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多多指正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ishubao.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还好不?”回知青点的路上,丁安敏见夏星辰比下午的时候稍微好了一点点,但依旧情绪低落,有些担心。

“一时三刻接受不了挺正常。”易柔静接话道,“毕竟是你打心底里喜欢和信任的人,被这样的人背叛,你如果没有反应才不正常。”

“还不一定是。”夏星辰倔强地回了一句。

易柔静有些愠怒,嘴角勾起冷笑,“真被人卖了,你都没地方去哭。”

夏星辰想到今日上午被绑的事,脸色一下子白了。

丁安敏拉了拉易柔静的衣袖,“星辰也是一时之间接受不了,慢慢就会好的。”

“希望。”易柔静恢复平静说道,看着夏星辰的眼神带着微微嘲讽,夏星辰对上视线后一下子移开了。

“大嫂……”夏星辰心里明白易柔静是为了自己好,“我,我就是不相信,她从小对我嘘寒问暖,给我洗衣做饭,每年都给我做新衣服,反正别人有的我不会少,别人没的,我也有。”

“这么多年的关心如果都是有所图谋,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仿佛天地都崩塌了一般。”

“大嫂,你之前问我明明是京市人,为什么来了南方当知青。”夏星辰笑得有些苦涩,“这个名额本来是我那位姐姐的。”

“就是我小妈的亲生女儿,比我大一岁。”

“当时我高中刚毕业,快要工作了。”

“你有工作怎么会下乡?”丁安敏吃惊道,这个事还是第一次听到夏星辰提起,“你顶了你那位姐姐的名额,不会你工作的名额给她了吧?”

夏星辰点了点头,丁安敏满脸不可思议,“你是真傻啊,好好的工作让给别人,这也就算了,还来乡下干活,你这脑子没问题吧。”

“她谈对象了,马上就要定亲结婚了,她不想下乡,哭着求我能不能帮忙,她说她的亲妈几乎把全部心思都放在我身上,就这么一次,能不能帮帮她。”

丁安敏翻了个白眼,“她流几滴猫尿你就心软了,下乡当知青是那么简单的事?”

“我当时有些无措,没有同意,不过回去之后我有看到我小妈抱着姐姐偷偷哭。”丁安敏苦笑道。

“所以你小妈流几滴猫尿你就心软了。”丁安敏惊呼道。

“她没有帮姐姐说话,没提让我下乡的事,是我见不得她难过才主动提的。”夏星辰说道。

丁安敏愣了,易柔静则笑了,“手段真高啊,也难为你这傻子被人耍得团团转。”

“星辰,你那小妈不是个善茬。”丁安敏神情微凝道,“真心疼爱你,这件事不可能同意的,更何况你这身子骨,而且你来丁坪生产大队都一年多了,也没见你家里人来看看你。”

“除了你说的那劳什子补药,其余的可有额外提供你,也没见你买肉买鱼,买精粮的,你看别的知青,家里条件好的,一个月去国营饭店吃顿好的也不是没有。”

“她说钱都拿来买药了。”夏星辰眼神黯淡道,她从来没有怀疑个这个说辞。

“明天就去找任老,让他看看药,如果不好,你别再喝了,还是让任老给你开点药补补身子。”丁安敏气愤道。

夏星辰缓缓点了点头。

翌日,夏星辰带上药渣,和丁安敏、易柔静在天还没亮就起了往公社赶,今儿一早大队里的拖拉机要去公社,她们刚走到村口就蹭了车。

“安敏,这一大早的去公社做什么?”开拖拉机的是大队里的技术员丁胜武。

“星辰这身子骨太弱了,我们带她去卫生院看看。”丁安敏解释道。

夏星辰昨儿一上午没割猪草回来,大队里流传的是她上工晕倒的消息,丁胜武一听就相信了,还低声关心了夏星辰几句。

坐了拖拉机,三人半个小时就到公社了,此时天还没完全亮,卫生院都没开门,三人找了个地方坐,掏出准备的早餐吃了起来。

易柔静和丁安敏的是一人一个白煮蛋,然后是贴的白面饼子,还用军绿色的水壶装了水。

夏星辰则掏出两根地瓜,丁安敏看不过眼,把自己的白煮蛋给她了,还塞了个白面饼子,自己则拿过一根地瓜吃了起来。

夏星辰心里暖洋洋的,“鸡蛋你自己吃,我有这个饼子就很好了。”

“拿着吧。”说话的是易柔静,她把自己的那个鸡蛋分了一半给丁安敏,丁安敏眼底闪过笑意,随即露出算你识相的神情,欠扁的很,夏星辰见状笑了。

“你们姑嫂感情真好。”

“嗬,你今儿眼睛也看看吧,眼神不好。”丁安敏怼道,夏星辰笑容更大了。

易柔静一脸平静,“别跟小屁孩计较,人来了,是他吗?”

丁安敏恼怒的神情在听到易柔静后面的话,并看到缓缓走过来的一位六十左右的老者后不跟她计较了。

“是任老。”丁安敏起身拍了拍,就站到卫生院大门口等着。

“小娃子怎么来的这么早,医生还没开始上班呢。”老者拿出钥匙一边开门一边说道。

“任老,我们是来找您的。”丁安敏低声说道,老者开门的手一顿。

“我一个看大门的,你们找我什么事?”任老笑着说道。

“任老,我这朋友从小一直在喝的中药劳烦您给瞧瞧,有没有什么问题?”丁安敏说明目的。

任老神情一沉,“你们找错人了,我可不会看中药。”

“任老,白……”

“任老,您给瞧瞧吧,不然我这朋友可能要英年早逝了。”易柔静打断丁安敏的话开口道,“她叫夏星辰,是京市人,来丁坪生产大队做知青,给她喝补药的是她后妈,现在她十九岁了,稍微干点活就喘大气。”

“我稍微懂一些药理,之前给瞧过那药,吃不死人,也治不了病,还有几味寒性药,一般人常年吃都能吃出问题,更何况星辰她是个早产儿。”

“救死扶伤一直是我的一个梦想,我见不得她被后妈这般迫害,但我现在还不是医生,说话没有权威性,还请任老多多指正。”易柔静真诚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