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孤岛 第十四章:实地训练(上)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ishubao.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十四章:实地训练(上)

三月三,正是地菜长满大地的时节,穿过拱门而进的一众学徒看着满地的地菜,纷纷停下弯下腰来采摘,就连那高瘦的白面少年也停住脚步一个人寻了块地摘了起来。没办法,谁让自小家中长辈把“春食地菜赛仙丹”这句口语常挂嘴边,时间常了,就连少儿也深信不疑。

一盏茶的时间过去,秦缺心满意足的收了布袋挎在腰上,手摸了摸袋子,总感觉少了点什么,一拍额头:“是了,我怎么就忘了拿鸡蛋,要是用地菜煮鸡蛋,那美味,鸡蛋不就是仙丹了?”。回头看了看其他还在摘的学徒,心里想着估计没人能想得这么周全。

秦缺慢下步子在林中晃悠,这前面不知狼不知虎,还不知道有什么深沟在前面等着,地上的野草齐了脚跟,就算以前在此训练的学徒迈出过一条路也早就被覆盖。倒不如等着其他学徒赶上一同行走,有什么意外发生也有个照料,毕竟还不到最后三个月,不用这么心狠见死不救。

几个时辰过去,秦缺站在一处土坡高地朝着来时方向不停张望,其余九人竟然没有一个是走他这边的。叹了口气,只能掉转脑袋看着前面连绵不断的灌木丛直皱眉头,小时候听二叔说起,猛兽最喜欢在这种地方蹲守猎物,要不是灌木另一头的山林中时不时传来几句猴叫声,这回可不得不掉转回去寻找其他人了。未必自己怕猛兽,野猴就不怕了?

将剑拔出鞘,一个百丈冲刺接着纵横四跃来回交替,快要接近野猴所在的山林时,秦缺已累的瘫在地上直喘气,拨开葫芦瓶塞直往嘴里灌水。这不是秦缺生性胆小,而是在跑的时侯想着宁愿敌对一个人,也不愿把力气浪费在野兽身上,可越这么想,潜藏在心底恐惧感像蚂蚁一样爬满全身,本来慢跑的步伐变得狂奔起来,只想快点逃离灌木丛,管他样子狼不狼狈。

秦缺没想到这番举动还真救了他一命,灌木丛不仅野兽喜欢呆,毒蛇也是最喜欢穿行这种杂草遍布宽阔地带搜寻食物,或者圈成一团在那歇息。要是秦缺步行不小心踩中被咬一口,就是附近有解毒药草涂在伤口,也容易落下残疾,这对马老那把打雷夜发光的剑,心心相念的秦缺来说,是万万不可接受的,哪有瘸子行走江湖还能意气风发的。

休息一阵,秦缺拍拍身上的泥土,一路磕磕碰碰来到野猴所在的山林中,身上的衣服四处挂破洞,脸上也被锋利的茅草割出几道伤痕,血迹布面。

林中野猴像嗅到陌生人的气味变得四处抓狂,在树尖跳来跳去,像在示威。秦缺没有理会继续在林中穿行,要是它们敢跳下来,那就不介意给上它们一剑,反正现在肚子有点饿了。

这片山林有不少高大的野蕉树,这就难怪那群猴子像对待敌人般朝他龇牙咧嘴,瞧了瞧野蕉树上的果实,一个起跳就上了野蕉树,树比较滑,秦缺只得用剑插在树干上,这时原本躲在其他树上的猴子不再看戏,三三两两跃上了秦缺所在的野蕉树,掰断果柄,将手中的野蕉砸向秦缺,秦缺挂在树干上不便移动,面部被砸中好几下,这让原本结痂的伤口再次裂开,只得将剑拔出跳跃而下,捡起地上野猴扔下的零碎野蕉塞进腰间布袋撒腿就跑,野猴在后追了一阵便放弃了,因为距离秦缺不到百丈的草丛里,一只雌虎感觉到有人在侵入它的领地,正慢慢站起身子警惕着,嘴里响起低沉的吼叫声,身上正在嬉闹的小虎看了一眼秦缺便跳入草丛不见了踪影。

秦缺有点后悔对那群野猴太过客气 ,早知道就砍杀一只将其他猴子吓跑,留在林中吃点野蕉补充体力,虽然说换个时间动身也可能碰到这只雌虎,但也不用像现在这样饿着肚子与它搏斗。跑是不可能跑的,这点距离还不够老虎喘口气的功夫,背上就得挨一爪子,弄不好它来个空中飘逸姿势,一口咬住秦缺脖子,那秦缺哭都没地方发声。

暗自无奈,这第一天都没结束,刚被猴子欺负,现在又得拿出看命本事,叹了口气,收敛心思,举着剑认真看着正在朝他走来的雌虎,那一身肉的晃动直看的让秦缺的脸变得紧绷。

“吼!”

未等秦缺有所动作,雌虎吼叫了一声后开始加速,在离秦缺位置三丈远的地方便高高跃起,这朝秦缺冲来的速度可比罗行那次突袭快了不知多少,千钧一发,秦缺将手中的剑朝雌虎身侧抛出,双脚一蹬,也朝雌虎身侧冲去,纵身一跃,将抛出的剑握在手上,奋力一刺。一人一虎擦身而过,同时落地。还没喘口气,秦缺又听到雌虎朝他冲来的吼叫,这次雌虎没有起跳,秦缺感觉是刚刚那一剑刺在它的后腿上。面对雌虎的横冲直撞,秦缺没想到太好的应对招式,只得双手握剑往前一捅。

“嘣”

秦缺手中的剑被雌虎一巴掌拍的脱手而出,落在旁边的草丛里,直惊得草丛里响起微弱的“呜呜”叫声,也不知道那小虎崽什么时候溜达到这里看戏的。不待迟疑,秦缺双手握拳使出《劈心拳》碎心,一招劈在雌虎额头。未成想,本来想着依靠此招建功和扎实的身体素质对抗,反倒是坚硬的虎头直撞的秦缺双臂发麻,虎口生痛。一人一虎各自后退十步。

秦缺心中一阵骇然,自从练了从罗行身上搜罗的《锻体》武技,本以为渐入第二阶的身体力量不弱于雌虎多少,没想到雌虎的一巴掌和额头力量反冲就让秦缺对《锻体》产生了深深的怀疑,同时心里破口大骂罗行不道义,身上带着如此不堪大用的书籍。这要是地下的罗行知晓,估计又得朝秦缺拼命。

一听到小虎崽的叫声,秦缺和雌虎都没有再动。秦缺是没力气了,刚才雌虎那一回合,直接把秦缺的双手震的发麻,不听使唤。而雌虎也因秦缺离小虎崽太近,怕秦缺暴起伤了小虎崽。双方只是互相瞪眼,此时的雌虎嘴里连低沉的吼叫都不再响起,这让秦缺不安的心稍稍落了下来。

“呜呜”叫的小虎崽开始慢慢在草丛里穿行,朝着雌虎的方向走去。秦缺移了移步子朝落剑位置移去,待秦缺快要弯腰拾剑时,雌虎的低沉声又响了起来,秦缺只得回正身子看向雌虎,只见小虎崽正绕着雌虎的受伤的后腿不断舔着血渍,雌虎也转头低下用舌头舔着小虎崽,时不时将受伤的后腿抬起。

秦缺见机将剑捡起,拿在手上一看,那铁剑已经弯曲,只好边后退边紧盯着雌虎,直到相隔三百丈距离后,秦缺才转身迈开腿一路狂奔。

夕阳已落,月色浅朦。狂奔不知多远后的秦缺感觉整个人快虚脱,即使慢下步子也是一步三回头,直到看见一个小水池才浑身发软,四肢摇晃着近到旁边顺势躺下,闭目养神。回顾与雌虎的恶斗,一股深深的疲惫感笼罩心头,武技的有限发挥在面对过于强大的对手时让人感觉很是彷徨,今日是捡回的第三条命,明日.....明年呢?不敢再想,徐徐睡去。

夜晚的空气很冷,将陷入昏睡的秦缺直接冻醒,体力稍有恢复,秦缺拄着剑站起身将身上的衣物脱去扔在一边,跳进水池一番清洗,清理完后又走至池子入水口处双手舀水喝,直到打了饱嗝才上岸穿好衣服,将布袋里的零碎野蕉拿了出来,趁着当空明月,秦缺的嘴巴就没停过,扔了一地的野蕉皮。吃完擦身,将剩余的野蕉继续收进布袋中,又将水壶灌满收好才心满意足地离开了水池。

黑夜的峡谷处处充满危机,继续赶路已不合适。要是多个伴还可商量一二,现在只能随意找个石头,砍些枝叶盖住身体勉强度过今晚。好在距离七个月的日期还很长远,有足够时间拿来修行。当然,武技即使缺陷再明显也是目前的立身之本。

下半夜开始,秦缺将怀中《清正录》拿了出来对照修行,闭目吞纳吐息,以‘蓝沙草’相辅助,渐渐入境。要是此时有修行中人碰见,会发现秦缺头顶聚着一团灰白色气息争相涌入,甚为壮观。秦缺一边吞吐气息,一边感觉丹田,发现此次修行已有了新的变化。身体贯通的气息比以往要强劲许多,且丹田处的真气正不停撞击着冥冥之中的一层膜,按《清正录》的解释,就是练气一层到二层的门槛,此刻的秦缺丹田真气已一层圆满,突破二层就待一个时机,只是这时机迟迟不曾到来,秦缺只得在期待中暗暗焦急。

五个时辰后,林中的杂草已布满露水,远处的天空已挂上一片黎明前的朝霞。坐在石头上依旧修行的秦缺满头汗水,面色红润,身体有些微微颤动。只见秦缺突然睁开双目,由丹田往喉咙冲出了一声脆响后,秦缺才缓缓收功。静坐半刻钟后,秦缺感觉自己已入练气二层,连带身上的深沉疲惫早已消失不见。

秦缺又将学过的武技在林中一番练习,待太阳露头,将剩下野蕉匆匆下肚后,背起剑挑了个方向起身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