坯胎 东城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ishubao.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夜晚

木羊爬上了紫归道观大殿的屋顶,看着天上的满天繁星,休整了一天自己的手恢复的很好,在南蜀这样灵气浓郁的环境之下,自己的手臂已经可以随意动弹了,不过也不由得感叹神来仙人的医术高超。“于红姐,难怪你的医术可以名扬四海,多亏了神来仙人...神来仙人对你这么好,你为什么要叛离南蜀...我想不通..”

“想不通的人,不止是你哦。”天空中漂浮起一个人影,木羊定睛一看,竟是紫归仙人。“不止是你,连神来都想不通。”紫归落下坐在木羊的身边。“神来最得意的两个弟子,一个离山做了东城的守护者,一个做了叛徒去了阎罗殿。”

“师父的意思,那东城的守护者也是神来仙人的弟子?”

“是啊,神来也想不通,为什么自己的弟子总是会走向了和他理念完全不同的道路。”

“师父,您和我说说神来师兄的故事吧。”

“你小子,他虽是和你同门师兄,但也位列仙人,这声仙人你是无论如何也要叫的哦。”

“我也想听!”在紫归仙人背后窜出来一个倩影,原来是白之焕。

木羊:“?!你什么时候上来的?!”

白之焕:“切,你以为到了深夜就可以自己一个人溜出来了?我可是奉命要照顾好你的,我又不是你,睡的没那么死。”

“你..算了,好男不跟女斗。”

“呸呸呸。懒得理你,紫归仙人你继续说吧!”

“哈哈哈哈。神来仙人早在千百年前你们人间那会儿叫什么商朝末年,那会儿世界可乱了,人们天天厮杀,我与罗刹还没有和圣仙人还没有结识,我也是一个平平无奇的猎魔师。我亲眼看着人们自相残杀,我亲眼看着人吃人,明明都是同一个家族出来的人,偏偏要闹到互相杀死对方的地步,百姓们流离失所,我一度怀疑这个世界还有没有救。这时候,我看见了神来。

那会儿的神来啊,还是一个婴儿,我见他无人照料,世界又是一片混乱不堪,我和罗刹于心不忍带他在我们身边修行,教导他道义,授予他技巧,他天资聪颖是一个实打实的天才,我们就住在谯县,那会儿认识了华家兄妹的祖先,就是你们说的神医华佗,后来结识了圣,再后来过了千年,我和罗刹以及圣仙人创办了南蜀,见证了太多人间灾难的我们知道,人们自相残杀无非因为权益,所以我们闭关封南蜀,只对一些有缘人开放。

神来是个天才啊,没过多久他的实力就开始越来越接近我们三位仙人了,后来我收了很多徒弟,再也没有一个人可以像神来一样,哪怕是后来的大力仙人 明苏仙人也无法可以达到神来的高度,我们都在感叹,这小子迟早超越我们。

后来的事情..让神来心智大乱...从那之后神来就再也没有往年一般神速进步了。”

木羊接着追问:“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情?”

紫归:“后来神来收了两个弟子,一个师兄一个师妹,二人从小就受神来教诲,虽然天资不高,但是经过神来的耐心栽培,也跃然有一股未来仙人的影子。

但是...这时候至魔为祸人间,阎罗殿派遣的猎魔人被下的命令都是守护好自己的城市就行,但是因为阎罗殿的保守决定,让各位城市守护者纷纷被至魔逐一击破。自由猎魔师们在这时候站出来团结起来,他们要向至魔发起反攻守护好地球。”

白之焕:“这种场景南蜀没做什么吗...”

紫归摇摇头:“当时的南蜀认为人间必须要经历此劫,而且我们的宗旨是只教导学生,不参与人间。所以我们选择了无视,但是神来的两个弟子不那么认为,他们在仙人大会的时候闯入大殿,被神来怒斥后关了软禁。

但是他们是天生的倔驴和神来一样,绝食来抗议,神来心软了,送餐的时候没把门带上,私放了二人下山。之后,据说他们二人下山之后立刻就成为了自由猎魔师领袖级别的人物,率领着各大自由猎魔师吹起反攻的号角,也不乏一些阎罗殿任命的守护者在其间选择加入他们,木羊你的父母便是这时候加入的他们。

后来的事情很复杂,总之神来的一个弟子魂飞魄散,你的父亲也因为于红中计而死去。而这一切,都是阎罗殿的人用计算计了你的父亲和神来的大弟子。很遗憾木羊,当年我们南蜀选择了保守政策没有站出来我们为此感到抱歉。

神来也因为这事不肯认归来付罪的于红,于红也顶替了你父亲的岗位,代替你的父亲守护了冷市十多年。”

木羊若有所思的看着天边:“不知道于红姐到底是什么心情..”

紫归:“你不恨于红么?”

木羊笑着说:“我总认为于红姐没有恶意,或许吧,等我当面质问清楚了再谈恨也不迟。”

白之焕疑惑的看着木羊,心中甚是不解,这个人这般没有孝心?联想到自己的哥哥死于变成怨灵的父亲白之焕恨得都牙痒痒。

木羊:“我们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做到看清所有事情的是非对错,那在我不了解这些事情的所有面貌之前,我不能对这个事情做出什么评价,有些事情,弄清楚了再说比较好。”

紫归着看着眼前的这个自己的弟子,露出了笑容。“很高兴我没有教出来第二个神来一样的倔驴。记住你今天说的话,愿你一直如此少年模样。”跳下屋檐。“早点休息!”

白之焕:“紫归仙人为什么要和我们说这些...”

木羊:“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我要去当面找到于红姐问个清楚!”

次日东方吐白,众人收拾好行囊准备提前出发,在稍作整理告别仙人师父师兄弟之后即刻下了山。

木羊:“才刚回来又要下山去。郁闷呐。”

白之焕坐在天马背上看着木羊:“昨天某人还兴致昂扬的一脸斗志,怎么今天起个大早就没精神了?”

木羊:“我呸!谁说的!羊大爷我怎么会因为早起没精神的?!”

菩明:“我们要前往的第一个地方是东城,那里是神来仙人的大弟子后代的地方,说来也是半个南蜀弟子了。大家整理一下心情,精神气都拿出来,我们今天尽快到达东城把令牌交给神来仙人的大弟子后代手里,东城和南海可是两个方向,我们得快点了!”

此时的东城,一位男人立于千万蝼蚁怨灵之上,手拿着一把开天剑,抗在肩膀上,脚踩着数万尸体,看着还有数以百计的怨灵附体之后的人类,一丝寒光随着自己拔出的剑意出现一击既斩。“啧,今天怎么回事。”

经过两天的跋涉,众人来到东城,东城是出了名的夜都会,也是一座不夜城,一到晚上就是一片灯红酒绿,在东都的夜晚,罪恶也容易滋生。东城的守护者不服阎罗殿的管教,自己的父亲又是南蜀的人,干脆附属南蜀,阎罗殿当年也不好说什么,但是这人生性放荡洒脱,不像于红 华媛媛这些人都有自己的基地,书刊或者医馆,东城守护者没有自己的基地,以天为被以地为床,诺达的东城四处流浪,下雨睡天桥,吵闹睡天台。

也正因如此,众人一时间也不知道去哪儿寻得这人,索性在东城开了房,四人决定先安顿下来,安顿下来后再商讨怎么找到这人。

木羊:“我们连叫什么 长啥样 全不知道 就知道是一男的,这紫归是不是老糊涂了,这上哪儿找去。”

菩明:“总会找到的,这东城是不夜城,到了夜晚比较繁华,越是夜晚繁华的地方,罪恶越容易滋生,所以我估计这人也会在夜晚行动。我们先休息,等到夜晚再出去寻找。”

听了菩明的话,大家也觉得目前看来也没有别的办法,纷纷先休息。白启靠墙站着闭目养神,白之焕躺在床上,菩明坐在椅子上,木羊不一样了,躺在地板上睡着。

当晚,菩明率先清醒来,一声令下出发,白启瞬间睁开双眼,白之焕也起了身。白启:“这个人到底是不是猎魔人,没见过猎魔人那么能睡的。”

菩明:“....”

白之焕:“....”

白之焕一巴掌拍木羊的脸。木羊:“!?!?!你打我?!”木羊被扇醒一脸惊恐不可思议的看着白之焕

白之焕:“我没有啊。”

木羊:“你没有打我吗?!”

白之焕:“我没有打你啊。”

菩明:“好了,好了,我们该出发了,木羊清醒 一下走了。”

众人离开房间离开之前房管大妈叫住了他们:“喂,外乡人~这里有个东西啊,应该是信,你们看一下是不是给你们的嘞。”

“喔~”信封上写着菩明收,拆开信封一看,赫然是一张照片,照片里是一个男人,男人头发很杂乱,留着零碎的胡渣,一脸邋遢相。“看来就是他了。老板娘是谁留下的这封信。”

“是一个女的嘞,我也没怎么仔细看,不过长得嘛好看的嘞。”

“紫归!我师父!看来我师父还是疼我的!”

菩明则是紧缩眉头似乎有一点不对的地方。“好,谢谢老板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