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一如剑名流光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ishubao.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没事姐,这些小事不计较了,她们要是来真的,我就一个个要她们好看。”温以乔目光十分诚恳。

然后迎来了Lisa一记眼刀,“要她们好看?你就只会窝里横,被欺负了一定得跟我说!”

有人始终这么护着自己,说不感动是假的。

温以乔微微含着笑点头,说:“谢谢姐。”

温以乔试戏的角色是主角的清冷大师姐,名为桑泠。

白衣胜雪,衣不染尘,目下无尘的傲雪凌霜似的人物。

前期一心追求至高无上的大道,后来却因为爱上了男主角,众叛亲离,堕入魔道最后落了个灰飞烟灭的下场。

温以乔正拿着桑泠的佩剑把玩,可能因为是女二号,这剑做得还是十分还原的。

白玉剑柄系着红穗流苏,虽然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白玉,但手感确实不赖。

“你快来!是不是试戏女二号?”一个工作人员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看到温以乔时脸上明显多了几分惊喜之色:“王导发了脾气,说要你现在就去试女二的角色。”

温以乔闻言略略一挑眉。

lisa问道:“怎么回事?王导不高兴了?”

“前面有个人试戏,耍大牌,说不加戏就不演了。王导说随便找个人都能比她演得好。”

温以乔往前面走着,身上觉得多了些无形的负担和压力。

这次演得好与不好都要招人恨了。

还没到便听见王导怒吼的声音从里面传来:“不就是一个花瓶角色,谁来都能演!害以为非你不可了?”

“谁来都能演的”花瓶角色温以乔已经到了门口。

里面的人都望向了她。

墨发轻扬的少女雪衣负剑,微颔着首背光而立,周身都笼着一层浅色的光圈。说不出的皎然,有如月华流照于身。

脸上却是茫然的神色。

导演王青由暴怒转到了惊喜,眼中像是发着光:“好!好!好!我就是要这样的桑泠!”

“这就是我心中桑泠的样子!”一直在边上没说过话的编剧眼中也流出惊喜之色。

“就她?除非她从头到尾都是个哑巴的背景板?她能演得比我好?”坐在那的“耍大牌”女演员忍不住反驳了两句:“这可是温以乔!”

圈内非著名花瓶加面瘫!

“就凭这这张脸,她也赢你!”王导瞪了她一眼,上前扯着温以乔往前走的同时还不忘骂了几句那个耍大牌的演员。

无巧不成书,那位被王导演骂得狗血淋头的演员正是阮清梦。

坐在椅子上的阮清梦看见来得人是温以乔,脸都要气红了,她还记得前阵子还说要温以乔等着,现在却在她面前丢了人。

“小乔。”清冷低沉的男声让温以乔没忍住一个激灵,她朝声源望去才看见坐在主位的陆鸣琛。

陆鸣琛居然也在这里!

他已经换好了剧中的妆造,墨眉入鬓眸中灿若星辰,抱剑而立时充满了少年气。

一点也看不出来他是25的老男人了呢!温以乔心中愤愤。

虽然陆鸣琛作为《青玉案》的男主角,在这里并不奇怪,但他那么亲昵的一声小乔,却让温以乔不太舒服。

还顺带对她一笑,似是眉梢眼角都带着春风。

绯闻还没闹完,陆鸣琛便在这里对她无比热络。

果然,不知道是不是温以乔的错觉,导演的态度几乎瞬时就冷淡了不少。虽然都喜欢用绯闻来炒热度,但是不代表他们真的乐意看到演员私底下关系太好,更何况还是绯闻缠身的两个人。

温以乔这次往那边扫了一眼,略微惊讶道:“陆老师。”

十分客套,十分疏离。

编剧感受到了其中诡异的氛围,乐呵呵地出来打圆场,道:“你们认识啊?”

温以乔杏眸含笑:“陆老师是我的偶像呢,我一直都以陆老师为目标。”一直都以陆鸣琛为目标,为对手,她总有一天,要站在比他高的地方。

让他们知道,她温以乔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编剧点了点头,道:“那我先给你讲讲桑泠,你找找感觉。”

“桑泠这个角色清冷孤傲,却又痴情。她虽然喜欢自己的小师弟,但她也有她自己的骄傲。她可以不被世人理解,但她绝对不会因为喜欢而对自己的师弟示弱。”编剧挠了挠头,道:“这样说你可以理解吗?”

“你就共情一下,你爱而不得却又不敢开口的那种暗恋心理。”刚说完,连编剧自己都笑了,像温以乔这样好看的人,怎么会爱而不得呢?

温以乔还是微微点点头。

这其实并不好演,要将桑泠的清冷与深爱演出来,又要把她内心深处的纠结与矛盾表现出来。

十分考验人的演技。

但温以乔其实很懂这种感觉,以前她对霍执,不就是这样吗。

只不过她那时候为了霍执低了头,卑微到了尘埃里。

得到了什么?冷漠与背叛。

或许说背叛并不准确,从未拥有过的东西谈何失去。

一梦半生长。

边上一直未开口的陆鸣琛说话了,他向来演技好,唇角微勾道:“不如我来和小乔搭戏,帮她快速进入角色。”

闻言,Lisa却微微皱眉,就要替温以乔拒绝,陆鸣琛说要和温以乔搭戏,但其中应当并不存多少好心。

和影帝搭戏大部分人都会紧张,更何况这样一对比,其实更能显出演技差的不足。

没想到温以乔却已经提着剑走了上去。

“开始!”导演话音落下。

温以乔似乎周身的随意与明艳尽数散去,此刻站在这里的,就是桑泠。天幕宗的大师姐,最凌冽最清冷的少女,傲雪凌霜。

锋锐却又温润还有少女的轻灵,一如剑名流光,皎皎照彻十丈软红。

桑泠微微颔首,剑刃抵在陆鸣琛的脖颈上,眼中像是淬了山上冰莹的冷雪一般。

“段长生,你若真要为了那妖女离开,从此我们恩断义绝,两不相欠。”

桑泠微微抬起头,看着昔日里总是听话的师弟第一次露出了反抗的神色。

那双眼中含着惊疑与不敢相信,望着她,眼睫轻颤:“师姐……”

只是那一个眼神,一切尽在不言中。

她薄唇微动,最终一字未言。

剑刃寒芒流转,从陆鸣琛的身边擦过,幽幽落下一绺墨发。

“从此你我再无干系。”声音是孤绝又冷冽的,可她握着剑的手却微紧,而后又缓缓松开,最终将剑刃移开,垂于腰间,指尖泛白。

剑尖指地,不甘,却也再不敢。

刚才那句话已经像是倾尽了她所有的骄傲与孤冷,她哪是要与他恩断义绝,她只是想他不要走。

她的眼尾微红,却仍是颔首转身,衣袂融雪。

一字未言爱,却演出了极神情的模样。这是她的深情,但是她永远也不会说,这是她的骄傲。

你若无情我便休。

全场皆静。

过了许久,直到温以乔微抬着头回望导演,导演才回过神来,道:“好!演得太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