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巫妖两女为谁争?李长生:别看我,我要种葫芦娃!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ishubao.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自从晋级混元大罗,女娲从未认真地出过手。

数百年来,无一生灵知晓其真实战力,到底几何。

故,洪荒众生虽照旧对女娲娘娘敬畏有加,却也不觉得她比通天教主、元始天尊两位天道圣人强上多少。

但今日之后,这种想法…

将不复存在!

混元大罗的威压,上达碧落,下至冥河。

凡未入混元大罗之列者,即便是通天教主、元始天尊两位天道圣人,在此威压之下,都宛如蝼蚁般渺小。

不可敌。

不可抗。

不可争。

这是一种以一己之力镇压天下的霸气。

威压出现的那一刹,在洪荒众生眼中,女娲…

就是苍天!

“轰隆!”

平地生雷,苍穹落雨。

小雨淅沥。

雨水打湿了女娲的青丝,浸透了女娲的宫纱。

蛇人沐雨,如水出芙蓉,是那样的娇艳欲滴。

看痴了北冥的无冕之王,鲲鹏妖师。

似有察觉到鲲鹏无法自拔的情意,雨中,女娲抬起那双美艳动人而又无情无欲的星眸,莲口轻轻张启。

一问苍天,二警鲲鹏,出言道:

“何为雨?本宫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唰。

威压散尽。

天地无雨。

鲲鹏一口逆血喷出,凭空被削去万年修为。

三妖惶恐。

混元大罗,竟恐怖如斯!



不周山。

十二祖巫俱面露忧心忡忡之色:他们压根不知道自己哪里做的不对,得罪了这尊不问世事多年的女娲娘娘。

尤其是后土。

她冤啊!

她出世至今,总共就离开过一回不周山,离山的目的还是去泰山寻李长生,期间更是连女娲的面都没见着…

为什么女娲开口就要她死啊?

后土一脸委屈,看向正热衷于挖泥巴的李长生。

额…

等等。

挖泥巴?

李长生的举动直接给后土看愣了:

“仲父,你在干嘛?”

“挖泥巴啊,看不出来吗?”

听到后土的声音,挖土挖的正起劲的李长生微微抬起脑袋,擦了擦粘在额头上的黄土,咧嘴灿烂一笑,道:

“我要种一根葫芦藤,一根非常厉害的葫芦藤,娲皇宫里头没有黄土,不周山的土壤肥沃,种这儿长得快。”

说完,李长生又把脑袋给埋了下去,继续卖力地干着他的挖土大业,同时还不忘叮嘱道:

“对了,你们记得帮我盯着点,不要让人把我的葫芦藤给偷了,到时长出了葫芦,我分你们一个。”

十二祖巫:…

喂喂喂,大哥,你有没有搞错啊?

你师傅都要杀我们了,你还叫我们给你看葫芦藤?

能不能分清轻重急缓啊?

一根破葫芦藤?比我们的命还重要呗?

一根破…

心声戛然而止。

后面的话,十二祖巫骂不下去。

因为李长生已经拿出了那根葫芦藤…

一瞬间。

妙宝先天之气如浪潮般席卷整片不周山。

盘古殿外,长生花开九十九朵。

道韵氤氲,生机焕发,枯木逢春,万物繁荣,就连不周山常年不化的悲雪,此刻都添了几分活泼之意。

种种迹象,无一不在彰显李长生手中之物的不凡:

那是…一株先天灵根!

十二祖巫惊的嘴巴都快掉地下了。

“先…先…先天灵根!”

后土美眸瞪如铜铃,呆呆凝着葫芦藤,磕磕巴巴道:

“我的天呐,仲父,你哪来的先天灵根?”

李长生手里这东西,真比他们的命值钱!

整个洪荒就十株先天灵根,其中有大半还都处于下落不明的状态,他们巫族不受天道待见,一根也没捞着。

可李长生呢?

一个玄仙,一个玄仙啊!

一个在洪荒排不上号的玄仙,一个如果不是女娲娘娘弟子,都没人会认识他的玄仙,居然…居然得了一株?

他这是什么运道啊?

“哦,我立人王那会儿天道送我的。”

李长生专注掘土,头也不回,随意道:

“一根先天灵根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较之大道送的玉蝶碎片,先天灵根是没啥大不了的。

但这只是对于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的李长生而言。

话落到十二祖巫耳朵里,却成了另一番意味:

诶,我就是有先天灵根,你们气不气?

诶,我有我还不珍惜,你们气不气?

诶,我把先天灵根不当回事,诶我气死你们!

闻言。

十二祖巫眼角不停抽搐。

估计是在心底把李长生问候了成千上万遍:

来。

你丫给我们解释解释,什么叫先天灵根没什么大不了的?

还而已?

你知道它能买一尊准圣的命吗?

倘若今个儿拿出先天灵根的,不是李长生,是其他素不相识的生灵…不,哪怕是跟巫族有大因果的生灵,十二祖巫也会悍然出手,将那株先天灵根抢占为己有!

先天灵根的诱惑,太大了!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后土苦笑着感慨一声,拖着蛇尾游到李长生身旁,也像模像样的学李长生蹲下身子,刨着坑里的黄土。

得不到先天灵根,过过种先天灵根的瘾也好啊!

“哐…哐…哐…”

挖土声一声接一声,嘈杂喧闹。

十二祖巫却充耳不闻。

嗯…

挖土,真香。

挖了几许,后土忽然问道:

“仲父,我问你,你师傅为啥要杀我?”

“我哪知道?”

李长生把先天葫芦藤的根茎埋进土里,一边往上面覆着黄土,用手拍实,一边道:

“可能是看你把我掳到了不周山,以为你对我包藏祸心吧,你知道的,我家师尊见不得我受伤。”

“哈?”

后土一怔,猛地扭头,委屈的都要掉金珠珠了:

“诶,仲父,咱摸着良心说,我那叫掳吗?我那不是客客气气把你请来不周山的嘛?咱不能冤枉好人啊!”

“大功告成!”

将坑洞内填满土后,李长生心满意足的抹了抹脸上的泥巴,笑的像个阳光大男孩,转头朝后土道:

“哎呀,后土娘娘,安啦,我待会帮你跟师尊说说情就好了,我师尊又不是蛮不讲理的人,她会听的。”

“我…”

后土满脸楚楚可怜,还欲言语。

突然。

天边。

一枚红色流光携不可挡之势,砸向不周山。

“是红绣球,女娲来了!”

十二祖巫脸色大变。

“结十二都天神煞大阵!”

作为大哥,帝江率先回神。

他横出一步,厉喝一声,将其余十一祖巫唤醒。

“是!”

虽然帝江不擅于人沟通,但他作战水平是一流的。

闻得其号令,后土等人不假思索的盘膝落座。

“唤父神意志!”

十二道暗色的蛮荒巫气钻出十二祖巫天灵,如龙蛇相戏般于空中交汇,凝出盘古道身,血色漩涡乍现。

“战!”

只见那盘古道身左手一扬,握一虚化巨斧,混沌之气直冲天宇,与女娲的混元威压形成分庭抗礼之势。

“杀!”

十二祖巫齐心协力。

盘古道身抬起手中巨斧,朝红绣球劈去。

“轰!”

电光火石间,巨大的爆炸声震耳欲聋。

一层接一层的气浪,直接掀翻了十二祖巫。

“噗!”

帝江吐出一口鲜血,目露震撼,望着半空烟波:

“好强!”

要知道,十二都天神煞大阵可是集结了十二祖巫共同的力量,还佐以了盘古的意志,其威力足以与圣人抗衡。

可如此恐怖的大阵,在女娲手下却连一回合都没撑过…

那女娲,得有多强啊?

“你们十一个,不想死就滚。”

不给十二祖巫重新结阵的机会。

女娲人未到而声先至,喝道:

“你们若想给她陪葬,本宫可以成全你们!”

唰!

音落。

不周山风雪停滞。

十二祖巫脸色苍白,心生大畏。

李长生眯起丹凤眸子,咂咂嘴,一脸憧憬:

这便是她的师傅么?

唯我独尊!

舍我其谁!

气吞山河!

我不需要跟人讲道理,也不需要问清事原委。

我说你有罪,你等死便好。

李长生折服于女娲的裙摆之下:

越来越爱师尊了呢~

“女娲,你堂堂混元,以势压人,欺凌我等…。”

但后土似乎有点不服女娲。

她挣扎着爬起,踉跄向前走了两步,冲着虚空喝道:

“你不怕事情传出去,丢了你混元大罗的脸面么?”

完蛋。

要出事。

一听后土言论,李长生暗呼不妙。

师尊最讨厌听到这种话了。

“滚!”

果不其然。

后土刚说完,女娲的身影瞬间从虚空冲出。

二话没说,当着众祖巫的面…

一巴掌抽在后土的俏脸上。

“啪!”

巴掌声清脆,响亮。

“这一巴掌,打你自不量力,妄自揣摩天意!”

女娲傲然凌立于后土眼前,俯视着被自己一巴掌打懵了的后土祖巫,指着李长生,冷声道:

“别跟本宫讲什么面子不面子的,本宫不要面子,本宫只要他,谁敢跟本宫抢他,只有死!”

不周山上,噤若寒蝉。

即便是风,都不敢发出一丝声响。

无人、无物,敢触及女娲眉头。

女娲的肆无忌惮,令天地万物都感到恐惧。

亦令李长生恍惚阵阵。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女娲释放本性。

他的直觉告诉他:

这一刻的女娲,才是真真正正的女娲,才是那尊不可一世,目中无人的洪荒第一妖圣!

是的。

她本就该如此霸道!

过去岁月,女娲为了不让李长生害怕自己,她主动收敛了自己的残暴及蛮横。

这就导致,时至今朝,李长生才晓得:

他的白月光,他心目中最是温柔体贴,最是善解人意的师尊,恣意妄为起来…

竟这般有魅力!

“师尊…”

李长生痴痴的唤道。

“啊,长生。”

被李长生一唤,女娲仿佛泄气的皮球:

混元大罗的无敌气势眨眼倾泄一空。

都说女人的脸,六月的天,说变就变。

古人诚不欺我。

以为李长生被自己的气势吓到了,刚刚还盛气凌人的女娲,顿时像个犯了错的孩子,紧张地用手指拽着自己衣角,小声道:

“吓到你了吧?对不起啊,师尊不是故意的。”

这幅我见犹怜的神态,不禁使后土怀疑:

刚刚抽我耳光的,真的是这货吗?

“师尊,我没事。”

李长生摇了摇头,笑道:

“你紧张过头了。”

“那就好。”

女娲点了点头,像在跟李长生解释,指着后土,道:

“她喜欢你,为师不喜欢别人喜欢你。”

“我就知道。”

李长生无奈一笑,道:

“师尊上回还说不管徒儿私事的呢。”

“为师改主意了,不行?”

女娲横了李长生一眼,拉起李长生的手,傲娇道:

“哼,回娲皇宫,看你的面子,本宫放后土一马。”

“师尊…”

李长生扯了扯女娲的衣角,弱弱道:

“我欠了巫族一段因果,很大。”

“因果?”

女娲皱了皱柳眉,望向后土:

“他欠你们什么了?本宫替他还。”

李长生没在日记里提过盘古精血的事。

所以女娲并不知道其中因果。

“唔…”

后土有些迟疑地看了看十一祖巫,不知该怎么说。

“看什么?说啊!”

见后土磨磨唧唧,女娲不满道。

这娘们,办事太拖泥带水了,没有格局!

倒还真不是后土墨迹,她得组织语言呐。

就女娲那小暴脾气,她哪句话说的女娲不开心了,女娲不得再赏她一巴掌啊?她可不想再挨一耳光。

“娘娘…不是我不跟您说…”

但要嘴笨的祖巫说漂亮话,的确是有些难为后土了。

斟酌了许久,她才憋出一句很没有情商的劝诫:

“只是这段因果,您真不一定还的起。”

她本意是想让女娲不要问了的。

问了会丢脸。

天晓得恼羞成怒的女娲会不会杀人。

可女娲…似乎曲解了她的意!

“呵,笑话。”

只听女娲冷笑一声,不屑道:

“本宫乃混元大罗,世上有本宫还不起的因果?你再不说,本宫搜你魂了!”

说着,女娲抬手,手上青芒缭绕。

吃醋的女人是没有理智的。

后土现在说什么,在女娲听来都是错。

一句好意提醒,女娲也能理解为轻视。

谁都可以轻视她,后土不行。

后土是她的情敌啊!

怎么能让情敌轻视呢?

叔可忍,婶不可忍?

“好,那我说…”

搜魂之术能让被搜魂者沦为白痴。

畏于此术,后土只能讲出实情:

“你家徒儿,收了我们巫族三滴盘古精血。”

啪!

女娲的手,僵在了半空。

“什么?”

她艰难地扭过头,难以置信地看向李长生:

“你真收了他们三滴盘古精血?”

“啊…是啊…”

李长生耸了耸肩,苦笑道:

“我是混沌魔神,师尊,盘古精血对我的作用有多大,您晓得的…我忍不住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