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孤岛 第十九章:牛头山的神秘和沙丘遭遇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ishubao.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十九章:牛头山的神秘和沙丘遭遇

吊桥已经年久失修,两边铁链有碗口般粗大,很是牢固,桥面是一块块木板架接而成,因雨雾朦胧,视线仅限于十丈之内,就是这点距离,秦缺也能看到桥面许多地方的木板已缺失。夏日多大风,吊桥在空中晃来晃去,直让人心惊胆战。

“失算了啊,没成想吊桥如此破旧,原以为可以抄近路省些时日,如今看来是要走这条冤枉路了,再回头走其他路,那镖物送达还不得猴年马月,走吧,都小心着点,掉下去可没人埋。”公孙老头一手夹着棍,一手扶着铁链,走在前面晃的吊桥‘咯吱咯吱’作响。

秦缺身轻,又背着绳索,倒不是太恐惧,跟着公孙老头就上了桥,不知不觉二人就已过一半桥身。

半个时辰后,前面的公孙老头突然停下,秦缺愣了愣看向前方,只见那距离对面山体仅五丈远的桥面已是空荡荡,一块木板也没有了。这可难住秦缺二人了,铁链上挂满水珠,有些滑不溜丢,这让已经一脚搭在铁链上的公孙老头又匆忙收了回来,擦了擦额头被吓出的冷汗。

“你身子轻,要不你先走?”公孙老头不怀好意的朝秦缺笑了笑。

秦缺听了心里一阵恼怒,但此时也不好开口抱怨,总不能才出发,二人就生出间隙,以后的路还要公孙老头带领,还是不要与他发生冲突为好。

秦缺将背上绳索绑在身上,打了一个结套在铁链上,轻手轻脚便往前面移去,挪了一刻钟,还停留在一丈距离,踩的整条铁链上下摇摆个不停,不时掀起公孙老头脚下木板‘趴趴’撞在铁链上,一副随时要掉的样子。这让在后面看着的公孙老头愤怒至极,怀疑是不是秦缺在故意使坏。

此刻的公孙老头哪晓得秦缺此番举动真不是故意所为,而是他低头向下看了一眼,吓得汗毛炸立,只见吊桥尽头的下方山体有不少孔洞正冒着黑色浓烟与雨雾交织在一起,闻着倍感心头不适,若不是秦缺这无意发现,恐怕二人还蒙头蒙脑。可掉转回头,若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估计公孙老头不会相信他,还是赶在意外发生之前走到对岸,速速溜走为好。于是,秦缺也不再东张西望,大步跨上前去,不一会儿便上了桥岸,又将绳索抛给正在艰难行走的公孙老头,待其上岸,未言语便拉着公孙老头沿着山路狂奔。

“好了,停下吧,可累死老头我了,刚才是怎么回事,你话也不说就想着跑。”二人跑了一段很长路途,公孙老头早已疲惫不堪,汗如雨下。倒是秦缺依旧身轻如燕,没有丝毫吃力,望了望来时的朦胧山路,稍作宽心便靠近公孙老头,将吊桥上所见之事细细说道。

公孙老头听了后吓得亡魂四冒,拨开身边的秦缺就往前路冲去,见公孙老头如此神色慌张,秦缺也只得跟上前去,直到前方老者实在走不动,靠在山坡上呼呼大口喘气,连话都说不上一句。见得秦缺已跟上脚步,才用力挥了挥手示意秦缺朝他靠近。

“你可听说过‘牛头山’?

“自然知晓,那山就在我家的不远处。”

“啊!!真是个怪胎,竟然能安然活到现在,真是不可思议”

秦缺皱着眉头,起身离了公孙老头三尺远,愠言道:

“公孙镖师说事即可,何必出言不逊”?

“不不不,老夫并无此意,只是觉着事情太过蹊跷,有些怪哉罢了。既然你家就在牛头山附近,相信你也曾听家中大人说起过‘牛头山’的恐怖传闻。”公孙老头笑着叹了口气。

“恐怖倒是经常听我二叔叮嘱,传闻可从未听他说起过,莫不成还有什么特别之处?”秦缺如实回答。

“特别?那说的也太轻巧了,说它是禁地也尚无不可,此山身高三百余丈,山尖常年云雾缭绕,日光难入。山中猛兽繁其多,危机四伏,就是普贤庄和乌堡势力庞大,几次派人入山后便销声匿迹,再不敢踏足山中半步,只是在牛头山靠南边的边缘处挖掘精铁矿石。而官府更是对这牛头山不闻不问,没有一丝招惹的意图。传闻主峰上有岛外凶鸟飞落至此,有人曾看到其飞出,遍体金黄,遮天避日,轻扇翅膀便有百丈之远,不过从未见其做过伤人之事。山中不止凶鸟一只,还有其他口吐黑气的巨兽存在,嗜血凶残。此山不止是山峰单立,而是山体连绵,你刚才所说的黑气,让老头想起来传闻之事,怎敢做过多停留。”公孙老头慢悠悠的一番惆怅,直听得秦缺内心一阵疑惑,莫非自己老爹便是被山中恶兽所伤?

“岛外,什么岛,在哪?我怎么从未听说过?”秦缺慢声问到。

“这.....哈哈哈......什么岛我不便与你说了,过些时日,自然就会知晓,哈哈.....”公孙故作神秘起身便走,让身后的秦缺一顿牙痒痒。

七月已过,正是野姜花漫山遍野盛开的时节,一路穿行在山间林中,秦缺摘了一朵野姜花别在耳后,显得很是自在。二人大半年时间过去,才从山中走出。睁眼望去,眼前一片片金黄沙丘,大风卷起沙砾在空中飞舞,很是壮观。这是秦缺十四年来,第一次见着如此场景,心情很是愉悦,看了一旁的公孙老头,此人又在愁眉苦脸,真是奇了怪了。过了许多,公孙老头才缓缓说到:

“大开眼界吧,老夫当年第一次见此场景,也如你这般心情。只是未想到如此美景下,竟藏着万份凶险,那牛头山的连绵山体固然可怕,但也落在明处,而这沙丘下的危机比牛头山不会相差太远,有时甚至可以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我们行走秘镖,风险就在于面对危机时,力量薄弱,难以应对而导致丧命,让众人都误认为是本事不足,只有镖行老人才知晓这风险何来。你可知这片片山丘的范围有多广?”公孙老头看着秦缺一脸开心的样子,便想着一言将其美梦破碎,也让他品尝下忧愁滋味。

秦缺摇摇头,公孙老头逗笑一声,直言道:

“沙丘之广,我未曾亲身经历。但有人言,我们居住生活的每一处的脚落,包括牛头山,以及东西南北城在内,都只不过是沙丘中间的一处洼地而已,而沙丘之外,便是无边无际的大海围困,所以,你现在懂我之前所说的‘岛’在何处了吧”?

秦缺没有浮夸动作,只是有些懵神,他去过的地方不多,以至于在脑海里无法形成太过广大范围的对比,这让原想看戏的公孙老头气的吹胡子瞪眼。

正如公孙老头所说,现在二人要走的路便是这沙丘边缘,一路向南,再找到顾主将镖物交至手中,尔后再原路返回。当然,这是一路顺畅的情况下,真要出现什么意外,慌不择路就成了最佳选择。

日光高照,沙丘上腾腾升起热浪,秦缺二人一路走走停停,却从未在沙丘阴凉处歇息,听公孙老头说,那是在与此处原主人抢地盘,被咬上一口,不到半刻钟就得全身浮肿,一命呜呼。秦缺将信将疑,时刻不敢大意。

待到日暮黄昏,二人才在沙丘旁的一处空地坐下歇息,喝口水润润喉咙。对沙丘背面远处的危险完全不知,那里的沙土被一块块掀起,有东西暗藏其中,正朝着两人快速行进,直到那引起异状的事物快接近沙丘坡顶,突然响起的‘嘶嘶’声将二人惊起。一老一小拿上武器警惕看向沙丘顶隆起的地方。待那东西现身,公孙老头发了一声惊呼:

“不好,是沙蠕虫,快跑。”

不等秦缺反应过来,公孙老头已经跑出了一小段。秦缺慌乱着紧跟了上去,连放在地上的水壶也忘了捡起,只听到身后“嘶”声狂吼,沙堆翻跃的声音更像是催命音符,公孙老头一边骂骂咧咧,一边跟秦缺大声说到:

“待会留点体力,一直这么跑不是办法,实在不行也要跟它斗一斗,你我二人绕着跑,一前一后夹击它”。秦缺点点头,便向右侧跑去。

沙蠕虫见二人速度慢下,张开大嘴一口唾液将喷向正前方的公孙老头,前者反应也快,一个跃跃便躲开,只是鞋子上沾了少许,并未引起不适。见秦缺此时已至沙蠕虫身后,公孙老头扬起手中的棍朝虫子拍去,重重打在它的头上。而秦缺则抽剑出鞘,近到虫子尾巴一剑刺入,直痛得虫子一个翻滚,用头将公孙老头手中的棍咬住,连带人一同抛向三丈开外。公孙老头摔了个四脚朝天,差点晕死过去。见此时机,秦缺举剑再次刺入虫子身驱,用力一挑,就将沙蠕虫后半截身子削下,随即一股刺鼻的恶臭味扑面而来,直熏的秦缺眼泪直流,快速后退。虫子受伤极重,身子往沙丘一钻就不见了影子。

一盏茶的功夫,秦缺才费力搀扶起受伤的公孙老头,蹒跚着步子靠着一棵树停下察看伤情。公孙老头背部已无碍,只是被虫子唾液沾湿的左脚,此时鞋子已腐烂,露出了森森白骨,且掉了一小块在地上。老头的表情显得极为痛苦,强忍着不哭出来声,连连哀怨,羞愤道:

“老夫我一生经历无数风雨,保全性命靠的就是小心谨慎。想不到今日便遭此大难,落得个残疾下场,亏我当初在镖堂大厅之上口出狂言,如今报应在我自身头上,哎......”

秦缺也不知如何接话,只得默不作声,静听老头诉苦。公孙老头说了一阵,便伸手将一块布绢和一个小袋拿了出来交给秦缺。

“此布绢上画的是我们行走的路线图,你好生收着。而这个小袋里装的东西便是镖物,老夫猜测是一些药草,你不可擅自打开,定要妥善保管,走镖人以信誉为重,失了信便要大祸临头。切记切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