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浪迹东罗马帝国 第二章 奴隶暴动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ishubao.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知道是哪一天,终于在高处看到有几只船向这边驶来。

“估计是看到烟了,这下有救了!”三人兴奋地相互拍手击掌,然后冲向海边。

那几只船到了沙滩附近,从上面跳下一群手持刀剑和枪矛的人,看到杜环三人,就上前围住。

“你们是什么人,在这里干什么?”有位大个子手持一把大剑问道。

“我们是在海上遇到海啸漂流落难到这的,今天运气真好,遇到你们了,我们以为没有人会来这里呢。”

“岛上就你们三个人吗?”

“是的。你们是去哪?能带我们去希腊吗?”

“我们去君士坦丁堡,不过可以带你们,走上船吧!”

“太好了,谢谢你们了。”三人惊喜不已。

谁知三人刚一上船,就被这些人按倒在船板上。

“你们要干什么?”

“我们不能白救你们,对吧?”刚才的大个子眯着眼。

杜环想用剑,但因为受伤,被高大个子用大剑打落了手中剑。

大个子弯腰捡起剑道:“好剑,这样的剑我在帝国这么久却还没见过。看你受了伤,我先替你保管了,想要拿回去,需要靠你的本事。来人,给他们上镣!”

过来几个人就给三人戴上手镣,并把三人铐在同一条链上。

“把这几个新来的带到船舱底下和其他的奴隶关在一起,先给这几个家伙吃点,不能饿死人,死了就亏大了。”大个子对着手下嚷道。

三人被人从上面推到船舱里。

“我们怎么成奴隶了啊,这到底是什么船啊,这些人要干什么?”尤利斯问。

“新来的吧!这全是被掠来准备贩卖到君士坦丁堡去做奴隶的。”一个人回答。

“你是阿拉伯人?怎么会到这里?”杜环用阿拉伯语问。

“我们是在埃及的贝杜因人,是遭了他们的偷袭才抓上船的,我叫奥马尔。”

“我叫杜环,这两个是我的朋友,尤利斯和皮诺斯,也是刚被骗上船后强迫做了奴隶。”

“你好像受伤了吧?”

“是的,唉,否则就跟他们拼命了。”

“千万别,做奴隶还不至于死,遇到好的主人或许有好日子,他们也不允许死人,死了一个就要损失几个金币的。”

“好啊,谢谢你,奥马尔!我以前认识一个渔民,也叫奥马尔。”

“那是缘分啊,兄弟,来,你们到这边休息一下吧!”奥马尔叫自己边上的几个人让一下。

“为什么要让你们这些人!”那边有几个黑人不肯。

奥马尔的人一生气,两边就打了起来。

杜环三人去劝,结果被对方推到,由于连在一起,三个人都倒在了舱底上。

“卡皮拉,你这头倔驴,大家都这样了,你还当自己是酋长啊!我还是村长呢!”奥马尔指着那黑人头目骂道。

这两人又打了起来,两边群殴在一起,杜环突然大叫“哎哟!”原来不知道谁在殴打时碰到了受伤的左手。

众人被惊叫声震住,停在那边,然后又打了起来。

“住手!”船上那大个子带着人从上面快速奔下来,他用杜环的剑指着奥马尔与卡皮拉道:“管好你们自己的人,否则就不客气了!”

说着,来到杜环身边道:“你受伤了,必须治好,我的船医一会儿会来给你治疗的。”

“嗨,谢谢你啦,当我伤好了一定会夺回我的剑的!”

“随时奉陪,勇士,我叫大个子吉姆。给他们三个吃的!你们别抢,否则我把抢的人放血拖在船尾让鲨鱼来咬!”

“大个子吉姆,好的,我杜环一定找你!”杜环接过那人手下给的面包道。

船舱很暗,吃完面包,杜环三人就一起躺下闭着眼睛休息,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有人喊道:“船医来了。”

尤利斯和皮诺斯搀扶着杜环坐好,杜环睁开眼望着走来的船医,感觉有点眼熟。

“罗教士,怎么是你?”杜环一把抓住船医。

“我是约翰,不是什么罗教士!”那人道。

“原来我看错了,你这么年轻,他比你大多了,对不起!”杜环举起沉重的手镣,揉了几下眼睛,差点把尤利斯、皮诺斯拉倒了。

那船医约翰用面纱一样的东西在一个瓶子里蘸了点水,然后在杜环伤口上擦洗。

“怎么有酒的味道!能喝吗?”杜环问:“好几年没喝酒了!”

“这是酒精,给你洗伤口消毒的!”约翰边说,边给伤口抹上一层白色的药粉,然后用布包扎了起来。

“我有个朋友,也懂医术,可惜找不到他了,唉。”

“我也是和你们一样的,因为他们没有医生,就让我先做了船医,所以不需要和你们一样上手镣。”

“他们究竟是什么人?”

“他们就是奴隶贩子,这是支贩卖奴隶的船队,他们将把我们这些奴隶带到君士坦丁堡的奴隶市场去卖个好价钱。”

“那你怎么会被他们抓来的啊?”

“我是从罗马来的,在半路上遇到海啸,被这支船队拉上来的。”

“看来这次海啸让他们捡了便宜,路上捞了不少人。”

“据说他们是从提尼斯那边来的。”约翰给杜环包扎好后,就跟着同来的人回去了。

大约过了几天的样子,约翰来给换药,顺便低声告诉杜环:“明天会上岛补给,要是乘机夺了这船就好了!”

等约翰走了,杜环把这个消息与奥马尔、卡皮拉一说,他们都认为是一个机会。

“你们到时候看我眼色行事!”卡皮拉道。

果然,次日上午,船队在一个大岛的港口靠岸了,大个子吉姆和一个老板模样的人指挥者这几艘贩奴船上的奴隶卸货,然后搬运装货。

卡皮拉正想发动袭击,这时,别的船上的奴隶先动了手。

吉姆指挥手下人镇压反抗,奴隶们只能赤手空拳搏斗。

吉姆的人用武器砍杀了好几个奴隶,场面十分恐怖。

由于一群奴隶全是被锁在一起的,因此,一个倒下,就趴下一片,其他人反抗非常困难。见此情景,卡皮拉和奥马尔只好放弃计划。

失去机会很可惜,但不能做没有把握的事,杜环与尤利斯、皮诺斯很庆幸没有贸然采取行动。

正在犹豫时,手上的法戒发出了幽幽玄光。

“难道还有什么巫师吗?”杜环心里想:“不是灭了两个吗?真邪门!”

果不其然,一个神秘的人出现了,穿着玄色衣服,带着头批,看不清脸,在码头与那个老板模样的人在说着什么。

那个老板模样的人把大个子吉姆喊到跟前,然后用手指着那批刚才暴动的奴隶。

这吉姆犹豫了一会,然后吆喝着手下把这批人驱赶到另外一艏船上。

船继续航行,大家也不说话,都垂头丧气的。

约翰来了,告诉杜环可以把包扎的布去掉了,伤口基本痊愈,然后又悄悄地跟大家道:“过几天就要到达目的地了。”

这次没有人再提起暴动反抗。

约翰说的没错,几天后就到了一个地方停了下来。

奴隶们被押送上岸,来接收的那个人是一个贵族,带着好多士兵。

“原来这罗马帝国公然参与抢掠人口贩奴。”约翰道:“这君士坦丁堡的皇帝不是标榜自己是东方正统的基督教吗,还干这违背圣经的勾当,一定要揭露他们。”

“揭露他们?呵呵,有用吗?到哪里去揭露?”杜环冷笑道。

“我要找机会逃出去,到罗马教皇,对,就是教皇那边,去揭发他们!”

“你的教皇能管这里的东正教?笑话!”皮诺斯也冷笑。

正在一边争论、一边踉踉跄跄走路,前面的卡皮拉那帮人突然冲向士兵,抢过兵器与士兵打了起来。

奥马尔见状也发出行动的口令,手下也跟着暴动。

抢到武器的奴隶开始砸去镣铐枷锁,有的则想跑进混乱的人群里逃跑。

那个贵族与大个子吉姆似乎早已非常习惯这样的场面,也不慌乱,让手持弓箭的士兵专射这些人的腿脚,这些逃跑的人很快就被再次抓回。

这贵族走到一个被抓回的奴隶前,一剑削掉一只耳朵,然后让士兵用矛挑起这只耳朵在人群里转了一圈,威吓这些奴隶。

“你倒是识相,没有参与。”吉姆走过来对杜环道,并用力抓了一把那只曾受伤的手,见没反应就拍拍肩膀道:“看来你真的恢复了,好,等你来,看看你够不够资格挑战!”

尤利斯与皮诺斯朝吉姆啐了一口,杜环忙阻止,但吉姆笑着走开了。

其实他们哪里知道,这些日子,杜环暗中练起了心经,摆脱心中的烦恼,又趁休息的时候运气联习那达摩易筋经,身体恢复很快。

“吉姆,让约翰替那个没耳朵的家伙看看吧。”杜环突然喊道。

吉姆没理睬。

奴隶们被关在一个马场,吉姆在吃饭的时候大声嚷道:“明天你们就要被拉到奴隶市场上去拍卖了,祝你们好运!”

听到这句话,奴隶们有的叫骂,有的哭闹,有的居然相互打了起来。

“皮诺斯、尤利斯,或许明天我们就要分开了,等待我们的不知道是什么命运,我反正了无牵挂了,唉,无所谓了。”

“唉,是啊,我那可怜的妻子琳娜还在家焦急等待呢!”皮诺斯丧气地念叨。

“我妹妹安吉拉也是啊,从此,我再也见不到他了。”尤利斯哭了起来。

“这里戒备森严,根本逃不出去,但愿大家明天被好点的人家买走。”

这一夜,是个不眠之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