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孤岛 第二十六章:二叔离去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ishubao.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二十六章:二叔离去

秦缺骑马在西天城郊外行走了不少时日,手上拿着一朵花正在仔细查看,也不知这白色花朵究竟有何用处,竟惹得那巨兽如此拼命追赶,可结果弄了半天也未瞧出什么来,只得将花朵重新塞回布袋。

西天城此时已不便进入,那大批人马是因何厮杀,巨兽有没有去往城内,这一切秦缺都不得知。思来想去,自己杀了乌堡的少堡主,被追查出来也只是时间问题,还是决定先回家一趟,尽快找一处地将二叔好好安置,免得他受到牵连。

竹海还是像小时候那般安静,人烟稀少,偶尔能在路上碰到几个庄稼汉,秦缺都一一打声招呼。待快到村庄时,村庄传来小孩的嬉闹声,还有不少人聚在一处闲聊,二叔和李熊的爹娘就在其中。有人看到骑着马的秦缺后,惊呼着招手示意,众人朝着秦缺聚拢过来。

“哟......缺子,你这一身行头,看来是在镖行里得了个不错的差活嘛,这几年不见人影的,变化这样大,都快认不你来了!”人群中响起一片哈哈笑声。

“李叔,瞧你说的,这才哪跟哪啊,这不现在回来了嘛,李熊有没有回来看望你们?”秦缺下了马,给众人行礼。

“他啊,那小崽子就是个白眼狼,这么久从未回家一趟。倒是他师父前段时日来过家中一次,匆匆说了几句就走了。对了,你二叔也有些时日未见着了,也不知道那老小子跑哪去了”李屠夫摇摇脑袋感叹道。

“我二叔?”秦缺愣住了,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

“是啊,我知道那老小子在乡下一处大户人家当马夫,大概是半年前回来过一次,神色有些慌张,之后再没见过他了,我还以为他去西城寻你去了。”李屠夫有些惊讶。

一听这话,秦缺内心一阵咯噔,拨开人群就往家中跑去,看到自家竹屋无什么异样,稍担忧的心又落了下来,径直推门而入,竹屋内已有些灰尘,二叔怕是有些时日没回家了。物品四处散落,显然是二叔走的时候有些匆忙。桌子摆着一截细布,上面写着:缺儿,二叔有急事外出,归来之日尚未有定数,你好生照顾自己,勿寻!

秦缺有些心慌,不明白二叔说的归期未定是在何时,仿佛二叔已离自己而去。

环顾家中四周,二叔的好些事物都已被带走,整个家显得极为空荡荡,秦缺叹息一声,就出了门将门拴上,又来到李熊家中,见到正在忙碌的李屠夫夫妇二人。

“李叔,李婶,前段时间可有见着不是村子里的人进来过?

“没有啊,你也知道我们这穷乡僻壤的地方,很少有外人进来,难道你二叔.......”?

“我二叔他走了,看离去的时间已经有大半年了,至于原因他也未曾交待”。

“走?他那老小子能走到哪去,你也别太担心,兴许过段时间他就回来了,对了,你要是回西城见着李熊,带句话让他回来一趟。”

“行,我记住了,我这就回镖行去了”。

骑在马背上,闭目回味二叔在布条上说的,一时没有头绪,既然二叔不让自己找他,那肯定是有原因的。

就在秦缺往西城去的同时,远在北方大陆的一处院落里,一名中年汉子正跪在地上细说着什么,而站在身前的另一名年轻公子则在皱着眉头。

“你是说,那老头不见了?也没将东西带回?”皱着眉头的男子缓缓开口道。

“是,有负二公子所托,那天夜里,我在那人家中翻来找去也没有找着那东西,可能是走漏了风声,那老头竟然躲起来了。”跪着的汉子摸了摸鼻子有些苦涩。

“混账,你既然已暗地加入我们陈家,陈某自问从未亏待过自己人,你这件事办不好,让我如何交差?不行!那东西我势在必得,若是流落在外太久,难免被他人盯上。过些时日就是家中老祖的寿辰,我必须找件像样的事物作为寿礼呈上,耽误了我的事,你小心人头落地。”年轻公子端起茶杯喝了一小口,狠狠将杯子砸在中年汉子身上。

跪着的男子显然是被烫到,脸色都扭曲了,但还是不敢起身,只得踌躇道。“二公子勿急,那东西的下落我心里已有数,定不会给二公子添麻烦,不过二公子答应我的事,是不是......”

“你的心情我又如何不理解,无非是想离仙道近一步,成为修行中人,可是这其中的难处你可清楚?”年轻公子蹲下身子看着下跪之人,摇了摇头。

“这个二公子早有讲过,能不能成为修行中人,必须要有那临门一脚的辅助之物---蓝沙草。若是能显出灵根,那便是天道垂怜;若是无法显出灵根,自然也就与修行无缘。话虽如此,若不是上一次出海走镖,看到天上飞来飞去那帮修行者,我又怎会如此心痒难耐,只可惜那蓝沙草一直没弄到手,如今只能仰仗公子了。”汉子恭敬请求道。

“哈哈....蓝沙草,这么珍贵的东西,我可真有些舍不得哩,它可不仅仅是简单的辅助之物,更是练就魔蕴丹的三味主药之一,你知道魔蕴丹有何作用吗,那可是蕴养神识的灵丹,万金难求。若不是你提起的那把灵剑,这蓝沙草怎会落到你头上,可如今你也没将剑带回,这可让我有些难办咯!不若这样,你把这颗毒丹吞了下去,若是你能相助我完成另一件事,本公子不是不能在老祖面前替你求情一番,当然,如果因为你的无能误了事,那你的小命算是赔给本公子了。”年轻公子从怀中掏出一个瓶子倒出一粒药丸,扔给了下跪之人,就这么赤裸裸的直视着。

下跪的中年汉子没有犹豫,抓起药丸往嘴里一塞,咽了下去。见此,年轻公子有些意兴阑珊,摆摆手示意下跪之人可以走了。

下跪之人见二公子已不耐烦,只好站起身就朝外走去,握紧的拳头咯咯作响,心中极为恼怒,暗道:

“哼......我顾不了那么多了,大战已经开始,我也只是想保全性命,求条生路。那小子竟然背着我偷偷将马老头的剑换去,害我空欢喜一场,实在可恨。既然你忘恩负义,就算是我半个门徒,若是不识抬举,也只能一刀杀了。只是那马老头倒是聪明,身上秘密怕是不少,也不知在哪处角落躲着。”

秦缺没去西城,而是朝着老马曾与他约定之处行去,正是当初他们进入虎跳峡的那处高地,离约定的时日还差些时日,秦缺将那本得来的《五行法术基础大全》拿出,准备先行练习辟谷术,将来很长一段时间要靠它撑过去。

秦缺看的很是认真,一字一句的细细揣读思考,手上捏着一个奇特姿势,照着书籍上所说慢慢调整,只感觉丹田内的真气有一丝缓缓朝腹部游去,但无论秦缺如何用功,那真气就是没有到达位置。

一次次的练习,手指上的动作越来越熟练,就在秦缺又要放弃时,那丝真气“嗖”的下就溜了过去,呆在腹部一动不动,虽然秦缺能感觉到腹部那一丝真气正在缓缓消散,那也足够撑过一个时辰了,这终于让秦缺有了点宽慰。

接下来的时日,秦缺一直在反复练习辟谷术,直到马老头鬼魅的身影出现,秦缺腹部的真气已壮大了些,看那样子撑个五天时间完全不成问题。

见马老出现,秦缺才缓缓收功,睁开眼睛看着马老直乐:“我说马老,这才秋末时节,你就身披棉袄了”?

“还不是你这小子惹的祸,若不是老头我够机灵,这会恐怕已经小命没了”马老将身上的棉袄重重一摔,恨恨的坐在地上。

“是是是,是小子不对,这不专程来给你老送玉牌来了嘛”。秦缺将怀中的玉牌拿出扔向马老。

“哟.....今儿个咋这么会说话了,你之前不是一直担心老头骗你么。怎么,那把剑的秘密被你发现了?快些说说......”马老将身子往秦缺身前挪了挪,一副急迫的样子。

秦缺见状,站起身来,悠悠说到:“不不不,这事是一件归一件,马老你要的是玉牌,我要的就是这把剑,至于秘密什么的,那肯定是另外一说了,不知马老用何事物来交换啊”?

“什么?还要做交换?那算了,老头我没什么可以给你的。哎!说到这个,我现在越想越觉得亏得慌,如今大战已起,就是晋身镖师又能如何,顶多让我再去挑一门武技,月银多了一些,更别说现在还被人盯着,四处东躲西藏。”马老有些懊恼的说到,同样站起身就准备走。

秦缺却伸手将他拦住,从怀里拿出两枚金叶在马老眼前晃了晃,马老伸出颤抖的手准备去拿,秦缺却双手握住他的拳头,在他耳边细说了几句,然后笑嘻嘻的直盯着马老的眼睛。

马老看懂了秦缺的心思,抓过秦缺手中的金叶:“成交,我带你去那处山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