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 因果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ishubao.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接下来的几天,苏叶也先后将龙姜等三个弟子的未来的记忆进行了一番点化。

苏叶也没有刻意教导他们。而是与朱杨一样,令他们的脑海中浮现出了未来的记忆。亦或者是,对他们而言的“过去”的记忆。

番茄

逆我道,忘心道,大我道,丧我道。

四个弟子各自寻找回了曾经悟道的经历,也寻找回了当年在苏叶离去以后,所发生的故事。

那老者似乎也发现了这件事情。

尤其是在点化过后,四个弟子对老者更加亲近了。

曾经在老者逝去之时,身边只有龙姜一人陪伴,他虽然惦记着其余三个弟子。可是当时那三个弟子,毕竟在自己的求道之路中。

而如今,在提前获得了对于未来的记忆之后,四个弟子,自然对老者怀有着无限感激与亲切和珍惜之情的。

这对老者来说,自然是也不算是一件坏事。

虽然,这似乎总有一种违逆了自然的感觉。

当然这也的确是对的,苏叶如今的所作所为,其实是与自然与造化背道而驰的。

按说,老者应该会反对他如此的做法。

不过,老者想了想,却也没有在意。

顺其自然,顺心顺意,而不自强求。

强行去“顺其自然”,本身就是一种悖逆。

因此,苏叶的所作所为,也是一件不错的好事,何况眼前的一切看似违逆自然,实则说不定也是自然造化的一部分。

因此,老者并没有对苏叶的所作所为感到不自然与不和谐,相反,他在顺从着着眼前的这一切,甚至是享受着。

感受到了老者如此的情感,苏叶不由得心中再生钦佩。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与其担忧和焦虑,不如活在当下。

星空的光辉是指引着人们立足脚下,而不是担忧星空深处的未知与未来。

这一日,苏叶照常在池边游荡着,这小小的天倾池似乎又成了他的一个蜗居。

而老者,则坐在草地上,听着朱杨等四个弟子一个个阐述自己的道法。

是的,原本这个时间应该是老者给四个弟子讲课的时间。

但是在苏叶对四个弟子接连点化以后,他们的记忆已回到了曾经最巅峰的时期。

朱杨等四个弟子,其实在苏叶当年走后也活了很长的时间,其中除了葛乔在没过多久以后,就因为承受不了逆我之道,而自愿兵解意外,其他的三个弟子大都活了悠久的岁月。

甚至,他们活人生中经历的岁月要比老者经历的还要漫长。

譬如那王松,由于继承了王舆的大同道,他对世间的一切都可以容纳和接受,精神无比的平和。

再加上他本来的性格,也是不论争斗,因此竟然足足活了三四百年岁月。

而且他的家族也很是绵长,苏叶曾经交给四个弟子四颗星元延续到最后的就是王松的后人所保留的。

因此,在对知识的累积上,钟山四个弟子甚至说不定如今比老者还要多。

但是。

苏叶眼看着四个人和老者坐在一起的样子,眼中逐渐浮现出了几分回忆之色。

老者是造化,造化或许并不懂得许多知识,也没有很多经历,但是造化到所看到的一切,都是自然中最纯粹最简单的。

看山是山,看水是水。

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

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

老者很显然就在第三重的境界之中。

如果没有悟破这一点的话,任凭钟山四个弟子如何经历世事,如何完善自己的大我、逆我、丧我、忘心之道,他们也永远无法达到“造化道”的境界,无法突破那源自自己,限制自己的桎梏。

不过即使如此,苏叶还是看到老者的眼中是含笑着的。

老者,看到了四个弟子的成长,也许这对苏叶来说算不了什么,可是如果以老者的目光来看,那四个弟子正是自己造化道的延续。

虽然,都不是真正的造化道,却也多少带了造化道的影子。

在曾经老者顺其自然选择逝去的时候,他的内心其实是担忧四个弟子的。

但是如今的他还并未逝去,而四个弟子却已尽皆“寻找到了”自己的道。

虽然这道很渺小,但对他们来说,意义却不可谓不大。

对于老者而言,也是很有意义的。

“我追随圣人王舆……领悟了顺从自己的大我之道,这大我之道,实际上是顺心而为之意,并不是说要将自己看的比世界还重,但是却要将自己看的造化等同造化。可低可高,可小可大,可深可浅,可在屎溺之中,也可在高天之阶,而大我之道亦是如此……”

王松先阐述着。

他说完了以后,便是由朱杨说自己的道:

“我自在离开钟山以后,完全投入到了丧我之道中,丧我之道所追朔的乃是体味人生百味。在我余生的岁月中,我经历和扮演了许许多多的人间百态,这一切的经历虽然都很渺小,可是却仍令我领悟到了生命的真谛……”

接着是葛乔。

葛乔将自己的经历,以及逆我道的弊端,也全部说了出来。

轮到龙姜时,龙姜也尽可能地阐述自己的经历。不过她的“忘心”之道,实则是很难自己言述出来的。

四个弟子一一将自己领悟的道告知给老者,而老者,也对他们的道一一进行点评。

在老者的眼中,没有什么道是要高于或低于另一种道的,包括葛乔至死都没有领悟通透的逆我道,在老者的眼中也是甚为不错的一种了不起的成就。而不能说,是残缺或邪道。

何况,当初逆我道的确让葛乔到命丧的很早,但是即使如此,逆我道仍然流传了下来。

并且,甚至逆我道在日后伴随着一种对世人与自己的磨练,始终刻印在了天道之间。

而葛乔的生命,固然短暂,但也并不是毫无意义的。何况,生命的长短,也代表不了什么。人生再短,亦有蚍蜉一日梦幻。昙花一现,还可在世间留下刹那芳华。

不过,比起大我、顺我、丧我三种道,老者最称赞的却是龙姜的忘心之道。

所谓忘心之道,顾名思义,就是忘记自己的存在,忘记自己的“心”。

此道与天地合一,与造化相融。

这忘心之道,很显然比其余三种道更近似于造化道。

只不过,忘心之道与造化道的不同之处在于,龙姜本身并不知道造化的存在,她所要做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忘记。

总之。他们的,道皆是了不起的道,只不过尚需要完善。

人生的岁月毕竟太过短暂,凭借诸人的余生,即便是活过三四百年,终究也无法体悟大道。

何况四个弟子与老者所追寻的造化道不同。

老者的造化道,只要顺从自然,顺应天道即可。可是四个弟子的道,往往都是需要追寻一个尽头的。

但道是没有尽头的,因此,这就会导致四个弟子多少心中会有遗憾的存在。

老者对四个弟子的道进行缓慢地点评和教述。

四个弟子也在聆听着老者的讲述,在老者讲述过后,他们的目光又都看向天倾池,落在苏叶的身上。

“龙神帝君,不知你对我等四人的道有何想法?”

虽然在“记忆”中,苏叶也曾肯定过他们的“道”。

不过,现如今的苏叶,又不是当年的苏叶了。他更加强大,对“道”的领悟也更加深邃。

苏叶闻言,从水面上浮起。

伴随着光芒闪动,他再次汇聚出了少年模样的法相,对着四个人说道:

“你们的道,师父已经概括的很详细了。我没什么好评述的。不过我此次前来,确实是来寻你们的。我希望你们可以与我一同超脱这个世界,一同前往幽冥和天庭来相助我,我虽然不能帮助你们完善大道,却可以给你们一个场所,让你们有能力自行完善自己的道。”

天庭,幽冥?

四个弟子闻言不由一怔,苏叶还没有来得及跟他们说这件事情。

苏叶点了点头,将天庭和幽冥的职能告诉给了四个弟子。

四个弟子听罢过后,眼中不由露出了神往之色。

哪怕是与天地融的忘心之道的龙姜亦是如此。

因为龙姜的忘心之道,实则亦是追朔大道的一种道法。

在得知,如今山海世界的道,居然只是困缚在诸天万界中的一个极其渺小的世界,那么龙姜所追朔的忘心道,也显得很是渺小了。

她自然奢求外面的天道,也自然也不会想要仅仅被困缚在这个渺小的世界中。

“那么,要如何才能加入到龙神帝君所在的天庭和幽冥?”龙姜问道。

苏叶笑道:“我之所以来到此处,逆转了时间线的过去与未来,就是为了这件事呀。只要你们四人同意,不久后,我便可请你们四人一同离开此方世界,至于接下来是去天庭还是幽冥,则看你们四人的了。”

四个弟子顿时喜不自胜。

苏叶说完了这番话后,目光最后则落在老者的身上。

是的,在苏叶的内心,他也想要让自己的师父加入自己的幽冥和天庭。

但是想了想,苏叶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

毕竟老者的道乃是顺其自然的造化道。

如果自己强行让他加入自己,那这无异于是违逆了老者的心情。

可是苏叶这么想,老者却并不这么想。

只见老者的脸上露出了和煦的微笑,对苏叶说道:“徒儿,你连这四个孩儿都邀请了,为何却不邀请一下老夫?”

苏叶闻言不由一怔,旋即心中浮现出极大的喜悦之情。

当初他与三清对赌之时,曾想过让老者来坐镇山海世界。

但是想到那时的老者,已顺其自然的逝去了。所以最终,放弃了这个念头。

就连三清,也没有选择去取老者的道。毕竟,造化道太有局限性了。这种道连三清也无法完全领悟,毕竟他们三人也是造化衍生的,对造化的追朔,也只不过是“后天朔先天”,不得观看正理。

而如今,想不到这老者,居然想可以愿意为了自己来“违逆”自己的造化道。

老者好像知道苏叶心中所想一般,微笑道:“徒儿,并非是我违逆了自己的造化道,而是我的造化道本就随心而起,凭心而动,顺心而行,所谓顺其自然。顺的也是我内心中的自然。”

“而如今,四个弟子与你这位我最徒得意的徒儿都加入到了那天庭和幽冥之中,那老夫我自然也很想看一看诸天万界的广阔呀。”

老者的话,让苏叶明白了。

苏叶不禁也是十分的开心。

看来此次来山海世界的目的,不但可以说是完美达成,甚至是远远超出了自己的预期。

如今钟山的老者和四个弟子,都愿意随自己去幽冥和天庭!

那么如此说来,现在整个山海世界,对苏叶来说,实则已经没有什么太值得留恋的了。

不过,这也并不代表苏叶要像当初的三清一样,就这样放弃山海世界。

山海世界作为幽冥可以进行轮回的一个主体,还是很有存在的必要的。

何况,纵使是当初苏叶存在的是时间线内,也有着少姬等许多敬奉神明的信徒。

而在他们之后,这个世界也曾衍生过许许多多的求道者、修道者,他们有的甚至不比钟山四弟子,乃至于不比王舆这种“圣人”要差。

对于他们,也在苏叶的招揽范围之内。

不过那就得是随着时间线的进程,而让他们主动感悟到封神榜的引力了。

毕竟,苏叶已理解到了时间的因由。如无必要,他也不想再去干涉时间线了。

在决定好了老者和四弟子以后,苏叶并没有直接带着他们一同离开。

因为他们虽然答应了要与苏叶前往幽冥和天庭。

不过,他们在山海世界也仍然有着他们自己未完成的使命。

如今的他们就好像是跳出了剧本的演员,虽然可以随时离开这部剧本,可是却也得尊奉着演员的使命,先好好的将自己的这场戏演下去。

当然,或许不必执着于重现那些曾经任何的细节,但是至少在大体上,不要发生割裂感,以免使山海世界陷入到覆灭的结局。

这是一个很容易理解的事情。

就好像如果现在没有老者,也没有苏叶去维持着西北星天的话,那么现在这个时间线的万物生灵是没有办法阻止西北天的陨落的。

除非从一开始老者就跳开这个剧本,那么届时应当会有另一个代替老者的存在。

不过现在老者虽然接受了在他使命完成之后要去追随苏叶,却不代表他对这一部戏要中途放弃。

如果他放弃了,那么这个“半途而废”,必将这个世界产生的极大的影响。就好像三清吸取天道之后,山海世界现如塌方一般。

这就是所谓的,因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