坯胎 常娇娥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ishubao.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木羊,马上回话!木羊!”通讯仪里传来菩明和白之焕的叫唤,但是一点回话也没有换来。

“这个白痴真伤脑筋。”

“我可以追踪到木羊的气息,角角。”白之焕叫来天马,天马张开双翼白之焕作势要上马。

“等等。”菩明叫住白之焕。“现在外面的人看见了我们施展神威的样子,现在出去太明目张胆了,外面不知道有多少的眼睛在盯着我们看。”

“那怎么办?坐以待毙吗?”

“走过去。”白启起身。“走快点就是了。”

“菩明大哥...”

菩明:“嗯...也只好这样了。”

木羊在地震爆发的时候,注意到了远方在空中不知道追赶着什么的人竟是陈晓东,如果按照白之焕所言,娇娥是陈晓东的引路人,那么娇娥必定也会在陈晓东周围,自己要去找娇娥问个清楚。而且东城这样的灾难之下,陈晓东竟然坐视不管,不知道跑哪儿去了,这里面肯定有不为人知的事情。

至于木羊为什么不回复菩明白之焕他们呢,因为...这厮把通讯仪随手落在了之前救下的小女孩身上。地震爆发时候的声音震耳欲聋,小女孩也听不见里头有人在呼叫,把通讯仪放在了自己的背包里,如果有一天,能再见到木羊,可以还给他,现在就当替这个小哥哥保管好东西。

木羊追赶着陈晓东的身影来到了一片废弃的工厂,在东城这样的城市之下,大环境更新的速度太快了,今天的铁饭碗,明天的行乞奴。所以在东城这样的废弃工厂数不胜数,每天都有新新企业开张,每天都有前代企业崩盘。

木羊追上陈晓东,此时的陈晓东一个人走进废弃工厂。木羊在后面悄悄观望着。“他来这里干什么..不知道自己守护的城市现在是多大的灾难吗。”

陈晓东也蹑手蹑脚的潜伏进的工厂。工厂内站着一个女人和一个中年男人。木羊定睛一看女人竟是娇娥,娇娥和这个男人到底有什么关系。

“你以后不要总来找我了,我和你们已经没有瓜葛了。动辄就搞出这么大的动静来,你们是唯恐天下不乱吗?”

“再怎么说你也是我的女儿,再说了你靠近陈晓东本来就是我们阎罗殿的授意啊。不让东城陷入灾难,陈晓东怎么会放下戒备,他不放下戒备你怎么肯来见我。”

陈晓东一惊,娇娥竟是阎罗殿的人,难道这些年娇娥一直都是故意潜伏在自己身边的吗?木羊看着陈晓东,这个浪人竟然也会留下泪水。娇娥到底是什么来头,自己中招,陈晓东也中招。

“陈晓东那边怎么样了,他是选择加入南蜀还是选择加入我们。”

“不知道。他还是和以前一样,不愿意归顺南蜀,也不愿意依附阎罗殿。”

“我听说,肖尊在东城出现了啊。”

“和我没有关系。”

“百年前你可是要和肖尊结婚的啊,怎么了自己的未婚夫出现了你还不高兴了?”

“住口!我和至魔的孽种没有任何关系!”

娇娥咆哮的冲着那个男人,那个男人随即一巴掌拍在娇娥的脸庞上,娇娥挡不住一下子被扇倒在地,嘴角流出鲜血来。“逆子!什么时候轮到你也可以这么和我说话了?”娇娥不服气的看着那位中年男人。

“喂!!”

“什么人?”

“你羊大爷!”木羊径直从陈晓东身边走过,在旁是一脸不可思议的陈晓东。

“木羊?哈哈冷市木皓和木白的孩子啊。”

“你知道我?”

“我听说你也是南蜀的人了,既然今天出现了,那我就不能留你活口。”男人整个手掌变得鲜红肿硕缓步走向木羊。

“能不能把你面具摘了说话?我都知道你是谁了,阎罗殿的嘛。”

娇娥:“木羊快跑!”娇娥对着木羊喊着:“你不是他的对手!”那男人一掌把娇娥打到在地,娇娥口吐鲜血。

木羊也暗自感叹自己绝不是他的对手,看来必须得想个计策,为今之计最好还是通知一声菩明和白之焕比较好。木羊摸了摸腰间。“我靠!我通讯仪呢?”

男人:“....”

娇娥:“....”

陈晓东:“....”

男人:“你在干什么?你以为我在和你开玩笑吗?”男人一个瞬身上前一掌击碎了木羊的身体。然而木羊随即消失。“?分身吗?紫归的小把戏。”男人转头一看,娇娥被木羊搀扶着已经站在窗外了。

“这老头发现的速度这么快的吗?”说是迟那时快,向前一掌挥去形成一道血手直冲木羊,形成了一道道烟雾。木羊急忙闪身躲过。在烟雾中木羊对着娇娥说道。“娇娥姑娘,之前的事情我们回头再说,我们现在要打个配合。”

娇娥:“什么配合?”

“死。”

“什么?”木羊随后开始扒拉娇娥的衣裳,他想要干什么?“你干什么?”

“快!必须快点了。”

男人也不给木羊的时间又是一道血手,直飞向木羊。但是血手却被一道凛冽的剑气所抵挡。“陈晓东?你怎么来了。”

陈晓东:“你是谁?”

男人:“我乃阎罗殿,审判官,常命是也,特来东城授以陈英雄守护者令牌的,我们阎罗殿一直是很惜才的,至于你之前杀害了我们派来东城的守护者我们可以过往不究只要你能答应我们阎罗殿,接下令牌就好了。”

陈晓东:“你们真有脸说,你们派来的狗屁牛马猎魔师,在东城为非作歹,东城历来都是我们陈家守护的,我爸爸既然死了那按理说就应该我来守护东城。”

常命鼓掌笑着说:“说得好,那今日我就是来圆你梦的,这道令牌请您务必收下。”常命摊开双手将令牌摊在陈晓东面前。

陈晓东缓缓走向常命,右手伸出,作势要接过令牌。就在双手即将触碰之时,常命右手幻作大剑,刺穿常命的肚子。常命:“你!”

陈晓东:“阎罗殿什么做派我心里最清楚了,你以为,我爸爸是怎么死的我不知道是吗...”

常命在面具之下的脸孔逐渐狰狞,一声爆呵连带着陈晓东和陈晓东的利剑飞出去数米开外。常命:“敬酒不吃吃罚酒,既然你不愿意归顺我们阎罗殿那你就是我们的敌人,我们完全可以再派一个两个,无数个陈晓东来东城任职。既然你不愿意,那你就去死吧!”

“喂!废物,你刚刚的那些招式好拉啊,笑死我了,还给陈晓东这种货色偷袭成功了,你审判官?那你有没有审判到今天你会给小辈偷袭啊?”木羊从烟雾中走出,躺在旁边的是奄奄一息,头发凌乱的娇娥。“喂,垃圾你打来的那些招式全打你女儿身上了!”

常命给木羊嘴炮打的不耐烦,一双血红魔爪直冲木羊,木羊左闪右躲,竟怎么也闪不过,这双魔爪像是装了自动跟踪系统,死死的在后面跟着木羊。“不用反抗了,我的血红魔爪在没造成实际伤亡之前是不会停下的。”

说完这句话,木羊刚一落地,身后的娇娥连忙起身替木羊挡了这次伤害,一声惨叫,娇娥鲜血淋淋的样子赫然呈现在众人面前。木羊见了当场抱住娇娥:“娇...娇娥!娇娥姑娘!你别死啊娇娥姑娘!娇娥姑娘啊娇娥姑娘,你个天杀的常命啊,自己的女儿也不放过!虎毒不食子啊!娇娥姑娘啊~!”陈晓东也傻了眼,娇娥死了?...

“怎么会这样...”常命痴痴的站在原地,眼前血淋淋的女子是自己的女儿,自己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女儿?!常命走向娇娥。

木羊见常命走了神:“我给你最后点时间和你的女儿好好告个别,等你告别完了,我和陈晓东在下面和你决一生死。”木羊缓步走下窗口走到陈晓东边上。

常命抱起倒在血波之中的娇娥,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女儿,常娇娥从小就是天才少女,聪明伶俐鬼马精灵,自己视为宝贝的娇娥,今日竟然被自己亲手杀害了,常命不敢相信这一切,看着娇娥凌乱的头发,满脸的血迹,常命安静的拂过娇娥的脸庞,把头发捋起。竟然是一张男人的面庞出现在常命眼中。“什么?!”

“嘿嘿被我骗了吧!略略略。”常命怀中的不是别人正是木羊,常命一怒之下一掌拍下,怀中的木羊消失在眼帘。竟然也是一个分身,再转头一看,刚刚还在下面的木羊和陈晓东此时已经不见踪影。

“可恶!木羊!!”

此时的木羊光着膀子,浑身只穿着一条裤衩而娇娥此时已经换了一身男人装扮,就是木羊之前身上的那件,根据木羊分身的指示,陈晓东知道了木羊的计谋。

“走吧我带你去找娇娥。”

“不用了。”陈晓东挥一挥手,作势离开。

“啊?为啥啊?”木羊正想询问,但是陈晓东已经离开了。

另一边的木羊真身光着膀子和娇娥奔跑在荒无人烟的地方。“这东城真是奇葩啊,明明城市是那么的繁华,这里怎么一个人也没有。”

“没有人不是更好么..晓东当初最喜欢待在这种地方了...”

“额..我现在是不是要叫你常姑娘。”

“嗯...我的全名叫,常娇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