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山河社稷图子卷,女娲:本宫被徒弟欺负了?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ishubao.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注视着面前这张笑意盈盈的盛世美颜,李长生如鲠在喉,百感交集,偷偷嘀咕道:

哼。

你这洪荒第一女圣人真是忒“可恶”了,动不动就撩拨我的泪点。

万一哪天真把我给逼上了做冲师逆徒的不归路,我看你怎么办!

这两句话乍一听还像那么回事,但李长生也就只敢放心里说说。

当着女娲的面,他是没勇气说出口的。

他还想多活几年呢。

诽谤几句,李长生的心情得到了缓和。

他轻轻吐出一口浊气,将女娲对自己的好铭记于心,挤出个灿烂微笑,从须弥界端出那锅色香味俱全的糖醋排骨,笑道:

“早给师尊备好了。”

“嗯~”

“好香啊~”

嗅着扑鼻肉香,女娲凤目异彩涟涟,像盯着大道至宝般盯着银锅,而后竟不顾圣人风度,直接伸手抢过银锅,当场开造。

一边吃,一边不忘夸道:

“唔,好吃!”

“太好吃了。”

“长生啊,有你做徒儿,乃为师之福啊。”

虽然女娲吃东西的样子实在难以恭维,可架不住人生了副仙姿佚貌呀。

尤其是她嘴角不经意间沾上的油渍。

油渍虽浊,却未曾破坏女娲毫厘美感,反倒使其平添了几分烟火之气。

李长生小腹一热,起了不该起的心思:

“师尊说笑了,有你,才是长生的福气。”

“唔,都是福,都是福。”

女娲只顾啃排骨,没发觉李长生的异样。

“嗝~”

直至她吃完一整锅排骨,打了个饱嗝,抬起头,打算送点小礼物犒劳李长生时…

她见到了诡异的一幕:

李长生不知何时,已站在了离她不足一公分的地方,双眼血红,哧着粗气,炙热地望着她。

女娲柳眉一簇,问道:

“你脸色不对,怎么回事?”

“是不是魔道出什么状况了?”

李长生闭口不言,回应女娲的,只有他那愈发急促的呼吸,及其鼻下蒸腾的热气。

大有下一瞬就要扑向女娲的趋势。

“嗯?”

望着被欲望冲昏了头,神智不清的少年,女娲红唇一抿,蛇尾一震,言夹道韵,开口喝道:

“醒来!”

惶惶天音,炸响耳侧。

李长生如大梦惊醒。

他诧异的看着自己的双脚,胆战心惊:

该死。

自己刚刚是怎么了?

他发誓,他倾慕女娲是事实,可他真没有对女娲产生过类似今天这种丧尽天良的念头啊。

李长生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手足无措的站在原地,内心忐忑不安,回忆着方才的情形:

刚刚那一瞬,他的意识里好像凭空乍现出了一团黑色雾气,那团黑雾笼罩住了他的识海。

然后…然后…

然后他整个人突然就变得浑浑噩噩的了。

迷迷糊糊间,就将魔爪伸向了女娲。

这…这也太吓人了吧?

细思极恐,李长生冷汗直流:

幸亏现在人教未立,女娲尚不懂男女间的情情爱爱,这要搁几百年后,他相信女娲再如何溺爱他,也会把他碎尸万段,千刀万剐了去的!

那种事,嗯…

怎么着都得等自己能打过女娲了才行。

呸。

自己在想什么啊?

女娲是自己的师傅啊!

李长生暗暗对自己啐了一嘴,正想谴责一下自己的良心,却听系统的声音响起,道:

【宿主,刚刚的是色欲魔雏形。】

【宿主继承了魔道魔祖之位,您的肉身便是万魔之温床,一念衍魔,一念渡魔。】

【生灵身本无魔,有了魔祖,便有了魔。】

【所谓生灵身魔,分为七情六欲十三魔。】

【前者为喜、怒、哀、惧、爱、恶、欲七情魔;后者为色欲、形欲、威仪欲、音声欲、细华欲、人想欲,六欲魔。】

【形成七情六欲十三魔的过程,可能会有些痛苦,但十三魔形成之后,宿主便可施展魔道之至强神通:道心种魔。】

【以心魔,乱生灵道心,控生灵道心,毁生灵道心,灭敌杀伐,皆于无形之中也。】

七情六欲魔?

李长生一愣。

听名字好像是个不得了的玩意儿啊:

“这东西形成要多久?”

【具体看宿主的七情六欲波动。】

【七情六欲十三魔是以宿主的七情六欲为养料的,宿主情绪波动越强,他们成长的越快。】

“那它成长起来对我有危害么?”

【严格意义上来讲,没有。】

【不过十三魔对其他生灵危害挺大,特别是宿主境界提高到一定境界之后。】

系统说的比较委婉,他怕李长生知难而退。

通俗来说就是:

十三魔,就是祸乱的根源。

亦如当年的龙凤大劫。

混沌时代,这不是问题。

问题是,现在是洪荒。

混沌抬头是大道,大道是混沌魔神的亲娘。

混沌魔神把混沌闹翻了天都没事。

可洪荒抬头是圣人,圣人是魔神的死敌!

十三魔只要敢在洪荒冒头,除非那时李长生有单挑洪荒所有巨头的能力,不然…

他就自己找个风水宝地,把自己藏了吧。

“操,魔道真是个烫手山芋。”

李长生笑骂着埋怨一句,切断联系:

“船到桥头自然直,再说吧。”

他没有半途而废的习惯。

回归现实,映入李长生眼帘的是女娲一脸狐疑的神情。

李长生哭笑不得。

自家这师尊,有时候跟好奇宝宝似的。

为了避免女娲胡思乱想,李长生只好把系统适才讲解的内容,又复述了一遍给女娲。

“这样么。”

女娲听完啧啧称奇,剐了眼腼腆的少年,不禁嗔怪道:

“你早说呀,那为师喝醒你,不是坏了你的造化了嘛?”

“不是不是,我还要感谢师尊呢。”

闻言,李长生连连摆手,道:

“若不是师尊喝醒了徒儿,徒儿今日怕是要犯大忌了。”

“大忌?”

女娲一愣,不明所以:

“什么大忌?”

有什么忌讳比修为提升更重要?

“额…”

李长生不知道该怎么跟女娲解释这些,只能敷衍道:

“也没啥,就是我自己给自己设的忌讳。”

“哦。”

女娲看出李长生不愿谈论这个话题,倒也没有追问,只是捏了捏李长生的脸,道:

“小长生啊,你在修行上如果有什么需要为师搭手的地方,你便放手去做。”

“像方才之事,为师会尽力配合你的。”

“至于忌不忌讳的,为师多嘴一句,你乃是混沌魔神,百无禁忌方为王道。”

先有鸿钧后有天,混沌更在鸿钧前。

混沌魔神行走混沌时,天都不存在呢。

什么事物有资格叫他们忌讳?

这不是给自己套了把枷锁嘛?

可悲女娲尚不知情:

李长生口中的忌讳,是她!

若是被她晓得,李长生那会儿其实是想对她图谋不轨,不知她会作何感想。

反正…

肯定说不出百无禁忌四个字了!

教诲入耳,李长生笑的古怪,却依然规规矩矩的作揖道:

“是,师尊,徒儿记住了。”

“嗯。”

女娲又捏了捏李长生的脸颊,道:

“对了,为师有样东西送给你。”

哈?

李长生挑了挑眉,看着翻找须弥空间的女娲,忍不住问道:

“师傅,你说话就说话,送东西就送东西,你老是捏我脸干嘛?”

“咋?捏不得了?”

女娲背对着李长生弯下水蛇腰,半个身子钻入须弥空间,留下珠圆玉润的翘臀一晃一晃,魅惑无限,道:

“你人都是为师的,捏捏脸怎么了?”

“师尊…言之有理。”

李长生盯着女娲黄金比例的背景,不停淌着哈喇子,只觉口干舌燥。

几息后。

大概是色欲魔又在作祟,李长生慌乱挪开视线,心中默念几声“色即是空”,问道:

“那师尊,你身边会只有我一个吗?”

“你怎么净问废话?”

女娲拿着一卷紫金卷轴钻出须弥空间,转过身,用卷轴敲了敲李长生的脑袋,道:

“为师有你一个徒弟就够了,你一个都把为师折腾的够呛,再多一个那还得了?”

答非所问。

李长生问的是道侣的那个唯一。

女娲以为是师徒的那个唯一。

但这也没办法,巫妖量劫时期,道侣这个词还没被发明出来呢。

“行呗,算师傅回答过关了。”

李长生耸了耸肩,指着卷轴问道:

“师尊,这是什么?”

“拿着。”

把卷轴塞进李长生怀中,女娲娘娘敛去脸上的笑意,神情严肃,郑重道:

“这是山河社稷图的子图,可以帮你遮掩天机,还能让为师随时知道你的行踪。”

“切记,要随身携带,不可丢下,你混沌魔神的跟脚,万万不能暴露。”

“外出时若遇到危险,撕碎卷轴,圣人亦可困其百息,为师会第一时间去救你。”

她没有直接给李长生山河社稷图。

不是她不舍得。

山河社稷图的珍贵不用言说,且整个洪荒生灵都知道,那是她女娲的贴身至宝。

如果自己没有一点由头,就把山河社稷图交给境界堪堪达到天仙境的李长生,这不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明摆着告诉其他生灵:

他李长生身上有秘密吗?

“放心师傅,您送的东西,徒儿睡觉都搂着睡!”

李长生用力的点了点头,应了一声,将卷轴贴身存放好,又问道:

“师尊,罗睺的因果怎么办?”

“这些事不用你管。”

女娲拍拍李长生的肩膀,替他捋好额前凌乱的发丝,满眼宠溺,道:

“你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专心修炼,争取早日成就大罗金仙。”

此话言下之意便是:

你只管乘舟而行,若有惊涛骇浪时,为师自会挡在你的面前,护你一世周全。

我在,无人可伤你!

霎时,李长生笑的无比开怀,比继承混沌魔道那天,还要神采飞扬。

这便是他的师傅。

他人拿开天道器都换不来的师傅!

笑罢,李长生半开玩笑半认真道:

“师傅,你对我这么好,不会是暗恋我吧?”

“暗恋?”

女娲托着香腮,咋了眨眼,奇怪地问道:

“暗恋是什么意思?”

李长生嘴里总是蹦出一些自己闻所未闻的成语,有时候女娲都怀疑,李长生是不是不属于这个时代。

“额…暗恋…”

李长生挠了挠头,眼珠一转,答道:

“暗恋就是想一直跟一个生灵呆在一起。”

“哦。”

女娲面露大悟之色,不疑有他,道:

“那为师就是暗恋你。”

“额…”

“师尊…还真是够耿直的啊…哈…哈哈…”

李长生略显内茬地尬笑几声,低头道:

“好,暗恋好,那师尊,弟子先下去修炼了。”

修炼是幌子,他怕再待下去自己得露馅。

露馅了他可就摊上大事了!

圣人的便宜,是谁都能占的?

“急什么?”

李长生一心想抽身,女娲却没能如他的愿:

“修炼不急于一时,再给为师捏捏脸。”

说着,女娲的玉手就朝李长生伸来。

“别嘛,师尊,以后再捏。”

李长生一边撒娇,一遍巧妙的闪身躲过女娲的玉手,转身就向娲皇宫大门跑去。

一百米…五十米…三十米…

忽然,一道冷哼从身后传来:

“想跑?哼,徒儿未免太小看圣人了吧?”

李长生暗道不妙,不敢回头,只能拼命往大门口跑。

二十米…十米…

眼看李长生的手,就要碰到大门的门环了,希望近在眼前…

“唰!”

破风声骤起。

一条青色的蛇尾,眨眼便缠上了李长生的腰间,李长生再难向前移动一步。

蛇尾卷起少年,猛的向后一缩。

在那股庞大的力量下,李长生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被蛇尾拖拽回了女娲身前。

“咯咯咯。”

女娲舔了舔红唇,掩嘴肆笑:

“为师想做的事,还没有做不成的呢~”

“跟为师斗,小长生,你还嫩了点儿~”

足下女娲,哪还像人族圣母,妖族大圣?

妥妥就是一逼良为娼的山大王形象嘛。

而被女娲捆缚的李长生,则一脸呆滞的望着自己腰间的尾巴。

女娲的蛇尾,青鳞覆盖,萤光惑惑。

每一片青鳞,都刻着无上符文,每一道符文,都是一种法则,数道法则,组成圣人天道。

女娲的法则鳞片举世无敌,但令李长生呆滞的,不是它们,而是前世他听过的一个说法:

蛇的尾巴,就是人的腿,是不能随便乱摸的。

只要一摸,就会…

那师尊的蛇尾…

想到这,李长生恶向胆边生,竟一把抱住女娲的蛇尾,拿脸颊摩挲、磨蹭:

啊啊啊,我摸到师尊的蛇尾了!

好软!好滑!好美!

抱着睡觉绝对能睡个五百年!

这边李长生蹭的不要太爽。

那边,蛇尾却殂然…

软了!

李长生张大了嘴,艰难的仰起脑袋…

视线内,见女娲那对魅惑众生的漂亮眸子中,居然有泪花打转,脸红到了耳根,一脸委屈,声若蚊蝇,糯糯道:

“怎么…怎么可以这样…”

“徒儿…你…你欺负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