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魔 白启的过去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ishubao.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深夜,尚力和尚穷带着于红到道观大殿参见紫归。

“弟子于红拜见!”

“于红,谯县华家兄妹的事情你知道了吧。”

“弟子不知..”

“阎罗殿用奸计,以化尾妖丹为诱饵,使得那两条妖狐试图谋害华家兄妹的性命。阎罗殿知道,华家兄妹上任谯县守护者的身份之后,一直以来都是和我们南蜀走得最近的,他们早就盯上我们了,这次谋害华家兄妹虽然未果,但是已经给我们敲响警钟了。”

“南蜀是天下第一培育猎魔人的地界,我们南蜀若是丢了,今后的猎魔人折损一半的精英产量,再者若是南蜀公开与阎罗殿敌视,他们也必将忌惮几位师父和师祖们的实力,也不是一场易胜的仗。”

“话虽然如此,但是我们也不得不防啊。”

“依师祖看来...”

“给你看个东西。”紫归大手一挥,出现了一片生灵涂炭的景色,火焰覆盖着这一切。“这是你们穿越来的那个世界,我已经死了,南蜀已经灭亡了,世上的猎魔人几乎消失殆尽,地球已经沦陷了,这些孽畜成了地球的统治者。”

“!怎么会这样!连师祖出面都抵挡不住半年?只过了半年..全世界都输了?!”

“解救这一切的办法只能如此。”紫归俯身在于红耳边念叨几句。

“!师祖!”

“去吧。”

“....弟子领命!”

罗刹仙人洞窟中,奄奄一息的白启正在接受着罗刹的治疗。“母亲!您放了我!放过我!”白启在昏迷之中一直痛苦着叫着,仿佛自己的母亲是什么恶魔一般。

“怎么会这样,伤都痊愈了才是。”罗刹看着狰狞挣扎的白启,他竟束手无策。“只能叫神来那小鬼了。”罗刹飞向天空直奔神来仙人的道观。罗刹与紫归的辈分是同级,神来仙人不同,神来仙人是紫归仙人教育出来的,他是名震天下的奇才,聚集了,魔法 治愈 力量三种不同的能力的人,虽然稍逊于紫归的全属性,但是作为紫归的头号门生,紫归亲自从小教育的出来的天才,他是罗刹知道的最强的人之一。

罗刹一掌推开了神来的门。“你知道吗,打开门之前其实可以敲一敲他。”神来平静的画着画。

“小鬼,我徒儿快不行了!他的症状我医不好,只能你来。”

“老头,百年过去了,你怎么还是这么个请人法。”

“少废话!”罗刹上前一把拉住神来。

“等等等等等!墨宝先放下再说,等等!”神来被罗刹一把拽住拉向自己的洞窟。

百年前紫归和罗刹都相中了神来这个孩子,于是让神来自己做决定要认谁做师父,神来选择了紫归,罗刹表面不惊不饶,心底暗自怄气,之后的日子时常给神来使绊子,神来每次都能巧妙的化解,却又不让罗刹掉面子,日子长了,二人就变成了经常斗嘴的冤家。“我可和你说啊小鬼,他的天赋百年难遇,本座活了千年了,只收了这么个徒弟,你要是怀恨我把他医死了,我现在就把你杀了!”

“啰里啰嗦的,要不你来?”神来的英容俊朗气质不凡,和旁边阴气沉沉的罗刹成了鲜明的对比,这么一比较两人还真是天生的冤家。

神来走到白启的身旁,吐了一口气,之后额头冒出第三只眼睛,三只眼冒着金光,金光扫了白启一身。“奇怪奇怪,他是魔人啊。”

“对,魔人,只不过他挣脱了魔物的控制,并且驾驭了魔物的力量。”

“有趣有趣...这倒是新鲜。”

“又怎么了。”

“他没事,心魔,这我没法医啊,我不是心理医生。”神来站起身来准备要走。

“不行!你来都来了不给我徒儿治好就想走?!”

“哎哎哎,我就没答应你要把他医好啊!”

“不行!必须医好!”

“好好好...”神来无奈的坐在白启的旁边,看来这老头是真爱自己的徒弟。“千年收一个徒弟,难怪这么爱惜啊。”

“少啰嗦!快点!”

“老头,他身上残留了些东西我可提醒你,弄不好,会要了你的命。”

“什么?少糊弄人了,你就是看我收了个天赋比你高的徒弟心里不爽,再说了什么东西能要了本座的性命。”

神来叹了一口气。“哎~行行行,罗刹仙人嘛,我要是修为时间和你一样,我就不是仙人了,我早就是神了。”

“你!”罗刹仙人作势要揍神来。

“别乱来啊!我救你爱徒呢!”神来再次叹了一口气。“解铃还须系铃人,我会进入白启的世界看看他到底发生了什么,如果可以,我将篡改他那段不愉快的记忆。”

这就是神来的神奇之处,他的魔法能力甚至可以改变别人的记忆,有时候发挥的好一个人的性别,取向,爱好,想法统统都能改变。

神来进入了白启的世界。神来来到了一所学校。“B区第二中学。人类高中么。”神来看见了进校的白启,这时候的白启笑容灿烂,性格阳光。“看不出来还有这一面。”

“白来老师!白来老师!”一个女同学拉住了神来的手臂。

“你是?”

“白来老师你忘记我了?我是小莫啊。”

我进入了白启的记忆,所以我成为了他记忆中的老师么...“哦~小莫啊,我当然记得你了小莫,小莫你..你来的正好,老师问你个事啊,白启同学你认识吗?”

“白启同学..”小莫面容一红。“他应该在班级里了吧..我不知道!”小莫急忙忙转过身去。

有趣,看来白启还有这么一段往事。‘叮铃铃~’“老师上课!我们回教室吧!”

“噢噢噢...”白来莫名其妙的来到了白启的班级。

“上课!”白启站起来喊了一嗓子,他是班长每次上课他都要第一个站起来喊。

“老师好~”

“你们好...你们好...”白来给吓了一跳。“呃那个...今天不上课,今天上班会。”白来注意到白启的眼神一直看着前排的小莫,小莫旁的男同桌一直骚扰着小莫,白启则在后排握紧拳头咬牙切齿。“好,第一件事,调换一下位置。小莫同学,我看看啊..我看看换哪去..嗯...那个白启旁边那个小胖子,和小莫位置换一下吧!”

小胖子:“老师我这么大一只我坐前排?后排的人上课不都 看我肉了嘛?”班级哄堂大笑。

“好了好了别笑了!我让你坐前排就是坐前排,哪来那么多废话,现在换,马上换!”小莫就这样被安排到了白启边上,白启笑着迎接小莫,胖子一脸憋屈的换在前排,画面好不喜感。神来小手在讲桌下面轻轻一挥,小莫就感觉给人推了一把瞬间靠在白启旁边。他则在一旁偷笑。

这下他的记忆美好的画面应该更多了吧。神来正想着呢瞬间眼前的画面迅速转动自己又来到了一位中年妇人面前。

“老师您说是不是!怎么能这样呢!老师?老师?!”中年妇人身后站着两位少年,分别是白启和小莫,小莫低着头抹着眼泪,白启一脸不甘。

“昂是是是,我在我在,您说的是,白启你怎么能这样呢!”

“听见没?!老师都说了。”

“就是!对了白启干嘛了?”

“我刚刚不说了吗,他晚上经常看着手机,我要检查他也不给我看,周末去图书馆补习的时候给我抓个正着。我计划着要不送他去杨教授那里接受一下最近的那个什么电击疗法。”

“那您也不能看我的手机啊!这是我的隐私,还有,我和小莫就是普通朋友关系,我和她就在图书馆写了个作业,怎么就给你说成恶劣肮脏龌龊的男女关系了?!您这一闹,小莫还怎么在学校生活啊?!!”

“啊?!还有这事!”神来惊叹,这家长也太闹了。“这就是您的不对了啊阿姨,您不能看孩子隐私,再说了,这个小莫和白启的学习大家还是有目共睹的。学习是不比别人差的。”

“你这老师怎么一会儿一个样!”

“妈!你够了!”白启看着门口围着看笑话的同学越来越多,忍不住怒吼着自己的母亲。

“你说什么呢!我是你妈!我生了你养了你!你现在翅膀硬了?手机都不给看了?”

“哎哎哎阿姨阿姨冷静一点昂。”人类的世界真麻烦啊,神来心想,他还是不适合人间生活。“还有你们!看什么看啊!”神来刚拉下白启的母亲,就出去先呵斥开其他的学生再做打算。刚驱逐同学们,就听见一声清脆的巴掌,没拍在白启脸上,拍在了小莫脸上。

白启震惊,自己的母亲居然疯狂到了这种程度。

“哎!!!”神来正想阻挠,却感觉自己被一股力抓住,眼前的场景再一次快进。这次竟然是红着眼眶的木羊,拿着刀面无表情的看着被捆绑起来的母亲,他的表情越是空白,却越是恐怖。神来要向前阻止,却被一双大手将他整个人抓住,神来转头一看,史无前例的压迫感的眼神盯着他,巨大的阴影,巨大的阴霾。

啊!!!

一声尖叫,再扭头一看,白启一刀一刀的捅进自己母亲的身体,割裂切割着自己母亲的身体。“魔人!”神来发觉此时的白启已被魔物缠身,而他的母亲已经快要失去生机了,他正想发动他的猎魔力,却发现自己在这里一点力量也施展不出。

白启就这样过了半个多小时,他的身后终于出现了一个男人,男人抓住了白启的手,男人的出现捆住他的大手也随之消失,白启的眼神重新变成黑色,随后昏倒在男人的怀中。

神来上前走了两步,却看见昏迷的白启突然站起了身,眼睛泛红,一瘸一拐的走向神来,愈走愈快,神来正想要调动自己的能力,却还是施展不出来半点力量,白启逐渐奔跑了起来,强如神来也是不断地向后退,他看着白启张开血盆大口冲着自己,此时白启的胸口突然一整金光献出,男人在后面念着咒语。

白启痛苦的倒地挣扎,在失去控制之前,白启给了神来一掌,这一章把神来仙人都轰出了白启的精神世界。

神来醒来,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怎么样了?!”罗刹询问。

“失败了。”

“那怎么办?!那我的爱徒就这样了?”

“放心他死不了,就是心魔缠绕,那是一个很恐怖的画面,他挣扎一晚上就能醒来了。”

“那就好,那倒是也证明了一件事啊。”

“什么事。”

“我的徒弟,精神力竟然比仙人神来都好,不愧是本座教出来的学生!”

“...无语啊无语,不过我好奇,这些年他难道都是这么过来的吗?”神来暗自感叹,他刚刚的魔法,可是比于红紫归的记忆探测力强大几倍的,连他都只能观察到白启一部分的记忆,他体内的是何种怪物,他是怎么做到控制并驾驭那怪物的能力,那个在背后控制他的男人又是谁。

现在神来只掌握了一个信息,就是在受怨灵的鼓舞下,白启杀害了自己的生母,弑母让他久久不能释怀,虽然他的记忆里母亲本就不是一个好母亲。

清晨。南蜀大殿紫归紧急召唤众人开紧急重要大会,桌上除紫归外其余的仙人都已入座,其余内门弟子都站在自己的师父后面叽叽喳喳的讨论着,一般只有这样的重要大会才会着急各路仙人的弟子们参与,这也是冷市七人小队入了蜀门之后,除了菩明和木羊之外第一次见面。七小队中却少了一人。

紫归慢悠悠的从后屋走来:“我宣布个沉重的事情,昨日,神来仙人门下的徒弟,于红叛逃了我们南蜀,现已奔赴投靠了阎罗殿。”

众人大惊,大力仙人:“于红么?本座早就说过了,不该留她性命!”

明苏仙人:“大力仙人稍安勿躁,这其中会不会有误会,神来仙人教管一向严苛。”

神来仙人低头面色严肃且沉默的看着地面,手却紧紧的攒成了拳头。

紫归:“我宣布,即日起,于红不再属于我们南蜀的一员,今后各位如若再见于红,格杀勿论!”

菩明:“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于红姐不可能做这种事情!”菩明回了自己道观之后也向大力仙人打听了关于阎罗殿的事情,他自然是知道阎罗殿的人不是什么好东西。

大力仙人:“菩明!轮到你说话了吗?放肆!”大力仙人呵斥菩明。

白之焕:“各位师父师祖们,之焕先跟你们赔礼道歉了,之焕也不觉得于红姐是这种人!”

圣仙人:“我这徒弟虽然有些失礼,但是我觉得于红虽然曾经犯下过过错,但是她应该不是那种极恶之人,同样的错误应该不会犯第二次,师兄你会不会搞错了。”

紫归:“紫明死了。”众人大惊,

“师兄死了?!”木羊无比震惊,明苏仙人也示意林琛和陈婉儿可以去安慰一下木羊,二人过来拍了拍木羊的肩膀,想不到再见木羊竟是如此场面。其余的人叽叽喳喳的声音更多了,果然于红是这样的人么。紫红莲此时一脸错愕,从小和紫明一同来的南蜀拜入紫归门下,人居然没了...神来仙人眉头紧锁拳头攒的更紧了。

“我再说一遍,于红此后就是我们南蜀的敌人,再遇南蜀就是我们的敌人!”紫归拍案而起

太阳升起,于红身上沾满了血迹,她望了一眼南蜀,面目严肃的奔向阎罗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