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偷偷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ishubao.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傅晏被苏长乐猛地这么一扔,倒也不恼。

他抬手将落在身上的橘子皮给拿了下来,有放回到了桌子上,对着苏长乐道:“郡主生气了?”

苏长乐看他,脸被气得鼓鼓的:“你说呢。”

傅晏知道这个小郡主肯定是生气了,所以也不再惹她,只对着苏长乐轻轻道了一个人名。

苏长乐敛眉:“许罗?”

傅晏点头:“对,那几个打手是许罗养在院子里面签了死契的,所以就算死了也算是许家的家事,虽不合法,但并没有人说什么。”

苏长乐皱眉:她记得上次自己已经警告过许罗了,许罗平常又是个只知道好色的,怎么可能不顾自己的威胁,又来惹江慎?

傅晏好像也看出来了苏长乐的疑惑,随即又点出来了件事:“听说,魏如意最近与许罗倒是见了面。”

这就对了!

苏长乐一下便通透了。

之前苏长乐虽然警告了许罗,但如今苏长乐在魏如意宴请的席面上狠狠地打了她的脸,按照苏长乐对魏如意的理解,她定然是要报复回来的。

可是魏如意又不敢动她。

那便只能将气撒在江慎的身上。

她去找许罗,许罗因为喜欢她所以将苏长乐的警告忘在了脑后。这样一来,江慎若是真的被害了,却并不伤及性命,但也确实断了苏长乐的心思。

而魏约重新选一个人就好了,不会因为这点“小事”而责罚魏如意。

这一切便连起来了。

“原来是她啊。”苏长乐眯了眯眼睛,她对着傅晏道:“多谢小傅大人提醒了。”

“举手之劳而已,郡主若是有心,日后定能查到。”

苏长乐笑着,估算着时间,外面的席面也差不多备好了。

果然,没等多一会儿,阿珠便从外面敲响了门,提醒道:“郡主,饭备好了。”

“好,知道了。”苏长乐说罢,招呼着傅晏:“那小傅大人先去用饭吧。”

“郡主一起?”

“也好。”

傅晏进了郡主府,就没着急走。

他愣是足足在郡主府上磨了一个下午,这才在傍晚十分闲适的离开。

苏长乐好不容易送走了人,觉得浑身上下都累瘫了。

可是她心里还惦记着江慎。

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苏长乐和衣躺在了贵妃椅上,对阿珠吩咐:“阿珠,我先睡一会儿,等入夜之后,你再叫醒我。”

“是。”阿珠将门窗关好,将一张薄毯盖在了苏长乐的身上。

月入正空,郡主府的门口停了一辆不起眼儿的马车。

苏长乐戴着斗篷的兜帽匆匆的上了马车。

马车一路向江慎那里奔去,等到了地方,苏长乐下车,阿珠上前敲响了江慎的门。

来开门的是宋实。

宋实看着外面的来人,他一眼就认出了来人,他赶紧给苏长乐让出了路:“郡主。”

“你家公子醒了吗?”

“没有,从今晨回来之后,便一直都没有醒。”宋实看起来有点憨憨的,苏长乐打量了他几眼,倒看起来也像是个实诚人。

“本郡主进去看看他。”

苏长乐悄悄的推开了江慎的房门。

他的屋子还是那么冷,不像苏长乐的屋子,从入冬之后地龙便烧的暖暖的。

江慎的房间小,除了一张桌子,就剩下一个衣柜和一张床。

真是简陋到不行。

苏长乐踮着脚轻轻的走到了江慎的床边,然后便浅坐在了床边。

江慎和昨天晚上一样,安安静静的躺在那里,脸色还是有些苍白,但确实比昨夜已经好上了许多。

苏长乐抬起小手抚了抚江慎的脸颊。

唔……

有点凉。

苏长乐忽然想,要不要赶明个儿直接搬个暖炉过来?

苏长乐摸了摸他的脸,又摸了摸他的手,最后小手指勾上了他的,像那天晚上一样。

苏长乐叨叨的跟江慎说了很多话。

“江慎呀,我来偷偷的看你啦!”

“江慎,你什么时候能好起来啊……”

“你不知道,昨天晚上都快要把我吓死了。”

“本来我是想带你回府的,但现在有很多人在盯着你……我不敢。”

“还有那个许罗,我明明已经警告过他了,但是他胆子还是那么大,可恶的是,我现在还不能动他……”

苏长乐的小嘴絮絮叨叨的,她本来昨天晚上就一晚上没睡,再加上应付了傅晏一天,晚上睡得那点时间根本就不够,如今就算是看着江慎这张单薄的床,也觉得挺舒服。

“就躺一会儿,不过分吧。”

苏长乐这么自言自语着,便脱了绣鞋,躺在了江慎的旁边。

她侧脸看着江慎,呼吸之间都是江慎的味道。

她看着江慎的眉眼,眉眼弯弯的笑:“我实在是太困了,你这里就这么一个可以歇着的地方,本郡主就躺一会儿,真的就一会儿……”

苏长乐小声呢喃着,到最后竟然将自己给哄睡着了。

本应该在沉睡的江慎却忽然睁开了眼睛。

他闻着女孩儿的呼吸都是香甜的,可是……

他却闻到了一股不属于苏长乐的味道。

苏长乐下午与傅晏待了好一阵,实在太累了便没换衣服,她根本就没想到江慎竟然能闻出来。

而且她自己也没有发觉。

江慎却发觉了。

江慎看着苏长乐,忽然觉得那股味道很讨厌。

他抬手将自己身上的被子给苏长乐盖上,直到把整个小姑娘都藏在了被窝里才堪堪结束。

不一会儿,江慎身上的皂角香便盖过了那股不小心沾染上的味道。

江慎这才满意了些。

他低头,看着无意识地蹭着自己肩膀的苏长乐,借着微弱的烛光,他能清楚地看到苏长乐脸上的绒毛。

他的睫毛垂了垂:这就是女孩子啊……

刚刚苏长乐上来的动作很小,她也是在不知不觉之中就睡着了,所以刚刚在勾着的小手指也松了。

江慎顿了顿,重新将她的手指勾了起来。

两个人的小手指就这般纠缠着,可藏在被窝下面,谁也看不见。

江慎本就少眠,即使是睡着了,却也睡得浅,只要有一点动静儿他便会醒来。

他自己睡觉尚且如此,更不要提身边还躺了一个像小火炉一般温热的姑娘。

江慎觉得,自己今天晚上肯定是睡不着了,于是他干脆闭上眼睛。

可没想到的是,他竟然睡着了。

甚至还做了梦。

江慎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在做梦。

他好像是一个旁观者一样,进入到了一片梦境之中,他的意识还很清醒,并没有沉沦在其中。

他置身在一片破旧的村庄之中,从那些半倒不倒的围墙上便可以看出来这里有多么穷困。

江慎觉得这里有点熟悉,便下意识地往一处走去。

他梦中的视角随着他的思维移动,最后停留在了一个已经破了洞的木门前。

透过破洞,江慎看到了里面。

木门里面是一个院子,院子不大,隐约中里面有一个长得十分美艳的女人穿着一身粗布衣裙,正在院子里忙活着做饭。

那张脸与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可它偏偏就是这样。

江慎想再往前走走,可一个无形的屏障却将他挡在了原地。

他被隔在一旁,看着院子里面除了那个女人之外的另外的一个人。

那是一个孩子。

一个正在对着院门,扯着嘴角微笑的孩子。

那笑容很假,却又温润得体,不像是发自内心的笑,而是那种为了讨好谁而刻意练习的。

那女子手里面的活儿不停,与她那张脸不同的是那双本应该白嫩的手,竟然已经被磨出了茧子。

她时不时的转头看一眼孩子,嘴角上面竟然也挂的是与那孩子一样的笑。

就算是在笑着,可就是很压抑。

那女人看着孩子嘴角的笑,只要有一点掉下来的痕迹,都会冷眼过去,嘴角在笑,可眼睛里面确实冷冰冰的,没有一点温度。

江慎抬手不自觉的摸了摸自己的嘴角。

这个微笑的弧度江慎很熟悉。

梦里的环境没有声音,江慎也没着急醒过来,他站在旁边看着这个女人带着孩子的一举一动。

孩子不过四五岁的样子,长得很好看,笑得也很好看。

没有人会不喜欢。

江慎看着那个小孩,下意识地觉得自己一定在那里见过,可是他知道自己长得和这个小孩子一点也不一样。

他不知道这是谁的困境,还是单纯的只是一个梦。

没过多一会儿,天上忽然雷声阵阵,风雨欲来。

江慎的耳朵像是被打开,他竟然在梦中听到了雷声,甚至还感受到了风。

“真是有趣。”

江慎笑着,他本想到别地方转转,可他却被困在了这里。

像是那个看着快要下雨的天气,想要进屋的小孩一样。

“娘,要下雨了……”

小孩子突然说话。

女人放下了手中的柴火,手上就算已经结满了茧子,也被那柴火树杈刮得满是血痕。

她走到小孩的面前,对着他道:“今日的练习还没有完,等到了时辰,娘就让你进屋。”

“不过是风雨罢了,小事而已。”

那女人伸手调整了一下小孩子嘴角笑容的弧度:“记得,眼睛里面要真诚,要让所有人都喜欢你,相信你……”

这话像是咒语,一遍一遍循环在半空中,即使呼隆的雷声也抵消不掉。

女人说罢,自己便进了屋子,她坐在屋子里,看着站在门外的小孩。

没多一会儿,豆大的雨滴便砸了下来。

砸在了地上,砸在了孩子的脸上。

江慎在旁边冷眼看着这一幕,心里面竟然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感觉,直到从屋子里面传来了一个冷冰冰的声音……

“不许哭。”

不过短短的三个字,江慎听着,忽然感觉自己的心口处抽痛了一下。

疼到他差点弯下了腰。

他挑了挑眉,抬手抚上了胸膛。

他像是略微有些惊讶,又带着些玩味和探寻。

“原来,还是有知觉的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