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马革裹尸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ishubao.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李郎中声音落下,没有人说话。

一片压抑。沉默。似乎有人在轻声啜泣。

虽然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但是陈颦儿仍然觉得无法接受。虽然陈虎岩不是从小看护她长大的父亲,可他仍在这段时间里,保护着她,给了她力所能及的,作为一个父亲的关爱。可如今,他就要离开了。

陈颦儿觉得很茫然,好似眼前一切事情都极不真实,这个一生叱咤战场,让敌人闻风丧胆的镇国大将军,就会命丧今晚。她抬起头,环顾了一下周围。后方跪满了将士,张部将垂着头和手,一副无力的样子,黑脸将军已然闭着双眼,保持着行军礼的姿势,身边的赵雪池紧紧抿着唇,身体微微颤抖。

“小陈将军。”李郎中的声音将陈颦儿思绪拉回,“将军有话和你说。”李郎中叹口气,起身向外走了出去,众将士纷纷让路。

陈颦儿立刻上前,扶在床沿边上。陈虎岩微微睁着眼,“颦儿,你来了。”

“父亲...”看着眼前气息微弱,脸色苍白的陈虎岩,陈颦儿心中隐隐作痛。

“颦儿,为父有话和你交代,你且靠近些。”陈颦儿附身侧了过去。

“替为父打完这一仗。还有,回京城以后,莫与太子为敌...”

顾不得想话中含义,陈颦儿一口气答应了下来,“父亲您放心...”

“还有...我死了以后...尸体就不必带回京了...用马革裹尸,就葬在这里吧...我的一生...成也战场,败也战场,虽说有始有终,但也终究倦了...”陈虎岩缓缓地闭上眼睛,“好了,我累了,你们都下去吧。”

众将士行了大礼,慢慢起身告退,但依旧无人说话。

陈颦儿跪在塌前,泪水不自觉地流了下来。赵雪池轻轻拍了拍她的背,“颦儿,走吧。”

京城,太子府。

“一切都准备好了吗?”杜枕河拿着一只金勺,在逗笼中鹦鹉。

“回殿下,都准备好了。”一个蒙面穿着黑斗篷的人说道。

“余年那边呢?”

“也已就绪。”

“他情绪怎么样?”

“还算稳定。”

“塞北战役如何?”

“镇国大将军重伤,线人来报,怕是时日无多。”

“谁接替帅印?”

“他的女儿,陈颦儿。”

“哦?”杜枕河拿金勺戳了戳鹦鹉,“有意思。”

蒙面人迟疑了一下,接着说,“殿下,大将军的伤...怕是李郎中会瞧出问题。”

“无妨,他不敢说。”杜枕河将金勺扔在鸟笼中。“来人呐。”

几名侍卫推门而入,“在。”

“把这鹦鹉拿出去,喂了宫中野猫罢。”

“是。”

“殿下这是何意?”蒙面人问道。

“它听见你我谈话了,你说,它该不该死。”杜枕河笑着说道。

塞北。

陈颦儿和赵雪池一路无言,却默契地走到了军营旁的那片空地,并肩坐了下来。

“雪池姐姐,你难过吗?”陈颦儿抬头望着夜空。

“陈将军为国一生,战死沙场。可谓英雄落幕,让人可叹。”

“雪池姐姐,我说,你难过吗?”

赵雪池愣了一下,“将军对我亲近,多年来又多加照顾,我怎么可能不难过。”

“可是雪池姐姐,我不知道为什么,哭过以后,我好像没有那么难过了。”陈颦儿转头看向赵雪池,“父亲解放了,不必再奔赴沙场,不用在搏命,可以安心地睡去了。”

“颦儿,你在说什么?”

“雪池姐姐,你知道吗?这是我来这个世界,第一次面对生离死别。曾经在那里时,也遇到过一次,姥爷得了胃癌去世。在医院,他弥留之际,我哭的很难过很难过,然后他把我叫去身边,他说。”

“胃癌是什么?”

陈颦儿没有接赵雪池的话,接着说道,“他说,他这一生,一直在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现在做倦了,自己也想离去了。我想,父亲大概也是这样想的。”陈颦儿回想着陈虎岩说的话。

“颦儿,你没事吧。”赵雪池担心地揽住陈颦儿。

“我没事的,雪池姐姐。”陈颦儿轻轻笑了一下,“你刚才问我胃癌是什么,胃癌就是一种疑难杂症。”

“颦儿,你若是想哭,边哭出来吧。”

“我真的不想哭,雪池姐姐,不必安慰我了。”

赵雪池担心地望着陈颦儿,松开了手。

“雪池姐姐,其实我来自另一个世界。离这里很远很远,很久很久的世界。

在我那个世界里,我的父母管我很严,甚至为我规划好了人生,不准我走偏一步。

于是我考上重点大学,学习重点专业,按部就班地生活着。有些时候,觉得生活真的很无聊,不知道自己活着有什么意义。”陈颦儿第一次袒露了内心。“我知道他们是为我好,可他们从没有问过我愿不愿意。”

“颦儿,你莫不是难过失了神智,我去帮你请军医来。”赵雪池说着便要起身。

“雪池姐姐,我没事。”陈颦儿拉住她,“你就当是听故事,听我讲完。”

赵雪池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可我来到这个世界,仍然被注定了命运。我以为注定我要上战场。直到有一晚,我独自练武,被父亲撞见。我问他,我一定要习武吗。他告诉我,谈让我习武只是希望我能保护好自己。我问他,不是想让我上战场吗。他说,凭我自己意愿,不想上可以不上。我问他为什么。他说,他的一生已经献给了别人,希望我能为自己而活。”

“那他为什么还是带你来了战场?”

“因为我告诉他,我想上战场。”

“为什么?”

“雪池姐姐你是十万个为什么吗?”陈颦儿看着疑惑的赵雪池,接着说道,“因为我告诉他,我想上战场。”

“可据我所知,将军府大小姐,不通武艺啊。”

“那个不是我,是之前的陈颦儿。”陈颦儿解释道,“我曾经的梦想就是当个女英雄。现在机会来了,我又怎么会放过。”

“那将军怎么说?”

“他说,他不希望我上战场。”

“那你怎么还是来了?”

“我告诉他,我总有一天会上战场的,这是我的宿命。”

“所以将军就带你来了?”

“嗯。”

“陈副将!赵部将!你们可让我好找!”刀疤部将匆匆赶到,“你们快来吧,就在等你们了。”

陈颦儿和赵雪池对视一眼,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大帐中。

“陈副将,如今你是军中最高统领,请你下命令,让我们为大将军报仇!!”

“今晚我们就杀去梁军大营,大不了两败俱伤!!陈将军不可白死!!”

“对!!!杀过去!!!”

“众位将士稍安勿躁。”陈颦儿尽量大声地说道,“工匠们正在赶制诸葛连弩,有了此武器,我们必将为父亲报仇。但今晚不可,武器数量尚且不够。最早,明晚可以动手。”

“难道要我们白等一天时间吗?!将军魂魄能安宁吗?!”

“对啊!!陈副将!!你不下令!!我们便自己去!!!”

“张部将,您不要冲动。父亲死了,我也很难过。但有句话说,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我相信父亲在天之灵,也会希望我们准备充分,再一举拿下敌军。到时我必将亲自摘下梁军将领首级,为父报仇,给大家一个交代的。”陈颦儿抱拳向众人跪下。

“副将,万万不可,你向我们行大礼,不符合军中规矩。”刀疤部将上前一步,去扶陈颦儿。但陈颦儿纹丝不动,“众位将士若不跟随我,我们此战必输。我赌上性命,请各位相信我,若战败,我必以头谢罪。”

刚刚义愤填膺的将士们没了声音。赵雪池率先跪下,“末将愿听从陈副将调遣。”

刀疤部将也跪了下来,“末将愿听从陈副将调遣。”

“末将也愿。”

“末将愿听从陈将军调遣。”

“......”

张部将见众人都跪了下来,叹了口气,高声道,“陈颦儿,望你记住你所言。如若战败,拿人头谢罪。”

“张部将不必忧心。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我定将履行承诺。”陈颦儿直视着张部将,朗声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