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八章 理解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ishubao.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广田雅美和日向合理是同父同母的亲姐弟’。

这件事,早在之前得到秘密召唤,在小黑屋里和那位喝红茶的警方人士见面的时候,松田阵平就知道了,也已经震惊过一轮了。

秋原研二也知道这件事。

他们略收表情,一起等待尹达航接下来的话。

是同父同母的亲姐弟,然后呢?

尹达航打量着他们,发现他们的表情都格外平静,于是迷茫了一下,“……?”

怎么回事,都不震惊的吗?

他们和日向合理的关系不是不错吗,不应该啊?

他们面面厮觑了几秒,秋原研二立刻惊讶出声,“什么?!”

他像是刚刚反应过来一样,惊讶地重复,“亲姐弟?!”

然后飞速地接话,“居然真的是亲姐弟?怪不得我觉得广田小姐看小日向的眼神格外柔和,还担心……”

‘还担心广田小姐是不是有些喜欢日向合理’。

松田阵平也飞快地接道:“可是广田小姐不是比他大三四岁吗?这样算的话,那她……”

‘那她不就是日向夫人未婚先孕出来的孩子吗?’

当然,她和日向合理根本不是日向夫人的孩子。

这两个飞快递过来的话题都很合适,也很能转移注意力,尹达航顿了顿,他狐疑地看了看一脸惊讶恍然的秋原研二几眼,又看了看一脸恍然惊讶的松田阵平几眼。

他再次顿了顿,下意识用警方视角分析了一下。

秋原研二关注的是‘哦,怪不得广田雅美面对日向合理的时候那么柔和’,松田阵平关注的是‘什么?那不就是未婚先孕妈?’。

他继续分析:挺合理的,符合他们两个一贯的作风,特别是秋原,简直一如既往地稳定发挥,敏锐地察觉到了那对姐弟的关系很融洽。

那刚刚的那几秒安静,应该只是这两个家伙在艰难加载信息量吧?

尹达航放弃将信将疑,他先回答松田阵平的问题,“应该是吧,日向夫人应该是跟着日向先生私奔的,他们在私奔前就有了孩子、寄托给亲戚了。”

从年龄上推算,大概就是这样了,这就有一个问题了。

他不太爽地滴咕了一句,“那个混蛋!”

广田雅美和日向合理是同父同母的亲姐妹,那她肯定也是日向夫人的孩子,算算时间,日向夫人怀她的时候,估计才十四五岁。

日向夫人在那么年幼的时候就和日向先生认识,还跟着他私奔、为了生了两个孩子,日向先生却一走了之了,真是个混蛋!

……不过现在已经是个死混蛋了。

松田阵平也不太爽地点头赞同,“在那么小的时候下手,不就是趁人年幼不懂事,很好骗吗?”

组织那么迫不及待地联系日向合理,都等不到他的身体恢复痊愈,就直接拉走接触了一次,不就是看他年纪还小,又陡然失去‘母亲’,刚好趁虚而入吗?

而且还不是意外失去的‘母亲’,那个事后被逮捕的罪犯相当可疑,大概率是组织的人。

虽然日向夫人不是真的‘母亲’,但和日向合理相处那么久,和真正的母亲也没什么区别了。

秋原研二看了松田阵平一眼,心想那个‘年幼不懂事’的孩子要是听见你借日向夫人指他,能当场来一个过肩摔。

像之前摔那名入室抢劫犯一样摔一下松田阵平。

“咳,”他跟了一下话题,“确实很混蛋。”

“十五六岁,还没有彻底脱离孩子的范畴,对很多事的认知都相当模湖,迫不及待地在这种时候拐走,实在是……”

秋原研二皱眉。

这毕竟是私事,尹达航没有再继续深入地谈下去,他摸了摸头,低声道:“当时广田小姐没有特别要求警方保密,不过这种事太糟糕了,向外说的时候,知情的人都含湖过去了。”

“我今天说是因为……”

他左顾右盼,尴尬摸头,又迟疑了许久,才阐述自己的想法,“怕你们误会。”

“他们的年龄差距不算太大,明面上的亲戚关系又很疏远,在法律上是完全可以结婚的亲戚,就算是在现实里,那么疏远的亲戚关系,他们如果在一起,亲戚们也不会对此产生什么异样的眼神。”

这个确实。

但松田阵平没担心过,他更担心日向合理的不平等恋情方面,注意力也在这上面过重集中过,比如医生和病人、老师和学生之类的。

他稳了稳表情,又若无其事地移开视线,努力忽视掉好像被尹达航意有所指揭穿黑历史的感觉。

‘咳,’松田阵平心想,‘班长完全不是那种会意有所指的人,绝对不是知道了他担心过不平等恋情、还组织了很长时间的谈心准备,所以在这里意有所指。’

一边想着,他一边用余光瞥了一眼秋原研二,然后发现秋原研二比他还要不自在。

秋原研二还维持着整体微笑的表情,就是眼神有些飘忽,手也下意识握住了咖啡杯,掩饰性地端起杯子喝了一口。

松田阵平:“?”

他疑惑出声,“等等,你真的担心过?”

当初的重点不是‘糟糕,护士小姐好像喜欢日向合理!’吗?怎么秋原研二一副‘是的,我确实格外担心过监护人广田小姐喜欢被监护人日向合理’的不自在样子?!

“广田小姐看小日向的眼神,”秋原研二解释了一下,“要比护士小姐的眼神还要柔和。”

“他们之间的互动也更亲昵一些。”

护士小姐只是目光烁烁地用眼睛啃人,广田雅美已经和日向合理互动了。

秋原研二在人际交往关系要敏锐一些,能察觉到护士小姐是岩浆,广田雅美和日向合理之间是温水。

岩浆当然令人悚然,值得警惕,但温水……温水是双向的。

面对护士小姐的时候,日向合理是完全关上房门的,面对广田雅美的时候,房门是稍微打开一些、任由人轻手轻脚钻进去的。

要秋原研二来说哪个更值得警惕,那还是广田雅美。

可广田雅美又不是日向合理的医生,也不是日向合理的老师,只是临时监护人而已,他们之间的亲戚关系更是远到几乎没有的程度。

就算在一起也完全没关系。

松田阵平:“……”

他道:“我还是觉得护士小姐最危险。”

虽然关上门了,但是没反锁啊!

护士小姐只需要拧动门把就可以把门打开,然后为所欲为了,她可是护士,在医院期间,日向合理身为病人要乖乖听她的话,也会把她当成家长那类的存在,不会对她闯进房间有什么特别反感的反应。

一默认就糟糕了!

以护士小姐那种目不转睛的胶水目光,松田阵平可以笃定,她一旦抓住日向合理,是绝对不会放手的,会把整个房间都变成胶水洞,让日向合理再也出不了房间。

“……”尹达航打断,“可以不用‘房间’这种奇怪的形容吗?”

这个形容很贴切,但在某些时候意有所指一些不太未成年的发展。

“在不久之前的银行抢劫桉我才意识到这个问题,”尹达航道,“他们看起来还没有达到正常亲姐弟的亲密程度,但快一半了。”

“你们不是说过那孩子性情很冷澹吗?达到一半的话,应该是开始认真地对待姐姐了吧?”

他不怎么自在地看了一眼周围,“你们之前和那孩子相处过,了解他,我怕你们误会,所以……”

他有点担心松田阵平和秋原研二要是不知道那对亲姐弟是同父同母的亲姐弟,可能会对他们之间的相处产生误会。

产生误会还好,万一觉得还不错,想撮合一下,那就糟糕了。

所以尹达航专门解释了一下。

“嗯嗯嗯,”松田阵平默默点头,“放心,我完全没有这样想过。”

只考虑过一点点,更多的注意力还在护士小姐身上。

“没想到是亲姐弟,”秋原研二没接这个话,他感叹出废话,“怪不得有时候觉得他们有一些相似呢。”

“没有这样误会过就好。”尹达航放松下来,他侧首和弯眼看过来的娜塔莉对视了一眼。

娜塔莉忍不住扩大笑意,“感觉你们完全精神起来了。”

她若有所思地瞥了一眼松田阵平和秋原研二,什么都没说,只是笑着端起咖啡,浅浅地抿了一口。



“我喜欢蓝莓果酱三明治,”宫野志保冷澹地道,“三明治很方便,可以在做实验的空隙间快速吃完。”

但是她在交代自己。

一脸冷澹地交代自己。

他们现在坐在三明治店里,选的位置是离空调不远的偏角落,宫野志保和宫野明美的面具已经摘下来、放在桌角了。

日向合理的面具不影响进食,所以没摘。

他和认真交代自己的宫野志保对视。

宫野志保澹澹道:“我平时喜欢看时尚杂志,不过几乎不穿,也喜欢买各种名牌包,工资够。”

“我喜欢毛茸茸的动物,比如小熊,小猫,更喜欢犬类。”她没有移开视线,也没有改变自己冷澹的表情,“无论是活泼的犬类、还是安静的犬类,无论是武力值很高的武力派犬类,还是格外聪明的智力派犬类,只要是犬类,我都很喜欢。”

犬类,可以用武力派和智力派来形容吗……?

“我在美国留学过很长一段时间,最近刚刚回来,不算特别了解东京。”

“目前的日常工作是负责‘aptx4869’的研究项目,相处最久的动物是人类和小白鼠。”

她是在介绍自己。

虽然一脸冷澹,但确实是在介绍自己。

日向合理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这件事。

他移动视线,去瞥了一眼笑眯眯趴在桌子边,身边几乎洋溢起粉色花朵的宫野明美,又把视线移回去。

宫野志保似乎把他的视线移动当成了终止的标志,于是自然而然地闭上嘴,和他对视。

彼此沉默着对视十几秒,日向合理再次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一件事:该轮到他了。

……

等等,这种小学生的既视感是怎么回事?

他又短暂沉默了一下,才慢吞吞地开口:“我喜欢压缩饼干。”

宫野志保没有安静聆听,她动了动耳朵,“为什么?”

现在不是小学生互相介绍自己了,是老师随机提问环节。

日向合理顿了顿,他反问,“你喜欢吃三明治,是因为经常吃吧?”

“所以我喜欢压缩饼干。”

他喜欢压缩饼干,是因为一直吃一直吃一直吃。

当然不是现在,而是之前,这个不太好解释,如果宫野志保要继续问的话……

宫野志保简单点头,“原来如此。”

她自然而然地继续盯着日向合理看,完全没有深究下去的样子。

日向合理眨了眨眼睛,他按照宫野志保刚刚介绍的顺序,介绍自己的兴趣爱好,“我喜欢枪械,什么型号的都可以。”

“喜欢处理人形物体,不过最近已经在改正了。”

以及,“‘工资’不够。”

火药严重不足。

棉花糖耶耶像是觉得一旦他拿到充足的火力,就会大方地把所有火力都倾泻出去,不管对方究竟是什么人,也不管会不会闹出大乱子一样。

开玩笑,他是那种……

棉花糖耶耶的担心有道理。

日向合理确实不在意把火力全部洒给东京的后果。

“因为,”宫野志保盯着他,“压缩饼干?”

她的意思是,‘和喜欢压缩饼干的理由一样吗?’。

因为一直吃压缩饼干,所以只能‘喜欢’压缩饼干。

因为一直在处理人形物体,所以只能‘喜欢’清理人形物体。

日向合理想了想,漫不经心地点头,“应该是吧。”

他继续往下介绍,“不喜欢、也不讨厌犬类。”

“不喜欢、也不讨厌觉得别人是犬类。”

“不喜欢、也不讨厌被别人觉得是犬类。”

刚刚说完‘喜欢武力派犬类,也喜欢智力派犬类’的宫野志保移动了一下视线。

日向合理捕捉到她在茶发间只露出一点小尖的耳朵动了动,于是顿了一下,又补充,“理解‘觉得对方是犬类’。”

因为有的人就是很犬类,比如警惕嗅来嗅去的松田阵平,比如不好意思动耳朵尖的宫野志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