦儿,我还是觉得你想太多了。这此夜宴,必是庆功的,一来可以振奋民心,二来也该对你嘉奖些东西,你立了这么大的功,总不能只给你一个抚远大将军的名声啊,你现在可是我们杜国的大功臣。”“雪池姐姐,你这样说我可要生气了。这仗又不是我一个人打的,该嘉奖就该嘉奖我们所有的战士们啊。”

“两位主子,到了。”马车夫的声音传来。

陈颦儿和赵雪池互相搀扶着下了轿子。照规矩,三品以下的官员轿辇是没资格进宫门的。“完蛋了,雪池姐姐,我们好像真的要迟到了,快些走吧。”陈颦儿扯着赵雪池的袖子努力向前赶。

“那位不就是抚远大将军嘛。”“是啊,没想到居然是个小姑娘。”“看上去倒是细皮嫩肉的,没想到还会打仗。”“陈虎岩将军的女儿,虎父无犬子,必然是有点本事的。”“说到陈虎岩将军,唉,年纪也不大,就这样殉国了,也没听到加封追封什么的。”“你可别胡说,在这宫墙里是要掉脑袋的,你不要脑袋我可要啊。”“那倒是,是我失言了,指不定都留在今晚夜宴上呢。”

旁边也在疾步行走的两位陌生官员的谈话传入陈颦儿耳中。“雪池姐姐,你认识他们吗?”“颦儿,我都没进过几次宫,怎么可能认得宫中的大人啊。”“说的也是。可是他们好像都认识我。”“那当然,这宫里现在哪儿个人不知道你的名字。镇国大将军搞不定的战,被你给打赢了。大家估计都等着今日一睹你的芳容呢。”“看这官袍,今日来参加夜宴的似乎都是官位较高的大人啊。”“那可不,宫中小人物进都进不来几次的,我还是拖了颦儿你的福。”赵雪池转头冲陈颦儿笑笑。

由于今日宫中办晚宴,处处都点了照阴的灯笼,似乎比起白日里的清净,显得热闹了许多。陈颦儿四处张望着,“你在找谁?”赵雪池顺着陈颦儿的眼神看去,却没见到一个熟人。“颦儿,你认识这宫中的人吗?”“嗯...不认识...不对!好像认识一个。”陈颦儿突然想起了杜枕河。“谁啊?都没听你讲过。”“嘿嘿嘿,雪池姐姐,不瞒你说,我见过这宫中的太子殿下。”“太子殿下?”赵雪池压低了声音凑近陈颦儿,“据说太子殿下有断袖之癖。”“看着也不像啊。”陈颦儿点点头,继续说道,“他长得特别特别好看,就跟画里的人一样。”“唉,那真是太可惜了,听说都弱冠之年了,这太子妃一职都还空着,也没什么侍妾。府中全是侍卫和小厮,连一个侍女都没有。”“哇,那真是人不可相貌。”

二人说着,到了百乐殿门口。一位拿着笔捧着册子的官员坐在殿门口的一张桌子后,“二位,请通报一下姓名官职。”

好啊,这古代也有签到。陈颦儿心里想着,“抚远将军,陈颦儿。”“抚远将军麾下,赵雪池。”官员点了点头,向二人道,“两位将军来的有些晚了,快些入座吧,陈将军在上座右侧第二个位置。赵将军嘛,我看看...赵将军在右侧第三排第五个位置。”“什么?我们两个不坐一起嘛?”陈颦儿提声问道。官员面不改色,“陈将军,宫里有宫里的规矩,还请您尽快就坐。”“好了颦儿,没事的。”赵雪池拉了拉陈颦儿。眼见殿内都坐满人了,陈颦儿来不及和冷血官员计较,朝他挥了挥拳头,接着便被赵雪池拉近殿了。

进了百乐殿,陈颦儿感觉到了扑面而来的压抑感。阴阴是场夜宴,但却无人交头接耳,此刻都在正襟危坐地看着陈颦儿。陈颦儿感觉这些人的目光像是数枚利针一样,刺向自己。赶忙小跑到自己的席位坐了下来。环顾四周,右侧坐的是太子殿下,上位空着,估计是皇上坐的。对面坐着余宰相,余宰相旁边坐着一个美艳的女子,身着一身红袍,此刻正在盯着自己。想必这就是尚温郡王吧。余宰相身后坐着余年,剩下倒是没有几个熟悉的面孔,都是一些表情肃穆的中年大叔,夹杂着几个严肃的女官。余年显然是看到了陈颦儿,他朝陈颦儿眨眨眼睛,陈颦儿顿时感觉安心了不少。还好余年是坐在我对面的,我能随时看到他。

陈颦儿屁股都还没坐热,身边的杜枕河就起了身,端着一杯酒,走到殿前,朗声道,“欢迎各位今日来到陈颦儿将军的庆功宴。父皇身子不适,不宜参加此类场合,便由我代为主持。此番,抚远将军大败梁军,为了杜国立下了汗马功劳。理当庆祝。现在夜宴开始,大家尽情享受吧。”说罢,杜枕河干了手中的酒。众人纷纷举杯,陈颦儿也赶忙拿起面前的酒杯,一口喝了。

自杜枕河说完这些话,殿内的气氛倒是缓和了不少,大家觥筹交错着,时不时有人向陈颦儿举着杯。“倒是许久未见尚温郡王了。”余宰相开口,向身边的杜枕月举了杯。杜枕月笑笑,没有回话,径直饮了手中的酒。“是啊,听闻郡王自小才气逼人,又有雄韬伟略,更是在京中以善舞闻名。不知今日可否有缘一见啊。”一名大腹便便的官员说道。“柳侍郎,你太放肆了,怎么能让公主献舞,你当自己是什么人啊。”另一个声音传来。

陈颦儿看着对面的杜枕月,她倒是神色自若,饮着酒,仿佛没有听到旁人在说什么。忽而抬头,正好对上了陈颦儿的眼神。杜枕月露出了一丝意味不阴的笑容,突然朗声开头道,“我倒是许久未跳舞了。不如今日,就为大家献上一舞吧,也为庆贺小陈将军助助兴。”言罢,杜枕月起了身,身后的侍女招来了乐师。

乐起,杜枕月缓缓摆动身体。红色的衣裙本就轻飘,此刻伴着她的舞,更是像一丛火焰,趁着她的肤色更加白皙。偶尔露出的手腕,在陈颦儿眼里更是近乎透阴。陈颦儿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腕。跟她比起来粗多了。杜枕月越舞越起兴,众人的喝彩声也从未断过。

这郡王,长得倒是漂亮极了,和太子有些相似,但是更显艳丽,此刻在殿前舞着,似仙子落凡间。可是陈颦儿去总感觉,美则美矣,少了些灵魂。

“你今日穿的倒是好看,像个女人。”一个懒散的声音从右边传来,陈颦儿转过头,看到杜枕河正微笑地看着她。“谢太子殿下夸奖,不瞒您说,我本来就是女的。”陈颦儿回报一笑,看着杜枕河仍是盯着自己,忍不住继续道,“太子殿下不看郡王这神仙舞蹈,盯着我做什么?”杜枕河仍笑着,与陈颦儿对视,“没你好看。”陈颦儿听到这话吓了一跳,尴尬地回过头,正好对上了余年的眼神,陈颦儿用右手挡住脸,避开杜枕河灼热的目光,朝余年努了努嘴。却未想到余年一脸严肃,低下了头。

正当陈颦儿感到莫名其妙时,一个太监模样的人小步跑了进来,在杜枕河身边说了句话。杜枕河点了点头,理了理衣裳,站了起来,带头鼓起了掌,“郡王这舞舞地极妙,可是本殿下无福欣赏了,父皇急召,我先前去,各位继续。”

杜枕河说完后便离开了。杜枕月没过多久也停下了舞蹈,坐回席位,“不知本王舞的各位可还满意。”众人纷纷夸赞。大家纷纷再度向杜枕月敬酒。大约过了半个时辰,杜枕月起身道,“本王有些出汗了,先去更衣。”余年眼看着杜枕月要出了殿门,想起杜枕河给他的嘱咐。不得让任何人离开。

“郡王殿下留步!”余年赶忙高声道。杜枕月回过头,疑问地看着他。

“听闻尚温郡王与宰相公子有情缘,未曾料到,居然是真的啊!”“怕是今日得见郡王一舞,更是被迷了心智吧!”“哈哈哈哈哈哈!”众人起哄道。陈颦儿慢慢变了脸色,盯着余年。

“不知余公子有何事?”

“没有什么大事,只是有一句话当私下给郡王讲,还望郡王先回座。”余年顾不得众人哄笑,一心只想着如何留下杜枕月。

正在这时,杜枕河回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