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混沌魔祖重回洪荒,三千大道独缺魔道!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ishubao.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周山。

不周山是盘古父神的脊椎所化。

受盘古父神死后不甘的意志影响,不周山终年飘雪,落英缤纷,银装素裹,苍茫无限。

风雪有意,意动牵魂,生灵靠近,皆会被风雪意境同化,意志消沉,郁郁寡欢。

山亦有意,意动梦绕,生灵靠近,皆会被山之意境同化,会当凌绝,一览众小。

两种截然不同的意纵横交错,道心稍有不坚者踏入不周山,便会立即道心俱毁,沦为傀儡!

故,此处鲜有生灵足迹。

但今朝,不周山却迎来了一个骨龄仅有万年的少年:

李长生!

他未入红尘,不沾洪荒因果,能无视山与风雪之意。

不周山脚下。

李长生负手伫立,眺望巍峨山峰,心头忽起斑驳壮志,没由来的喝出一声:

“问苍茫大地,谁主浮沉?”

“唯吾长生尔!”

唰!

这一刹,风雪兀然中止。

君且看,看那雪中少年:

一袭白衣胜雪,冷意盎然;

外披黑裘如墨,端庄厚重。

一头飘逸墨发,拿暗金色流苏绸带捆扎,直垂于挺背,潇洒自如。

不浓不淡的剑眉下,薄情的眼眸掺杂潺潺春水,令过目少女怀春。

眉心处,青色残蝶印记甚是耀眼,嘴角微勾起时,显尽少年风流。

面首色而不淫,风流而不下流,远观造化钟神秀,近看君子世无双。

才惜不见美人玉,原是公子非凡俗。

此间少年,竟胜山峦几分!

然,李长生还没得意几秒…

脑海中,系统毫不留情地一盆凉水泼来:

【宿主,你能别逼逼了吗?】

【系统警告:】

【系统监测到不周山上有生灵活动迹象,系统推断是巫族族人,虽然目标只有人仙境界,但不排除其是巫族先行者的可能,系统劝宿主抓紧找到魔祖遗蜕,赶紧跑路的好。】

“靠,你不早说!”

刚刚还一副“天做大,地做二,我做老三”模样的李长生,倏然没了脾气。

鬼鬼祟祟的环顾了一眼四周,小声问道:

“魔祖遗蜕在哪?”

收到指令,系统运转:

【系统正在计算方位中。】

【系统已搜索到魔祖遗体确切方位。】

【系统已规划好前往路线。】

【温馨提示:不周山凶险,请宿主一定要谨慎行事,如果出了意外…】

【如果出了意外也不要找系统,系统也帮不了宿主,能跑多远跑多远,自求多福吧!】

说罢。

系统把路线图传进李长生识海,匿了音讯。

“我TM!”

李长生一边接收着路线图,一边内视着漂浮在自己识海的系统光源,额头满是黑线:

他娘的。

这系统,怎么这么不靠谱啊?

自求多福都出来了…

你干脆叫我别去得了呗。

【系统正有此意。】

“滚!”

为了不被这个干啥啥不行,说风凉话第一名的系统气死,李长生大骂一声,切断了联系。

他长吁口气,调整好心态,闭目探查一番路线图,自我勉励几许后,踏上了上山的道路。



尽管系统看上去不是很靠谱,平日里说话也挺吊儿郎当,但真正办起事来还是不含糊的。

在路线图的帮助下,李长生多次有惊无险的避过了,由盘古父神的怨念化成的先天凶兽。

傍晚时分,李长生登至不周山巅。

魔祖遗蜕,便在此处。

遗蜕周围,魔气缭绕,冤魂不散,尖锐刺耳的哀嚎声络绎不绝,似在控诉大道不公。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魔神遗蜕,余威犹在。

恐怖魔念下,饶是有系统相助,李长生也只敢躲在距离遗蜕千里外的虚空中打量:

那魔祖如前世小说描绘一般,蛇尾人身,有六臂三头。

左面淡定平静状,中面怒目惊相状,右面微笑善目状。

其六臂被刻满玄妙符文的链子束缚,并握有六件至宝:

一手握弑神枪,可化圣人法力;

一手托十二品灭世黑莲,可斩先天生灵;

四手各执诛仙、戮仙、陷仙、绝仙四剑,可组诛仙剑阵,连鸿钧老祖对上,都得暂避锋芒。

不知何故,望着魔祖遗蜕,李长生心底莫名腾起了一股强烈的悲戚与恨意。

仿佛躺在那的遗蜕,不是魔祖…

是他!

少年湿了眼眶。

这时,系统开口道:

【一念生而杀劫起。】

【当年鸿钧联手洪荒各大巨头合力斩杀魔祖证道后,便将其魔道归入三千大道之中,以补全天道之缺。】

【然,鸿钧做错了件事。】

【混沌魔神,是大道的孩子,孩子有错,大道会教育,会惩处,鸿钧,他不配。】

【你取了魔祖因果后,魔道归你,你将成为独立于三千大道外的道,你,懂吾的意思么?】

李长生留意到,系统此次出言,并没有称呼自己为宿主,也没有自称为系统。

而且听系统的语气,言语间,似乎还带有一抹淡淡的,针对鸿钧的…怨念!

它在怨鸿钧,杀了罗睺。

不。

确切地说,是大道在怨鸿钧…

杀了自己仅剩的一个孩子。

是大道在借系统之身,跟自己对话!

念及。

李长生心脏跳慢了半拍,强忍着惶恐,努力使自己不动声色,思索起大道问的问题:

大道的意思说难懂也不难。

可他宁愿揣着明白装糊涂。

他若取走了魔道,三千大道必然有缺。

届时,鸿钧的天道,就是不完整的道…

大道是想借自己的手,坏鸿钧的道行!

大道怨鸿钧。

无奈,它虽有创世之能,却作茧自缚,被自己亲手立下的规则束缚,无法直接对鸿钧出手。

是以,它要自己做它的棋子,代它行道!

做大道的棋子,好处自然枚不胜举,但这也意味着,他得站到鸿钧道祖的对立面。

断人大道,如杀人父母,此仇不共戴天。

鸿钧道祖的因果,自己扛得住么?

李长生有自知之明。

他不觉得自己有跟鸿钧硬刚的实力:

“系统,我能反悔不?”

区区后天生灵的内心,哪能瞒得过大道?

它猜到李长生已猜出了自己的身份。

然而大道也没有戳破李长生。

两人经营着装傻的默契。

有的事,大家心知肚明就好,没必要摆到台面上来说,说的太透,对大家都不好。

【汝若不愿,吾不强求。】

【吾就一句话。】

【汝,对女娲有没有想法?】

李长生愣在了当场。

这一问,算问到了李长生的心坎儿。

他对女娲有想法吗?

有。

他不喜欢自欺欺人。

女娲生的完美无瑕,对他又是极好,他不是坐怀不乱柳下惠,日夜相伴之下,他很难不对女娲生出什么另类的想法。

“有又如何?没有又如何?”

李长生反问道。

【那你认为,你跟女娲有机会么?】

大道平静开口,却声声直击要害:

【女娲是圣人,她的思维里没有爱情这个词语,她对你的关怀,仅限于师徒为止。】

【跟她谈情说爱,你是妄想,若你真对她有想法,你能做的就是让她身边只有你。】

【那么,你有这个实力么?】

李长生被大道问住了。

他有入圣之心,可那到底是幻想。

大道问的,是他逃避不了的现实。

圣人的朋友,只能是圣人。

能永远陪伴圣人的,也只能是圣人。

天仙也好,金仙也罢,或是那圣人之下横扫的大罗金仙,无量量劫当头,都只有陨落的份。

唯有圣人,可渡万劫而永恒。

不成圣,永远是蝼蚁。

“为什么选择我?”

李长生略有心动,却顾忌未消。

天道主宰一个时代,大道创造数个时代。

空间是供它解乏的乐园,时光充斥着它行走的痕迹,古往今来,天之娇子何止亿万?李长生很想知道,他凭什么入了大道的眼?

【吾意不可测。】

谈合作归谈合作,大道也不是什么问题都会回答李长生的,它有它自己的谋划:

【吾选汝有吾的理由,你只管做与不做。】

【哦对,吾事先声明。】

【与吾合作,罗睺的遗蜕,就当见面礼。】

【如果汝不与吾合作…】

【吾会收回日记系统!】

这基本算半威胁了。

“话都说成这样了,我还有的选么?”

李长生苦涩一笑,他哪还不晓得,自己和自己的圣人师傅,都让大道给算计了。

从大道把系统赐予自己师傅的那一天起,它就盯上了自己,不,可能…

自己的穿越,都是大道一手策划的!

心中轻轻一叹,李长生看了看罗睺遗蜕,无奈的摊了摊手,道:

“合作吧,你需要我做什么?”

【汝乃人族大智慧者。】

大道褒奖了一句,道:

【吾要汝做吾手中的剑,替吾清算那些跳出规则之外的爬虫,至于是哪些爬虫…】

【等汝达到金仙之境,吾自会与汝言说。】

天仙之境,还是太弱了。

清算爬虫?

李长生剑眉一挑,古怪道:

“你不是要我算计鸿钧啊?”

【不要自作聪明,人。】

闻言,大道声音似有不悦,道:

【鸿钧的事,没有汝想的那般简单,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不该揣测的,不要揣测。】

“额…好吧…”

李长生老脸一红,悻悻的笑了笑,问了个关键性的问题:

“如果有巨头狙击我,你会保我吗?”

【汝说呢?】

大道冷漠地答道:

【什么事都要吾出手,吾用你做甚?】

“也对。”

言之有理,李长生没有再问:

“那开始吧,继承魔道。”

【靠近他,把手放在他的遗蜕上。】

大道也不墨迹,吩咐道:

【不用担心魔气,魔气不会伤汝。】

李长生依言,小心翼翼的接近罗睺遗蜕。

屏息,凝神,抬脚,落下,每走一步,李长生都提前做好了扭头跑路的准备。

小心驶得万年船嘛。

但随着李长生迈过第一缕魔气,他讶异地觉察到,这些魔气,对他异常的亲近、友好。

就在李长生刚要放松警惕的时候,周围的魔气陡然暴动,不给李长生反应的机会,一股脑的钻进他的身体里!

李长生心里一咯噔,条件反射的想跑路。

可下一秒,李长生僵住了:

那一道道散发着阴冷、暴戾、黑暗及各种负面情绪的魔气,在钻入他的身体后,却让他感到出奇的温暖。

就像…

自己与他们,本该是一体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

李长生懵了。

还没等他搞清楚状况,魔气入脑,他的手竟不受控制的缓缓抬起,摁在了罗睺遗蜕上。

然后…

天地变色!

凶戾残煞的魔气,将天都撕开了一条缝。

“轰!”

平地生雷。

不周山上空。

乌云蔽日,无数雷光在云层中咆哮怒吼,一枚漠视苍生的巨大眼睛,缓缓张开。

紫霄宫内。

正给三清讲课的鸿钧道祖脸色惊变。

“老师,发生什么事了?”

老子问道。

鸿钧道祖一生顺水,历来稳如泰山,上一次他这般失态,还是魔祖出世那年。

“洪荒,要出大事了!”

但眼下,鸿钧道祖没时间再修缮仪态,匆匆撂下一言,身形一晃,遁出道场。

三清眼皮狂跳。

鸿钧道祖口中的大事…

得有多大?

不光是鸿钧。

洪荒大陆中,凡是看到了那道冲天魔柱的生灵,皆是胆战心惊,如惊弓之鸟。

好像…

有什么大恐怖,要归来了!

而引发整个洪荒人心惶惶的罪魁祸首李长生,此刻却对自己“壮举”毫不知情。

他正在专心致志的与罗睺遗蜕融合。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

乌云越张越大,雷霆越聚越粗,眼看即将劈下天际,猝然,虚无世界响起一道缥缈道音:

“滚!”

一个滚字,言出法随!

几乎瞬息间,雷劫乌云全部退去,巨眼合拢。

那声音,是大道的意志。

无人、无物敢违抗大道的意志,哪怕是天道。



一个时辰后。

魔柱渐渐衰弱、变细、直至趋于透明。

不周山上的魔威,却愈发强盛。

当最后一缕魔气消失…

“吼!”

一声怒吼,贯彻洪荒大地。

混沌之气,席卷漫漫时光。

金仙以下,万灵来朝。

“咔嚓…咔嚓…咔嚓…”

恍惚间,他们听到了什么破碎的声音。

那是…一条道!

洪荒历第二量劫,129亿年。

那一年。

不周山巅。

一三头、六臂、蛇尾的魔神屹立于此,将洪荒大陆的美景,尽收眼底。

风儿吹乱了他的鬓发,他无动于衷,道出了一句被后世苍生奉为经典的语录:

“做一枚棋子,无忧无虑,没什么不好的,不是么?”

无人见。

其心脏处,那青色的,残缺的造化玉蝶,上面多了两个字:

长生!

此后。

魔祖罗睺死了。

活着的,是魔祖…李长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