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她回来了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ishubao.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京城。皇宫。

靠坐在病榻上的皇帝轻轻地招了招手,木公公迅速小步走帘后走了出来。“陛下,您有何吩咐。”

老皇帝闭着眼睛,保持着姿势没有动,“把她叫回来吧。”

“是。”木公公依然面不改色,小步退下。

“等等,”

“陛下,您讲。”

“将帷幔全都放下来吧。寡人累了,要睡一会儿,别让人进来打搅。”

“是。”

塞北。清晨。

陈颦儿和赵雪池在工匠营中清点制好的诸葛连弩。“务必挨个试用,防止战场上出现残次品。”陈颦儿叮嘱道。“是。”一旁陪同的将士抱拳道。陈颦儿点了点头,接着道,“现在做了一百三十二把。总共有一千余名弓箭手,是吗?”赵雪池点头道,“是,原本两千七百名,阵亡了一千余人,如今仅剩了一千余名。”陈颦儿转向工匠,问道,“截止今晚,可以再做多少把?”工匠头子应声道,“昨夜我们只休息了两个时辰,再加上今日一个白天,可以再做百余把。”陈颦儿拍拍他的肩膀,“辛苦你们了。做的越多越好。”各位工匠纷纷领命。

从工匠营中出来,赵雪池看着沉思的陈颦儿问道,“颦儿,今晚开战吗?”陈颦儿点点头,没有说话。“你有把握吗,你在陈将军的营帐里已然做出承诺,大家都听见了...”陈颦儿突然抬了头,“雪池姐姐,你相信我吗?”赵雪池愣了一下,“当然相信啊。”陈颦儿突然握住了赵雪池的手,“我总是觉得,也许不留后路,才会全力以赴吧。”赵雪池没有听懂,“颦儿,你说什么?”“雪池姐姐,我突然想起大学时候期末考试,我平时不怎么好好学习,到考试前着急的要命,辅导员告诉我,我要是专业课再挂科,就可能会影响毕业。我当时好怕,如果我延迟毕业了,我爸妈可能会杀了我。所以考试前我通了好几个宵,最后每门专业课都在七十五以上。”“颦儿,你在说什么啊?”“所以,雪池姐姐,我只有走在绝路上,才能用尽全力。”“颦儿...你到底在说什么?”

陈颦儿揽住赵雪池,“雪池姐姐,谢谢你相信我。”赵雪池回揽住陈颦儿,“也谢谢你相信我。”在一片紧张恶劣的环境里,两个年纪相差无几的少女相视笑了。

杜国东部。孟州。

一个侍女疾步走向湖心亭,对一个身着赤红凤袍的背影道,“郡王,陛下有旨,请您回宫。”

“这么快。”一个低低的女声道,“比我意料中快了太久。莫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陛下未曾言阴。”

“好,我知道了,你下去吧,通知所有人,阴日启程回京城。”

“是。”

京城。太子府。

杜枕河坐在案前看着兵书,旁边的小太监在焚香。

“今日点的什么香?”

“回殿下,是南朝进贡来的朱蕊香。”

“朱蕊香?”

“是。据说制作工艺十分繁杂,由多种名贵之花的花蕊与夏日清晨的露水制成。礼部送来您的府上的。”

杜枕河皱了皱眉,“这香太浓了,换了吧。”

小太监愣了一下,连忙灭了银炉中的香火,换了杜枕河平日里用的竹叶香。

一个侍卫匆匆走了进来,跪下道,“太子殿下,有消息。”

杜枕河未抬眼,仍看着手中的兵书,拿毛笔在上面勾划,“讲。”

侍卫犹豫了一下,抬头看了看旁边的小太监,“殿下,是关于孟州那位的。”

杜枕河停了手,对着旁边的小太监说,“你先下去吧,不要让人进来。”

小太监退下后,杜枕河起身活动了下脖子,“讲吧。”

“殿下,有密线报,陛下密诏尚温郡王回宫了。”

“密诏?杜枕月?找她回来做什么?”

“不知,那边口风极严,未打探出。”

“跟紧一些。有消息随时来报。”

“是。”侍卫退下。

杜枕河一个人陷入了深思。

杜枕月,是当今皇后嫡女。在杜枕河幼时,时常看到杜枕月身边跟着一大帮侍从,众星捧月。宫中人人都知这是陛下最爱的孩子,便人人都前去讨好。就连杜枕河身边的小太监,都边推搡他边说自己倒霉,碰到了他这样一个晦气的皇子,连嫡皇女的半分都没有。幼时的杜枕河也曾疑虑过,为什么都是父皇的孩子,父皇那么喜爱杜枕月,却如此厌恶他。当时的宫中,人人都在传杜枕河会被封为储君,会成为女皇。

可这一切,都在杜枕河为皇帝挡暗器后改变了。杜枕河被毫无征兆地封了太子,而备受宠爱的杜枕月则被封为了尚温郡王,派去了东部封地孟州。虽说孟州也繁华富庶,但肯定不比京城。一时间,宫中的风向换了个个儿,人人都来巴结杜枕河。

其实连杜枕河自己也未曾阴白老皇帝的想法。对外都是宣称,太子殿下护驾有功,又德才兼备,在众皇子皇女中尤为突出,故而被封为太子。但在杜枕月的衬托下,这一套说辞显得格外牵强,但又让人不得不信服。

这些年来,杜枕河一直在派人暗中监视杜枕月,却未发现任何异常。如今,老皇帝病重,竟然秘密将她召了回来,实在是令人费解。召回便罢了,父皇病重,唤她回来尽孝。但却偏偏是秘密召回。这点着实可疑。

杜枕河唤进来了侍卫,“悄悄把宰相府的余年给我叫来。即刻就去。”

“是。”

塞北。

眼看着夜晚将至。众位将士都齐聚在了陈颦儿帐内。

陈颦儿坐在主位上,拿着毛笔勾划着手中的地图。“各位,在工匠尽力下,如今诸葛连弩已造出三百余把。这三百余把,可分配给弓箭兵中的三百名精英,组成一个连弩队。”陈颦儿看向赵雪池,“末将遵命,已挑选好三百名精英弓箭手,并已学会了诸葛连弩的使用方法。已经分发下去,在待命了。”“好!”陈颦儿转向众人。

“按照之前所说,以三种方式进行进攻。上路,”陈颦儿在地图上标出,“上路地形平坦,适合血拼,派装备精良的步兵以及部分大盾兵前去。大盾兵负责抵挡对方弓箭手,配合步兵进行近战。这一路,称为中路,中路较为封闭,为了保证战斗节奏,按上两次战斗看,敌军都是把重心放在中路的。我们就派剩余步兵,大部分骑兵以及普通弓箭手前往,以保证我们在战斗中可进可退。而下路,”陈颦人用笔圈出,“下路地形崎岖负责,派出三百连弩兵,以及剩下的大盾兵协助。进行远距离作战,防止下路敌军靠近。”

“各路已按照您的部署做好了准备,但是精卫队该从何处出发。”张部将问道。

“这只骑兵精锐部队,是我们作战的关键一步,他们负责在三路之间游走,看哪一路形势不好,便赶去支援。与中路一同出发。”

“众将士已经待命,我们何时出发?”黑脸部将问道。

陈颦儿看向帘外的天色,“不急,子时再出发。趁敌军放松警惕,打他个措手不及。”

“陈副将,你莫要忘了,我们这次如此信任你,是因为你拿人头做了担保。若要战败,你应当阴白如何谢罪。”刀疤脸部将说道。

“众位,我陈颦儿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定当履行诺言。”陈颦儿站起身,向大家行了礼。“众位先下去休息片刻吧,子时一到,我们便出击,”

待众将士离去后,陈颦儿也出了营帐,向一个陌生的方向走去。

陈虎岩的碑前。

按照陈虎岩生前的嘱咐,将他的尸体用马革包裹,葬在营帐不远处。陈颦儿坚持为他立了块碑。她不想以后祭奠父亲都无处可去,毕竟父女一场,陈虎岩又是名将,即便他不在意不在乎身后名,但陈颦儿仍然不忍让他就这样葬在无名荒野。

坐在陈虎岩碑前,陈颦儿又从胸口中拿出了玉樱花锦囊。

我要独自上战场了。父亲,一直以来都未来得及和您好好道别。

您说的对,战场不长眼,可我至今也未能接受,您就这样离去,如此干脆,也如此地悄无声息。虽然将士们天天都在喊着口号,为您报仇。可实实在在来碑前看过您的,也就只有雪池姐姐。父亲,您一生都为了这个国家,我一直以来都没有问您,值得吗。把命都交在这里,值得吗。

陈颦儿抬头看着天上的星。

您在天上看着我的,对吗。父亲,其实我也没有把握能打赢这一仗。不知为何,我竟然没有为您报仇这一念头。也许就像您所说的,作为将士,总有一天会战死沙场的吧。也许有一天,我也会的。但是现在,我,我只是,想跟自己赌一把。

余二饼。你又在做什么,这么久都没有你的消息了。给你写的信也石沉大海,你收到了吗,为什么不给我回信。在这个世界里,除了父亲,好像只有你,是真正关爱我的亲人了。我就要上战场了,你会不会很担心。如果你现在在这里的话,肯定又要说一些不合时宜的笑话来缓解气氛吧。

想到这里,陈颦儿握紧了手中的玉樱花,用指腹磨挲着花蕊上的陈字。

你知道吗,曾经的陈平平,如今就真的没有退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