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孤岛 第二章:西天城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ishubao.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二章:西天城

第二日,天未亮时,秦缺和二叔沿着小路步行至林中一间茶馆前。茶馆门还是紧闭,屋内却亮着灯,二叔上前敲了敲窗户。

“张老倌,可以出发了。”

“咳咳”屋内响起短促的咳嗽声和走动的脚步声,茶馆的门板被一块块拆下,屋里伸出一盏油灯,探出一个矮小坨背的身影,随后一张苍老满是皱纹的面孔出现在油灯旁。

“秦老弟,这个时辰鸡都尚未打鸣呢,不用这么着急,骡子车已经备好了,随时可以上路,先喝碗茶,吃点干粮,有些事再细说下。”

“好呢,张老哥说的在理.”

秦二叔转身喊了下秦缺:“进去坐会”。

进到茶馆内,三人就坐。张老倌倒了三碗茶,打量了一番秦缺,朝秦二叔笑了笑。

“你这侄儿虽说面相普通,年龄稍大了点,但精神气还是不错,练武倒是个好苗子,以后前程不成问题。”

“张老哥,这还得你多多费心啊!”秦二叔把包好的银子放在桌子上慢推到张老倌身前。老张倌眯了下眼睛,伸手将银子握举着并不收下,侧过身子靠近秦二叔说到:“秦老弟,不是哥哥赚你银子,而是这上上下下卖弄我这张老脸,没这银子开口,也不像回事,耽误了这孩子前程,老哥我可没脸回来见你啊”。

“是是是,一切就拜托张老哥了,等事成后,老弟我再做东请张老哥吃上一顿酒。”秦二叔站起身子作揖躬身说到。

“见外,见外喽!张老倌回礼道。

“不过,你侄儿拜师学武这事还得说道两句。这西城可不是竹海世俗可比,三教九流俱在,拳头大的讲规矩,这规矩讲得好是一番教训,讲得不好可能就出人命的,学武和看人情世故都不可少,不招惹事非,前程可得有命在才好。那位武师姓丁,是我一位至亲晚辈,在西城一家镖行给人当镖师,一身功夫可是耍的出神入化,平日里对我还算尊敬,但是他脾气不大好,对学徒甚是严厉,可要受点苦头的。”

秦缺听在耳里,一阵欢喜一阵忧,喜的是即将拜见的师傅武艺高强,忧的是挨打可不好受。但一想到李熊也会去习武,这一切忧愁都抛到脑后了。如果武艺学得好,有了几十个铜板的月钱就能给二叔捎回去,要是正式出师,还能偶尔留一点,有机会可以到同样在西城学武的熊胖子。

正当秦缺还在胡思乱想时,茶馆外响起了鸡鸣声,二叔和张老倌同时起身。

“上路吧,天色刚好”。

秦缺和二叔上了骡子车,张老倌一挥鞭抽打在骡子屁股上。车辆慢腾腾的“咯吱”前进,秋季的早上,林间显得湿漉漉,张老倌抽旱烟的“叭叭”声和时不时的咳嗽让林间越发安静。

秦缺正东张西望着,赶车的张老倌的长鞭突然指向前方两丈宽的道路说到:“前面就是官道了,再走上一小会,就到西天城门口了,都打起精神,免得生出意外。”

秦缺伸了个懒腰,显得神采飞扬,像换了一个人一样。年龄虽小,穿着一身崭新的衣服,虽不华丽却也显得利索干净。二叔笑眯眯捋着小胡子望着秦缺,心里格外满意。二人头回进西天城,都有点兴奋。

骡子车绕过弯道,秦缺一眼就看到了高耸的城墙和阁楼上巨匾上特有气势的三个大字--西天城。秦缺被震撼住了,心直“碰碰”跳,呼吸声都显得有急促,头回进城,也是头回进入新的世界。

“吁”

张老倌下了骡子车,将车往城门口边上拉,回过头来朝二叔说到:“我先上前跟官爷打个招呼,你们先呆着别动,有事会喊你们”。

“好呢,听老哥的”秦二叔看了一眼城门口几个坐着喝茶的官兵,慢声回道。

秦缺和二叔望着张老倌挪动步子走到几位官兵面前,打了个礼,递上了一块小红包着的银子,细声说着什么,随后官兵齐齐看向正站在骡子车旁的秦缺二人,手挥了挥。

张老倌小跑着过来,点了下头,牵着骡子车,三人缓缓进了城门。

城内一条宽敞的青砖大路笔直穿过,两边是各类商铺,种类繁多,道路两旁各种叫卖声来回交替,赶集人和商贩讨价还价的声音不绝于耳,穿着华丽衣裳的大户人家和蓑衣背身的农夫一同坐在茶馆有说有笑,不远处的铁匠铺传来“叮哒”声,几个上身赤裸的汉子挥舞着大锤,嘴里不停吆喝着。

“走吧,我们也去茶馆坐会,我那晚辈稍待一会才能过来。”张老倌说着就抬腿往茶馆走去。

“三位茶客,进来坐”茶馆小厮在门口欠身招呼道。

“店家,上壶今年新茶”

“好呢,茶客稍待”秦缺三人上了茶馆二楼,坐在靠街边的一间雅间,三人一时无话,张老倌“叭”着烟望着街上的行人,秦缺和二叔则在各自思虑着待会见到武师该说点什么。

“哒哒,哒哒”,大路上传来一阵马蹄声,一处身形由远及近,头上戴着斗笠,身材壮实显得极其剽悍,须髯如戟,看起来好生威风,背后带鞘长刀更增一股凌厉之势。“吁”,翻身下马,八尺身高惹得茶馆一众人等侧语打量。

“舅父,外甥给你见礼了”喊完就“咚咚咚”上了楼梯,秦缺三人赶忙上前行礼。

“外甥,一路劳累,先喝碗茶润润嘴”张老倌摆了摆手,三人落坐,秦缺站在二叔身后低头抠着手指,时不时抬头看一眼这位自己即将拜师的师父。。

“丁师傅,这是我家侄儿秦缺,他爹秦石也有一身好功夫,可惜去世的早,现在学武,也算圆了个念想,以后就拜托丁师傅多多照顾了。”秦二叔拉着秦缺往前轻推。

“哦!秦二爷客气了,鄙人丁福,俗人一个,当不得如此大礼。”丁福拱手回礼。

“秦猎户的大名我也偶有听说,想不到他已辞世,按说收秦缺在镖行当学徒不成问题,可学武这途,将来的路可比不得其他门路安逸,受伤流血再所难免,甚至丢了性命,这一点我们应该心里明了。但话说回来,鄙人所在虎威镖行,隶属于漠北“普贤庄”,在这西天城也算有头有脸,实力雄厚,黑白两道都说得上话。

在丁福嘴里,“普贤庄”是这方圆数千里极其庞大的势力,脚下势力包括像西天城虎威镖行,南天城悦心坊,集市中心一半的店铺,还有牛头山附近的一大片精铁矿区。说到这里,丁福将双手一拱道:“虎威镖行的总镖头正是拜师在“普贤庄”萧庄主门下,论威望,西天城难有人能出其右。

秦缺听在心里,暗自佩服。接下来,丁福又慢慢细说了虎威镖行的情况。

进入镖行,学徒分为外门和内门,外门学徒任务繁重,主要是杂活脏活,锻炼体魄,每年有一两银子的报酬。三年后,学徒大考,这是成为镖行内门学徒的重要途径,其他立功的另说。只要成为内门学徒,就可以由镖师指导三个月,第一年免费进入武经楼学习一门武技,任务是成为镖行“趟子手”,跟随镖师走镖增长见识,报酬从外门学徒每年一两银子变成内门每月一两零花。等内门学徒三年后,经过考核,则可以正式出师,上任镖师。至于成为镖师的好处,丁福则停住了嘴。

“怎么样,秦二爷决定好了没,学武也靠缘分,就算秦缺将来学武不成,镖行安排他去下面打理店铺生意也是不成问题的。”丁福起身背刀问到。

“哪里哪里,秦缺能进镖行学一两分本事也是他的福分,自然求之不得,快快快!缺儿快给丁师傅行礼。秦二叔麻利扯过秦缺回话。

“丁师傅”秦缺躬身给丁福见礼。

“好好好,好小子,有精神,是个练武苗子,待会就跟我一起进镖行去。”丁虎托起秦缺大笑道。

张老倌见丁福应承了下来,轻吐了一个烟圈,烟杆在桌子上敲了几下。“秦老弟,这下你可宽心了,等这小子有了好前程,你就等着享福吧”。

张老倌又侧过身跟丁福叮嘱了几句,四人就一同下了楼。

阳光照在对面酒铺摆在路边摊位的酒坛上,刺得秦缺眼睛发晕,连忙用手挡住。学武的愿望,眼看就有可能实现,又想着二叔即将远去的身影,秦缺晃了晃神,一时迈不开步子。但一想到李熊也即将去学武,年幼的心里暗暗下定了决心,等学了武艺就马上去找他,两人都不能让大人失望。

秦缺,丁福二人上了马,秦缺朝二叔挥了挥手,“驾”,丁福已扭转马头,径直朝镖行奔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