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ishubao.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睁眼闭眼八百年。

八百年修魔公子,扶桑树下念红衣。

心心念念间。

羲和醒了。

“长生…哥哥…”

她一脸茫然,望着靠在自己肩头熟睡的公子。

感受到自己身体的变化,羲和芳心剧烈跳动。

“我…竟然成了下一任天道合道者?”

这百载岁月,究竟发生了什么?

她先是莫名其妙的睡着了,然后莫名其妙的成了天道合道者,而且照这么算的话…

当今的洪荒大陆上,没有天道了吧?

“是你的手笔么?”

羲和轻轻伸出玉手,抚摸着李长生的脸颊。

她虽远在太阳星,却听过太多太多有关李长生缔造奇迹的故事了,至少在她的印象了,洪荒所以生灵都在按照天道的部署,按部就班的修炼入劫,唯独他…

一次又一次的震惊众人!

羲和想不出第二个能做到这些事的生灵了。

小金乌软糯香甜的自语声,惊醒了李长生。

“羲和?你醒了?”

见羲和呆呆地盯着自己看。

李长生先是一喜,而后迟疑了几秒,问到:

“身体没什么异样吧?跟天道融合的还顺利吗?”

羲和本想说没什么事。

但想是忽然想到了什么,羲和话锋一转,道:

“有,妾身现在很不好!”

“不好?”

闻言,李长生心中顿时咯噔了一下。

随后满脸紧张的握住羲和的玉手,不由分说将魔气探入羲和体内,一边为羲和检查起身体,一边问道:

“哪儿不舒服啊?”

羲和笑而不语。

“不是,你到底哪儿不舒服啊?”

羲和笑的李长生心底发毛,大概是关心则乱,他也不想想,如果羲和真的不舒服,怎么还笑得出来:

“你倒是说啊你,你要急死我啊?”

失去过天道一回了。

李长生不想再失去羲和了。

“心。”

眼看李长生是真急了,羲和才指着自己的胸口,不紧不慢的开口,道:

“妾身的心好涨呀。”

“心涨?”

李长生一愣,旋即立马将魔气探入羲和的心房,仔细探查,不放过一丝一毫的蛛丝马迹。

可查了半天,除了羲和心房跳的速度比较快之外,李长生沐浴没有发现其他任何异样。

一无所获。

“没问题啊,怎么会涨呢?”

收回魔气,李长生不解的问道:

“具体是怎么个涨法?”

“有问题呢,长生哥哥。”

羲和俏脸骤红,抓住李长生的手,摁在自己心房:

“你摸摸看,这里面,有一个生灵~”

“啊?”

李长生下意识的抓了抓,羲和翻起了白眼,檀口微微张启,吓得李长生赶忙缩回了手,古怪道:

“我没有感觉到里面有生灵的生气啊。”

“笨蛋,你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啊?”

羲和娇羞的白了李长生一眼,嗔怪道:

“那个生灵就是你啊,妾身的长生哥哥,你占据了妾身的心呢,妾身以后再也离不开你了哦~”

李长生瞪大了眼睛。

好家伙。

土味情话?

这小丫头搁哪儿学的?

洪荒什么时候流行说情话了?

其实这是天道教她的。

天道在失去灵智的最后一秒,把一些从李长生那儿学的土味情话,传给了羲和,好助她能早泡到李长生。

羲和倒也挺争气,这么快就学以致用了。

“不学好。”

这会儿的李长生哪还能不明白,羲和压根就没事!

这小丫头。

李长生藏起心头偷笑,佯装愠怒,问道:

“老实交代,上哪儿学的情话?”

他倒没有怪羲和忽悠他,害担心,毕竟羲和的出发点是想跟他表白嘛,再怎么样也不能浇灭羲和的热情不是?

他只是笑这小丫头在他面前,用他带来洪荒的土味情话,跟他告白,这不是在关公面前耍大刀,鲁班面前弄大斧嘛?谁不知他是渣男界的天花板,告白界的祖师爷啊?

想女娲一世英名,堂堂混元大罗,不一样被他的甜言蜜语哄的晕头转向的?羲和跟他玩这套,也太自不量力!

不过话说回来,李长生还真有被这情话感动到。

当然。

不是情话本身,而是说情话的羲和的一颗真心。

他说甜言蜜语是骗人的,羲和说的都是发自肺腑的!

“谁让长生哥哥对妾身这么好来着?”

羲和嘟囔着小嘴,硬将发育良好的娇躯,贴在李长生身上,不停蹭着李长生的身子,撒娇道:

“又是放烟花给妾身过生日,又是帮助妾身身合天道的,妾身是正常生灵好吧?不动心就有鬼了呢~”

“哈哈哈哈,好好好。”

李长生被羲和哄的心花怒放,揉着她的脑袋,笑道: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你漂亮,你说了算。”

这一刻。

他算是明白前世那些被他忽悠的女子是什么心态了。

就像飞蛾扑火。

飞蛾明知道扑火必死,为何还义无反顾啊?

它们不是看不到绚烂辉煌的火光背后的危机,但它们自动忽视了,因为在它们眼里,死在火光下是死得其所。

而一份痴情,亦是如此。

明知道不会有结局,或明知道对方的目的不纯,还是会飞蛾扑火般深陷其中,因为死在你怀里,我心甘情愿!

当然,羲和是没有歪心思的。

“长生哥哥,走,我们做游戏去。”

“又做游戏啊?”

“做嘛,做嘛。”

“好好,但你得等我会儿,我先给师尊送份传音,天道已经退出洪荒了,有的事,我们该放手去做了。”

如果李长生猜的没错的话,现在的洪荒,应该已经彻底乱了,而作为曾经洪荒共主的鸿钧,怕是已经失去对洪荒百分百的统治权了,不说有多大影响吧…

至少他肯定无暇顾及其他。

不然他前阵子在星海闹出那么大动静,以万万魔血染星海,鸿钧不可能半点反应都没有。

要知道,鸿钧和魔祖可是死敌,只能活一个的那种!

既然鸿钧阵脚乱了,就该是他们主动出击的时候了。

否则等鸿钧缓过神来…

别忘了,鸿钧哪怕失去了天道,依然是混元大罗!

“好,长生哥哥你忙,羲和在扶桑树上等你哦。”

说罢,羲和红着脸啄了宁凡一口,捂着脸跳上了树。

“怎么容易害羞?”

宁凡挑了挑眉,忽然坏笑一下,冲着树上喊道:

“QQ弹弹。”

唰。

万籁俱寂。

半晌后…

“啊!!!!”

“我杀了你!!!”

一声比宁凡之前的嘶吼声,贯彻星海。

传递的很远…很远…



是夜。

不周山。

收到李长生来信的女娲,将十二祖巫召集到盘古殿。

盘古殿内。

昏暗的烛火摇曳,气氛有些凝重。

压抑的氛围持续了百息。

后土终于受不了了,率先问道:

“是不是长生在太阳星上出什么事了?”

她虽然看不到太阳星上的异变,但她能看到天上的星辰,这几百年,天上有无数颗星辰变出了血红的。

魔气滔天。

联想到李长生魔祖的身份,后土这样判断,倒正常。

“不管他的事,是你们和本宫的事。”

女娲摇了摇头,又看了眼传讯内容,深吸口气:

“本宫就直说了吧。”

她竖起两根手指,道:

“现在有两个选择给你们。”

“一,你们十二祖巫一起活着,但下一个量劫,巫族必于世间灰飞烟灭,因为命运容不得你们巫族。”

“二,帝江,你们等十一位祖巫,把身上的巫族气运全部交给后土,长生有办法让后土成圣,并…”

女娲顿了顿,美眸精光闪闪,道:

“立下一条不弱于天道的法则之道!”

“什么?”

闻言。

帝江等祖巫面面相觑,有些茫然。

怎么好好的就要他们死了?

妖族不是都罢战了吗?

世间还有什么能杀死他们十一祖巫?

而知道些许内幕的后土则脸色微变,问道:

“天道不是已经…”

“天道是死了,可命运是不会消失的。”

女娲摸了摸挺翘的鼻尖,恍惚道:

“命运是一种很玄妙的东西,它由大道创造,是世间的规则,却不受大道控制,连大道都要受它擎制。”

“你们如果要顺命而行,未来,可能会跳出一只跟妖族并肩,或比妖族还强大的种族,继续与你们为敌。”

“妖族那边也是一样的情况下,不过他们跟你们不同的是,他们那边已经出了一尊圣人,命运有所顾忌。”

生灵不可与命争。

命运面前,众生平等。

女娲、鸿钧、甚至大道,面对命运,都无从下手。

大道还好,命运奈何不了她,她也奈何不了命运。

可即便强如女娲和鸿钧,与命运之前,都会感到一种深深的无力之感,他们是忤逆不了命运的。

任凭他们神通滔天,任凭他们做出什么改变,命运总有无数种手段,将被他们改变的,拨回正轨。

不可言,不可思,不可逆,这,便是命运的恐怖。

十二祖巫一阵沉默。

百息后,帝江突然问道:

“有多大的把握能成功?”

显然,他是要选第二条道的。

洪荒百族,无论是哪一组,无论是强大是弱小,他们都有一个共识:种族传承,重于一切!

“大哥!”

后土伸出手,想说些什么。

“你能闭嘴吗?巫族是谁当家?”

帝江斜了后土一眼,冷声道:

“大哥还没有死呢,轮得到你发言么?”

女娲柳眉一挑:这是帝江出世这么久以来,第一次以巫族领袖的口吻发言,以前由于李长生的缘故,帝江脾气好到她有时候都差点以为帝江是假冒的了。

“大哥…我…”

被帝江一吼,后土眼眶湿润。

虽然帝江的言语凌厉,神态冷漠,但从他的言语中,后土没有听出丝毫疏远和责备,只有…

满腔的疼爱!

没有哪个生灵能轻描淡写的去赴死。

帝江是想用自己冷漠的态度,减轻后土心中的负担。

他不希望后土对自己等祖巫的死,产生愧疚感。

“行了,你们别吵了,本宫不是来听你们吵架的。”

女娲敲了敲脑袋,平静道:

“长生的办法,能帮你们巫族偏离命运轨迹,但也不能偏移太多,说白了,就是要瞒过命运,规避规则。”

“至于成功率,长生说,只要你们按照他说的做,是百分百能成功的,最低预算,能把后土变成圣人。”

身为混元大罗,女娲视苍生如蝼蚁。

这些祖巫的死她不关心。

或者说,哪怕后土死了她也不关心。

从始至终,她关心的只有李长生一个而已。

她之所以能坐在这里,跟十二祖巫废话,纯粹是看在李长生的面子,爱屋及乌罢了。

“这样么?”

帝江点了点头,和其余祖巫交流了一番眼神:

“可以,需要我们怎么做?”

“怎么做本宫到时候通知你们,现在还没到要你们做事的时候。”

见众祖巫拿了主意,女娲也不墨迹,转身离去:

“就这样吧,本宫走了,你们几个,珍惜这最后相处的时间吧。”

盘古殿内的蜡烛,燃的更沉重了。



盘古殿外。

女娲躺在摇椅上,面朝太阴星,手里攥着李长生送下的书信,美艳动人的俏脸,此刻尽显哀愁,喃喃自语道:

“长生啊长生,你可真是给为师出了个难题。”

“挑唆鲲鹏去抢老子的气运,亏你想的出来。”

“为师去是没问题啊,问题是你能不吃醋吗?你到时候吃醋了,为师又得花时间哄你,唉,真是的。”

风,吹过书信,露出一角,只见上面赫然写着:

【师尊,关于后土之事,还有个帮需要你帮:我要将后土造圣,需要一道鸿蒙紫气欺瞒命运的眼睛,眼下只有西方二圣和老子有鸿蒙紫气了,所以需要师尊帮忙。】

【西方二圣不考虑,太远,我们要抢老子手里的鸿蒙紫气,你不能去,会被命运盯上的,你未来还要立人道,能低调则低调,尽可能不要抛头露面,于幕后坐镇。】

【让鲲鹏去吧,他是你的追求者吧?师尊放心,徒儿相信师尊的心是属于徒儿的,你大胆去做,无需顾虑。】

话是这么说,冠冕堂皇。

女娲是不相信的。

李长生的小心眼她是见识过的。

但不相信又能怎样?

眼下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万般无奈,女娲只能深深一叹,将神念送入北冥:

“鲲鹏,来娲皇宫,本宫要见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