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再次相逢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ishubao.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自上次从郡王别苑回来后,杜枕月就隔三差五地唤余年去别苑,有时是陪她下棋,有时是品新菜,郡王传唤,余年即便心中万分不愿,也不得不去。仿佛他越对杜枕月冷淡,杜枕月越对他热情。

听风楼。

杜枕河把玩着手中的玉佩,饶有兴致地看着对面苦恼的余年。“怎么,美人相邀,余兄有什么好苦恼的?”

余年撇了撇嘴,“邀你你乐不乐意啊?”

杜枕河将玉佩收起,“我自然是乐意啊。”

余年叹了口气,“太子殿下,这郡王不知到底是何意,这时不时将我叫去,却丝毫不提你的名字,也不谈朝中之事,尽是琴棋书画,悠闲娱乐。这唱的到底是哪儿一出啊。”

杜枕河喝了口茶,“她能唱的哪一出,无非是拉拢你罢了。”

“可她那样子,不像是拉拢我,反而好似我是她多年好友般自然。”

“这杜枕月,我倒不是了解的面面俱到。知道她有些野心,但却从未看见她有什么举动。莫不是,她真的看上你了?”杜枕河摸着茶杯上的花纹,思索道。

“可别了吧。我可没有这个福气,真不感兴趣。”

“那是自然,毕竟不久后你的陈颦儿便要回来了。”杜枕河轻笑道。

“哪是我的了?我们只是挚友而已。”余年义正严辞地打断。

“哦?你们二人无男女之情?你对她没有非分之想?”杜枕河嗤笑道。

“自然是没有,我们是兄弟。”余年斟酌了一下说道。

“最好是这样。”杜枕河眯着眼,向后仰去。

余年看着眼前杜枕河秀美的侧脸,觉得有些视觉疲劳。这些日子天天跟着这外貌酷似的姐弟俩呆着,着实有些让人疲倦。余年从窗外看着熙熙攘攘的街市,心想,倒是有好些日子没见李少惟了。

告别了太子,余年径直向安居布坊走去。路上听到吆喝卖糖葫芦,不自觉地走了过去。陈颦儿一直都爱吃糖葫芦,不管是以前在大学里,还是在如今,她见到卖糖葫芦的一定是要买上一串的。“大伯,来串糖葫芦。”“好嘞!”

余年拿着糖葫芦,继续向安居布坊方向走去,他向来不爱吃甜食,这糖葫芦算作给李少惟好久不见的小礼物好了。远远看到了安居布坊的招牌,一个熟悉的背影出现在余年实现里。他三两步跑过去,恶作剧似的从左边拍了拍李少惟的右肩。“嘿,干嘛呢!”

李少惟一惊,正要动手,便听见余年的声音,舒了一口气。“你可吓死我了!”

“大白天的怕啥呢!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李少惟,想我没有?”

李少惟翻了个白眼,“你这么久不来找我,现在是干嘛,想起我来了?”

“李少惟,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样子,像极了一个怨妇。我不来找你,你不会来找我啊?”

“我倒是想来找你,你们那个宰相府,是随随便便就能进去的吗?”

“嘿嘿,别生气嘛,你看,我这不是带了赔礼了。”余年将手中的糖葫芦递给了李少惟。

李少惟接过,细细地检查了一番,“我要看看你有没有偷偷尝过,我可不吃你吃剩的,有你口水。”

余年搭着李少惟的肩,“我才不爱吃这种东西呢。”

“原来是你不吃才给我的,我就知道你没那么好心。”

“喂,有点良心好不好,我可是专门给你买的。”

“好好好。你今儿个怎么有空来找我,前一阵都在忙什么呢。”

“就是一些琐事啦,怎么,你打算就跟我在街上聊啊。”

“都忘了,走吧走吧,快进去吧。”

半月后。

“什么??他们已经到京城了???”余年听到陈颦儿回来了的消息,惊地站了起来。

“他们现在在哪?”

“陈小将军应该已经到府上了,估计稍后会去宫里面圣。”

小厮话音刚落,余年已经撒腿跑了出去。

这个陈颦儿,回来也不知道派人来和我说一声,还是杜枕河派人来告诉我的,真是无语,等下要好好教训一下她。

余年刚看到将军府的牌匾,便看见已经换了便服的陈颦儿正要上轿子。

“陈无奇!!!!!”余年喊道。

陈颦儿听到熟悉的喊声,身体震了一下。回头一望,果然是余年,满头大汗,正在朝她招手。一瞬间陈颦儿竟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直到余年走到她面前,她才大梦初醒般的回过神来。

余年拿手在陈颦儿面前挥了挥,“嘿,干嘛呢,看不见我啊。”

陈颦儿看着眼前的余年,似乎一丁点都没有变,高挺的鼻梁,细长的眼睛眨巴眨吧,总是一副假装无辜的样子,还是身穿一身熟悉的黑袍。陈颦儿鼻子一酸,下意识伸手抱住了余年,抱到的一瞬间,又迅速弹开。余年在原地僵硬道,“大哥,你搞什么鬼。”陈颦儿尴尬笑了笑,随口说,“看见你太亲切了,有种妈妈的感觉,忍不住抱了一下。”

余年弹了弹陈颦儿的脑门,“你是不是打仗给打傻啦!”

陈颦儿伸手揉揉脑门,“你才傻,你全家都傻。”陈颦儿伸手时,余年看到了她手腕上的包扎,“喂,你胳膊咋啦。”陈颦儿撇他一眼,“你没有脑子吗,我是去打仗的,你以为我是去玩的吗?”余年一时语塞,看着陈颦儿纤瘦的手腕,心里有些隐隐作痛。“对了,不和你说了,差点误了事,我还要进宫去面圣,回来聊!”陈颦儿说着就往轿子里钻。余年下意识地拽住了她,陈颦儿不耐烦地转过头,“大哥,我现在真没空陪你玩。”余年僵硬地说道,“谁要你陪我玩!我..我也要进宫!”陈颦儿奇怪地看着余年,“你干什么去?”余年大脑飞速运转,想到刚才告别时太子说要入宫去,“我去见太子殿下!我们约好的!”陈颦儿打量了一下余年,意味深长地说,“原来如此,我懂的。快上来吧。”

待余年在车上和陈颦儿坐定,陈颦儿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狐疑地看着余年,“你进宫?怎么不坐轿子?走着去?”余年尴尬一笑,“我健身,晓得不,锻炼身体。”陈颦儿翻了个白眼,轻轻地揉了揉自己的手腕。余年迟疑了一下,开口问道,“你...你受了很多伤吗?”陈颦儿翻了个更大的白眼,“不然呢?”余年沉默了,盯着陈颦儿的手腕,陈颦儿猛地把手腕藏在背后,“看什么?又打什么鬼主意?”余年回过神来,转移话题道,“陈颦儿,你真的很没有良心诶,去这么久也不跟我联系。”陈颦儿踢了余年一下,“你是不是有毒,我在玩命,咋跟你联系啊,你以为我还能发微信啊。”余年被哽住了,讨好地笑了笑,“听说你的光荣事迹了,你现在是不是要被封大将军了呀?”言毕,余年反应来自己说错了话。“陈将军他...”“嗯,他战死了。”陈颦儿收了脸上的表情,低声说道。余年看着眼前的陈颦儿,突然感觉到了一丝心疼,“你也不要太难过了...”陈颦儿抬起头,直视着余年,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放心吧,我已经缓过来了,爹爹他得到了他最想要的结局,战士战死沙场,是最理所当然也最光荣的事情。”余年心里揪了一下,“那你...”陈颦儿歪头笑了笑,“我也会呀,我也是战士。”车厢里沉默了。

余年盯着陈颦儿,陈颦儿盯着窗外。

“对了,给你说个好玩的事情!”陈颦儿在脑子里思索了一下,打破尴尬的氛围。

“什么事?”余年显然还沉浸在刚才的对话里,表情严肃地问道。

“我新认识了个人,你猜是谁?”

“我怎么知道?”

“是李少惟的娃娃亲!”

“什么?”余年怀疑了一下自己的耳朵。

“是军中一个部将,和我关系超好!叫赵雪池!是李少惟的青梅竹马,他们失散多年!我已经答应雪池姐姐这次带她去见李少惟了!”

余年睁大眼睛道:“这...你边打仗,还能边吃瓜???”

陈颦儿嘿嘿一笑,“my pleasure.”

“Long time no say English,也不知道我六级这次过了没有。”余年感慨道。

到了宫门口,马车不能再进去了。陈颦儿和余年下了车,并肩继续向前走。

“上一次来这里都不知道是多久前了。”陈颦儿环顾着四周,有种物是人非的错觉。

“你认路吗?”余年提出了致命性一问。

“我...我可以问路...”陈颦儿生硬地说道。

“得了吧,你这个路痴,我送你过去吧。”

“Thank you.”陈颦儿点了点头,显然得到了想要的答案。

靠近了皇帝寝宫,陈颦儿远远看见那棵熟悉的大树,树下则站着一个似曾相识的身影。她以为自己眼花了,谁知余年带着她直直向那人走去。

“太子殿下。”余年行了礼。陈颦儿也立刻跟着行了礼,“见过太..太子殿下。”

杜枕河回过头,看着数次出现在他梦里的小鹿般的女孩,有种如梦初醒的感觉,战争好像没有在她身上留下太多痕迹,她的眼神依旧干净澄澈,皮肤也没有日晒雨淋的模样,依旧白皙,只是多了些晒伤的痕迹,此刻身着一身靛蓝色的衣裙,显得更加楚楚动人了。

“太子殿下?”余年看着杜枕河直直盯着陈颦儿,陈颦儿慢慢涨红了脸,忍不住出声打断道。

杜枕河抬了抬眉,向余年点了点头,再转向陈颦儿道。

“姑娘倒是许久未见,知道向我行礼唤我声太子了,真是难得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