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孤岛 第二十四章:原路返回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ishubao.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二十四章:原路返回

休息一晚,睡在床上的秦缺已被街边集市传来的小贩吆喝声吵醒,一番洗漱,出了客栈找到一处小摊用完早餐便往铁匠铺走去,铁匠见秦缺进到铺内,用汗巾将脸上的黑渍擦了擦。

“公子稍等,你昨日订做的那把剑因是用那刀重新熔炼,工序繁琐,还需至中午才能完工,不如先去街上逛逛,过些时候再来”?

“也好,不过还是抓紧功夫吧,我中午再来取剑”。

秦缺不好再去‘悦心坊’,只得在街边四处逗留,因头带斗笠,身穿布衣,也没人会去特别注意一个极为普通之人。

临近中午时分,街边忽的传出一片嘈杂声,有一队人骑着马快速冲过,分散开来,一队往乌堡下属势力‘赌坊’方向,一队往普贤庄下属势力‘悦心坊’方向。半个时辰后,有大量人马分别从两处涌出,直往城门口奔走,领头之人嘴上叫喊着:“包围南城三狐帮派,要快......”。

城里的异动也惊醒了街边众人,怕有大事发生,三三两两站在一旁看戏之人各自收拾,也朝着城门口争先恐后挤出,秦缺见事情不对,赶忙跑向铁匠铺,见铁匠已在搬弄门板准备关门歇业,秦缺大喊:“等会,先把剑给我”,手里掷出一块碎银砸在门板上,吓得铁匠急忙停手,一脸不可思议的望着秦缺,弯腰捡起碎银。

“公子,你怎么还不跑,看这架势,城里要出大事了,弄不好就是血流成河啊”。

“师傅莫急,即使要杀人,也不会在这一时,你没听到他们朝城外去了么,我那把剑现在如何了”?

“啊......你不说我都差点忘了,剑已经铸好,我这就去给你拿来,你稍等.....”铁匠已跑回铺内,几息后就从门内跑出,将剑递给秦缺,见秦缺还在端详剑身,忙催促道:“公子放心,我家铺子已传递三代,信誉在南城是众人认可的,你还是赶紧出城吧,免得耽误时间,丢了小命。”说完便将最后一块门板也堵上了。

秦缺哭笑不得,这人也太过干脆了些。摇摇头也跟随众人涌向城门,街边已是鸡飞狗跳,还有人趁机偷摸不成直接强抢,打碎的瓦片遍地都是,更别说鲜活的鱼在地上蹦来蹦去。

出得城门,众人也是没有方向的四处奔逃,秦缺拿出徐二爷和公孙老头给的路线图细细对比斟酌,想着那所谓‘少堡主’临死前放出的狠话,以前刚才大队人马冲向南城三狐帮派,弄不好就是为找自己而来。现在抄近路已不合适,原路返回反而更安全。敲定主意,便往送镖的那处庄园方向赶去。

因路途熟悉,三个时辰后,秦缺已站在一处高坡远远看到了那一处庄园,那阁楼已不存在,变成一堆废墟,升起缕楼黑烟。走近一看,只见那焦木边缘,有几个被烧的面目全非的骷髅架子堆在一起,头颅已不见。秦缺有些讶然,也不知是这些人招惹了何人,竟遭受如此凶残屠戮。

不忍再看,继续赶路。临近夜晚时,秦缺已走至当初与徐二爷分开的那处岔路,正准备坐下休息,身后传来急促的马蹄声。

“坏了....”

秦缺快速朝着稻田冲去,一个打滚就进了稻丛。没到半炷香功夫,便有三人纵马到达稻田边缘。

“咦,刚才那人影呢....”

“肯定是躲在稻田里,你们二人下马去搜,我一人回南城禀告情况,别将他惊走了。”

剩下的二人到嘴边的话还没来得及开口,那人说完便掉转马头,挥鞭赶马往南城去了。

“李哥儿,你看他这是.......”?

“看什么,这个老杂毛,从来都是这般行事,我们下马去将那小子找出来,都小心着点,那人能杀少堡主,估计手上功夫不弱”。

这几人的对话秦缺听在耳里,正屏住呼吸等待那手持武器进到稻田搜寻的二人,待快要接近身前时,秦缺将套在田地里的绳结一把拉起,二人双双绊倒在地。见陷阱成功,知道拖延不了多久,秦缺快速从稻田爬起,直往小路上那两匹马的位置冲去。到了马匹跟前,抽剑一斩,其中一匹白马的一只后脚被秦缺砍断,倒在地上嘶鸣,下一步则跃上了另一匹黑马,剑背重重拍在马臀上,身下的黑马吃痛,用力一蹬,“嗖”的一下就冲出很远,差点没把秦缺给晃下来,好在秦缺在草园药时骑术不差,不然这会就闹出笑话了。

一路狂奔,跑了很长一段距离后,黑马的速度逐渐慢下来,秦缺懂得不能强求,只好下马将之牵着慢步行走至一处水坑喂水,以免马匹爆毙,水坑旁边多的是野草,黑马自顾的在那啃着,秦缺也一屁股坐在地上从腰上摘下水壶猛灌。

正当秦缺歇息时,已过去四个时辰,返回南城的那名男子才带着五人赶到白马躺地之处,在稻田里负责搜寻的二人则跪在地上求饶解释。

“砍了!”

冷酷的声音从一名身材瘦小,面貌猥琐的领头之人口中传出,二人的脑袋便随之落地。

“追!”

稻田边湿润的田径路上被马蹄踩出多个深印。

秦缺此时已骑在马背上慢悠悠前进了,距离上次杀死南城三狐帮派两位头领之地还有两日路程,这还是秦缺骑马的缘故。算算时间,也不必太赶,就算有人追来,也不是一时半会的事,自己休息,未必那些人就是铁打的?更何况自己身子还轻了那多。

就这样一前一后,秦缺与身后追赶之人的距离始终未曾拉近太多。三日功夫,已是清晨,秦缺已骑马站在那条深壑靠南边的一端望着下面的大路沉思,思量着是否先去出海口瞧一眼,以便将来有所应对。但考虑到身后追来之人,还是断了这念头,拍了拍马缓缓往坡下行去。三个时辰后,一队人马同样站在秦缺站立过的位置犹豫,一时弄不清前面之人究竟走了哪条路。

过了半刻钟后,领头之中才皱着眉头开口说话。

“四位兄弟,老夫有一事相求。”

“柯堂主请说,若不是太过为难,我四人定鼎立相助”。

“不是什么大事,这里有三个方向,大路两头,一头是通通往出海口,一头是通往牛头山方向,至于最后就是贴着沙丘边缘和朝西方向。我思来想去,我们追赶之人往出海口和牛头山方向的可能性极大,所以有仗四位兄弟分成两队前往搜寻。至于老夫嘛,就亲自前往沙丘边缘追去,风险极大,如半年后仍未回归门内,就当是老夫已经归西,老夫不在意自身性命,倒是我那第三子多有犯浑,往后要是惹事,还望四位兄弟照顾一番。当然,假若老夫寻上那贼人将之带回门内,将来乌堡的功劳,老夫也愿与四位同享。”

“既然柯堂主都如此说了,我们四人还能厚着脸皮拒绝?这事我们答应了。”

“好,那我们就此分开,老夫先行一步”。说完柯姓老者抽鞭策马就往沙丘边缘赶去。

待柯姓老者身影彻底消失后,四人中才有人开口。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什么时候柯老儿这般大方了,敢单人骑马追人,还说什么同享功劳?”

“哼......这不正是老匹夫的一贯作风,想着一个人随意晃悠,即使我们追上了那人,将来乌堡的功劳,他还不得跳出来啃一口”。

“兄弟几个怎么说,我们是追上柯老儿,还是学着柯老儿随意找处地方待上十天半个月再说”?

“不用追他,我们去东城,听说最近北方皇帝老儿的几位貌美公主前来岛上游玩,顺便选个女婿,门中已有不少人前去看热闹了,我们四人也前去凑合凑合,万一被公主瞧中,哪还用在门内干什么劳什子破执事,至于柯老儿真要葬身在外,你们说,他那三儿子我们不得好生照顾照顾么”?

“哈哈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