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以蛊驱毒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ishubao.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纵使窗外雨骤风急,守着苏宁的常笑云雷打不动。

他按照火金真人的安排,每日食五餐,增加营养和体重,令身体达到最佳状态。

一日不得闲的火金真人并非巫医,为保万全妥当,他去了一趟南诏虫谷,寻自己多年至交好友南诏仙翁,讨要了一只蛊王虫。

当火金真人看着白瓷罐中通体黑色,好似一条普通蚯蚓的蛊王虫甚是怀疑,他老友该不会是去稻田地里面抓了一条水蛭糊弄他吧?

如今盯着白瓷罐中蛊王虫的常笑云,脸上表情与初见蛊王虫时的火金真人一模一样,心内也是想着,火金真人该不会跑去稻田地里面抓了一条水蛭糊弄他吧?

很快,常笑云就知道了,火金真人没有糊弄他。

好似黑色蚯蚓一般的蛊王虫,被火金真人用镊子夹起,放在常笑云手臂被划开的伤口上。

一息间,蛊王虫便猛地从伤口处钻了进去,感觉手臂忽冷忽热,好似被撕裂般疼痛的常笑云,忍不住猛地仰起头,发出一声凄厉惨叫,震得屋顶上的瓦砾都颤了一下。

颈部血管暴突,额上青筋暴起的常笑云,死死扼住自己的左臂。

在他的左臂之上,蛊王虫如鱼得水般飞速游动,肉眼可见肌肉紧实的手臂出现萎缩的情况,并且白皙的皮肤变成了青紫颜色。

殷志平与黄芪等人特意前来炼丹坊为常笑云助威,结果就看到表情痛苦万分的常笑云跪在地上,万分痛苦惨叫的模样,不禁心有戚戚焉。不忍再看,偏过头。

一个男人可以为一个女人如此,这便是情吧!

终是坚持不住的常笑云昏死过去,殷志平与黄芪二人将他抬至到硬塌上。

刚一安置好常笑云,苏宁那边似有所感的又开剧烈的抽搐起来,双手像是着了魔般疯狂抓挠自己的脖子。

殷志平与黄芪二人急忙上前将苏宁按住,火金真人施针之后,苏宁渐渐平静下来。

踌躇了许久,终是忍不住来探望苏宁的乐童,看到苏宁人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惨状,眼眶一下子就红了,手中纸包内的桃花糕都被他给捏烂了。

乐童从未想过,他们再次相遇,竟是这般情景。

虽说造化弄人,但老天爷,你能不能别总是祸害她一个人。

“那些该死的妖,小爷早晚有一天,杀光他们。”

乐童说了黄芪想要说的话,鼻子发酸的黄芪看向火金真人:“她老是这般也不是办法。真人就没有法子让她舒服一些的睡去吗?”

苏宁一开始中毒之时,每一刻钟就会发作一次。

常笑云为了将苏宁安全待到岱宗山,一路上,身上添了无数伤痕,整个人疲惫不堪,黑眼圈好似熊猫。

瘦了一大圈儿常笑云终于带着苏宁来到岱宗山,施以针术的火金真人,令苏宁的发作时间变为每半个时辰发作一次,一天准时整整发作二十四次。

每一次毒发,苏宁都恨不得将自己身上的所有血肉全都抓挠下来。

火金真人拼尽全力,最终也只是将发作时间延长至一个时辰,不过也减轻了苏宁不少痛苦。

这也是火金真人的极限了,初代狼王之毒有太多神秘要素,此毒不解,就会一直发作,他也是无计可施。

如今,只能辛苦麻烦岱宗山的弟子对苏宁进行看护。

苏宁与常笑云二人诛杀狼王,为护人族才受此难,能为二人做些事儿,岱宗山弟子心里都好受些,并不觉得辛苦。

黄芪盯着十指染血的苏宁:“只是不愿看她这般受罪。”

殷志平默不作声,浸湿棉布巾,帮苏宁擦去指甲上的血污。

双眼红肿,行进屋内的惊鸿,从殷志平手中接过棉布巾:“我来吧!”

苏宁与常笑云二人帮她师父芫华真人报了仇,她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么多。

现在,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常笑云的身上。

蛊王虫养在常笑云身上七日也极其危险,第一日常笑云几乎大半时间都处在昏迷状态。

第二日时,每到蛊王虫进食时,炼丹坊内都会回响起常笑云惨绝人寰的叫声,震得空中簌簌落下一阵阵小雨。

第三日之后,常笑云开始是不是咳血,整条左臂都变成了青紫颜色,龟裂的皮肤像是风干的牛皮,紧紧的包裹着骨头。

随着时间不断推移,常笑云状况越来越差,神智也变得浑浑噩噩,嘴里总是念叨着苏宁的名字,似乎生怕忘记一样。

后来几日,人变得越加糊涂,双目时常空洞的望着前方,彻夜难以入眠。

且他不再唤苏宁的名字,而是该唤芙蓉,并时常垂泪言“师父对不起你”。

每况愈下的常笑云,恐难撑到蛊成之日,为此,火金真人急得头发都快掉光了。

另外一边的苏宁,发作时间虽未缩短,但发作起来越来越剧烈,没有四五个人,都无法将她按住,岱宗山不少弟子皆被她抓伤。

受伤的弟子并无怨言,只是更加勤勉修行练功,所有人皆憋着一股劲儿,因为他们明白,只要妖族一天不死心,日后躺在床上受此般苦楚的人就会是他们自己。

天师府得到消息后,姜沫带人来到岱宗山,看到自己师父与苏宁二人的模样,腿都吓软了,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易定胜更是直接哭了出来,仿若身处在恶梦之中,完全不敢相信。

按理说,一品天师常笑云与地仙苏宁,若是与妖族明刀明枪交战,基本没有输的可能,除非以寡敌众。

此番完全是因狐妖九儿演技太好,二人未有提防着了道儿。

有句话叫做“终日打雁,终被雁啄瞎了眼”,正好用在二人身上。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妖族狡诈,苏宁与常笑云二人的经历,就是最好的例子。

日后与妖族交锋,绝对不能掉以轻心。

无比担忧常笑云与苏宁的姜沫,却只在岱宗山待了一天就折返了。

狼王被诛,塔木也命丧狐妖九儿之手,狼妖一族定不会善罢甘休。

姜沫急于回去东平郡天师府坐镇,以防狼妖一族报复天师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