坯胎 少女 娇娥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ishubao.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黑夜中。

小巷子。

纵然是繁华夜生活的东城也有不见人影的小巷子,一个少女急促的脚步声,啪塔啪塔,她在奋力奔跑,好像有人在后面追赶者,少女一边跑一边恐慌的回头看。少女无助的看着眼前的死胡同,惊恐的转过头来看着后头的黑暗。

在黑暗中果真有一个人影缓缓的走出来,站在路灯之下,男人头戴着帽兜,一瘸一拐的走向少女,身上也散发着怨灵的特有的气体。

刹那间一把利剑直插在少女面前,随后跳出一个人影,那人就站在利剑之上,看着眼前的男人。

男人微微一笑。“出来了。”男人摘下帽兜,帽兜之下竟是白启的脸庞。

随后白启身后的木羊菩明出现,原来那少女是白之焕,这是他们故意用白启身上残留的怨灵气体引诱东城守护者的方式。菩明:“你好,我们是南蜀的人,受师父之命来...”

哪知话还没说话,眼前的男人皱了皱眉头吐了一口口水拔出自己的剑。“南蜀的人,关我屁事。”男人不待菩明说完拔剑便走,路过白启身边时候,白启按住男人肩膀。“放开我,魔物。”

“南蜀的令牌,你接着。”白启冷冷的说着,丝毫不理会男人称自己魔物。

“我不接。”男人似乎对南蜀的怨气很重。“我劝你尽快滚出东城,凡是在东城出现的魔物,按道理都得死!”

白启咬紧牙床。“你以为我杀不了你么?”白启右手用力按住男人的肩膀,左手幻化出弯月大剑,男人随即拔剑抵住,刀光剑影相撞之间两人迅速撤开位置。后撤十步。

菩明:“哎!白启!不能在这里动手!”对于菩明的劝告二人熟视无睹,眼中都泛起杀意。“木羊!拦下他们!”

木羊:“你不觉得这样很有趣吗,放心吧菩明大哥,白小弟只会输给我的。”

说是迟那时快,二人脚下生风了一般冲向对方。二人的双剑笔直冲向对方,男人的利剑直冲白启的腹部,白启的弯月大剑则是直冲男人的头颅。

只是一刹那,在二人的剑都要触碰到对方的时候,菩明在后面抓住了白启的右手,木羊则蹲在下面按住了男人即将刺向白起腹部的利剑。菩明: “兄弟,我不知道你为何对我们南蜀戾气那么重,我们只是来送令牌的。”

男人:“我不用你们的狗屁令牌,我一个人就能制服整个东城的魔物。”

木羊笑眯眯的看着男人:“你确定要在这里和我们四个人一起动手吗?”远处的白之焕用着猫步走来,身后长出了长长的尾巴。瞳孔也变成 猫咪一样的细长。男人再转向看木羊。木羊的眼神也变得无比凶狠头上的羊角也逐渐浮现出来一根根。

男人:“啧...”男人放下自己的利剑,白启也随之放手。“你们走吧,南蜀的东西我是不会要的。”众人也放下战斗姿态。

菩明:“可否告知菩明为何?”

男人:“没有为什么,我不需要阎罗殿和南蜀的好意。”男人跳走,消失在夜空之中。

白之焕:“就这么放他走了吗?”

菩明:“既然他现在不接令牌,留下他估计也就是一场大战罢了。”

木羊:“那我们走吗?”

菩明:“师父的命令要完成,先留下几天吧,看看情况,如果实在不行我们汇报给紫归仙人之后再做定夺。”

木羊:“那我们怎么再找他?”

菩明:“之焕可是很优秀的侦探猎魔师,既然之焕见到了他,十日之内他不出东城我们便能寻得。”菩明冲白之焕一笑,白之焕回以眼神肯定。

白启:“现在去哪。”

菩明:“既然他在东城,无论多么的放荡不羁只要他在东城活着还是一个猎魔师,那么他一定有一位引路人,只能从他的引路人入手了,跟踪他的任务交给之焕了。”

白之焕:“没问题。”

菩明:“切记不要轻举妄动,他对南蜀的憎意很深!”

白之焕:“好!”白之焕随之离开,也一起消失在夜空中,白之焕离去后众人回到了小旅馆,稍作休息,等到白之焕的消息。

深夜一个人影从窗外飞过,白天睡死了的木羊此时完全没有睡意,见外头一个人影穿过,一下子起了精神。“什么人...”木羊从窗外跳出,一路跟着这人来到了天台之上。“你是谁?!”

那人停下,转身露出她的面庞,犹如天女下凡一般姣好的面孔,水灵灵的眼神之中透露出无限的妖媚。“不知公子深夜跟踪我到此有何目的?”

“...”木羊一下子被面孔惊的说不出话来。“哦,我是..我..我无聊我晚上睡不着就...”

“我看公子身手不凡完全不像是普通凡人的样子,找小女子可有事?”

“无事无事,无事...咳咳”

“那公子如果是无聊的话,正好小女子现在也闲来无事,不妨你我二人作伴,度过这无梦之夜?”

“那好啊..好!”

“且随小女子来。”那女子带着木羊来到了一个顶楼,顶楼装潢的很不错,看来就是这女人的处所了。“公子,小女子名唤娇娥,不知公子名?”

“哦,娇娥姑娘你好,我叫木羊,木头的木,绵羊的羊。”

“木羊..好名字。”娇娥脱去了他原本沉重的夜行衣,只有一件单薄的衬衫和牛仔裤,在木羊眼前的娇娥前凸后翘身材紧致天使面孔,自己除了师父和陈婉儿之外还没见过这么美的姑娘,不得咽了一口口水。

“娇娥姑娘,我看你的身手不凡,我想姑娘应该也不是凡人吧?”

“哦,木羊哥哥有所不知了,家父从小便待我如男孩一样,而且家父是习武的,所以娇娥从小便有一身好功夫,我见木羊哥哥身手不凡,怕是...猎魔师吧?”

木羊心里一惊,她竟然知道自己的身份!“我?我不是,猎魔师是什么?我也是从小习武罢了啊..”

“哦这样,在我们东城有个传说,传说有一位自称是猎魔师的英雄在东城繁华的夜晚里行侠仗义,只是神龙见首不见尾,今日我见了木羊哥哥有如此手段我以为我遇到了那位传说中的猎魔师呢!”

木羊暗叹一声,早知道自己就应允下来自己是猎魔师了,自己本来就是一位猎魔师啊。“哦..这样啊,哈哈哈哈。”

“娇娥给公子做些吃吧,既然公子与娇娥有缘,就请公子赏脸。”

另一边的旅馆,白之焕赶到。推门而入,白启和菩明听了声响立即清醒了过来。“我找到了。嗯?木羊哪去了?”

“查到了什么,木羊?木羊呢?”被白之焕一提醒菩明和白启才发现木羊不见了。

白启:“算了,他实力很强,那个男的也不一定是木羊的对手。他也不至于蠢到单独行动这种地步。”没让白启想到的是木羊真的能蠢到这种地步,此时的木羊正落入温柔乡之中无法自拔呢。

菩明:“嗯...之焕你先汇报吧发现了什么。”

白之焕:“东城守护者,陈晓东,父亲陈让就是我们南蜀的神来仙人大弟子没错了,我调查发现引路人是一个女子,我正追踪那位女子,没想到就连我也跟不上那个女人的速度,而且她完美的隐匿了她自己的气味,我跟丢了。”

白启:“有意思,看来这个女引路人实力比这个陈晓东还要强横不少呢。”白启的眼角逐渐弯曲,他眼中渴望着与那女子的战斗。

菩明:“白启你注意一点,陈晓东的父亲按理说是我们的前辈,最好不要与他们发生冲突的好。之焕做的不错,你能侦探到木羊的踪迹吗?”

白之焕:“我试试。”白之焕紧闭双眼,在屋内嗅了嗅。“他是翻窗走的。”之焕站在窗边,看着天边。“我们这里楼层高,风向不定,我也不能确定他朝着哪儿走了...”

“这样吗...”

另一边的木羊,此时已经完全和娇娥关系熟路起来,娇娥端来的酒水,几杯下肚木羊敞开了肚子喝几杯下来木羊已经不省人事。

才怪。

木羊就算再傻也不会相信一个凡人的速度自己竟然都有些跟不上了,从小习武,难不成跟的闪电侠习得武?木羊见她不肯说实话,佯装自己不胜酒力倒在桌子上,想见一见这女人会做些什么。

“木公子?木公子?真是的..早知道不让你喝这么多了。”女子起身,回屋不知拿了什么东西,随后逐渐靠近木羊。

木羊心跳加速,一是出于未知的事务的害怕,二是出于娇娥的美丽在接近他。

娇娥越走越近,随后木羊感受到一块布盖在了自己身上,娇娥竟然是回屋拿了毯子盖在自己身上么?

看来是自己错怪她了,想到林琛和陈婉儿同样也是人类,在南蜀的修炼之下也可以拥有强大的力量之后,木羊也打消了这人不简单的念头,或许这人真的是人类,如果不是为什么还要在这里照顾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